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零九章 第一個字

達人殿堂

 
    

  第一零九章 第一個字   前情:      不過這些都已經過去了,不負平生再也不用繼續聽童華衣給自己抱怨魏龍生 的不解風情。因為童華衣已經死了,她已經永遠的離開了這個暗戀,並呵護著她 的人——   不負平生。他沒有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他只是坐在草地上,坐在童華衣 永遠安息的土丘邊,靜靜的,看著天,感受那心碎的寂寞與孤獨。    ◇    ◇   隨著時間的推進,不知不覺就到了黃昏,除了還在默默觀賞夕陽西墜的不負 平生,以及仍在打坐修練的凌非,其餘的每個人都是有些失態的一臉期待地湊到 了太石公旁邊,那模樣看起來就像是幾個好奇的孩子。   不得不說,姑且不論凌非這個穿越來的正牌死神,單是把圍在太石公身邊那 幾個傢伙的年紀全加起來,只怕是可以把一個正常人嚇成神經病了。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們這幾個「老傢伙」失態,試問誰又看過一顆石頭說話呢 ?恐怕不論是東神州還是西神州,石頭說話本身就是一個讓人掉下巴的事,更何 況說話的石頭還是天底下,由雙神所創造的第一件物品,光是這個頭銜就夠吸引 人的了。   是以饒是魏龍生這種已臻武聖境界的強者,也是忍不住想多看兩眼,畢竟這 件事也可以算是世界奇觀了,想想,會說話的石頭……多酷啊!   「黃昏了,黃昏了,他是不是要說話了?」一見夕陽西下,患無救便跳到太 石公身旁一會看,一會摸的,迫不及待的囔囔了起來。   「瞧你一臉土包子樣,沒見過石頭說話呀?」病無醫撇了撇嘴,一臉的鄙視 。不過他話一出口,倒是有些後悔了,因為別說患胖子沒見過會說話的石頭,就 是他自己也沒見過,所以這本來是慣性鬥嘴的一句話,倒是反抽了自己一巴掌。   患無救一時間也沒聽出這話裡的問題,只是很不服氣地嘴裡嘟囔著:「馬的 ,就你一個人高尚……」話剛說一半,才意識到病無醫自己也沒看過啊,馬里隔 壁勒,還敢說我!立馬頂了回去:「我呔!你媽的大冬瓜,你你你裝啥逼啊,你 自己不也沒看過!」   病無醫剛剛才倒抽自己一巴掌,現在又讓患無救一句話頂回來,顯然有些語 塞,支支吾吾了好半天,這才強辯:「靠……靠!老子就是看過,你咬我啊?」   這兩個活寶沒一天不鬥的,就連這讓人緊張的時刻也要鬥上兩句才干休,搞 得眾人一個個面面相覷、啼笑皆非,表情古怪的看著這兩個愛鬥嘴的神醫。   沒有讓大家等太久,就在黃昏的夕陽幾乎沉沒在天邊的紅雲底下時,眾人同 時聽到一個「咕嚕」的聲音從太石公嘴裡發出,然後就看見一顆圓滾滾的石頭從 那黑乎乎的嘴巴裡吐了出來。   還別說魏龍生一干人有多驚訝,就連聽見聲音而睜開眼睛的凌非都也不免有 些訝異。雖然一開始就從女版無名刀者的口中得知太石公是這樣的說話方式,但 聽到跟看到,到底還是有著不小的距離,所以當那一顆石頭從太石公嘴裡滾出來 時,一夥人可以說看得眼睛都直了——石頭還真說話了,這世道也……   「哈哈,終於說話啦!」沒等眾人從訝異中反應過來,患胖子已經一把抄起 了掉落在地上的石頭。不過才看一眼,便罵道:「我草……」   「怎麼了?」一聽患胖子爆粗口,眾人也都是一愣,但隨著視線轉移到患無 救手裡的石頭,當即便明白了過來,臉色不約而同都是有些詭異。   凌非急於找到離開這裡的方法,見大家臉色不太對勁,便也湊上去看,結果 不看還好,一看差點沒把那石頭給砸了!   看看這位德高望重,天下僅有的太石公都做了些什麼?在萬眾矚目,眾望所 歸的期待之下,這老傢伙說的第一個字,竟然是「靠」!   這是在罵人嗎?靠勒……我靠你媽個大西瓜勒,這是啥世道啊,也太他媽詭 異了吧?心說你這石頭的文化水平還能不能再高一點?竟然連髒話都出來了……   結果眾人等了一整天,就等來一個字「靠」,簡直是鬱悶到了極點。如果不 是因為離開這裡的方法掌握在這位氣死人的石頭手上,不用等凌非動手,這太石 公恐怕早就讓兩位神醫給拆了。   看見凌非等人吃了鱉,原本就對凌非懷恨在心的宋凜,心裡可是爽得很,實 在忍不住的哈哈哈笑了起來。一旁的衛遲疆和司馬泰看到,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再看看魏龍生等人的臉部表情,頓時就知道要遭了,心裡早已經把宋凜這個拖 油瓶外兼扯後腿的死小鬼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兩遍,實在恨不得一巴掌抽死這 幸災樂禍的小子!   你說你什麼時候不笑,偏偏這時候你給我笑,而且還笑得這麼他媽的燦爛, 你就說吧,是不是非要讓咱虎真軍都給你陪葬才甘心?