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一四章 機會(上)

達人殿堂

 
    

 第一一四章 機會(上)   前情:     可憐的凌非,還沒脫離那一刀所帶來的險境,便又陷入了另外一個更加要命 絕境,這已經不能叫做悲劇了,這簡直就是活生生、血淋淋的慘劇啊……   凌非在心裡狂歎,心說整人也不是這麼個整法的,這可是會死人的。無奈下 ,只有在心中暗暗叫苦。   現在心臟破了一個洞,基本已經和死了沒兩樣,要不是在死神本源的作用下 ,凌非就算是能夠把三段聖武王能量,濃縮成九段武君巔峰的超級妖孽般的曠世 天才,那也是兩腿一蹬,一命嗚呼哀哉,哪裡還有可能站在這裡和那頭不知名的 噁心怪物大眼瞪小眼……   呃,是說,不知道暫時停止呼吸有沒有用?    ◇    ◇   界通原。   當虛空門出現在眾人眼前時,所有人的心一下子都提了上來,究竟從裡頭走 出來的,會是誰呢?   身為魔羅的親姐姐,坐在池邊的迦耶娜,饒是她修為已是至極,汗白的手心 ,也忍不住悄悄地攢緊。   但是,令人意外的卻是等了片刻,虛空門除了仍舊閃爍的刺目耀光之外,就 再也沒有其他人從中走出……嗯,連一隻蒼蠅也沒有。   這個令人詫異的景象,不只是迦耶娜滿心不解,就是一旁眾人也個個一頭霧 水,紛紛心道:這,這究竟是……   然而,在所有人還沒來得及對眼前的情況做出解析以前,虛空門便在眾人面 前,毫無預警地「茲」一聲,於空氣中,再次消失。   「啊?」患胖子一隻嘴張得老大,他以為他自己受到的驚嚇已經夠大的了, 沒想到當他看向其他人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充滿著錯愕。   「這……這門怎麼不見了?聖主呢?聖主怎麼沒出來?」病無醫有些不敢相 信,他指著虛空門消失的地方,回頭向迦耶娜問去。   沒辦法,現在這裡,可以說最了解狀況的人,只有迦耶娜一個,誰讓她是魔 羅的姐姐?誰又讓她在這裡住了這麼多年?不問她要問誰?   看見病無醫向自己問來,迦耶娜心裡其實也沒有底,她根本不曉得魔羅究竟 搞得是什麼鬼?怎麼虛空門開了又關,甚至人也沒回來……   「我……我不知道……」迦耶娜沒有說謊,她甚至在心裡也開始不安起來, 可是,在這裡別說是病無醫了,只怕會相信她不知道的人,根本連一個也沒有。   誰都知道,這強到爆炸的兩姐弟,壓根就是這裡間的主人,甚至可以說,他 們就是雙神的兒女一般的存在,發生在這裡的事情,別人或許可以說不知道,但 她要說不知道,那也太他媽鬼扯鈴了!   「妳不知道?」病無醫一聽,憋了老久的怒氣就要一口氣爆發,可一旁的魏 龍生卻發出一股柔勁壓制住了他,並且截過他的話頭,接著說:「病無醫,請你 注意自己的語氣,我相信這位女前輩的為人,她斷無對我們說謊的可能,所以請 你稍安勿燥,切勿因一時的不理智,而壞了我們雙方的友誼……再說死神前輩也 許不刻便會回來了,你這麼毛毛躁躁的,成何體統?」   魏龍生這幾句話,在坐的幾個,誰不是活了千年以上的老妖怪?又有誰聽不 出魏龍生這是在討好這位女版無名刀者?   聽言,病無醫和患無救兩人,不由對看了一眼,憑著無數年月累積下來的默 契,他們大致能猜到彼此的想法,而且,這想法還很一致。   患無救的肥掌搭在太石公的光頭上,一雙小眼睛瞪著懷抱美人鍾琴的魏龍生 ,心裡直罵:「尼瑪的,魏龍生你個王八蛋,想跟咱們拆夥了不成?」   不得不說,朋友再親,也遠沒有手足親。