【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九十章 我來自眾神世界

達人殿堂

 
    

     第九十章 我來自眾神世界   前情:   而另一邊,病無醫和患無救也尋到了凌非。兩人見他似在行功,知道此時不 能受擾,便沒敢出聲,只是安靜的在一旁守候。直至好奇的人越來越多,慢慢聚 攏,凌非才終於穩定了境界,睜開眼來。   ﹍﹍﹍﹍﹍﹍﹍﹍﹍﹍﹍﹍﹍﹍﹍﹍﹍﹍﹍﹍﹍﹍   正文:      眼前萬頭攢動,黑壓壓一片,兩千多隻眼睛都在盯著凌非,盯著神醫口中所 說的「聖主」。每隻眼神裡都充滿著期待和渴望,可是空氣中卻瀰漫著莫名其妙 的詭異味道。   到底是聖主還是?   所有人都在等,等待一個答案。   向眾人掃過一眼,凌非也感受到那股詭譎的氣氛。再看一左一右的兩名古怪 老頭,不由皺起眉來:「你們想幹嘛?」   眾人被問得一愕,病無醫趕緊答道:「呃,沒,沒幹什麼,我們……我們只 是,只是因為聖主回歸,所以太高興了,沒想幹什麼,真的,你們說對不對?」   對於這個問題,實在挺難回答的。因為若這娃兒是聖主,那他怎麼會和聖武 神的分身打起來?所以眾人只是你看我,我看你,誰也沒作聲。   這讓病無醫十分尷尬,立馬對另一邊的患無救使了一個眼色,患無救起初沒 明白過來,還以為病無醫是不是吃錯藥了,怎麼一直對自己擠眉弄眼的,怪噁心 ,氣得病無醫直接一腳丫的踹過他屁股,他老這才突然醒悟。   連忙附和著道:「對……對啊!」   凌非聰明絕頂,理解力超級無敵強,雖然這兩人幾近語無倫次不知所謂,但 他還是大致理解了他們的意思。心想原來他們把我當成別人了。這種誤會不能繼 續,我是我,別人是別人,怎能混為一談?   立即抬頭向廣大的民眾解釋道:「諸位,我並不是你們所說的聖主,你們認 錯人了。」   本來就在丈二金剛摸不著腦的千百名罪眾,這回更懵了。   病無醫和患無救兩人眼睛睜的更大,強壓心中狂蹦的心跳:「那你是誰呀? 不……不對呀,不,您肯定是聖主的,也許是轉生得關係,您的記憶還沒完全恢 復,所以您才不記得……」   聽見病無醫的解釋,患無救立即揮手反駁:「不對不對,轉生遺漏記憶是學 習上先天的缺陷,轉生術是聖主創造的,他自個哪裡會有失憶的問題,不對!」   病無醫不服氣了:「我呸!你怎麼知道他自己不會也有失憶的問題,你是他 肚裡的蛔蟲啊?我就說他肯定是失憶了,怎樣?」   患無救跳著肥肥圓圓的身軀,指著病無醫鼻子道:「我呔!我聽你在放屁! 聖主是完美的創世神,他創的武功當然也是完美的,哪裡有那些問題,你這庸醫 別不懂裝懂我告訴你!」   敢說我不懂裝懂?病無醫怒了,大聲斥道:「哎呀你這死胖子,你說誰不懂 裝懂了?告訴你,老子能當你師兄就是因為學問比你強!」   「我呔!」患無救氣得跳腳,「誰誰誰準你當師兄的?」   病無醫冷哼,雙手向天一拱:「自是師父他老人家。」一副理所當然模樣。   「放放放屁!」患無救張牙舞爪的幾乎就要撲上去和病無醫分個死活高下。   凌非瞪著圓圓大眼,看直了。   心說這兩個人打哪來的?這也有的吵?無奈的輕咳一聲,說道:「兩位,學 無先後,達者為師。誰是師兄誰是師弟並不重要,更無差別,重要的是發揮所學 ,學以致用,甚至是青出於藍更勝於藍,我相信那才是爾等師父的本意。」   凌非想起當初傳授李文才三超神功,心裡便是這種想法,所以此時見到兩個 老人一把年紀了,卻還為了一個稱謂而爭執不休,不由感慨唏噓,所以才引述了 在地球上看過的典籍記載,希望能藉此讓他們握手言和。   