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忍】【FEZ短篇同人】-辛西亞與陶拉絲-(上)

達人殿堂

 
    

  夜晚,就像一層神秘的薄紗。白天所見的景色在夜晚會變的完全不同,熱鬧的城市在夜間也會變的寂靜無聲,劇烈的反差,讓人更畏懼黑夜的來訪。   少女的喘息聲,在寂靜的深夜小巷中顯得突兀。而再加上許多成年男性的喘息聲,更加引人遐思。   少女被一群男人追趕著,她敏捷的穿梭在大街小巷中,始終讓男人們摸不著邊。但隨著追捕的人數不斷增加,她只感到體力流失的情況不斷加速。   「這麼下去不是辦法,得找個地方躲起來才是。」   看來上天還是眷顧她的,當她拐進一旁的巷子,正前方的一戶人家門半掩著,室內燈火通明。於是她立刻推門衝進屋內,同時用木栓把門關緊。   「請問......您有什麼事嗎?我們今天已經休息了喔。」   「誒?」   出現在少女面前的,是看上去與自己年紀相仿的女孩。女孩有著一頭烏黑的長髮,並且綁成辮子垂在後腦杓。   「啊......不......我這......」   被男人們追趕的少女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此時啪踏啪踏的腳步聲從門外傳來。   「噓......!」   被追趕的少女神情緊張的豎起一跟食指放在嘴前,示意綁辮子的女孩千萬不要出聲。而綁辮子的女孩只是點了點頭算是回應。   隨著腳步聲過去,被追趕的少女終於鬆了一口氣。她緩緩的跌坐在地上,撫摸著心臟差點跳出來的胸口。   「謝......謝謝妳,我還以為這次鐵被抓到的。」   「......不用客氣。可是他們為什麼要抓妳?」   「這......」   被追趕的少女猶豫了一下,最後苦笑著回答:   「總之其中有很多複雜的原因......要是被抓到的話下場會很嚴重的,搞不好會被賣到外國去呢!」   「是這樣的嗎。」   很意外的,綁辮子的女孩沒有太多訝異的表現。只是拿起掃把回頭繼續她的清掃作業。   「那......妳剛才說妳們已經要關店了,那麼這裡是有在營業了?照裝潢來看好像是旅館吧?」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現在已經不是了。旅社部分已經停擺。我們現在只有一樓的餐廳還在營業。」   「是這樣嗎......那麼妳家人......老闆已經去休息了嗎?」   「......」   綁辮子的女孩停止了手上清掃的動作,空氣突然凝重起來。正當被追趕的女孩猶豫著自己是不是說錯了什麼話時,辮子女孩忽然轉過身來。   「這裡只有我一個人,這裡的老闆也是我。請問您還有什麼疑問嗎?」   雖然語氣平淡,表情也沒有變化,但任誰都感覺的出來她非常不悅。   「不......也不是有什麼疑問啦......我只是想請問妳能不能雇用我。我會很努力工作的!薪水很少也沒關係,有住的地方跟吃的就可以了。」   被追趕的少女抓抓後腦杓,不好意思的說著。但她心裡認為應該是沒希望了。   「隨便妳吧。二樓樓梯上去後直走,最裡面那間是妳的房間,每天早上五點準時起床準備營業,供應三餐,薪水看月收入如何在做分配,就這樣。今天妳可以先去睡了。」   「果然是不行阿......咦?我沒聽錯吧?」   綁辮子的少女不再理會對方,逕自開始清掃作業。   「那、至少告訴我妳的名子吧,我未來的老闆?」   「陶拉絲。」   依舊簡短的回答,被追趕的少女深深嘆了口氣。看來找了個不好應付的上司......   「那麼......我叫辛西雅。請讓我幫忙清掃吧!趕快做完就可以早早休息了。別看我這樣我可是很擅長體力活喔。」   不等陶拉絲回答,辛西雅很自動的接過了掃把開始進行清掃作業。   「......隨便妳。」   說完,陶拉絲不知道從哪裡又拿出一支掃把,於是兩人開始做最後的清潔。   今天晚上對陶拉絲來說,是個有點稍稍不同的夜晚。   經過了一個晚上的追逐,還有店內清潔活動,辛西雅終於可以舒服的躺在床上休息了。她好奇的東張西望,因為這房間不只乾淨整齊,還有一些其他客房內沒有的家具跟日用品。看上去就好像不久前還有人居住似的。   她注意到懸掛在牆上一柄深紅色的巨大戰斧,除了釜刃外。在頂端還有戰槍一樣的銳利刀刃。   「什......『淵牙』!這東西不是......」   