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姊姊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12)

達人殿堂

 
    

勤奮練功這種事情果然跟亂源的人沒啥關係,他們依舊是有仗就打,沒仗打就窩 在屋敷裡面搞生產喝酒推牌,有時一時興起,大夥萬一湊成一團的時候會去推個 王什麼的,國仇家恨與他們完全無關,他們只是喜歡這個地方,守護著這個地方, 也守護著將亂源裡的家人們。 偶爾需要安靜的時候,就窩回自己的小屋子裡,看看書,靜靜的彈著七味線。 月痕在曲折的巷弄裡散步著,遠遠聽到笛聲,便往那座僻靜的院落走去,意外瞧 見吹奏者竟然是那個粗手粗腳的日曜。 雖然是個大老粗,技巧也不是很好,但是吹出的笛聲很直率,很溫柔,若音樂可 以表現出演奏者的內心,那日曜的確是個表裡如一的男人。 月痕靜靜的聽著,直到日曜演奏完一曲,他閉著眼睛緩緩將笛子放下,舒了一口 氣。 他慢慢的睜開眼睛,竟然看見月痕倚在門口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糟糕了!剛剛 那個很拙劣的樂曲竟然被她聽到了,這實在是太害羞了啦!日曜慌亂之際不知道 該把笛子往哪裡藏,大光頭一下子又急出了滿頭汗。 看到日曜慌張成這樣,月痕忍不住嗤一聲的笑了出來,「我正好路過,你的笛吹 得很好聽,所以我停了下來……不介意吧?」日曜說不出話來,愣愣的直搖頭。 「不請我進來坐坐?」日曜又直直的猛點頭。 這個傻大個,月痕欠身坐到日曜的身邊,長廊吹來徐徐的風,柔得有些醉人,兩 個人在長廊下不自覺的並肩坐在一起了。 「你願意再吹奏一首嗎?」月痕打破了沈默,「為我。」 日曜慌慌張張拿起笛子湊近嘴邊,卻想不出來要吹奏哪一曲,該死,他會的曲子 不多,現在腦袋一亂,什麼曲子都想不出來。 月痕卻伸手取過了笛子,行雲流水的吹奏了一曲,日曜聽得出神,月痕柔嫩的唇 輕輕噘起就著笛子,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著,柔軟的風將她的髮絲吹亂,飄到日 曜的胸口不住的點著,這如流泉般的笛聲和如絲的髮,把日曜的心敲打得幾乎快 從胸膛蹦出來了。 一曲方畢,月痕抬起頭問著:「好聽嗎?」日曜低了頭,就這樣吻上了月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