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九十一章 出口

達人殿堂

 
    

  第九十一章 出口    前情:   原本以為凌非肯定是聖武神轉世的聖主,誰知一下變了天,聖主變成了死神 ,這差距也……雖然聖武神是神,死神聽起來也好像是神,而且他也說他來自什 麼眾神世界(好像是住很多神的地方),但畢竟聖魔大陸尊拜的神只有一個,那 就是聖武神,所以他們也和所有人一樣,對「死神」的概念並不多,而且這種事 情聞所未聞,實在有點難以接受,比接受他是聖主還要難接受,只能就死神兩個 字中的那個「神」字,估計他應該、可能、好像、也許是個神沒錯。   但聖主換成了死神,還要繼續效忠嗎?兩個神醫眉來眼去,用眼神正在做激 烈溝通。 ﹍﹍﹍﹍﹍﹍﹍﹍﹍﹍﹍﹍﹍﹍﹍﹍﹍﹍﹍﹍﹍﹍   正文:   凌非沒理會眼前這些人的驚訝,他現在只想趕快離開這個地方,趕快到麒麟 帝都將母親和秦韻帶走,遠離人世間的一切是非。問道:「魏龍生,這裡可有出 路?」武神分身的記憶中,只有強烈而殘破的守護罪島記憶,並無離開的方法。   眾人聞言紛紛豎起耳朵,這也是他們最關心的問題。   「出路?」魏龍生先是一愕,然後說道:「前輩指的是……離開這裡嗎?」   凌非點點頭,「我必須回到麒麟帝都。」   宋凜仰頭大笑,嘲諷道:「你就死了這條心吧!能出去大家早出去了,還用 等到現在嗎?」   凌非自覺愧對宋家人,便沒將宋凜惡劣的態度往心裡去,他將目光從宋凜身 上移開,重向魏龍生投以諮詢的眼神。   魏龍生琢磨了一會,說道:「前輩,罪島裡的每個人,都是從懺罪之門被送 來這裡的,但是據古書記載,懺罪之門只能由外部打開,所以自聖武神建此罪島 以來,罪島只有進,沒有出,從未有人能夠離開……」   魏龍生的回答,讓所有人燃起的希望又熄滅了。   凌非皺了皺眉,問道:「你怎能確定?」   魏龍生答道:「晚輩本是中神州戒城城主,負責掌管開啟懺罪之門的聖魔之 鑰,所以明白一些自古流傳下來的規則。」   這話說的有些奇怪,凌非好奇便問:「你掌管鑰匙?」他想確定自己是不是 聽錯了,管鑰匙的管到把自己也關進來了?有沒有搞錯?   魏龍生有些臉紅,只是點頭,並無答話。   事不關己,而且現在最重要的是離開這裡,凌非也無心理會,既然人家不說 便罷了。   沉默了一會,患無救圓呼呼的臉突然咧咧笑道:「不如咱們把懺罪之門砸開 ?」   他這話讓罪眾們心兒一跳,那些被懺罪之門捲碎的同伴畫面快速閃過腦海, 餘悸猶存啊。   病無醫罵道:「你腦袋進水啊?忘了以前那幾個笨蛋是怎麼死的嗎?砸開? 你砸啊?」   患無救對病無醫的罵詞渾不在乎,他頂著肚皮悠悠的走了兩步,說:「聖武 神是神,死神也是神,懺罪之門是聖武神弄的,難道死神就打不開嗎?」   呃,好像有點道理……   眾人離開這破地方的希望,又被重新燃起了。一時間,所有的目光重新聚焦 到凌非身上。   凌非想了會,武神分身的記憶中沒有關於懺罪之門的開啟方法,但患無救的 提議也不全無施行的可能,便道:「懺罪之門在哪裡?」煞有一試之意。   病無醫連忙阻止:「不行不行,聖主千萬別聽那死胖子的,懺罪之門開不得 的!」   「哦?為什麼開不得?」凌非道。同時再次申明:「還有,我並不是你們的 聖主。」   其實病無醫已經決定追隨凌非,誰讓他是死神呢?而且還是打掛武神分身的 人,不追隨他要追隨誰?