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零八章 等待,各自的心思。

達人殿堂

 
    

  第一零八章 等待,各自的心思。   前情:   那大體上的意思就是說我壓根不是你們這裡的人,想當年別人都管我叫死神 ,本來呢,我是在眾神世界裡過爽爽的,誰知道有一天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騙我 說六道輪迴海裡面有寶物,害得我被世尊那老傢伙暗算,害我莫名其妙跑到一個 叫做地球的地方……(中間省略一萬字),然後就是這樣。還有,我已經有馬子 了,我到這個大陸的最主要工作,就是把她給找回來……別想詛咒我找不到,因 為我一定會找到,所以,我們當朋友就好了,好嗎?   「……」女版無名刀者。   「……」魏龍生等人。   這算應該算是凌非解釋的最清楚的一次吧?不過好像每個人聽到的重點都不 太一樣就是了……       ◇    ◇      為了讓女版無名刀者放棄對自己……呃不對,是放棄對極元副體的詭異愛慕 ,凌非不得不鄭重地把自己的來歷解釋一下,只是當他解釋完,對自己精闢詳盡 的講解自我感覺良好時,卻是忽然發現眼前這幾人看自己的目光,似乎比剛才還 要更加古怪莫測了……怎麼回事?   凌非不由有些擔憂,心想:「這些人的眼神怎麼比剛才還要奇怪,難道是我 解釋的太詳細,嚇到了他們?」   當然,事情並不是凌非所想的那樣。不過這說來話長,而且身為死神,凌非 在骨子裡那種自我感覺良好的根性始終是有的,他也懶得去深究這到底是啥鬼子 事,反正他該說得都說了,其他的,那就不干他叉事了。   可惜死神凌非這次真的錯估情勢了,料他聰明絕頂也沒想到自己剛才一番妙 語如珠,竟然對現場的幾人起到了莫名的變化。   舉例來說好了。凌非雖然已經懂得什麼情啊愛的,但總的來說,在細節上, 他還是得被歸類在懵懂無知的那一掛。怎麼說呢?女版無名刀者既然是看上了極 元副體,料想也走不出是因為帥氣、挺拔、強悍之類的對正妹的秒殺技。而凌非 自己也說了,極元副體雖然是他,可自己卻不是極元副體,然後他又在解釋中承 認了極元副體那帥氣挺拔的樣貌,其實就是自己本來的樣子……   不得不說,原本女版無名刀者在知道了極元副體原來只是一個分身,而且本 體還是那一個小不隆冬的小鬼頭時,想死的心都有了。誰知道後來一聽凌非解釋 ,卻又給她燃起了希望!只因為從凌非的解釋中很明白的指出,女版無名刀者並 不是喜歡上了一個虛幻的副體,而是一個真實存在的死神,而這個死神因為一些 緣故,所以重生在了聖魔大陸,也因此現在才只有十歲左右的年齡。   換句話說,只要在等個十年八年,眼前的小凌非,就能恢復到「本來」的樣 子,也就是自己仰慕、愛慕的那個死神!   女版無名刀者很厲害的在腦中把一切腦補完成後,一雙明媚的眼珠子頓時閃 爍著異樣的光彩,或者說,一種興奮的,呃,期待……   說到這裡,相信大家已經都明白了凌非這次的解釋,儼然有種「越描越黑」 的傾向……呃不對,是根本就是。   再說魏龍生和鍾琴以及不負平生等三人,他們是老早知道,也相信凌非是死 神的。雖然他們從來沒聽過這個神的存在,但單憑他能搞定武神分身那個變態, 基本在實力上已經沒有可議的地方。只不過他們也沒想到,原來死神凌非還有這 麼一段「奇幻」的過去。什麼地球,什麼聖魔異界遊戲,真是讓人聽得雲裡霧裡 ,彷彿在聽著一段神奇的故事般,有一種嚮往,卻又明白那是遙不可及,因此三 人對凌非的崇敬自也隨之水漲船高了起來。   而最最讓凌非意想不到的,還是病無醫和患無救兩位名醫了。因為他倆一聽 這曲折離奇的往事,心裡簡直高興的快瘋了。誰能想像自己能追隨到一個能在眾 神世界裡所向無敵的神?