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零一章 強的莫名其妙(下)

達人殿堂

 
    

  第一零一章 強的莫名其妙(下)   前情:   「一個好像叫劍魔,另一個叫……叫什麼呢?」(其實是魔劍)   「邪刀?」凌非問。   無名刀者一拍掌,笑道:「對!就是邪刀,你認識他們嗎?如果他們是你的 朋友,那我只能說抱歉了,誰讓他們那麼弱呢?我給過他們機會的,如果他們能 像你這麼厲害的話,那我說不定也會放過他們,留著以後陪我練刀。」   「……」        ◇      ◇   兩人沉默了片刻。   「你說的太石公,他會說話嗎?」凌非突然這麼問。   他覺得眼前這個人,給他的感覺實在熱情的有些過頭了,該不會平常都沒人 和他說話,所以一見到人就說個沒完。   至少以一個初次見面的「敵人」來說,確實是如此,很不尋常。   無名刀者沒想到凌非會這麼問,他忽然頓了一頓,才眨了眨那雙漂亮又修長 濃密的睫毛,反問:「為什麼這麼問?」   「不,也沒什麼。」凌非沒把心中真實的想法說出來。   他只是想藉由談話,更多的瞭解眼前這個人,還有那個太石公。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無名刀者「哦」了一聲,他沒有追問究底。但從聲音裡,凌非仍感覺到他的 疑惑。   「我只是想起你說過,你一直住在這裡,我想一定很寂寞吧?」   無名刀者的眼神有一瞬間的閃爍,但很快便歸於平靜,好像剛才的失態,只 是凌非的錯覺。   「我只是這麼覺得。」凌非淡淡地說。   他笑了笑:「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這麼覺得,但我想我必須說,寂寞是 弱者才有的體悟和感覺,如我這般天下無雙且不足以形容的人,又怎會有那種弱 者才有的體悟呢?未免也太小看人了。」   他的聲音很薄,雖然不至於女性化,卻有一種男性沒有的韻味,很好聽,也 富有氣質。如果扣除掉聲音,他的確就像上天刻意雕琢出來的完美人偶。而他也 的確是。   凌非回以一笑,這是他的回答。   面龐雖未脫稚氣,卻可見一股英氣隱現於眉間。   「所以他會嗎?」   「當然……倒是你。」無名刀者的眸子忽然亮起,饒有深意地俏皮問道:「 從年紀上看,我想你也不過十歲。但你卻擁有能傷我的實力……嗯,當然那只是 擦傷而已,你不用太得意。我在想,只有元嬰轉世才有可能吧,嗯?」   又是元嬰。   這已經不曉得是第幾次被人這麼問。凌非方才舒展的眉頭,又微微皺了起來 :「我不是元嬰轉世,也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我相信剛才已經說的很清楚。」   凌非顯然有些不悅。   本來正踢著地上碎石玩,聽見凌非的回答,當然還有他的語氣,無名刀者不 由抬頭向凌非望去:「你是說……死神?」   凌非此時坐在岩石上,聽言立刻挺直了腰桿,將頭用力一點,那意思好像在 說:不錯,算你有慧根!眼神裡更是不容置疑。   無名刀者看著凌非那模樣,眨巴著眼,半晌忽然哈哈笑道:「如果你說你是 從前的哪個頂峰高手,或許我還信得幾句。但你說你是死神……」   他一邊說,一邊拿眼偷偷瞅向凌非,見他抿唇不語,便繼續說:「從混沌之 初,世上出現了兩個神,相信不用解釋,你知道的。再來,從天地之始,我,便 是這片大陸上第一,也是唯一的人。我與天齊壽,與天同存。時間之於我,不存 在任何意義,所以到底是過了多少個年頭,我一點也不在意,更不會覺得寂寞。 但在這無邊又漫長的歲月裡,有件事是可以肯定的,那便是天地之間,絕對沒有 第三個神……自然,也沒有死神。」   這話若叫旁人聽著,肯定有氣。可凌非並沒有。   他反倒覺得死神這名字本來就是別人給他取的,既是如此,自己是不是死神 ,似乎也不是特別重要的事情。畢竟死神本來就沒有名字。      所以凌非只是聳了聳肩:「無所謂,你信不信都罷。我只想知道,要如何你 和太石公才肯放過罪島裡的那些人?我想我已經說過,他們並不是什麼十惡不赦 的人,你們這般糾纏追殺,與真正的惡人有何分別?」   「是嗎?」無名刀者不以為然,他低下頭,自顧自地踢著地上的石子玩。   「你一直說『他們』,好像並沒有把自己當成罪島的人?還是說,其實你只 是在和我強調,你與他們之間的不同?」   這個問題有些尖銳,而且讓現場的氣氛一下子變了。   無名刀者的臉朝著地面,一邊緩緩的繞著圈子,一邊踢著地上的小石子,踢 呀踢,踢呀踢。他好像很專心在這件事情上,不過凌非知道,他的目光肯定不在 地上的石子。   