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鳴.貉】傳說興衰 第一章 奪命黑光 02-End 。

達人殿堂

 
    

  正經八百,老是正經八百,從他的臉上似乎只能看見冬天的未融的寒霜,縱使自己跟隨他已經有了一年時間還是沒有看過他笑出來過,頂多也只是鼻子哼幾個鼻音而已,就當那種動作是他高興時的動作吧。   提區.馬薩,曾是一國的一名劍士,曾是一個騎士團裡面的使劍高手,在那個國家中,原本只是眾武器一支的劍,在他手中曾是一段璀璨的黃金時光。   「劍上風」,這是一段屬於提區.馬薩的傳說,顧名思義,就是他使劍有如風吹,且是一陣一吹就掉腦袋的顫慄狂風。   他創造了這個稱號,以他的劍;他毀滅了這個稱號,也以他的劍。就跟所有擁有傳說的英雄一樣靠著武力出身;就跟所有傳說的英雄一樣,靠著他人的武力而死。提區就是這麼一個傳統英雄的歷程,曾經風光過也走向凋零。   但是提區的劍術不減當年風采,雖說在退休之後他也只收了一個徒弟而已,那人正是溫尼爾.赫曼,老提區唯一的劍術傳人。   「不要執著於劍的速度上!你看看你,準心都偏掉啦!」像這麼一個責罵聲,一天至少會聽到五十次,如果少於這個數字代表提區那天沒有睡飽。   一名少年喘著大氣,不停揮著手中那把長過他腦袋且箝滿鐵塊的長杆,所攻擊的目標倒是個以絲繩綁住、狀如骰子的木塊。   「揮、刺、刺、揮、揮、刺、揮……跟上我的口令!而且攻擊到那該死的目標!」提區大聲咆哮,這就是他教導劍術一貫的方式——不得休息加上精神壓迫的漫長四小時,溫尼爾每天的生活就是這樣,更何況還持續了一年的時間。   「……停!今天就到此為止。」溫尼爾一聽到這有如天堂的命令,腿一軟就癱在地上,一連吸了好幾口氣還險些嗆到。   「呼、呼、呼、呼……老師,我應該有進步一些吧?呼……」   「是比一開始好很多了……但是你再看清楚我的動作。真是,你都看了起碼一年了吧?」提區走到溫尼爾的位置,溫尼爾趕緊讓了開來。   看了不下三百次的東西,溫尼爾始終看不倦,只因為提區所要表演的是光看幾百次都無法輕易學會的東西——快劍。   氣氛凝結,隨著提區的吐息一次次的震動著。提區緊握腰間佩劍的劍柄,心跳強大到劍鞘也在隨之震撼。提區定睛看著那被風擺蕩的木塊——   拔劍,毫無金屬之間的摩擦尖音!   緊接著目不暇給的連刺,正方體木塊在提區的劍下瘋狂噴出木屑被削成一顆小木珠。又見提區將刺擊轉為橫豎之間不斷變換的劈砍,待劍再次入鞘時,小木珠已成完美的正方體碎屑。   「看到沒有?快劍的精髓就在於出招的速度還有掌握的準確度!只要這些都齊備了,那不管對手是什麼樣的人都能夠一瞬間給予致命一擊!」   「嗯……我會繼續努力修練,讓老師的傳說再度使人們想起!」對年僅十四歲的溫尼爾來說,這就是他的夢想,挽回提區的名聲。   「我的傳說?那種東西早就沒有意義了!」溫尼爾不敢相信這句話竟會從提區的嘴巴說出。   「溫尼爾,現在的你可能聽不進去,但我還是要說——不要窮盡一生去追尋所謂的傳說,只要把自己的所學能夠傳達下去就是最值得令人稱頌的了……因為你根本不知道這世界上還有什麼傳說是值得締造的,又或者是為了締造傳說還要再抹滅掉幾個傳說。」   溫尼爾在十四歲的時候就已經有近乎成人的身型,這也是提區當初看上溫尼爾的一個理由。但即便是站起身與提區的身型相當,其心智仍然跟自己的年紀相符——一個十四歲的少年。   「我不懂,我當初追隨老師的時候就是為了讓老師的稱號能夠再度發光發亮啊!況且我也不願意讓我的人生就這麼虛度掉了,空有實力而不被眾人所知的人依舊與凡人無異!」   提區抓起溫尼爾的衣領,將他整個人提到自己面前,以半威脅半勸導的口氣如此說著:   「有些人只適合凡人,你真的認為你很不凡?如果連我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就別跟我空談這些締造傳說的理想;如果連我的一半都不到,就別跟我空談你想要讓誰誰誰發光發熱;如果連我都無法超越,你,就別跟我空談你想要創造什麼不朽的傳說!」話說完,提區一把將溫尼爾扔回地面。   溫尼爾不甘就這麼被說服,立刻回嘴:「不過就是一次失敗而已啊!況且我就連是誰擊倒了老師都不知道……老師你什麼都不說!」   「我也曾經有過傳說,誰會把這種攸關自身尊嚴的事情隨便掛在嘴上說啊!」   「看吧!自己還不是很像念從前!」