也不看看你笑的對象是誰 ,還別提凌非這個真正的死神,就是他身邊的追隨者,隨便來一個都可以把咱幾 個正面摧殘十次,翻過來再蹂躪十次了,你大爺的竟然還不知死活的非要在這時 候去得罪人家,你自己不想活也就算了,何必拖別人下水呢?咱們就算沒有啥深 厚的交情,那好歹也是曾經好心收留你們兄妹的人啊,你至於這麼相害嗎?   一時間,衛遲疆和司馬泰兩人,連死了的心都有了,心想自己被宋凜這混蛋 害死估計也是遲早的事了……   兩位神醫老早就等得不耐煩,現在又聽見宋凜在那笑得很爽,自是氣不打一 處來,大罵道:「你小子笑什麼?信不信老子把你牙齒都拔了!」   見患無救發火,宋凜就算再白目,也不敢繼續笑下去,立馬閉上嘴巴,帶著 妹妹宋薇走到另一邊,遠離那一道道怒視而來的目光。   凌非可沒空理會那個目中無人的小鬼,而是抬眼看了看女版無名刀者,那意 思再明白不過,就是要向她討一個說法。到底這太石公除了粗話以外,還會說啥 ?諒是凌非這個沉穩的死神,此時都覺得有一種白等一天的錯覺了。如果這顆叫 做太石公的石雕再這麼胡言亂語下去,那得等到啥時候才能開始說正經事……   凌非光是想像,就已驚覺的頭皮發麻,敢情和一顆石頭做交流,竟是這麼的 困難,也實在太折磨人了一點。   「看……看我幹嘛?」女版無名刀者發現凌非向自己望了過來,忽然有些心 虛:「又不是我讓他罵人的……」   「……」她說得沒錯,誰能控制一顆石頭什麼時候罵人,什麼時候不罵人? 相信絕對沒有。凌非自然也不會硬要栽贓,但是這兩姐弟和太石公相處豈只數萬 年?甚至幾十萬年都有可能,又怎麼會不知道這太石公是啥脾性?所以凌非肯定 她還有很多事情沒跟自己說。   不得不提,凌非自然沒興趣去知道一顆石頭的個性,但是現在這顆石頭一天 只說一個字,如果不能掌握他的個性,萬一他整天給你東拉西扯,那不就完了?   再退一萬步說,要是這顆石頭心情不好,十年也不說句正經話,那……實話 說,凌非想到這裡就已經不敢再想下去了,那太可怕了。   「我沒說是妳讓太石公罵人。」凌非說道,語氣有些嚴肅:「但我相信妳隱 瞞了許多事。」   就是白痴都能感覺到凌非的語氣有些興師問罪的成份在裡頭,身為當事人的 弟弟,小白臉又怎麼會聽不出來?沒等他姊姊解釋,自己就先攔過了話頭:「是 又如何?雖然這次的打賭是你贏了,但也請你不要忘記自己現在的身份和處境, 就算你真的是死神,那又怎樣?這裡是聖魔大陸,可不是什麼眾神世界,我們答 應不繼續追殺從罪島逃竄出來的人,是因為這樁賭局是我們輸了,但不代表我們 就得把一切的事情向你坦白,如今你開口這麼說,是不是有些過份了?」   聽著小白臉義正詞嚴地說詞,女版無名刀者很難得的沒有出聲阻止,而是抿 著紅唇一言不發。在場的都不是笨蛋,相反地都是人中龍鳳的聰明人,誰又看不 出這小妮子的心思?她此時選擇沉默,無非就是在告訴凌非,對於這件事情,她 的想法與小白臉是一致的,之所以用沉默來表明自己的立場,只不過是礙於凌非 是自己心儀的對象,所以才選擇了這個比較隱誨的方式罷了。   兩姐弟和死神凌非的交談,自然是沒有人插的上嘴,誰讓這三個人是場中實 力最恐怖的三大巨頭勒?所以魏龍生等人很識趣的沒有表達任何意見,只是幾個 人都默默的走到凌非身後坐了下來,現場的人立刻就分成了左右兩邊,明眼人一 看便知這是他們這幾個從罪島逃出來的人表明立場的方式。   眼看劍拔弩張的氣氛又悄悄燃起,凌非縱然是來自眾神世界的死神,也不能 在這當口下和對方爆發衝突。畢竟凌非也在人間這麼多年了,對於人類的各種感 情也是逐漸豐富,何況他現在身邊這些傢伙對自己也不算壞,相反地還很是恭敬 ,當然,凌非也知道這多少有一部分是因為他們想借助自己的力量離開這個地方 ,但不管怎麼說,就算不管魏龍生,不管鍾琴,不管不負平生,難道連病無醫和 患無救也不管嗎?凌非可沒忘記當初自己「吸收」了人家多少丹藥和心血,說句 不好聽的,若不是這兩個成天鬥嘴的活寶,凌非要想這麼快突破到現在的境界, 那只有「癡人夢話」四個字能形容了。   因為這樣,所以凌非更得對小白臉的挑釁有更加沉穩的表現,絕不能因為幾 言不合就徹底撕破臉來開戰,否則刀劍無眼,以小白臉那不可思議的刀速,要瞬 殺在場的人,恐怕還比吃飯容易一點。   在現在彼此這麼近的距離下,就算凌非有死神空間可以瞬間緩住疾射而出的 刀氣,只怕也是來不及的。   畢竟一個是主動,一個是被動,先天上就註定了他們之間的「先後」命運, 當初小白臉要殺衛遲疆和宋薇時,雙方距離至少還在幾百米,以凌非當時的修為 ,當然還能有時間作出反應。   但現在雙方的距離就只有一個幾米寬的小池子,就算是當初全盛時期的死神 ,凌非自問也沒有把握能在如此近的距離下,攔住那個比「戰無敵」的劍,更快 的刀……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