「我不屬於任何地方,也沒有在和你強調。」凌非這麼回答。   無名刀者停下來,但地上的石子卻滾出了好遠。   「我不相信你。」他說:「而且,禁止任何東大陸的人出現在西大陸是我的 職責,這與善惡無關,誰都不被允許違背當初的約定。」   「你可以不信,但是這場無謂的殺戮必須停止。」凌非的眼神很堅定。   「哦?我知道你有點本事,嗯,也許還有些憤怒。不過在『這裡』,你的憤 怒恐怕還止不住你所謂的殺戮。」他說著抬頭望著藍天,裡頭除了烈日,什麼也 沒有,只剩下無垠。但無名刀者的眸子卻是這麼一眨不眨地看著,好像無懼於刺 眼的陽光,半晌才以驕傲地口吻說:「神的旨意,是沒有人可以抗拒的。」   凌非冷冷地白了他一眼,他向來最討厭的就是神,眾神沒一個是好東西!   知道凌非不可能接受,無名刀者也沒打算將這個話題繼續下去,他微微一笑 ,拂了拂雪綢長袖:「反正你也不想聽,我也還有得忙,那便告辭了,請。」說 完轉身就走。   「慢!」凌非喝道。   本來已經轉身離開的無名刀者,聞言又轉了回來,恰好與凌非的眼神對上, 他也不避諱地看回去,似笑非笑地問:「怎麼?還有問題嗎?」   凌非知道這片異境中,還有罪島的人尚未脫險。   「你要走,我不留你,但如果你還打算殺人,那我便先在這裡殺了你!」凌 非說這話時,昊陽劍已經從納戒裡拿在手上。   無名刀者自然看見凌非的舉動,不過卻似絲毫不放心上,他眨眨美麗的眸子 ,心說這娃娃不僅實力強悍,個性更是有趣的緊,那說一不二的表情當真有趣, 不覺莞爾:「這麼有把握呀,呵呵,萬一殺不死我呢?」   「……」凌非的眼眸微微瞇起,他已經離開岩石站在地上了,而且殺意滿身 ,「能不能,試試便知!」   話音方落,晴朗的天空便有烏雲陡然生成聚攏,攝人的紫色雷電在雲中竄騰 四射,雷鼓轟隆。   這個變化來的既快又突然,無名刀者原本從容的面龐不由露出一絲驚詫。   抬頭望去,濃重的黑雲深處,一人傲立。   「咦?」   天空裡突然冒出來一個「人」,著實讓無名刀者十分訝異。顯然他對於沒有 發現隱於雲中的人頗為在意。不過卻也並未有慌張失措之態,倒是對於凜立於雲 中的「高手」很是興趣,他笑了笑,轉而對凌非說道:「想必定罪雙使就是死在 你那天上的朋友手中的吧?」   「……」凌非沒有解釋,也不需要解釋。   見凌非不理會自己的問話,又兼之殺氣縈身,無名刀者自覺討了沒趣,索性 也不在這問題上糾纏。只見他舉起左手捏動印訣,同時唇瓣微啟,似是低聲呢喃 著,只是不知口裡唸得什麼。   凌非雖然耳力極強,無奈對方所念之語卻是有聽沒懂。不過凌非身經萬戰, 心中仍能猜想到那肯定是某種咒語之類的語言。何況高手過招,期間怎可能出現 沒有意義的行為?那簡直與自殺無異。是以凌非不僅沒有鬆懈,反而加倍警惕!   可便在凌非思量之際,驚人之變卻在眼前驀然發生!   站在凌非面前的無名刀者,從他的身後,竟然走出了另一名容貌相同,身形 相仿,舉止打扮皆無二異的無名刀者!   凌非再如何淡定,也被眼前一幕驚得不輕。   要知道,放眼三千世界,除了眾神之首——世尊之外,尚無人神能以身化身 ,化出「身外化身」。也就是說,能化出「實體」分身的人,除了世尊,就只有 死神,絕無第三個!   雖然實力稍強的眾神,皆能以靈化體,但那畢竟不是實體。在死神之眼面前 ,可謂無所遁形,想魚目混珠矇混過去,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眼前的無名刀者,卻在唸完一串沒人聽得懂的咒語後,以一化二,以身 化身,竟然就這麼「活生生」的變成了兩個。   本來「二打一」的局面可以說是勝券在握的,誰想才一會兒的功夫,局面竟 然變成了二打二!   這還不打緊,更要命的是,凌非透過極元副體,很明顯發現眼前的無名刀者 ,不管是本體還是分身,竟然都擁有著相同的實力,而且皆是不亞於武神分身的 絕強實力!   換言之,這人根本不可能被目前的凌非所打傷。   雖然凌非的九段武君實力,是濃縮了至少三段以上聖武王的能量,但很顯然 武神分身的實力還要遠遠高於三段聖武王。   當初吸收了武神分身後,凌非的氣海已經沒有辦法再容納武神分身的龐大能 量,只能將吸收來的力量暫存於死神本源之中。所以雖然吸收了大量能量,也無 法立即轉化為自己的力量,只能期待將來幼小的軀體長成後,再次進行洗髓伐骨 ,讓氣海的容量加大,進而從死神本元中釋放出積存的能量來提昇境界。   思及此,凌非的目光不由向無名刀者受傷的肩頭看去,這才驚訝地發現,那 道劍傷不知在何時竟已悄悄地痊癒。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