而且還是一個貨真價實的死神?完全無法想像。這種際 遇,意味著他倆的前途要遠比那個該死的師門叛徒還要來的高,還要來的讓人景 仰和羨慕。跟在這種主子身邊,還別說吃香喝辣啥的,單是走起路來都覺得渾身 龍捲風,誰不看著心裡羨著?   唯有小白臉聽完,臉色卻更加的難看起來,他和姊姊可是雙神創造的最完美 人,而且是負責守護東西之間,這片異境的人。如今卻突然莫名其妙的跑出來一 個自稱死神的小鬼,而且從他展現出來的實力與他無比真實的故事敘述中,小白 臉雖然很不想相信,但卻也隱約的明白到凌非可能真的是死神轉世。因為小白臉 到現在為止,也還是無法想通為什麼凌非也會化身之術這種只有雙神才會的武功 。他始終記得,普天之下,除了已經飛昇的聖武神和魔羅迦耶娜女神之外,就只 剩下自己與姊姊會這失傳的化身之術。除非有人能打開時輪,取得聖武神留在裡 面的《御穹神法》,進而學習到化身之法,否則根本不可能還有其他人會這種只 有神才能創造的異術。而唯一能解釋的,也就只有凌非是真正的死神轉世了。   可是如果凌非是死神轉世而來,那麼自己和姊姊又該如何自處?他和姊姊比 起人類來說,雖然是站在更高的層次俯視眾生,但與真正的神相比,他倆姐弟卻 是還要更矮上一截。而如今姊姊竟然還愛上了人家……   想到這裡,小白臉哪裡還能淡定,心裡一股股不好的預感就像浪一般打上心 來,深怕雙神所立下的種種世界規則,會被眼前這個死神所破壞,是以對凌非的 態度,也更加的警惕起來。   總之呢,以上種種的個人心思,向來自我感覺很良好的死神,自然是不會有 任何察覺的。凌非現在只覺得終於把事情都說了清楚,相信眼前這個貌比天仙的 漂亮小妞應該已經對自己死了心才對,心裡不由一陣暢快,竟是嘴角微微勾起, 淡淡地笑了起來。   但最重要也最糟糕的是,凌非本來要表達自己是有馬子的這件事,卻似乎沒 有人把那段話聽進去……呃,這大概就是所謂的選擇性聽話吧?   一夜無話。      轉天一早,旭日當空微風徐徐,陣陣葉浪在綠油油一片的草原上輕輕拂過, 讓人每個人都感覺到一種安和的寧靜。   大夥沿著不大的水池圍坐在太石公旁邊,就等他把今天說話的份額說完,結 果頂著烈日一直等到了中午,太石公也沒說出來半個字,這讓人怎麼還按耐的下 去?尤其是兩位神醫,在他倆的字典裡,還真找不到什麼叫做「耐心」的詞兒。   不過話說回來,其他幾人雖然還算沉得住氣,但也不得不承認,在和太石公 說話的這件事上,真的是考驗人類耐心極限的活兒……   「呔!馬里隔壁勒,這都啥時候了,這顆石頭不是還在睡吧?咱都等了那麼 久了,好歹也說一個字。」患無救老早就沒了耐心,罵罵咧咧的發起嘮叨來。雖 然很想試試看能不能一巴掌拍醒這位「太石公」,不過才舉起手來,就看見小白 臉銳利的眼神瞪了過來,趕緊擠出一個像哭的笑容把手縮了回去。   他雖然膽大,可沒忘了昨天的「斷指之痛」。要不是女版無名刀者露了一手 西神州的絕活,他那小姆哥若要接回去,憑他兩師兄弟的醫術自是沒有問題,只 不過這時間恐怕還得拉長個幾天才行,斷無可能只是抬手間就完了的事。   想到這裡,繞是患無救也不得不佩服西神州的「痊癒術」,竟然可以在這麼 短的時間就將斷指復原,果然文化不同,發展出的技能也不同,實在太神奇了。   「你就等吧,哪裡來那麼多廢話?沒瞧見咱聖主兒都沒吭聲了,你個胖子急 什麼?」病無醫老練的頂了一句回去,雖然他自己也等得很不耐煩,不過這並不 影響他和患無救的鬥嘴。   也才一會兒的功夫,兩人又鬥上了。   凌非等人早就習慣了他倆開口就鬥的生活習性,自也沒當回事。看看天色, 再算算時間,如果按照女版無名刀者說的,太石公一天只能說一個字,那麼昨天 眾人來到這個「界通原」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之後了,所以若按這麼推算,太石 公則應該會在黃昏之後才開口。   