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鳴.貉】傳說興衰 第三章 暴雨似的劍 01 。

達人殿堂

 
    

  眾人驚呼,這可比在酒吧裡面所看到的即席表演還要刺激得多。有幾個賭盤已經先開出結果,像是說「誰會先展開攻擊」、「誰會先受傷」等倍率較大的賭盤在剛剛對戰的內容定了案,一富一貧的輪流倒轉讓接下來的賭盤更加熱烈。現場還吸引了港口中的餐廳廚師,他們現場所販賣的乾果及烤魚總是供不應求,啤酒更是人手一杯,使得其他生意不好的酒吧趁此機會大撈一筆。   酒吧老闆一手握著望遠鏡、一手拿著烤魚;目不轉睛的盯著戰鬥,喋喋不休的說烤魚烤太焦,最後還是把它全吃完了。   「老闆,奪命黑光剛剛的攻擊比在店裡表現的還要好太多啦!我都看不清楚他劍的形狀呢!」一名自認與老闆熟稔的中年男子湊過來說道,老闆只是哼一個鼻音回嘴:   「我看你整把劍都看不到。也幸好他還能揮的更好,不過我希望他還保留更多實力。」   「咦?」   「如果那小鬼真的是蒼與赤,那他就連一半的實力都還沒有發揮出來哪……」老闆嘆道。   只要一回想起當初在遠方觀戰時所見到的景象,老闆不禁打了一個哆嗦。 ◆            ◆   黑色的線條在空中飛舞,勾勒出名為死亡的圖畫;來回穿梭的是血紅的牙,骷髏頭永遠滿足不了的嗜血慾望;微風僅吹拂帶著凶兆的人,細細的狂吼教人頭皮發麻。   「咕……!」又是一次無法看清的攻擊,魯庫魯斯勉強將刺向自己的攻擊從中架開,但即使是擦撞到劍身而已,強化過的金屬手套仍然留下了不少鋒利切口。   「別跟我說這樣就結束囉——你還沒使用魔法吧?我聽說蒼與赤是個能夠將魔法融入近身戰的神奇傢伙啊!」   「用不著你替我擔心!」魯庫魯斯隨即讓火焰包覆右手,轉身將滿手的火舌射向溫尼爾,但溫尼爾隨便一甩就讓火舌化作幾縷黑煙。   「就這樣?」溫尼爾狠瞪魯庫魯斯,卻發現自己已被濃霧給包圍其中。   「只是調虎離山啊……老是這種手段!」溫尼爾持往前一劈,劍風就將濃霧吹散出一個破洞。溫尼爾環顧四周,仍然不見魯庫魯斯的影子。   溫尼爾找不到敵人,但敵人卻找上了自己。   潛藏在濃霧中的身影急竄而出,右手佈滿蒼冰、左手滿是赤炎。魯庫魯斯的現身令溫尼爾措手不及,附帶蒼冰的右手先是往溫尼爾的兇口招呼而去,左手上的赤炎再貼在溫尼爾的腹部,一個使勁—— 轟——!   溫尼爾整個人飛個老遠!   在空中旋轉一圈,溫尼爾還能平安落地。把結在胸甲上的冰霜拍碎,再看看腹部被燒開的一個大洞,然而自己千錘百鍊的身軀只流了一點血並帶著輻射狀的焦痕,對溫尼爾來說只是些皮肉傷。   「就這麼點程度?」   「還沒。」魯庫魯斯沉靜的說著,且是站在溫尼爾面前說著。   溫尼爾根本看不出來魯庫魯斯是用了什麼方法,但他出現在自己面前就是事實,完全無暇思考他快速移動的秘訣。魯庫魯斯這次讓雙手生出以冰構成的尖刺,對準溫尼爾毫無遮掩的腹肌全力攻擊!   「挨打可不是我的專長啊!」溫尼爾再度揮起雙手巨劍,黑線原本的目標是魯庫魯斯的雙手,結果只有手上的冰刃被粉碎了而已,魯庫魯斯的反射神經真的不是普通的誇張。   魯庫魯斯跳離溫尼爾的身邊,與溫尼爾保持一定距離卻不忘盯著溫尼爾的動作。溫尼爾也不甘示弱,以先前同樣的方法飛至魯庫魯斯身旁,只是這次沒有放水而已。魯庫魯斯以一記凌厲的踢腿襲擊溫尼爾的心窩,卻遭溫尼爾粗壯的左手猛然擋開,等溫尼爾要揮刀時,魯庫魯斯照樣退到溫尼爾的攻擊範圍之外。   溫尼爾停止追上去了,以一種近於責罵的口吻質問道:   「你看出來了?」   「……如果你是指快劍的事情,大概是吧。」   「好傢伙!」溫尼爾說完大笑幾聲,這場戰鬥卓實使人興奮。   溫尼爾的攻擊模式被看穿了。   快劍這種技巧如同前面所提到的,是一種獨一無二、近乎無敵的技巧。縱使學習過程困難繁瑣,但結果就是成就出卓越的攻擊速度、攻擊準確度,更從中衍生出驚人的破壞力。假使有心向上修練,使用這更可以使用快劍來劈開大部分的魔法攻擊,光是其上的劍風就存有令人瞠目結舌的破壞力!   