辛西雅看著牆上,名為『淵牙』,正名為釜錘長茅的重型武器陷入沉思。   第二天,辛西雅起了個大早,正想著要去叫醒陶拉絲的時候,卻發現樓下傳來陣陣香味。循著味道走下樓梯,她看見桌上已經放好了豐盛的早餐,原來陶拉絲早就已經醒了,而且做好了早餐。   看著桌面上放著熱騰騰的濃湯、香腸、裸麥麵包還有牛奶。辛西亞的肚子不爭氣的叫了起來。畢竟從昨天晚上開始她就什麼都沒吃了。   「趕快來吃吧,我們得趕在客人進門之前用完早餐才行。」   看著坐在桌子另一端的陶拉絲,辛西雅跟著乖乖坐下開始享用早餐。   「那麼接著要做些什麼才好呢?」   「得把早餐送到隔壁的旅館,我已經準備好了,妳跟著我來就是了。」   陶拉絲從廚房拿出兩個藤製的大竹籃,上面用乾淨的白色布巾覆蓋以防餐點失溫。   「送到隔壁的旅店?」   辛西雅一臉奇怪的看著陶拉絲,但手上還是跟著拿起竹籃。   「為了維持餐廳的生計,我們跟隔壁的瓦特大叔開設的旅店有合作關係,他們的客人大多是來我們這裡用餐的。所以早餐理所當然也是我們要幫忙準備送到。」   「原來是這樣喔......」   辛西雅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但她又想起另外一個問題。自己早上五點起床,但陶拉絲早就準備好早餐等她下樓,那麼她又是幾點起床的阿?想到這裡辛西雅不津暗暗敬佩起眼前這個看來年紀還小上自己一點的女孩。要一個人經營整間餐廳果然不容易呢。   但,讓辛西雅更吃驚的還不只這些。本來一直版著臉的陶拉絲,在抵達隔壁旅社,見到名為瓦特的老闆的那一瞬間,突然露出她從未看過的可愛笑容,還有可愛到可以甜死人的音調。   「瓦~特~叔~叔~」   『眼前這個人跟昨天晚上那個陶拉絲,真的是同一個人嗎?』   辛西雅捏捏自己的臉蛋,開始懷疑起來。   「現在要把早餐送上二樓......妳怎麼一直看著我的臉?沾到什麼東西了嗎?」   「不......沒什麼。」   望著瞬間回復冷淡的模樣的陶拉絲,辛西雅只能如此回答。   每開一間客人的房門,陶拉絲就瞬間變成那樣溫柔可人的模樣。而當門關上,她又馬上版起臉來。切換速度之快,辛西雅總算見識到什麼叫"翻臉跟翻書一樣快"了。   就這樣兩人開始忙碌的一天。結束了早餐的工作之後,辛西雅跟著學習怎麼製作店內的各種餐飲,服務客人的方法,還有清掃重點等等。幾乎沒有一刻可以閒下來。小小一間店卻有忙不完的事情,但辛西雅覺得很愉快。   一位年長的客人攔下忙碌中的辛西雅。   「唷,小姑娘。新來的?」   「是的,您是常客嗎?不然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呵呵呵,老客老客。都吃上十來年囉!」   「真的嗎?那今後還請多多捧場,我會偷偷多替您加些好料的。」   「小妮子真會說話。不過......老實說,很久沒看到陶拉絲這麼開心了。」   「咦?是這樣子的嗎?但我怎麼看不太出來......」   「是阿......自從她姊姊過世後,她就一直是這個少年老成樣。以前她可是跟妳一樣活蹦亂跳呢。」   「真是難以置信阿......」辛西雅露出苦笑。   「她姊姊?是發生什麼意外嗎?」   「不......都是戰爭惹的禍。那孩子最後連屍體都沒能回來,陶拉絲她最後收到的只有一把她姊姊的長槍,跟項鍊......我從小看她們長大......唉......」   老客說完兀自陷入了沉思中,他的表情滿是憂傷。   戰爭......項鍊......還有,長槍。腦中的拼圖逐漸齊全,辛西雅知道這些跟自己有非常深切的關係。她回頭望著在廚房忙碌的陶拉絲,沉默不語。   在忙碌中,一天很快的就過去了。辛西亞在澡堂的木桶式浴缸內放鬆身體。   「呼......又活過來了。」   像老頭子一樣的台詞,從花樣年華的少女口中說出來。她似乎不怎麼在乎形象的樣子。   「艾亞莉茲.....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碰到妳妹妹。」辛西雅喃喃自語著。   「如果這都是妳的安排,那麼接下來我該做些什麼才好呢......?欠妳人情可真是難還阿......」辛西雅露出苦笑,緩緩閉上雙眼。   第二天,辛西雅起的更早了。『這次一定不會輸給陶拉絲的!』辛西雅信心滿滿。沒想到才打開房門,就發現陶拉絲站在自己房門口,這讓她嚇了一跳。   