溫尼爾一個指責,提區才知曉剛剛說了一個不該說的話——自己一輩子都在迴避的話。   「擁有實力就讓別人了解並敬佩,老師明明就比我還要嚮往!」   一字一句有如刀割,提區的心在淌血,但那是被壓抑許久的澎湃熱血。自己有幾年沒有瘋狂過了?自己有幾年沒有感受到榮耀過了?曾經風光一時,現在呢?喔,不就是一個「老劍士,提區老先生」嘛!   當年的受辱感如海潮不停衝擊提區的理智,他永遠也忘不了被人稱為劍上風開始有多麼高興、永遠忘不了成了國王指定劍術指導有多麼興奮——這時光不到兩年,就被一個東瀛來的劍客給通通奪去了!明明只是個小子,也不知道是偷放毒還是搞了什麼詛咒祕術,戰鬥時自己完全提不起勁,就連拔個劍都幾乎用盡全力。   事後不管和國王說什麼,那個門外漢竟然只回給了自己一句「你已經可以退休了。」就隨便打發走自己!   「哈哈哈……老了,自己真的是老了……呵呵……」提區看向站在一旁擔心困惑的溫尼爾,自己究竟是抱著什麼心情將他留在身邊的?老實說,他也忘了。依稀可以想起似乎是因為看上了溫尼爾的體格吧?提區直覺性的認為眼前的少年大概可以繼承自己……甚至是超越自己吧?   最初只是憑著責任感照顧溫尼爾而已。溫尼爾住在某座山上的小村子中,只是那村子現在已經成了妖魔的聚集地……對,百名妖魔大舉入侵那不到五十人的小村子,而最後脫逃出來的人數不到五人,剛好旅行至此的提區以及父母雙亡的溫尼爾就是其中兩名。   提區微笑了起來,自己也不知道有幾年沒有露出微笑過了。一年的時間,溫尼爾讓提區了解到什麼叫做為人之父的感覺,儘管又有些不一樣,但這一年提區也算是暫時脫離了以前那種宛如腐肉的生活。   溫尼爾開始顯得有些驚慌,他不知道該如何安慰眼前這位如此埋怨自己的老人,更不懂得提區的腦袋正在想著什麼東西。他只意識到自己脫口而出一句話,就讓提區變得不像提區了,莫名的親切感對溫尼爾來說十分陌生。   就在這事情發生不到一個星期,提區就過世了。   死前幾天一直嚷著:「十分後悔。」,從每天的惡夢中提區的喃喃自語,溫尼爾就知道提區在後悔的是什麼事情。但是提區死的時候,臉上表情很安祥,就像是睡著了一樣,只是不再呼吸了而已。   提區死的時候,溫尼爾沒有哭出任何一滴眼淚,至少他是這麼覺得的。當時的他根本就是哭到眼淚有如瀑布,呼喊的聲音也趨於沙啞,但在他心中,他認為他沒有哭……即使外表哭得如何悽慘,內心還是一樣平靜。   提區死後的隔年春天,溫尼爾已經能夠在每一次的出招攻擊到吊起來的小木塊。十八歲的那年秋天,溫尼爾揮劍的速度已經不遜於提區,他也在秋末的時候決定要把劍換成更重、攻擊力以及攻擊範圍更廣的雙手闊劍——在二十五歲的夏天,溫尼爾的劍術已達爐火純青,雙手闊劍在他手裡已經可以單手任意揮舞,他也在當時決定了自己的未來。   ——創造傳說。   首先要做的,溫尼爾花了半年時間找出當時擊敗提區的東瀛劍客。當他發現眼前這狂妄自大的老人當時是暗中施毒來拖累提區時,溫尼爾當場讓他上半身與下半身分家——而且是在皇宮中的士兵訓練場上。當時在一旁受訓的士兵沒有一個敢站出來,因為他們根本沒有注意到劍術指導老師已經被人砍成兩段。   這也是屬於溫尼爾的第一個較為負面的傳說,這個傳說到了現在,已經加油添醋成了「溫尼爾非但殺了那曾經殺死鬼的東瀛劍客,還把他的斷成兩截的屍體拿去與鬼共食!」,這樣的荒唐話。   溫尼爾也不會出面糾正傳說的對錯性,在他任傳說自我成長的情況下,自己已經成為了眾所皆知的人物。負面性傳言的散播結果更是可怕,溫尼爾不止有奪命黑光這麼簡單而已,有人更指出他親眼看見數千名惡魔附在他的身上!   你問溫尼爾從提區身上學到了什麼?提區不是告誡溫尼爾不要加入傳說英雄之列嗎?血氣方剛的溫尼爾當然聽不進去,不過他也曾忘記在提區身上所發生的倒楣事。他知道要避開這種事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不要後悔!」。   而且對溫尼爾來說,「不要後悔」更詳細的解釋就是——「不輸,就不會後悔!」。   與自身名字相同的意義,溫尼爾只要當個永遠的勝利者,就永遠不會踏上提區的後塵——自己「不滅傳說」的理想也能實現。 ----------------------------------------------------------------------- 來源 :鐘鳴.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