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姊姊 】神鬼推拿師◆第一戰◆他是誰 -3-

達人殿堂

 
    

  保全人員雖然被撤掉,但保全系統可還在正常運作,黑衣男子站在大門口 看著旁邊的保全設備,硬要闖入的話,勢必會警鈴大作,要不被發現的進入屋 內,大概只能從煙囪或通風口之類的……他似乎不太喜歡走旁門左道,因此而 困惑著。   「什麼時候了還在猶豫,死守原則只會害死自己。」吉夫緊盯著螢幕,一 附看熱鬧似的,抱著爆米花看著監視畫面一邊下評語。「跟著這種上司會有前 途嗎?」還留在指揮中心的警員不免暗暗為自己的前途擔心著。   黑衣男子開始四處偵查,黑衣黑髮變成他在黑夜裡最佳的掩護色,躍上二 樓、三樓,斜溜的琉璃瓦跟強化玻璃,絲毫無法阻礙他的前進,他壓低身體宛 如蜘蛛一樣,無聲的爬行前進。   偌大的屋子繞了幾圈,宅裡燈火明亮,裡頭卻沒半個人,繞到三樓,這裡 應該是起居室,華麗的臥房床褥凌亂,像是剛有人起床。隔著屏風的小閱讀室 的桌上還有一杯喝到一半的紅酒,價值一千美金的頂級紅酒倒在桌邊,溢出的 酒還沒乾,香氣飄到室外仍然濃郁。   「還不遲。」黑衣男子想著。   凝神,將所有注意力集中於聽覺,「東北向,約二十公尺,四人……不, 五人。另外兩個離得略遠……」根據剛才探勘房子的結果,那個位置應該是一 間隱藏起來的密室,對提克敏這種富豪而言,密室通常是都是拿來談判重要機 密的地方,更不會有任何監控設備可以侵入察看,唯一能知道內部動態的方法 ,就是闖.進.去。   最壞的結果是這些人都帶著武器,可以一瞬間將他掃成蜂窩。   但是,沒有任何障礙能阻止他。現在得先不引發警鈴進入這個屋子,黑衣 男子再度將風衣脫下,這種窗戶不但都是防彈玻璃以上的等級,無法用暴力破 壞,而且每一扇經過精密的設計,只要任何不是從內部施加的力,就會觸動機 關,而這些訊息都在剛才的巡視中確認過了。   他從風衣裡頭掏出一把精緻形狀卻很奇異的工具,很小一把,連女人的髮 夾都比它長。散發著隱隱金屬光芒。黑衣男子將工具發亮的那一頭對準保全系 統,才幾秒鐘,上頭立刻出現「故障」訊息。   男子沒有停手,又將手指屈成勾狀,摸索著那扇已經警告功能卻仍然堅固 的窗戶上,突然間像是抓到什麼東西,兩指一旋,而窗戶就應聲而開,而男子 就輕巧的從半開的窗戶滑了進去。   吉夫在監視器裡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叫好:「果然有一手!連這種防護都 攔不住他!」   既然刻意建造成從格局中看不出來的密室,那一定沒有門。應該說,沒有 正常普通的「門」。   進屋之後他沒有遲疑,直接卻緩慢的向密室的方向走去。突然停步,一側 身就藏在陰影中。他知道門在哪裡了,密室裡頭那幫人的放了兩個夥伴在門口 把風,若是正常的會晤談判,誰會蠢得放兩個人,簡直就像寫著「此有密室」 一樣。   這兩個人看起來就不像什麼好貨,滿臉橫肉不說,一身的肌肉更像是肉瘤 一般賁起。黑衣男子不想打草驚蛇,他掏出剛才路上撿的小石頭,一手一個, 手指一彈,石頭瞬間像子彈般射出,不偏不倚都重重射在太陽穴上,只聽見兩 個彪形大漢悶哼一聲就倒地了。   這個書櫃看來就是入口,想來是間很沒創意的密室,啟動機關,書櫃緩緩 向旁移動,露出一扇鐵門。既然目的地就在眼前,他也就不客氣的大腳一抬, 厚重結實的鐵門被這樣一踹重重撞在在牆上。   「誰!」一團黑影飛身進屋內,房間內瞬間響起一陣槍聲。「幹!停火! 」眾人定神一看,原來是件被子彈打爛的破衣服。「媽的!」門口出現了一個 人影,瞬間七八支槍口都向來者瞄準。   「別開槍,是我……」原來是剛剛守門的其中一個光頭大漢。「叫你把風 ,你當作是來郊遊的嗎?」組織無法容忍這種廢物!   