他瞪了眼患無救,趕忙解釋道:「以前有幾個蠢驢打算 強行進入懺罪之門離開罪島,但是都死了,連渣都沒剩,那門真開不得。」   患無救插話道:「聖主能擊敗定罪雙使,他本領通天,你怎能拿他和那些驢 蛋比?」患無救也決定追隨凌非,而且對他的能力相當肯定。   凌非皺眉,心裡琢磨著,那門真有這麼危險嗎?為什麼病無醫如此堅決反對 ?正想著,就聽魏龍生道:「我也覺得此法危險,但這或許是唯一的方法。」   患無救一聽,胖臉立馬抬得老高,可得意勒。但病無醫卻是氣得跳腳,「怎 麼連你也信患無救那死胖子說的?你難道忘了以前那些人是怎麼死的嗎?」   無風不起浪,空穴不來風,病無醫會如此堅決反對一定有他的理由,凌非遂 問:「難道那門有什麼機關?」凌非自信死神之眼面前,任何機關都無法躲藏。   魏龍生解釋:「應該不是機關,但卻不知道是什麼,如果從這裡強行進入懺 罪之門,便會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捲碎屍骨無存。」   凌非此時實力大增,身體又已晉入魔天初境,而且體內積蓄的能量無比充沛 ,高傲的死神可不認為自己會被捲碎,立即決定破開懺罪之門,強行回到麒麟帝 國拯救母親和秦韻。   病無醫見「聖主」心意已決,便不再阻攔,但仍提醒正欲大步出島的凌非: 「現在已經入夜,還是等明天吧,不然繫源鎖會將本源鎖死。」眾人聞言,才想 起身上的繫源鎖還在,不由長吁短歎,連魏龍生也備感疑惑,為什麼定罪雙使都 死了,繫源鎖卻沒解開?   百思不解。   而且有繫源鎖的制約在,就算真能從懺罪之門離開又有何用?只要入夜沒回 到罪島,還不是得完蛋大吉!   凌非經他提醒,方想起繫源鎖之所以沒有解開,源自於自己繼承了定罪雙使 的能力。也就是他兩雖死猶生,是以繫源鎖的約制力仍沒消失,其實癥結點就在 凌非自己身上。   念及此,凌非神念一動,一股湃然波動以他為中心,緩緩向四周圍擴散而開 ,不久便覆蓋了所有罪眾。   眾人感受波動罩身,不由一凜,正狐疑,便聽凌非道:「繫源鎖已解,爾等 此後便是自由之身,不用再擔心本源被鎖的問題。」   乍聞制約解除,眾人紛紛抬腕去看,果然手腕上象徵繫源鎖的咒文已經消失 ,忍不住大聲喝彩,喜極而泣,頓時島內一片和樂歡快。   但感動之餘,也有人驚愕的看著凌非,難以理解他是如何辦到的。   魏龍生雖為九段武聖巔峰,自身所傳承的知識博學不在話下,卻也無法理解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眼前這個自稱死神轉世的孩子,絕對是繼聖武神之後的另一 傳說。所以魏龍生在心裡已經默默許下了決定,打算輔佐並追隨凌非,讓這個混 亂又充滿鬥爭的世界歸於和平。只可惜他不知道,死神乃毀滅與終結之神,有他 在的地方,就永遠不會有和平……   來到廣場外,頭一次在夜晚站在這裡,罪眾們顯得非常興奮,畢竟多少年了 ,夜晚對他們,就像被敲響的死亡鐘聲,催促著他們躲到唯一的避難所罪島。   站在懺罪之門前面,這是凌非頭一次看見這傳說中奇異非常的門,他張開死 神之眼看了半天,卻沒看出什麼端倪,心中有些不解,「難道他們的說詞有誤? 為什麼我完全看不出任何異常,也沒感應到任何波動?」   雖是心疑,但凌非急於回轉麒麟帝都,歸心似箭的他,實在沒心情多想,反 正是驢是馬,砸開便知!   他遣開眾人,右臂抬起,浩瀚之能頓時爆發、威震四野!   死神氣息吹散夜霧,在場眾人同感神威。