魏龍生和病無醫師兄弟倆,雖然在 罪島相交了數百年,但是對病無醫和患無救兩人來說,那充其量也只是利益上的 往來,嚴格說來,也只能說是「人在屋簷下,哪能不低頭?」   所以,此時感覺到魏龍生言語中透露出的拆夥信息和味道,他兩師兄弟雖然 平時裡,也沒少吵過一次架,但鬥嘴是一回事,選邊站的時候,那又是另一回事 了,兩人在根本上,卻是砲口一致的,絕沒有「胳膊向外彎的可能」。   腐潰沙海。   心口被單鋒刀貫穿的凌非兀自站在巨大的坑底,雖然由於傷重而不敢輕易亂 動,但強大的神識卻已經向四面八方散了開去,但求務必不漏掉任何風吹草動!   不知名的巨獸蠕動著龐然的巨大身軀,緩緩的在原地轉身,只不過由於牠的 體積實在過於龐大,因此雖然只是原地打轉,卻仍是帶起了不小的動靜。   而牠轉身的目的,只是想把將牠於長眠中驚醒的傢伙看個仔細而已。   費了好大的勁,不知名的噁心巨獸終於轉過了身體,直直的面向著站立不動 的凌非,不過相對於凌非,巨獸卻是遠在凌非的正右方,對於不能亂動的凌非來 說,只能憑著神識去分辨這頭巨獸的樣子。   從神識探查中可知,那巨獸的頭上除了佈滿甲殼外,還生有八對眼睛,就藏 在甲殼的凹陷處,每一顆都有銅鼎般這麼大,其中還有一對比銅鼎更大上四、五 倍之多,它們就長在巨獸那橢圓型的頭部兩側,每一隻大型眼睛的周圍,都有七 顆小銅鼎般大小的眼睛,頭部的左右兩側算起來則共有十六顆大小不一的眼睛, 看得是既噁心又奇怪。   凌非雖然看過不少書,不過畢竟書的種類很多,他也不可能真正做到什麼都 懂的地步,因此他自然不知道那八對眼睛其實就是那頭不知名巨獸的複眼,是一 種對光影變化非常敏感的視覺結構。   其實這種複眼的成像十分模糊,牠們看東西是非常不清楚的,換句話說,凌 非在巨獸的面前,甚至是這整個世界在巨獸的面前,都是顯得模模糊糊的。   不過,雖然看不清楚,但那八對複眼卻是由數以萬計的小眼所組成,而每一 個小眼,都是獨立的感光組織,它們對光影的變化有著極強的辨識能力,更直白 的說,就算同樣是模糊的畫面,但會動的東西,和不會動的東西,在它們看來, 會動的東西顯然以百倍的機會,更加容易來引起巨獸的注意。而這也說明了為什 麼被甩飛的是魔羅,而不是凌非。當然,這有一部分也的確是魔羅自己倒楣,剛 好壓在那條粗大無比的觸手上面,怪誰勒?   巨獸的身形雖然圓胖,但兩條百米長的觸手在空氣中張舞著,仍舊不免要使 人心生怯意。而藏在深綠色甲殼裡的八對眼睛此時正閃爍著亮金色的黑芒,牠正 在搜尋著方圓數百米內,所有會動的目標……或者該說,那個「驚醒」牠沉眠的 罪魁禍首!   溼潤的汗水從凌非的鬢角淌下,他自然不知道那頭不知名的噁心巨獸在打著 什麼算盤。但凌非可沒笨到以為繼續站在這裡不動,就能擺脫這樣的困境!若不 趕緊想出辦法支開那頭噁心的巨獸,就算死神本源再強,也不可能站著將那顆被 重創的心臟給修復,歹說也得要行個功,運個氣啥的,總的來說,修復的過程肯 定是在所難免的。   可是,要怎麼做呢?   就在凌非苦思對策時,巨獸已經緩緩的挪動牠那龐大的身軀,一吋吋的向著 凌非的方向爬來,而那雙在空中飛舞的碩長觸手也沒停過,仍舊像揚起的長鞭, 等待著獵物的出現,然後給予致命的一擊!   感覺到巨獸不斷靠近,雖然雙方還相距著一些距離,但是放著不管的話,恐 怕沒讓魔羅那一劍當場刺死,也要被那頭巨獸給輾斃。   忽然靈光一閃,凌非想起當初從李武帝那裡得到的石龍,或許那條數百米長 的遠古天蟒能將那巨獸托住一陣子,只是不曉得石龍的石鱗甲能否抵抗那些腐液 ……   不過多想無益,此時最緊要的是時間,只要能將巨獸托住,擁有死神本源的 凌非,自信能將被洞穿的心臟給修復!   