兩人一聽,心生慚愧,便停止了吵鬧。   忽然人群裡一個聲音冷冷說道:「的確不是什麼聖主,你只是一個殺人如麻 的劊子手,連累別人的害人精!」   眾人聞聲看去,宋凜雙手環胸站在前排,充滿著忿恨直視凌非。   當初被押解戒城送往罪島之前,雖然曾和宋家兄妹同囚一室,但當時凌非昏 迷未醒,並不認識宋凜。所以此時見他表情怨毒,措詞惡狠,一時也難以捉摸。   在記憶中想了會,沒有答案,也想不出這人是誰,正欲開口詢問,身旁的兩 位神醫卻已經率先發難。   病無醫扭頭罵道:「渾小子,這裡哪輪得到你說話!」   患無救也瞪著小眼睛,插腰喝道:「虎真軍不會管教,是不是要你爺來替你 們管教管教?」   衛遲疆一見宋凜多嘴,早就臉色鐵青,此時聽言,更是惱火,立刻將宋凜扯 回,司馬泰見機趕緊踏前賠罪道:「小孩子不懂事,餓糊塗了,請兩位神醫莫要 見怪。」   患無救哼哼轉頭,懶得理他。   病無醫則寒著臉道:「你是不是搞錯對象了?那小子罵的人是聖主,你跟我 們道歉個屁啊?還是說你也餓糊塗了?」   司馬泰被問得臉上一紅,心裡雖怒,卻不敢表現出來,趕緊轉而對凌非表示 歉意。可咱的死神心胸向來寬大,畢竟他是善體嘛,自不會去斤較這種事情,不 過宋凜的態度讓他感到奇怪,他和周圍這些人不同,他似乎真的認識自己。而且 從他說的那些話來看,可見對自己的確有幾分了解。   凌非擺擺手,示意司馬泰此事無妨,然後對正在衛遲疆手裡掙扎的宋凜問道 :「你叫什麼名字?我們可曾認識?」   衛遲疆見凌非問來,一時沒注意鬆了手,宋凜趁機甩開,恨道:「凌非,你 很厲害怎樣?別人不知道你,我宋凜卻對你一清二楚!」   宋凜?凌非眉頭略皺,想不起他們認識的經過。他當然想不起來,當時他正 睡得甜,哪裡會記得。   宋凜有機會開口,便越說越激動,這一百天來,他對凌非的怨恨只有加深, 沒有減少。因為在這一百天裡頭,宋凜這個自幼享福,飯來張口的官家少爺,不 僅要和大家一塊去打糧,還得學習如何和魔獸搏鬥,每每在虎口下被救起時,他 心裡沒有感激,只有對凌非的憎恨。他不懂為什麼他和妹妹及凌非一起被送來罪 島,但凌非卻能得到神醫的垂青,不僅不用去外頭和魔獸們拼命,不用煩惱糧食 ,實力還一下子暴漲到遙不可及的境界,因為他能感覺到凌非所散發出來的恐怖 氣息,雖然他無法看出凌非此時到底是什麼境界,但他知道,這股恐怖的氣息遠 遠超過一百天以前那個他所認識的凌非。   他羨慕,更嫉妒,為什麼凌非可以有這麼好得待遇?他憑什麼?他只是一個 殺人犯而已啊?老天到底為什麼這麼不公平?而這樣極度的不平,沒有隨著時間 讓宋凜沖淡怨恨,反而增加。   從宋凜激烈的情緒和言詞,凌非總算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對於宋仙侯的死諫 與維護母親管清悅,他十分感激;對於宋凜兄妹的遭遇,他亦萬分內疚。不管自 己是不是殺人如麻的劊子手,宋家人都不應該遭到這樣的對待,退一步說,宋家 無疑是讓他凌非所牽累,宋凜會如此憎恨自己也是常情,凌非完全沒有怪他的意 思。   他嘆聲說道:「我很抱歉因為我的關係,牽累了你們。但邊境之城的事,不 管你信不信,確並非外界所傳那樣,我亦不否認的確有許多人因我而枉死。」   宋凜冷哼,問道:「所以你承認殺人了?」   凌非默然。   就在這時後,魏龍生帶著鍾琴緩步走近,不負平生也隨後而來。   凌非認出魏龍生,知道他是當時攻擊定罪雙使的人之一,亦能感覺到魏龍生 身上那股強悍的氣息,而且,一旁的女子和後方神情哀默的男子也同樣不弱。   