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姊姊 】荒行渡人 -楔子-上

達人殿堂

 
    

  時序剛入冬,黃家莊的人終於可以鬆口氣了,今年庄稼收穫還過得 去,上繳完租稅之後還能過個不差的年,山上吃人的大蟲也多日來沒再 作亂,連本來在這附近作亂的草寇都銷聲匿跡了一陣子。   太平盛世,人民有安穩的日子好過,自然就樂了,算起來,這年本 該是個好年,只是前幾個月山上那間破廟又作祟死了幾個人,有幾個膽 大的小夥子不信邪,吆喝著要去試膽探險,怎知一去就是一日夜,隔天 只活了一個回來,其他幾個人就這樣失蹤了。   這活著回來的傢伙渾身血污,兩眼發直,原本精壯的少年全身乾枯 的不見肉,連話都說不出來,躺了兩天突然翻了翻白眼,直愣愣的就僵 了過去,見多識廣的老秀才說這是妖怪作祟被活活嚇死的。   雖然破廟還遠在數里遠的山坡上,照說不去招惹自然不會有殺身之 禍,但留著一個禍害總是不安,誰知道哪天不會害到無辜的旅人,又或 者哪天妖怪一時興起到村裡作亂,後果更不堪想像,只是黃家村暫時也 沒力氣處理,這事情就一直擱置到這時。   「不如大家再湊點銀兩出來,找個真正有道行的師父來處理處理 吧?」這是沒辦法中的辦法,之前好不容易請了幾位有名聲的道士和 尚,每次都被老秀才給轟走。   看村長把箭頭指向自己,老秀才很激動的扶著桌沿,跳起來痛心疾 首的斥責著:「神棍!都是神棍!真正的出家人慈悲為懷,道家也該講 究行善積德,哪有一開口就要黃金銀兩的!就算升壇祭法需要銀兩,也 好開口要足供咱村一家人半年的用度嗎?分明在欺哄咱村人善良老實!」   村長拉下臉,老秀才這番話豈不是在暗損他識人不明、見聞不廣嗎 ?那些大師可是他到處打聽,捐了不少香油錢才請動的,其中還一大部 分是他冒著被老婆扔板凳的危險,偷偷自掏腰包的私房錢欸!   村長氣得咬牙冒煙,礙著這死老頭是村裡百年來唯一的秀才,村裡 要辦事取名甚至告官,事事都得請示他,雖然是個落魄窮秀才,但還是 有名聲和影響力,不然他非得捲起袖子揍這老頭一頓才能洩憤。   村長強按住怒火,盡量平和恭謹的問著:「請教秀才大老爺,不然 這件事您說要怎麼辦?」   「怎麼辦?咱去得了!咱黃然正是儒家子弟,一生不愧天地,行止 端正,心中自然有正氣,咱就不信邪祟能拿我怎樣,或許還能教化牠從 此改邪歸正也不定,哼!」老秀才氣得一抖袖子就要往外走,眾人急了, 趕緊把他拉住。   死老頭真會演戲,真要有本事不會悄悄去驅鬼,還要嚷給十幾個人 看,這不分明了要人拉他嗎?果然村民們拉著老秀才,老秀才一邊嘟嚷 著天地有正氣什麼的,一邊不太用力的掙扎著,村長一把火壓不下來, 一拍桌子也站起身來衝到老秀才面前,劈頭開始大罵讀書人就是酸腐臭。   小小茶店門口,一大群老頭你拉我扯,好不熱鬧。   這時一個身著素衣的少年打著簾子進了茶店,掌櫃的滿臉笑容送上 茶,「小兄弟,您是外地人吧?要用點什麼?還是要過夜?」   「欸,來碗熱湯麵,啥麵都好……」少年邊入座還不住回頭瞧那群 打得正熱鬧的村民們,「我說掌櫃的,他們在作啥啊?」   這家店太小了,掌櫃兼大廚,一邊下麵一邊把事情原原本本交代了 一回,還不忘加油添醋讓死傷人數翻了一倍,「哎喲,妖怪作祟,這可 真嚴重啊。」麵都煮好了,外面那群人還在打,少年邊吃邊看,樂得很。   少年吃完拍拍肚皮,外頭也打得差不多了,老秀才正流著兩行英雄 淚接受村人勸告,村長則被壓去門口旁的小板凳坐者生悶氣,「掌櫃的, 跟你要點水,我那頭蠢驢拴在貴店外頭樹邊,趕一天路了該是渴得慌, 勞煩你餵餵。」   掌櫃有些老大不願意,不止大廚,他還得兼跑堂和洗碗的,這外地 人要求真多,累煞人也。「要不……您先結帳?外頭還在亂呢!」這句 話翻成白話,就是小本生意禁不起人家吃白食,你這小鬼別跑了。 少年哪會聽不出這層意思,有些羞赧的笑著:「哎呀,出門在外,現銀 不多哪……」 來源 :啾啾姊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