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姊姊 】神鬼推拿師◆過場◆不速之客

達人殿堂

 
    

            ●聲明●    本故事相關人物、場景、事件設定皆無任何特定對象,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華人天性喜歡群聚,因此,幾乎所有的大都市,都會有熱鬧繁 華的唐人街。   繁華光鮮的曼尼市雖然是新興都市,但移民至此的華人就是有 辦法將遠離市中心的地區,改頭換面變成全國最熱鬧的唐人街。   唐人街,入口總有座雕龍刻鳳的牌樓,掛著幾個大紅燈籠,讓 人在恍惚之間,彷彿時空錯亂,街上沒幾個金髮碧眼的白種人,全 是黃種人,還有不少年輕人刻意穿上唐裝路上招搖,就怕外地人不 知道自己身在唐人街。   再拐個彎,便置身於攤販吆喝的市場裡,全曼尼市的廚師都知 道,東岸最好的中國南北貨就在這裡,從一般食材的香菇、金針乃 至於稀少珍貴的燕窩魚翅,這裡應有盡有。   甚至你的人面夠廣,會有人告訴你唐人街最有本事的店家在哪 --販賣市面上絕對買不到的稀有奇貨,什麼熊掌猴膽,只要你錢 拿得出來,連人膽都給你挖了來。   偏偏就有一家不起眼的店舖,完全無視於這裡是唐人街的黃金 地段,幾乎是黯淡陰沈、孤僻的座落在這熱鬧華麗的市場中。   店內燈光昏暗,從外頭看不清是在做些什麼買賣,只能隱約看 見個坐櫃台的是個打赤膊的胖子,眼睛盯著賭馬轉播,百般聊賴的 拿著蒼蠅拍趕蒼蠅。   一個穿著黑衣的男子走進店舖裡,胖子也不起身招呼客人,不 耐煩的揮手要男子離開。   「我找老闆。」男子開口。店內燈光昏暗,他幾乎就像是從牆 上冒出來的影子。   「我們不做買賣。」胖子略略抬頭,冷冷橫眼過來,露出一截 爬在脖子上,表情猙獰的龍紋刺青。「聽到沒,我們這裡不做買賣 。」改說一口京片子。   「張龍在這裡。」男子又開口,聽見這個名字,胖子的臉色一 變,豁地站了起來:「張老師傅早死了,店舖已經盤給了我,你哪 來的傢伙敢直接稱呼他的名諱。」   說罷,舉起蒼蠅拍就往男子身上招呼。   用蒼蠅拍趕人,一般人哪忍受得了這種屈辱,通常都會本能式 的閃躲後,邊咒罵邊離開。這男子不但面無表情,還動也不動的讓 蒼蠅拍往他臉上招呼。蒼蠅拍捲著一道銳利的風,幾乎劃破男子的 臉,蒼蠅拍停在鼻尖前面零點零一公分的位置,男子的眼睛連眨都 不眨一下。   胖子不怒反笑:「好,你自找的!就別怪我!」   反手抽起蒼蠅拍,這一下的氣勢跟剛剛那一下完全不同,只聽 見塑膠製的廉價品,經這麼一抽竟然發出強大的颼颼聲,這可不是 尋常的一拍,唐人街臥虎藏龍,誰也不知道眼前這些不起眼的傢伙 是不是不世出的高手。   手起,落下。   胖子手上的蒼蠅拍禁不起瞬間摩擦的高熱而有點變形,啪的一 聲,竟然就黏在桌邊,原本站在那裡的男子只是略略側身就閃過了 這電光火石的一下。   胖子臉色一青,要知道,即使這裡是高手雲集的唐人街,也決 沒有人能躲得過這一下,他將精氣凝聚於眉心,龍紋刺青好像活過 來一般隨著脈搏跳動,這時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殺氣。   這裡果然不是尋常店家,男子心想,手上已經暗暗的運起勁了。   突然間傳來一絲聲音,像是從牆上裂縫滲透出來,一股聽起來 蒼老無比的沙啞聲音:「讓他進來。」   「師父!」胖子一聽見聲音,立刻不顧危險向牆壁跪伏下去: 「師父,您老人家離出關還有三個月啊……」   「叫他進來。」聲音蘊含怒氣,胖子跪在地上,急出一身冷汗。   男子定睛看,胖子身後只有牆,結結實實的水泥牆。   「讓。」男子大步踏向前,將原先雙手運足的勁往牆上一化, 水泥牆瞬間碎成了粉末,垮出了一個太極洞口。   胖子從地上爬起來,抖落滿身的灰泥石塊,只來得及看見男子 隱身入洞,洞口內一片漆黑,從外頭望進去,什麼也看不見。   「很好。」老人的聲音又傳出來,沒有牆壁的遮掩,這聲音竟 然隱隱震得水泥粉屑掉下來。「你現在換成哪個名字?李明?王虎 ?」從洞口透進去的光線映不出男子的表情。   「我是推拿師。沒有名字。」男子的聲音跟他一樣,沒有表情。   習慣了黑暗,這才隱約看見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斜躺在一方石 床上,他臉上的皺紋多得像是活了三百歲,一件滿是污漬的白袍掛 在幾乎他乾枯的身上。   「你終於捨棄名字了啊……」老人呼了一口氣,手上拿著一枝旱 煙管,呼嚕呼嚕的燒著,「我們中國人,最重的是孝道,父母給的 名字都能捨,你是打算連你的血緣都捨棄了嗎?」老人這時氣若遊 絲,好像隨時會斷氣似的,說話時眼神卻相反的無比凌厲。   男子沒有說話,他只是站在一旁,低頭聽從老人的教誨。   「你來找我,想必有什麼事吧,不過你不會問,我也不會講。 」老人乾咳幾聲,往地上吐一口濃痰:「已經離開師門,連名字都 捨了,看見我這把老骨頭你可滿意?」   「這年頭……已經不同囉,年輕人有自己的幫眾,江湖已經沒有 道義,什麼勾當都幹得出來,」老人嘆了一口氣:「中國人的氣度 已經變了啊……」   許久,男子才又開口:「正義,不是絕對。」他向老人深深一 揖,轉身離去。老人這才又吐了一口煙:「喂。」   胖子急忙上前,才靠近洞口就被一陣強勁的掌風給擊退!「你 還沒資格進來。」老人的身影竟然消失在微光的密室中:「封起來 。」胖子這才狼狽的從地上爬起,哇一聲吐出一口鮮血,他仍恭敬 的跪在地上連磕三個響頭後才起身張羅補牆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