但相對的,這種強力的技巧隱藏著致命性的缺點——行使快劍的同時,自身無法移動半步。   使用快劍所需要消耗的力量都來自於上半身的肌肉,在力量的配置上絕對不能分散,不然快劍的速度一定會慢上半分、準確度也會整個下降,所使出來的劍根本不能稱為「快劍」——另外,這也是一種對自尊的侮辱,快劍創始人提區自認無須移動半步即可擊敗對手。   「我的老師就是敗在這一點上面……不過我不一樣,劍上風當年無法做到的事情,我卻做到了,雖然很麻煩。」溫尼爾嘆息一聲,不過,眼神收起先前抱持玩樂的心情,這大概是第一次有人把溫尼爾逼到這個地步。   溫尼爾在肢體活動上並不會比魯庫魯斯差到哪去,真要比起來的話,魯庫魯斯只比溫尼爾靈活了點而已,而至於魯庫魯斯的身手再拿來與溫尼爾的劍術比較,溫尼爾可能略勝一籌——況且溫尼爾的攻擊範圍已經轉為無範圍了。   僅僅只是往前踏了一步,魯庫魯斯的臉頰就出現了一抹紅。   當魯庫魯斯意識到自己被攻擊時,脖子也噴散幾滴紅艷。他向後一跳,這次退的更遠,口中不斷喘氣……黑線幾乎看不見。攻擊的殘影大抵上還是看得出來的,但已趨近模糊,黑線現在成了斷斷續續的虛線,紅光更顯模糊不清,看上去像是飛馳急逝的紅色流星。   然而,劍更快了,威脅也更大了,溫尼爾的移動範圍也無須再提起了。   溫尼爾一次又一次的攻去,黑線所碰觸之處都只留下了深刻的切痕。魯庫魯斯為了閃避攻擊疲於奔命,不論是以冰構成、還是以火型成,再溫尼爾的面前都是一砍即潰,而劍連停都不停一下。   然而魯庫魯斯也不是只有挨打的份,在每閃過一次攻擊後,魯庫魯斯的身體反應就會更加靈活、快速……他在戰鬥中不斷成長!這是他進入傳說之列的第一戰,遇到這種無法輕忽的對手,也難怪他會成長得如此快速了。   五連段的劍掃、四下連刺、偶而的一次縱劈……溫尼爾手的力量永無止境,但從手臂外表可以看出,溫尼爾已經累了。   像是要衝破皮膚表面一樣,浮起的青筋粗大複雜、手臂的肌肉紋路清晰可見,就連原本略黑的皮膚都成了紅黑色……溫尼爾還是不停的揮劍。   戰鬥,早就把理由這個名持給沖散了。   現在的溫尼爾只想打敗眼前的敵人,不知道有多久沒遇到如此強悍的角色,這讓溫尼爾變得比以往還要更加興奮——體內的血液在奔騰吶喊,驅使他如此的是本性使然?還是跟提區之間的承諾?   全部都不重要了。   魯庫魯斯窩進溫尼爾的胸口,對於溫尼爾這種高大的對手,趁虛而入往往是可行的——也有可能是個陷阱。要貼近溫尼爾的身邊根本就是在玩命,因為你完全不知道溫尼爾的劍什麼時候會出現在自己面前,因為如此,魯庫魯斯往往都是貼近之後攻擊不到三式又與之拉開距離。   與對手保持距離,這大概是魯庫魯斯在這場戰鬥中所學會的。   不是跟拿著弓箭的獵人、不是跟拿著法帳的魔法師,魯庫魯斯竟是與溫尼爾這名劍士學到了保持距離的意義。   不斷的在戰鬥中學習。沒有任何戰鬥經驗,當然只能學習。   從父親那裡習來的各項技術,如果只能對付同一個對手,根本沒有任何意義。魯庫魯斯很慶幸自己接受了這場決鬥,即使是在半強迫的情況下。   不想讓父親丟臉,如此罷了。   在徒手格鬥技上再加上冰與火的魔法,產生出來的就是深不可測的戰鬥力以及決鬥策略。火炎除了燒灼他人,也可凝聚成球,成為充滿能量卻不安定的爆彈;冰除了凍結他人,也可利用溫度差使空氣中的水蒸氣現形,形成濃厚的霧氣。   這些都從父親的敦敦教誨中所學到,父親從戰鬥中的各種體悟所開發出來的戰鬥技巧,魯庫魯斯完完整整的學會了。只是沒有戰鬥過的他不知道該在哪個時機使用比較好、亦或是戰鬥所帶來的精神衝擊讓自己暫時性的遺忘了。   不過,隨著時間經過,魯庫魯斯對戰鬥的感覺越發熟悉,漸漸找回原本的自己。一時忘記的戰鬥技巧漸漸浮現出腦海,針對溫尼爾的各項謀略也開始成型。   定勝負的時刻到了。 ----------------------------------------------------------------------- 來源 :鐘鳴.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