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一六章 機會(下)

達人殿堂

 
    

  第一一六章 機會(下)   前情:        突然出現的虛空門,強光讓謝雲的無獅眼微微瞇起,牠腦子裡還在思忖著面 前的小白臉想幹啥,就見那小白臉的嘴角微微勾起,是在笑嗎?   還沒想通,被謝雲無當作是小白臉的魔羅,便已經鼠竄般,逃進了那座敞開 的虛空門之中,然後炙烈的白光猛一收縮,就此消失在充滿刺鼻氣味的空氣中, 只留下了獅臉錯愕的謝雲無,然後慢慢的蹲坐下來,心裡想著:現在是怎樣……    ◇    ◇   界通原。   忽然在眾人面前閃現的虛空門,刺眼的白光照得魏龍生等人都是微微將眼睛 瞇成了一線,而才放下沒多久的心兒,又立馬給提了上來。要說心裡邊沒個忐忑 那肯定是假的,要知道,那虛空門什麼時候出現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從裡頭走出 來的人會是誰,那才是魏龍生和病無醫等人所真正關心的。   如果走出來的是凌非,還別說病無醫和患無救師兄弟倆對其信賴度更增,就 是原已打算和迦耶娜交好套套關係的魏龍生,也會更堅定自己對死神凌非的信任 和忠誠。而至於虎真軍的衛遲疆等人,那就更不是能左右自己命運的主了,誰當 頭不是頭?怎麼也輪不到他們幾個說嘴指劃。   在無數道瞇眼注視的目光下,一條狼狽的白衣形影從裡頭摔跌而出,面對這 一幕,眾人還沒來的及錯愕,那虛空門開啟時所產生的強烈白光便驀然一收,只 能容許兩個人並肩而過的小型虛空門就這麼突兀地消失在草皮上,而虛空門消失 的位置上,只剩下衣著破爛不堪的白衣男子——魔羅。   「魔羅?你怎麼弄成這個模樣?快,讓姐姐看看……」一見到自己親弟弟渾 身是傷的狼狽模樣,迦耶娜也是難掩心中的焦切,顧不得其他人驚疑的目光,幾 乎是飛身過去,一把便將魔羅給攙扶住,仔細的觀察起了他的傷勢,並且很快地 在腦海裡尋思起救治的辦法。   當然,如果只是外傷的話,迦耶娜只需要施展女神所傳授的最高治療魔法「 痊癒術」就能在極短暫的時間裡使其恢復如初。   只不過,當迦耶娜細觀魔羅傷勢之後,細長地柳眉卻不禁皺了起來,香唇間 更是忍不住吐出疑問,道:「刀、刀意碎星辰!」   不錯,以迦耶娜的眼力,再加上和魔羅長久以來的相處,雖是各自師承,但 對於對方所習的武功技能,即使不懂使用,卻也並不陌生,所以此時迦耶娜一眼 便認出了魔羅胸口上那宛如「放射狀」的削骨刀痕,乃是中了聖武神刀法中極為 強悍的一招名為《刀意碎星辰》的刀招,只不過令她費解的,卻是這個刀傷怎麼 會在魔羅自己身上?難道凌非也會《刀意碎星辰》?並且還用這招打傷自己的弟 弟?   迦耶娜忍不住想將心裡那荒繆的想法甩落,兀自搖了搖頭,看得一旁眾人丈 二金剛的竊竊私語起來。尤其是患無救,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病無醫旁邊 ,嚼著舌根小聲嘀咕著:「哎,病猴子,你說那娘們是怎麼了?一會兒點頭,一 會兒搖頭,難道是他老弟傷勢太重沒的醫了,打擊太大了?」   病無醫聽得眼皮直跳,患胖子又拿「病猴子」這渾號來消遣自己,忍不住轉 頭白了患無救一眼,低聲道:「是啊,那娘們要是真受了打擊,包准第一個就找 你這頭豬出氣!」   要論醫術,那患無救可也算的上一號人物,但論打架可不行了,聽到病無醫 這麼一說,立馬急上了,渾肥的身體一溜煙蹭到了病無醫背後,壓著嗓子問:「 呔!找老子幹啥?他弟弟重傷,又不是我害的,干……干老子屁事啊!」   「你也知道干你媽的屁事?那你在那瞎攪和個啥?沒見人家那憂傷的樣子嗎 ?你還滿嘴風涼,小心禍從口出我告訴你!」病無醫雖然嘴巴裡沒留情,但怎麼 說也是自家兄弟,所以這話雖然說的沒情沒份,卻也在字裡行間透露出一種恨鐵 不成剛的關心。   