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姊姊 】荒行渡人 -第一章- 1

達人殿堂

 
    

  一頭雜色瘦驢緩緩往黃家莊後頭的翠凌山行進,照說無主的牲口不多 久就會給人牽走,或者是受了驚嚇往山林裡跑去,這頭驢卻晃晃悠悠的兜 了大半天,都還規規矩矩的在小徑上走著,仔細看,原來牠背上馱了一個 人,還是個白衣淨弱的少年。   韓笠趴在驢背上,他現在只覺得頭昏腦脹,嗡嗡作響,連太陽穴都還 在隱隱做痛。   昨天那群老頭實在太會喝了,不住的往他杯子裡頭斟酒,喝到最後連 酒海都差點抱起來乾,每個老頭一講到那間有妖怪作祟的破廟就開始嚷著 丟了多少人命,死狀多可怕,尤其是那個酸秀才,動不動就開始「之乎者 也」什麼「當今朝綱不正乃至妖禍肆虐」之類的,嚷了一整晚,就是沒人 能說出個頭緒。   雖然喝的酒是粗劣了點,但也還不至於讓韓笠醉得這樣難受,糟的是 這些老頭實在太吵了,醉倒了一個老頭,還有千千萬萬個老頭,吵得他一 晚上根本沒機會清靜一下。   「雜毛啊雜毛,你別走太快,晃得厲害我想吐……」韓笠趴在驢背上 喃喃自語,驢子突然像是要找他麻煩,猛然拔起腳來原地亂踏一通,韓笠 沒抱穩,從驢背上摔到路邊的草叢裡頭,還狼狽的打了幾個滾。   韓笠扶著腰板子,呸了兩口把嘴裡的雜草泥土清出來,只見那頭雜毛 驢將頭撇向旁邊,賭氣似的不理他。韓笠反倒堆起笑容,拍著驢屁股:「別 氣別氣,你是不世出的神駒,雜毛這個俗名掩不了你的英姿,還是你也想 落個俗套,叫什麼赤兔的盧之類的?」   雜毛轉頭過來拱著韓笠,又用前蹄來回踏步,像是同意他說的話,韓 笠煞有其事就著雜毛驢的耳旁說道:「我幫你想個好名字罷,就叫『蒼蛟』 如何?」驢子睜大眼睛,像是受了極大驚嚇,慌得退了兩步,一骨勁的猛 搖頭。   韓笠惡意的拍拍驢,翻身上了驢背,一臉捉狹的笑著:「成,就說蒼 蛟不如雜毛好,好個神駒雜毛,咱上路吧!」雜毛驢不甘不願的咕噥一聲, 邁起步子顛顛倒倒的繼續往山上走去。   不過走了半刻鐘,已然到了半截山腰,遠處隱約有座破落的大屋子, 在這荒漫深山當中,應該就是村人口中那個有妖孽作祟的破廟吧?時值晑 午,初冬的陽光還是將他們晒得四肢懶散,昏沈欲睡。   突然傳來一陣猛獸的低吼聲,雜毛被這一吼亂了蹄子,差點又把韓笠 給甩了下來,饒是韓笠手腳快,左手勾著驢脖子,雙腿硬夾著驢鞍,身子 硬挺在空中盪了一陣才沒有再摔下來,他狼狽的爬上雜毛背上,還來不及 出聲教訓雜毛,赫然看到了令雜毛驚慌的元兇──一隻身長七尺的白額 虎。   只見這頭白額虎站在幾尺外的雜石堆上,虎目炯炯的盯著這一人一 畜,低伏著身子像是隨時會撲過來將他們大嚼下肚,但這時值晑午,又還 沒走入林木茂盛之處,應是懼光厭熱的大蟲會在此時出現實在納罕。   只見白額虎踱起步子,緩緩的向韓笠逼近,雜毛僵在原地胡亂的踏著 蹄子,饒是韓笠拉緊韁繩才稍稍穩定住,不至於拔蹄狂奔。   韓笠卻只是皺皺眉,看著白額虎在僅有幾步距離的兜起步子,依舊是 緊盯著他們,韓笠這時卻朗聲說話了:「山老大人,有事就儘管交代,何 必嚇唬我們?」   白額虎頓了一下,虎嘯一聲竟在他們三步遠的地方盤坐下,「先生請 回,若非要往前,休怪老兒無禮。」   白額虎並沒有開口,只是望著韓笠,直接在他的腦袋中說話。韓笠抓 抓頭,萬般無奈的自言自語說著:「這不去也不行哪,都答應那些老頭要 除妖了,更何況現在回頭,有負黃家村人所託不說,更喝不成黃大釀……」   白額虎上下打量著他們,看韓笠面無懼色,虎目竟然露出惋惜,「看 來山老兒攔不住你,先生記住,若非要前行不可,切莫入真普寺,更不可 夜宿山林,若遇災禍,莫怪老兒不救」語閉,竟然漸漸消失在虛空中,「 老兒不送了……」看來是個面惡心善的山老。   這翠凌山不是什麼名山大壑,山精的修為自然不甚高明,只是拼著化 身成白額虎,寧願擔上老虎吃人的惡名也要阻止無心的旅人闖入,韓笠望 著不遠處的破屋,那裡該就是山精口中的真普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