舉槍!   扣扳機!   手指落空?!兇惡的疤面男不敢置信,他的手上竟然會是空的! 槍,不見了!   「幹!誰在搞鬼!」這聲大罵把所有人的注意全引進屋內,這瞬間,大漢 身子一軟,從背後竄出一條人影,是,就是那個黑衣男子!   只見身影如鬼魅一般的狂掃,被黑影掃到的人瞬間都氣絕在地,一眨眼的 工夫,這間密室裡,沒倒的人只剩下一個坐著的老者和旁邊被捆住的肥胖黑人 男子。   當然,還有黑衣男子。   老者雖老,一雙虎目卻充滿霸氣,他一語不發的看著整個過程,甚至可說 是鎮定得不合常理。反而是被綁的胖子抖到身上的肉微微顫顫,黑衣男子只把 用槍指著他的人解決就停手了。   「你,壞了我的事。」老人帶著濃厚的口音:「誰派你來的?」   「我自己。」   「你知道你惹到什麼人了?」老人的表情一片祥和,跟說出來的話完全不 協調,這種不協調感充滿著讓人窒息的壓力。   「無所謂。我,有事找他。」那個,旁邊被綁著的胖男人。   老人表情沒變,身上卻突然爆出一股強大的殺氣,黑衣男子毫無感覺似的 ,將那件被打成蜂窩的風衣撿起,穿回身上。老人突然大笑起來,他拍著自己 的腿:「報上名來吧,小夥子,敢來壞我的事,應該有夠種報上名字吧。」   「我沒有名字。」   「我很多年沒問過陌生人的名字了,你該感到榮幸。」老人的笑容藏著深 意。   「……神鬼推拿師。」   「小夥子,你就是神鬼推拿師?」老人聽到這個名號竟然擊掌,「果然如 傳說中的了得,有你的地方就有麻煩,果然沒錯。曼尼市這下可熱鬧了。」   「克里兄,」老人拍拍黑胖子的肩膀,「今天就算你走運,『那件事情』 就算了。」說完就哼著歌,自在輕鬆的離開了。   才將黑胖子鬆綁,只見他滿臉鼻涕眼淚的哭個不停:「我……我幾十年不 碰這種生意了,沒想到是自己的兒子出賣我……」   「皮諾,兒子?」   「是啊……」提克敏一臉黏糊的抬頭:「我就是為了這個兒子才想請你幫 忙,聽說你有一身絕技,可以讓心思走偏的人回到正途……」   「你,要他好?」   「是啊!皮諾是個好孩子,他只是一時迷惑,差點就要走進我從前的路子 了,沒想到連威脅老子這種事情都做出來了……求求你幫幫他!」老淚縱橫著。   「他,告密,想要你的錢。」黑衣男子顯然很不喜歡說話。   「我不能把錢都留給他,這會害了他!」再怎樣叱吒商場、再富有的男人 ,面對兒子的叛逆,這個時候都只是個無助而深愛孩子的普通人而已。   「他,不能回家,最少三年。」   提克敏一咬牙:「好!」   「錢。」   提克敏趕緊從抽屜拿出支票本,龍飛鳳舞的簽下即期支票,黑衣男子看了 看金額,非常滿意,他收起支票轉身就走。   「我會找到他。」聲音遠遠的從迴廊傳來,富豪提克敏,趕緊打電話叫他 的助理把保鏢們全請來處理地上這些人,雖然,聽說神鬼推拿師從不輕易奪取 人命,但這種不名譽的事情,他一點也不想鬧到警局去。   黑衣男子依舊沈默緩慢的走到大門,地上還躺著那八具狗屍,他往那些狗 的頭蓋骨輕敲幾下,監視器的這幫人好奇死了,卻只看見他輕鬆的打開大門, 轉身把門關上,同時刻,那些狗竟然一一轉醒。   他走到天使雕像,發現帽子已經不見時臉色瞬間沈了下來,轉頭卻看到帽 子就在那兩個找他麻煩的警察手裡。看見他面帶殺氣,這兩個人的手都還在麻 呢,不敢惹他,趕緊連忙解釋:「先……先生,不好意思,麻……麻煩跟我們 到局裡一趟……局長……哇啊!!!!」   拿帽子的人手又被捏麻了,發出比殺豬還難聽的慘叫聲。   「局長,名字。」   另一個人退到五步遠的位置:「吉、吉夫,吉夫.巴拿!」聲音還發著抖。   黑衣男子將帽子戴上:「我會找他。」說著,穿著他那更加破爛的風衣, 就這樣走進夜色中,隱沒在一片黑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