當然,死神的不死之秘,是他的底牌,至今仍無人知曉他真正不死的根本原 因,其實就是來自於死神本源的強悍與特殊,只要肉體不要被截肢、剁碎,又或 者屍首分離,基本上死神是可以自行修復受創組織的。   凌非主意打定,便再沒有片刻的遲疑,立即以靈識將沉眠在體內的石龍喚醒 。一時間,以凌非為中心,方圓百米之內,頓時一片山動地搖、土崩石裂,遠古 天蟒石龍,就在那頭噁心巨獸錯愕的目光裡頭,從地層底下破土而出,高高昂起 了牠的蛇首,並發出一聲尖嘯,那聲音裡的挑釁意味,不言而喻。   面對挑釁,噁心巨獸也發出沉悶的嗡鳴聲予以回敬,兩條兩百多米長的觸手 同時抽向石龍的背脊,爆發出震耳欲聾的脆響!   雖然隨著觸手砸落,周圍的地層也同時被砸裂,但石龍不愧是擁有絕強防護 能力的石鱗甲異獸,背脊上除了留下兩條巨大刮痕外,並沒有任何傷口。而且隨 著巨獸的「長鞭」攻擊,天性本就兇猛的遠古天蟒,更是徹底被激起了高昂的鬥 志,體內的殺戮之血完全沸騰,數百米長的身軀看似笨重,尾巴卻在轉眼間掃向 那頭噁心巨獸,不多時,便已經將六七十米寬的不知名巨獸緊緊纏繞起來,而且 纏繞的力度更在分分秒秒間不斷地加大!   看到石龍成功將巨獸纏住,凌非自然也不會錯過這個絕佳的修復心臟的時機 ,二話不說,就地緩緩而坐,同時潛運澎湃內息,將整個心臟以及週邊所有大小 血脈全都強固住,然後才伸手握住刀柄,緩而慢之的,一吋一吋將單鋒刀抽離身 體。   這個過程看似容易,其實卻是驚險萬分,只要稍有差池,就算死神的本源之 力再如何逆天,也不可能真正做到起死回生的地步,它能夠修復創口,就已經是 很不可思議的了。   所以在單鋒刀完全拔出之後,其實凌非的額頭和鼻頭上,早已經佈滿了星星 點點的汗珠。   總算,單鋒刀完全離體,被凌非棄之一旁,他現在可沒心思去研究那把單鋒 刀的鑄工,只是全神貫注的運轉著三超神功,驅使著死神本源不斷對破損的心臟 和身體,進行神奇的修補。   然而,就在石龍與不知名的噁心巨獸在百米之外纏鬥時,就在凌非全身心都 放在修補心臟的工作時,一條被忽略,並且帶著萬分危險氣息的人影,卻是悄然 的走出在凌非背後。   那條人影不是別人,更不是什麼救星,而是稍早之前,被巨獸一鞭子抽飛的 魔羅,他此時披頭散髮、渾身狼狽不說,眼神裡更只剩下兩道充斥著怨毒之意的 目光!   雖然狼狽,但魔羅畢竟是真正的「天之子」,或者該說,「雙神之子」,雖 是傷重,但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也並非沒有復原的機會。   也許這樣的復原,並不能像擁有死神本源之力的凌非那樣全面而完整,但不 管怎麼說,還是能夠積攢下一些氣力,而現在,對魔羅來說,能不能把握時間將 傷勢最大限度的療息並不是重點,只要這份攢下的氣力足夠殺死眼前那個,企圖 「違背神意」的傢伙,那麼一切就足夠了。   對魔羅來說,那頭會不停從口器中噴勃出腐蝕液體的巨獸到底是什麼,並不 重要,反正聖武神所創造的異境本來就千奇百怪,就算突然蹦出什麼來,他魔羅 也不會覺得奇怪,只要他手中握有魔羅迦耶娜女神所留下的「虛空門控制器」, 在這異境中,他就不怕任何威脅,只要按下虛空門控制器,他就能打開回到界通 原的虛空門揚長而去,誰能奈何的了他?要不是被那頭巨獸攪了局,他老早就回 到了界通原,哪裡還會在這裡活受罪!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