「我……」魔羅被老姐問得一時語塞,眼神更是閃爍飄忽,不敢和姐姐迦耶 娜的眼神有所交會。   「好了,先別說這些,你這傷口要趕緊醫治才行。」一向充滿自信,甚至自 大慣的魔羅,竟然會落魄如斯,想必自尊心所受到的創傷,要遠比身體上的傷勢 要來的大多。關於這一點,身為他的親姐姐,迦耶娜哪有不明白的道理?所以此 刻也沒急著細問,而是先施展痊癒術將魔羅的外傷治癒。   在女神強大的痊癒術下,魔羅原本深可見骨的胸前放射狀傷口,幾乎是以肉 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只是片刻後,便恢復的完好如初,好像從來不曾受過傷似 的,連個創疤也沒留下。   雖然在患無救斷指的時候,眾人已經見識過迦耶娜的那一手「痊癒術絕活」 ,可此刻再看,仍是覺得不可思議,尤其病無醫和患無救,心中更是忍不住犯起 了嘀咕,紛紛在心裡邊暗罵這痊癒術搶光了他們倆的飯碗,要是全世界的人都會 這術法,那他們還真不用混了。   只不過病無醫和患無救並不知道,即使是在西神州眾多牧師和神官裡頭,痊 癒術也是一門只掌握在少數人手中的傳奇魔法,並不是想看就看得見的,所以嚴 格來說,病無醫和患無救的醫術,儘管是放在西神州那個崇尚魔法的大陸裡頭, 也仍然是大有所用的一項技藝,並不會真的毫無用處。   只是片刻,魔羅的外傷已經痊癒,但體內的刀勁卻未除,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若是讓《刀意碎星辰》的刀勁繼續在體內亂竄,恐怕就是治好了外傷,他魔羅 也要不久於人世。   迦耶娜很快讓魔羅面向無垠的草原盤膝而坐,命他左手結印,右手長指向前 方一望無際的大草原,然後迦耶娜自己則坐在魔羅背後,以雙手搭背的方式,利 用澎湃無窮的魔力,硬是把魔羅體內的殘存刀勁,從長指向前的指節尖端逼了出 去!   霎時間,在場眾人頓感胸口一滯,一股無匹無倫的霸道氣息就這麼呈現在眾 人眼前,然後遠遠地飆射而去,把綠色的草原劃開一道怵目驚心的裂口,一直延 伸到天邊,看得魏龍生等人臉色驟變,心頭紛紛估量著,殘存的刀勁便有這等威 力,那完整的刀招,又該是具備如何恐怖的可怕力量啊……光是想,就已經讓眾 人頭皮發麻了。   等到所有的殘存刀勁都逼出後,迦耶娜這才施展了一個「治癒術」,將剛才 作為供刀勁出洩口的指尖傷口修復,不過在施展治癒術的同時,迦耶娜也在心裡 悄悄地琢磨了起來。   「你的傷已經沒有大礙,現在是不是應該和姐姐說說,你這傷是怎麼來的? 還有凌非公子去哪了?你不會真把他殺了吧?」魔羅正要開口,卻被迦耶娜給揮 手打斷。   「姐姐妳這回可真冤枉我了……」   「哦?我怎麼冤枉你?」迦耶娜聞言,原本已經起身的她,卻是走到了魔羅 面前蹲了下來,一雙美目緊緊盯著魔羅,看的他渾身發毛。   「我……我和凌非公子的確是有些磨擦,但是在我和他交手之後,便發覺他 其實是個不可多得的武學奇才,所以我心裡除了佩服,就只剩下和他這樣的人結 交的想法,我保證,我絕對沒有半點兒想殺他的想法……而且,而且我哪敢把他 怎樣啊?他可是姐姐的心上……」   「你少貧嘴,那我問你,凌非公子他人呢?怎麼就你一個人回來?還有,你 怎麼會中了自己的《刀意碎星辰》?這可是天父的必殺之招,除了你以外,難道 還有人會?」魔羅的話還沒說完,迦耶娜便紅著臉把他的話給打了斷,她雖然曾 經公開向凌非表愛過,但並不代表她能接受別人在大庭廣眾下,繼續將她喜歡凌 非的這件事重複提起。而且,現在弟弟魔羅的傷勢已經無礙,那麼剩下來最重要 的事情,就是凌非的下落,還有另一個會使《刀意碎星辰》的人究竟是誰!   不過,也許迦耶娜萬想也預料不到,她所以為的《刀意碎星辰》,並不是別 人所發出的,而是自己的好弟弟魔羅,為了剷除凌非而施展的,只不過因為種種 變數和成因,導致了魔羅被自己所發出的必殺之招反噬而身受其害,總體說來, 他魔羅也算是自作自受了,實在怨不得誰。   