「有......有什麼事嗎?該不會是要開除我吧?」   「......拿去。」   陶拉絲遞給辛西雅一個黑色的球狀物體。辛西雅好奇著看著手上的小球。   「妳正在被追趕吧?詳細的原因我就不問了。但還是稍微變裝一下的好,用那個洗頭,可以把妳的髮色染黑。」   「陶拉絲......」辛西雅看著陶拉絲的眼神充滿感動。   「不、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大後天開始瓦特大叔那裡會有團體客人住房,要是少了一個員工我會很傷腦筋的!」   說完陶拉絲就轉頭走下樓準備早餐了,但她臨走前臉上那桃紅的色澤可逃不過辛西雅的法眼。   「這就是所謂的傲嬌嗎......?」她笑著看著陶拉絲離去的方向。   忙碌的一天再度開始,辛西雅學習的速度非常快,人活潑又長的漂亮這點讓店內的氣氛與往常大為不同。愛捉弄人的辛西雅也常常會努力的逗陶拉絲笑,努力的成果很快的出現了,漸漸的陶拉絲臉上也不時的出現笑容。   不是職業性的那種,而是真正覺得開心而發自內心的微笑。   某天,那位老顧客再度與辛西雅攀談上了。   「哎呀哎呀,這些天都多虧了辛西雅,這樣我也可以放心了。」   「我只是做我該做的事情而已呀,哪有什麼好感謝的。到是要感謝您天天來捧場才是真的,那麼今天想吃些什麼呢?」   「那給我一道燉雞肉飯......啊。」   老客像是想到什麼事的,突然頓了一會兒。   「還是算了,改給我烤小羊排吧。」   「怎麼了?為什麼要換菜單呢?燉雞肉飯菜單上的確是沒有,可是用現有的材料還是做的出來的。」   「不......不是那個問題,是......」     「是因為我做不出來同樣的味道,這位先生要點的是我姊姊的拿手菜。」   陶拉絲不知道何時出現在一旁,她的表情看起來與平常全無二樣。但辛西雅直覺"大事不妙"。   果然。陶拉絲丟下一句:「剩下的就交給妳了,我要回房間去。」然後就走上二樓了。   「唉......都是我不好。怎麼在這個時候提起她姊姊呢。」   「這位客人,您不用介意。雞肉燉飯是嗎?請稍等我一下。」   「不,妳不用忙了,我現在也沒什麼食慾了......」   「請相信我吧,給我十分鐘就好,好嗎?」   「就算這樣也......好吧,我等就是了。」   於是辛西雅就這樣帶著微笑走入廚房。十來分之後,走出廚房的辛西雅手上端著兩個盤子,香味撲鼻而來。   「這......這個味道是。」老客驚訝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請乖乖坐在位置上吧,畢竟享用美時還是要坐著慢慢來才好,您說是吧?還有在樓梯上偷窺的那個壞孩子,不打算下來一起吃嗎?妳今天還沒吃晚餐對吧?」   「唔......」   陶拉絲從樓梯上緩步走下,她的臉頰紅的像顆蘋果似的。   「來來來,都坐好,上菜囉!」   辛西雅將精心製作的成品端上桌,兩人驚訝的看著眼前的料理。不管是色澤,香味,還是造型。都跟艾亞莉茲,也就是陶拉絲的姊姊製作出來的一模一樣。   馬上兩人就拿起湯匙忘我吃著,陶拉絲更一邊吃一邊流下眼淚。   「沒錯,這是......姊姊的味道。」   「對對對,當時我失業,找不到工作時,艾亞莉茲就是拿這個請我吃的,這孩子真的很乖。」說著說著,老客也不津老淚縱痕。   「妳怎麼會知道姊姊的料理呢......?」陶拉絲一臉疑惑的望著辛西雅。   「這很簡單。」辛西雅露出懷念的神情看著陶拉絲,好像眼前就是她熟悉的那個人。   「這道料理是她本人教給我的,當時在戰場上,能找到的食材不多。她想著要讓士兵們吃頓好的,所以就去非常遙遠的農家買了新鮮的雞蛋跟雞肉。妳很難想像在戰場上能吃到那麼好吃的東西,如果妳能看見那些士兵滿足的表情。妳就知道妳姊姊當時是多麼開心。後來因為印象實在太深刻,我就請她教我製作方法了。」   「原來是這樣......姊姊她,在戰場上也是這樣製作料理的嗎?」   「嗯......她常常跟我說,如果能平安回去,她一定要讓妹妹學會這道料理,可惜她沒有成功......」   陶拉絲沉默不語,低下了頭去,渾身顫抖的她就像在忍耐些什麼。   「陶拉絲,妳沒事吧......」老客擔心的看著她。   此時辛西雅緩緩的抱住陶拉絲,輕輕的撫摸她的頭髮。   「知道嗎?