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姊姊 】荒行渡人 -第一章- 3

達人殿堂

 
    

越危險的事物通常會用令人毫無防備的面貌出現,越危險的地方更會有著 平靜祥和的氣息,讓人不知不覺的……好眠? 韓笠陷入深深的反省中,而雜毛則是不耐煩的站在一旁,從鼻孔哼氣翻著 白眼瞪著韓笠,只見這位始作俑者喃喃自語著:「我真是的,要是給師父看 到這狀況,得罰我跪三天才得數吧……」 他不過是吃飽又多喝了點,忍不住打了個盹,這裡有稀薄的死者怨氣籠罩 著,因此完全沒有結界外頭那樣燥熱,反而冰冰涼涼非常適合睡覺 沒想到這一覺就從下午睡到晚上,甚至舒舒服服的枕著骷髏的腿骨當枕 頭,人家枉死又曝屍在路邊已經夠慘了,他竟然把人家挖出來當睡覺用的 工具,更過分的是還把人家壓到裂了條痕,真是叫人死不瞑目情何以堪? 他默默的看著那支倒楣的大腿骨,再默默的放回原位。 四周仍是靜悄悄的,只剩下雜毛的數落般的呼氣聲,這個丟臉主人,拱了 他一下午都拱不醒,最後韓笠嫌牠吵,賞了牠一大腳,硬生生的踹在牠屁 股上,害牠痛得忍不住拔蹄狂奔,繞了真普寺一大圈。 「欸,別氣啦,吃飽喝足當然得睡一下,養養精神不是?」韓笠拉雜毛繼 續往真普寺前進,一邊還解釋著,「何況我們是來收妖的,山老兒不是叫 我們晚上別來?可見這妖必定是晚上才出現,白天在廟裡廟外窮攪和,累 個賊死也翻不出個屁來,晚上人家出來見客了,我們卻累到鬥不過它,那 我們這趟不能叫收妖,應該叫做送飯不是?」 送飯哩,誰是飯啊?雜毛翻了翻白眼,無奈的接受韓笠的狡辯。 饒是狡辯,卻似乎沒有反駁餘地,跟著韓笠繼續前進,突然真普寺傳來一 聲響亮的磬聲,雜毛嚇得蹦起來。「雜毛!了不起!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驢子 會跳,還跳到四隻離了地!不愧是我的神駒!」韓笠非常興奮的對雜毛鼓 掌,這算誇獎嗎?雜毛臉色青了。 這可不是開心的時候吧?只見遠遠的真普寺裡頭隱約透出亮光,隨著光線 的出現,傳出了篤篤的木魚和誦經聲。 「喲,念經的妖怪欸,真稀奇,我們瞧新鮮去!」韓笠笑得燦爛,歡欣雀 躍的翻上雜毛的背,樂得像是要去看廟會似的。 雜毛苦著臉,不甘願的拔起腿來跑著,牠哀怨的想,驢子的臉會這麼長, 肯定是祖先們世世代代都跟了這樣缺神經的主人,日日年年拉長了臉跑 步,跑個幾千年下來臉也短不了,為此,牠感到深深的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