魏龍生牽著鍾琴一副鶼鰈情深的模樣,看得眾人相覷無語,誰都知道鍾琴從 不與魏龍生說話,怎麼今個兒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感情竟然這般要好?而且向來 在魏龍生身邊的邪姬童華衣,卻反而不見了,這真是奇怪了。   魏龍生當先踏出,躬身一揖,開口便道:「晚輩魏龍生,見過死神前輩。」   死神?前輩?   死神前輩?   魏龍生語驚四座,所有人都怔住了,一時議論四起,紛想著啥前輩?就這小 鬼頭也能當前輩?島主是不是腦子打壞了?   只有凌非沉默以待,他回想當時與定罪雙使激戰情景,知道以魏龍生的修為 ,想必已把極元副體和定罪雙使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以他之修為,必不難明白 箇中原由,如果再強詞駁辯,恐怕意義不大。   只聽魏龍生恭恭敬敬的繼續說道:「我等承蒙死神前輩大義,以驚天之力擊 殺定罪雙使救我等於困中,此情萬謝難表,唯請前輩受魏龍生一拜。」說完竟真 的雙膝落地,碰頭一拜。   身後一干罪眾見此,心裡雖然還搞不清楚發生啥事,不過魏龍生何等強者? 連他都要叩首謝恩,那自己豈不是要五體投地了?   想到此處,除了宋凜仍倔降的站在那兒不動,其餘一千多名罪眾都紛紛跪倒 ,伏首碰頭。當然了,天真的宋薇自然也跟著大家有模有樣的學著跪拜起來。   見此,凌非也不好繼續隱瞞自己身份,正所謂明人不說暗話,加上自己現在 已經達到魔天初境,實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語,不用再躲躲藏藏怕人知道,而且魏 龍生已經見破自己的秘密,又公開將自己「死神」的身份說出,事情可以說無法 再有轉圜圓謊,便嘆氣道:「既然你們已經知道,那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我 的確是死神,我來自眾神世界,因緣際會轉世到了聖魔大陸,亦引起了不少風波 ,但我希望你們還是叫我凌非,那是我轉世之後的名字。另外,我殺定罪雙使只 是出於自保,並非為了救你們,所以不用如此謝我,我並沒有做什麼值得你們感 謝的事。」凌非吸收了武神分身,自然取得記憶,知道罪島的始末。   首次承認自己死神的身份,凌非的一番話,馬上引起全場震撼與騷動。   而這其中最震撼的有三個人,一個是仇視他的宋凜,他沒想到凌非竟然是死 神轉世,這簡直把自己和他之間的距離又拉得更遠了。一個是武功低微的普通人 ,一個是死神轉世,雖然宋凜不知道死神是哪裡來的神,但至少能肯定死神也是 個神,神與人的差距,能不大嗎?所以他算是打擊最深的了。   至於另外兩人,當然是病無醫和患無救了。   原本以為凌非肯定是聖武神轉世的聖主,誰知一下變了天,聖主變成了死神 ,這差距也……雖然聖武神是神,死神聽起來也好像是神,而且他也說他來自什 麼眾神世界(好像是住很多神的地方),但畢竟聖魔大陸尊拜的神只有一個,那 就是聖武神,所以他們也和所有人一樣,對「死神」的概念並不多,而且這種事 情聞所未聞,實在有點難以接受,比接受他是聖主還要難接受,只能就死神兩個 字中的那個「神」字,估計他應該、可能、好像、也許是個神沒錯。   但聖主換成了死神,還要繼續效忠嗎?兩個神醫眉來眼去,用眼神正在做激 烈溝通。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