唉,凌非只是估摸了一下,就不禁皺起了眉頭。他在成長的過程中早已經知 道,聖魔大陸的時間週期和地球並無多大差別,所以換句話說,若照這麼等下去 ,就算太石公一整年都說個沒完,最多也就三百來個字,要等他回答完自己的所 有問題,都不曉得是猴年馬月去了,一想起來就讓人洩氣。   現在的情勢,基本上無名刀者姐弟兩已經沒打算殺他們了,所以換句話來說 ,幾人也算是逃出了鬼門關口,這本來應該是值得歡慶的事情,可還沒來的及高 興,卻被太石公這件事給堵得一陣胸悶,現在生命是保住了,但問題是大家還是 沒離開這片異境啊,兜了那麼大一圈,還不是又回到了原地,只不過地點從罪島 換到了界通原而已——同樣讓人無語。   凌非索性也不再去想這些煩人的事,雖然在眾神世界裡時,死神也算是沒耐 心的主,但現在時移事易,人在屋簷下,哪個不低頭?於是在心裡邊無奈地歎了 聲氣,便打起了坐來。   不管怎麼說,死神終歸是死神,對武道的追求那是非常固執的。而現在反正 閒著也是閒著,不如抓緊時間修煉境界,以圖早日登上更高的武道巔峰。   當然在這漫長又無聊的等待中,在場的,也不是只有凌非自己找事情做。像 兩位神醫的鬥嘴自不用說。而魏龍生等待了將近千年,才總算迎來了美人的垂青 ,自然是走到了一邊去曬起了恩愛,反正對他來說,只要有鍾琴在身邊,在哪裡 又有何分別?   而使用了分皮劫影術易容成鍾琴的童華衣,在數百年的「倒追」之後,也終 於得嘗所願地和魏龍生修成正果,自然開心到連做夢都會笑,又哪裡還管什麼太 石公還是石頭公?只要在魏龍生身邊,只要在他懷裡,就算這裡是真正的地獄, 她也不會皺一下眉頭——這應該就是所謂愛情的力量吧?   反倒是不負平生一個人往另一邊走去,那背影看上去有些孤單。他捧著裝有 「童華衣骨灰」的小罈子,獨自走到了距離池子五十幾米遠的一處草皮上蹲了下 來。他小心翼翼的掘開草皮,在底下挖了一個不深不淺的土洞……   等到土洞掘好了,不負平生才揣著小罈子,抬起頭來看了看四周,一眼望去 除了綠草還是綠草,沒有山,沒有河,心想唯一的水源大概只有那潭池水吧?   四下打量了一會後,不負平生這才收回了有些茫然的目光,他看了看懷裡揣 著的小罈子,眼睛裡透著不捨,半晌才慢慢的將裝著童華衣骨灰的罈子放入掘好 的土洞之中,然後一撥一撥的用夾雜著青草的沙土將土洞掩上。   直到埋好了之後,不負平生也沒有馬上離開,他一個人坐在那小小地土丘邊 ,望著一朵朵飄過的雲,心裡有種悲傷在悄悄蔓延。原來早在童華衣被囚入罪島 之前,不負平生就已經認識了童華衣,也暗戀著童華衣。直到後來他得知童華衣 被放逐罪島,這才利用一些手段讓自己也被放逐罪島。   但這是他一個人的秘密,他始終不敢讓童華衣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就怕又 一次讓童華衣給拒絕,所以數百年來,他只是默默的在一旁看著她的喜怒哀樂, 聽她給自己抱怨著魏龍生有多麼令她生氣……可以想見,這得需要多少的忍耐, 才能持續數百年不變的聽著自己的心上人對自己傾訴著別的男子的事情?   不過這些都已經過去了,不負平生再也不用繼續聽童華衣給自己抱怨魏龍生 的不解風情。因為童華衣已經死了,她已經永遠的離開了這個暗戀,並呵護著她 的人——   不負平生。他沒有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他只是坐在草地上,坐在童華衣 永遠安息的土丘邊,靜靜的,看著天,感受那心碎的寂寞與孤獨。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