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姊姊 】荒行渡人 -第一章- 10

達人殿堂

 
    

  憤怒的「素菱」再度張口尖嘯,震得整座廟宇簌簌作響,屋瓦灰塵 像是被旋風刮起似的往韓笠身上砸,但韓笠不但沒有躲避,反而從懷裡 掏出了法器扔向「素菱」,被箝制住的食屍鬼正暴怒著,見到一團白色 影子往臉邊飛來,毫不猶豫狠狠地的張口咬住。   這猛力一咬,食屍鬼不但咬穿了這玩意,還咬傷了自己的下顎,食 屍鬼的怒氣被逼到了極點,這不是什麼法器,上面也沒任何咒語符文, 更沒有一丁點法力,就只是個結結實實,白花花軟綿綿還帶著溫香的大 饅頭!   可這個大饅頭真的太結實了,竟然就這樣梗住了食屍鬼的喉頭,憤 怒至極的食屍鬼奮力一扯,連著芋葉,竟將大樑硬生生的扯了一大片下 來,韓笠眼下是閃不過了,情急之下手臂一伸,又掏了一個大花捲往食 屍鬼口裡塞,這一塞把牠的下頜給鬆開了。   韓笠趁了這個空隙,向後退到門口,衝著悟真喊著:「師父,您大 點聲,趁現在鎮住牠,咱們再來想辦法!」悟真一直喃喃念著佛號,聽 韓笠這麼一嚷,便拉開了嗓,沙啞而低沈的誦經聲繚繞著大殿,向四周 蔓延,充塞了整座真普寺的結界。   只見食屍鬼痛苦的扶著下巴,一手還拖著一截殘樑,狼狽的在大殿 裡掙扎,韓笠握住一隻僅一吋長的白毫筆:「神墨在此,四方聽令!」 他往空中虛點,眼睛緊緊瞅著著食屍鬼急急念著:「日月俱黯,渾沌滅 形,急急如律令!」將筆往大殿內拋去,剎那間電光閃爍,將食屍鬼給 包圍起來,火花俱滅之後,只看見牠神情困惑的呆立著。   照說悟真沒有法力,但是他一心想拯救保護素菱和無辜蒼生的心 念,不知不覺中竟擁有了結界的能力,就是因為他的慈悲,讓眾生們一 靠近真普寺就感覺痛苦,這是為了保護眾生,也是為了保護素菱。而韓 笠剛才便是借悟真的力量增強了結界,將食屍鬼困住。   該是時候了!韓笠掏出了裝酒的皮囊,將殘酒大口飲盡,最後再用 指尖蘸了蘸囊口,使勁往食屍鬼甩,像是無形的鞭笞,食屍鬼痛苦得掙 扎,卻發現自己被困在看不見的圍牆中。   食屍鬼發現自己身陷囹囫,發狂的攻擊四周看不見的那堵牆,韓笠 微微一笑,因為慈悲心而產生的結界意外的如此牢固,只見食屍鬼被越 縮越小的結界困住,縱使再怎麼掙扎都沒有一點細縫,接下來就是將牠 化入酒囊裡,讓精魄一點一滴練化,也算是給牠仍殘存的人性一個善終 吧。   「師父!」韓笠突然後頸一陣涼,悟真枯瘦的手爪扣上了他:「施 主,饒了素菱姑娘,讓貧僧喚回她的神識吧!」   這和尚的執念也太重了吧,韓笠暗罵自己,竟然忘了這和尚也是個 活死人,他心心念念執著的就是要讓素菱恢復「正常人」,而讓自己也 成了執念殭尸,他被悟真掐著脖子,法術施不出來,眼看食屍鬼身上的 束縛越來越輕,再一下子……不是被咬破喉嚨,就是要被悟真捏斷頸項。   顧不得當主人的威嚴了,韓笠咬牙暗喊:「雜毛快來!」   只見一道刺眼的金光從門外飛來,「活該!你這樣心慈手軟是要耗 到什麼時候!」只見雜毛渾身發出金光,竟漸漸化成人身,儼然是個青 衣少年,暗綠的長髮披散在肩上,一身螺紋大氅,他抬起頭來,金色的 瞳孔倒豎著,散發著不可逼視的銳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