「唉,這都怪我……姐姐,你怪我好了,都是我不好!」魔羅沒有直接回答 迦耶娜的問題,而是忽然怪起自己來了,這可不僅是讓迦耶娜看不明白,就是旁 邊圍觀的一竿子人,也是聽得面面相覷,一頭霧水。   「哎,病猴子,你說那小子現在是在演哪一台戲?我怎麼越聽越糊塗了。」 患無救見魔羅沒頭沒腦的來上這麼一段,那貌似還帶哭腔的,忍不住就往病無醫 問去。   「我哪知道他發啥神經,咱們只管看就行了……啊,還有,從現在起,咱們 可得警醒點……」病無醫沒好氣地說道,並且小聲提醒著患無救,因為凌非沒有 回來,就等於他們失去了靠山,放在平常,那可能沒啥,但現在這情況可不一樣 ,沒了凌非這個死神靠山,他師兄弟倆還能不能活著走出這裡,那都還是兩說的 事,不多幾個心眼兒的話,只怕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警醒點?什麼意思?你發現什麼了嗎?」患無救想法單純,壓根就還在狀 況之外,這可氣得咱病無醫差點就要破口大罵。   「你蠢啊,沒看見回來的是那臭小子嗎?沒了聖主給咱撐腰,你說怎麼著? 不警醒點,難道等死呀?」病無醫忍著胸中火氣,極力的壓低嗓子在患無救耳邊 告誡了一句。   病無醫說話的聲音極小,但由於是在耳邊,患無救可是聽得清清楚楚。本來 不知道還不怕,但現在既然知道了,他患胖子哪裡還沈的住氣?立馬就顯得有些 慌張了,拽了拽病無醫的袖口,低聲問道:「那……那咋辦?我還不想死啊!」   「切,你以為我就想死啊?別自己慌了陣腳,這事兒也還沒走到頭,咱們還 不一定會怎樣……先聽聽那小子怎麼講再說。」病無醫先是白了患無救一眼, 但看著他這胖師弟那害怕的模樣,他自己心裡也是有些無措,只好簡單安撫他兩 句。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把話說清楚!」迦耶娜被魔羅這麼一哭,心裡也頓 時慌了起來,心想難道凌非真的出事了不成?可是又一想,也不太至於啊,極元 副體的強悍,她可是親眼目睹的,要說在這異境之中,凌非會出啥事情的話,她 迦耶娜還真不太信。而且,自己的弟弟魔羅剛才也說了,他和凌非交手之後,便 佩服起他來了,心裡更是萌生結交的想法,再怎麼說也不可能加害於凌非啊,再 退一步說,即使魔羅真有心要加害凌非,憑著極元副體和凌非兩人聯手,饒是他 弟弟魔羅,也未必能佔到什麼便宜。所以總歸來說,迦耶娜仍是百思不得其解。   「姐姐你罵我好了,你罵我的話,會讓我心裡好過一些。」魔羅還在繼續的 裝模作樣,可惜迦耶娜卻並不知情。   「究竟是怎麼回事你也快說呀?」魔羅表現出來的樣子,讓迦耶娜急了。   「凌非……凌非公子他、他死了……」   此話一出,語驚四座。   所有人都愕住了,不管是出於什麼樣的立場。   「你……你說什麼?」這句話,就像迦耶娜的夢囈,細不可聞,然而就坐在 迦耶娜面前的魔羅,卻是聽得清楚。   迦耶娜只說了一句話,便覺得腦中一片空白,她實在難以相信那個自稱死神 ,強悍而又沉穩的人,竟然會死了?   「死神……也會死嗎?」迦耶娜不禁在心裡自問。   見姐姐久久不語,而且還神情哀傷,魔羅知道自己這謊話算是過關了,於是 打鐵趁熱,補充道:「當時,就在我們倆言歸於好的時候,不知道怎麼的,忽然 山崩地裂,地面被坍出了一個巨大的陷坑,我們那時都被那情景給驚住了,然後 一頭我從未見過的巨獸從坑裡爬出,並且對我們展開瘋狂的攻擊,凌非公子因為 一時不查,竟然被那巨獸碩長觸手上的尖刺貫穿心窩,那時候我也顧不得其他, 一心只想替凌非公子報仇,所以施展了《刀意碎星辰》想一擊將那不知名的巨獸 當場斬殺,只是沒想到那巨獸身上的甲殼竟然可以反彈我的刀招……」   見魔羅沒再繼續說下去,迦耶娜遂問道:「所以你就被自己的招式給傷了? 然後你就自己跑回來了?」只不過語氣上,卻是越加嚴厲。   