妳姊姊常常跟我說,她最驕傲自己有個乖巧的妹妹,說總有一天一定要讓我跟妳認識。在戰場上,她最惦記的就是妳了......」   「嗚......嗚哇啊啊啊啊!姊姊!」   淚腺終於決堤,陶拉絲抓緊辛西雅的肩膀用力的痛哭著。辛西雅沉默不語,只是緊抱著陶拉絲。   「那麼......我也該回去了,這孩子就交給妳了。我不想過問妳的來歷,我只知道艾亞莉茲相信的人,我也可以相信。那麼就這樣了,還有謝謝妳的晚餐,錢我放桌上。」   「嗯,路上小心。」辛西雅用微笑送走老客人。   陶拉絲哭了很久,最後在辛西雅的攙扶下終於回到了房間。雖然已經哭累了,但她一點都不想睡,她拉著辛西雅的衣角,說想多聽聽姊姊的事情。   辛西雅點頭答應了。她緩緩的道出驚人的事實,如今王國之所以還能運作,全都是多虧了艾亞莉茲。她是名副其實的"救國英雄"。   廚藝驚人的她,同樣的也有震驚全土的戰鬥力。身為率領千人的將領,艾亞莉茲平時為人卻充滿親合力,但在戰場上身為武將的氣魄同時也讓人不得不懾服。      辛西雅最後一次看到她時,她滿身是血的出現在女王的部隊面前。身後跟著的人數不到十人。   當時女王陛下遭受對方誘騙,他們以講和之名設下了陷阱。女王陛下不知道跟自己長久以來關係良好的邦交國會突然叛變而遭受埋伏。傳訊的方法完全被對方所斷絕,就在即將陷入山窮水盡的情況時,早就洞悉對方陰謀的艾亞莉茲,僅帶著願意背上"叛國"之名的少數精銳,從外圍對著敵國必定埋伏之地出兵進行突擊。因為被艾亞莉茲視為突擊目標的部隊,帶著一但跟敵國會合,我方恐怕馬上就會全軍潰敗的怪物。   那是真正的怪物。   突擊活動進行的非常順利,敵國的一般士兵完全無法抵擋艾亞莉茲軍突如其來的攻擊。最後艾亞莉茲找到了她的目標。大型推車上,有著用巨大鎖鏈綑綁起來的"黑影"。那東西不斷冒出團團黑煙,那些鎖鏈也跟著發出撞擊聲。那東西看來非常興奮,因為它馬上就可以喝到它渴望以久的鮮血。   那是敵國的魔法師利用超古代魔法召喚出來的邪靈。嗜血、殘暴且破壞力強大,名為"惡靈破壞神"的"那東西"正等待著艾亞莉茲這樣的人來挑戰,因為它最喜歡擊垮人類的希望。   當然最後它失敗了,但艾亞莉茲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能夠抵抗邪靈威壓的方式只有一個,那就是勇氣。耗盡了全副心力的艾亞莉茲最後受了重傷歸來,但邪靈已經永遠的被她送回地府去了。   她的傷勢傷及內臟,跟本沒人能夠救治她,女王只能一邊流淚一邊抱著她的好友,默默的感受艾亞莉茲失去體溫。那一刻她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麼無力。   後來女王軍從艾亞莉茲部隊打出來的缺口成功突圍,抵達蓋布蘭帝國尋求庇護,答應了對方一堆無理的條件,還得接受對方那個沒品國王的奚落一翻之後,才算真正的安全了。   後來我想找尋妳的下落,但是唯一知道妳們家地址的百夫長,離開了女王的軍隊。沒人找的到他,只知道他帶著妳姊姊的項鍊跟長槍離去了,這些就是我知道的全部......   「那是麥丘留士哥哥......他本來想跟姊姊求婚的。它把姊姊的長槍跟項鍊交給我之後,我就在也沒看過他。他家裡也沒人......」   陶拉絲說完之後,在次掩面哭泣起來。辛西雅撫摸著她的額頭,陶拉絲緊緊抓著那隻手,哭的更厲害了。   「嗚......嗚嗚嗚......姊姊......」   這才是陶拉絲原本的樣子,一個無助的小女孩,就因為如此才必須要堅強。但偶爾也必須要適度的撒嬌一下才行吶......   但是可以讓她撒嬌的對象已經都不在了,父母、或著事從小相依為命的姊姊。既然如此,那我就偶爾扮演一下這種角色吧......辛西雅難過的想著。   夜晚,就這樣在兩位少女的啜泣聲中度過了。 ------------------------------------------------------------------------------------------------------ 這篇小說是我好久好久以前寫的東西了...... 劇情稍作修改,沒玩過FEZ(幻想戰記)的朋友們,也能輕鬆的觀賞這部作品,希望耐著性子看到這的您會覺得喜歡,而不是感覺自己浪費了時間喔(笑) 來源 :小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