滿天星斗在死神氣息籠罩下,頓失 色彩、一片黯淡。   凌非站在懺罪之門前,眼眸微瞇,掌凝毀滅,幼稚的音調沉喝一聲,碎空之 掌湃然轟出,毫無偏差的擊在懺罪之門上,霎時爆出驚天動地的巨響,滾滾氣浪 餘波向四面排開,吹得眾人東倒西歪,修為較低者,頓時口鼻皆血!而倔降的宋 凜因為選擇帶著妹妹宋薇留在罪島之中並無出島,所以不受氣浪影響。   滿天塵囂遮人視線,凌非掌風揮去沙霧,愕人的畫面卻呈眼前──   懺罪之門的確被砸掉了,但裡頭的神秘漩渦空間,卻也不覆存在了。   眼前空空如也,只餘滿地塵埃。   凌非皺眉,眾人傻眼。   怎麼會這樣?   原本在懺罪之門裡頭那個漩渦狀的黑色空間呢?哪去了?   沒人知道,連凌非自己也不知道。   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張著嘴巴卻一句話也吐不出來。   好不容易繫源鎖解除了,現在唯一的出口卻消失了,怎麼會這樣?不帶這麼 玩人的吧?如此一來,繫源鎖解不解還有差嗎?大家還是得繼續被困在這個混帳 地方,永遠也別想出去!   沉默了半晌,凌非轉頭看向同樣疑惑的魏龍生,「可還有其他出路?」   魏龍生沉默,片刻搖頭。   是不知,還是沒有?   凌非想了想,又看看四周環繞的樹林,問道:「樹林出去是什麼地方?」   樹林出去就是廣大的獵場,是魔獸的地盤,這是罪島每個人都知道的,唯獨 誰也沒有走遠過,到底更遠的地方是哪裡?有什麼?卻是無人知曉。   魏龍生遲疑半會,正思索如何回答較恰當,病無醫卻先搖頭:「不知道。」   「不知道?」凌非有些意外,目光看向患無救:「你們沒去過嗎?」   患無救頂著大肥肚,撓著只有幾根毛的頭說:「去是去過,就是沒走遠,那 裡很危險的,而且太陽下山以前萬一回不來,一旦繫源鎖發作,不管是誰都得完 蛋大吉。」   凌非沒去打糧過,自然沒去過樹林外,也沒進入那些異境中,對前進異境的 諸多注意事項並不瞭解,此時聽到患無救簡單的描述,立即搜尋起從武神分身擷 取來的記憶,卻很遺憾的找不到有關樹林外的任何記載。   折騰了半天,懺罪之門沒了,樹林外是什麼?能通往哪裡?大家也都一問三 不知,場中頓時陷入了無邊的囧境,畢竟大家都想離開,卻不知道從哪裡離開。   便在此時,一直沉默的魏龍生開口說道:「也許樹林之外可以找到出路。」   無數目光頓時匯聚到他身上,凌非的眸子也瞬間發亮。   果聞魏龍生繼續說道:「以前我們受制繫源鎖而不敢走遠,如今死神前輩已 為我們將繫源鎖的制約解除,也許深入異境可以另闢蹊徑,找到離開這地方的出 口。」眾人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魏龍生見大夥沒有意見,便說道:「我曾經去過最遠的地方,是一處無邊的 盆地,裡面到處都是獸王級以上的魔獸,十分危險,但至少可以肯定那並不是盡 頭,也許出口就在更遠的地方。為了避免危險,我們可以選擇一個相對較安全的 異境來探索出口。」   魏龍生提出的這個方法所有人都覺得很好,凌非也十分贊同,所以很快便拍 板定案,決定轉天一早就出發尋找出口。   夜色漸晚,眾人也都還未進食,所以乘著久違的月色,便在滿天星光下升起 了篝火,忙著烹煮野肉開始晚餐,待吃飽喝足了,再睡他一覺,準備衝出這個監 禁他們數年,甚至千年的天獄罪島。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