「姐姐,我知道我不應該自己回來,但是凌非公子當時已經死了,沒有人心 臟被貫穿還能活的,姐姐,你罵我也好,打我也好,但是我當時若不回來,只怕 也要命喪那巨獸爪下……姐姐你忍心嗎?」魔羅裝著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極力 的解釋這件事情,目的就是想把凌非的事情嫁禍給那不知道怎麼冒出來的龐然怪 物,畢竟他可不希望和自己的姐姐,因為一個來歷不明的死神而產生什麼嫌隙。   雖然魔羅的作法是有些沒有道義,但他剛才也說了,《刀意碎星辰》被那巨 獸反彈回來,不僅沒殺掉對方,還讓魔羅自己被自己的刀招重創,這不只是迦耶 娜一個人,幾乎在場的人,都完全可以想像當時情況之危急,恐怕已經到了分秒 必爭的地步。再對比魔羅回來時的狼狽模樣,大家雖然嘴上沒說,但心裡也是認 同了魔羅的作法,畢竟,以魔羅所形容的情況來看,他如果不果斷的離開,恐怕 連他也回不來了……   只不過魏龍生等人心中仍然有個疑問,那就是,沒想到異境之中,竟然還有 著如此恐怖的魔獸,連修為這麼高的死神,都死在其爪牙之下,嚴格來說,這簡 直就是杜絕可以逃亡的渺茫機會,以及讓人心生絕望的消息嘛!   沉默了片刻,迦耶娜才緩緩的回過神來,她雖然從自己弟弟魔羅的傷勢中, 可以想像當時的戰況之激烈與危險,但她心裡仍就不願相信死神凌非會這麼樣就 死了——即使是被貫穿了心臟。   「在哪裡?」迦耶娜忽然站了起來。   魔羅一時沒反應過來,只是抬頭看著自己姐姐。   「我要去救他,告訴我是哪一個異境!」迦耶娜微微低頭,目光停在魔羅白 色地瞳孔上。   「這……」沒想到自己姐姐迦耶娜會要去找凌非,這可讓魔羅有些啞口了, 他在腦子裡飛速盤算著,該不該告訴迦耶娜是哪一個異境?因為他雖然也覺得凌 非受了那麼致命的傷,再加上那頭坑裡爬出來的巨獸,幾乎毫無懸念是必死無疑 ,但他還是有些擔心凌非那傢伙萬一沒死,把自己在那異境中的行為全部抖了出 來,到時候可要如何向姐姐迦耶娜解釋?   「姐姐,很抱歉,請你原諒我不能告訴你……那可怕的怪物就在那異境裡頭 ,我不想看見姐姐去冒那個險。」魔羅故作堅決,他可是真擔心凌非沒死。   「你!」迦耶娜聞言,眉頭一擰就要發難,可一想魔羅也是為了自己好,才 會不告訴自己,於是原本已經到了嘴邊的責備話語,又生生地嚥了回去。      「姐姐,凌非公子已經死了,妳就算去了,又有什麼用?難道他還會活起來 嗎?」魔羅繼續說服。   「我……我不信!」迦耶娜真的無法相信。在她心中,極元副體那絕強的冷 傲還依稀在腦海裡,他雖然是死神的分身,卻像是永遠不會倒下的傳說,有他在 ,死神怎麼可能會死?   「喂,我說啊……你沒聽過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嗎?」出奇的,說這句話的 人,竟然是始終坐在較遠處的不負平生。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這一句話引了過去 ,紛紛轉頭看向坐在一堆小土丘旁的人。   「不負平生說的不錯,咱們聖主神功蓋世,沒那麼容易死,是爺們的話,就 乾脆點把位置告訴你姐姐,別在那磨磨嘰嘰的。」病無醫這時也見縫插針的參和 進去,這並不是他膽子特別大,也不是他不怕引來魔羅的殺機,而是他從剛才魔 羅的話中,以及他的反應,覺得這事恐怕有些蹊蹺。而且再說了,如果凌非真的 死在那異境中,自己和患胖子難道還能活著走出去?不如現在拼一拼,也許凌非 並沒有死,只是被困在了那異境之中也不一定,但如果現在不拼,就真的只能坐 著等死了。   病無醫當然知道這是在賭命,甚至當他把話說出口的時候,就有可能直接被 魔羅一刀子砍了,但病無醫更知道,這是一個機會,如果現在沒把握住,那麼等 待他和患無救的,只有更悲慘的結果而已。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