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姊姊 】神鬼推拿師◆第二戰◆殺手部落 -2-

達人殿堂

 
    

  這是男子來到曼尼市的第四天,在入夜時分,他靜靜的站在曾 經聳立著世界第一高樓的空地中沉默著,他就只是站著,似乎站了 很久,零零落落的過路人只匆匆的瞥向他一眼,低下頭又匆匆離去。   他微昂著頭,不知道他是否看著前方,視線飄向很遠的地方。   那是少年的他,曾經不只一次的在刮著十二級強風的頂樓縱身 一躍,藉著兩棟大樓中間強烈紊亂的氣流,安然降落在另一棟大廈 八十五層的平台上。   那也是深夜,因此即使這棟辦公大樓幾乎是徹夜不眠,埋首於 工作中的疲倦上班族沒有人留意過窗外有個急速下墜的身影。   那是生死一瞬的體驗,沒有任何輔助工具,狂亂的風打在少年 臉上,他陰鬱的臉龐出現難得狂喜的笑容,此刻身體在空氣中浮游 ,奇異的失重感像在剎那間有著飛起的錯覺,此時此刻,他有一種 非人的快感。   由於屢屢有人從高樓上一躍而下,用這樣恐怖的高度來了結自 己生命,因此頂樓天台的出入管理總是格外森嚴,卻難不倒還只是 少年的他,他是如此熟悉每一個監視器的位置、巡邏人員的配置, 這些人以為仗著密密麻麻的監視儀器和頻繁的巡邏就可以阻止他嗎?   對少年的他來說,這是大型的樂園,那時候他還有個名字,而 現在他卻只剩下一個無謂的稱號。   男子閉上眼,彷彿在回憶那種失重的墜落感,那是之後再也沒 有過的體驗,現在他站在這片空地中,表情莊嚴,彷彿眼前仍是那 兩座比鄰的高樓。   這裡是曼尼市,即使是這樣的夜,行人的腳步並不比白天和緩 ,白天的行人多是西裝革履整齊端莊的模樣,到了夜裡,大街邊的 商店只剩下櫥窗的燈光閃亮,卻掩蓋不住紙醉金迷的氣息,巷子裡 曖昧朦朧的燈光和衣不蔽體的阻街女,讓慾望的氣味渲染瀰漫到整 個城市。   左側十米遠左右的暗巷,從他來的當時就一直傳出不善的氣息 ,此時男子才壓低帽沿,但實際上他一直在暗暗留心著,沒有半刻 鬆懈。從多久以前就不再有鬆懈的時刻了?男子冷冷扭曲了嘴唇, 像是一笑。   連殺氣都掩蓋不了的人不需要特別提防,他倏的轉身,輕輕一 遁就沒入黑暗的角落。   「該死!人呢?」跟蹤者氣急敗壞,偌大的空地,顯明的目標 ,竟然瞬間消失不見,隱蔽氣息的推拿師凝起意識,便聽見各處響 起低低的暗語聲,仔細一聽,竟然用著各種暗語用著通報般的語氣 回答著:「值得出動這麼多人麼。」他嘴角又動了動。   「你們這些人不早早回家陪老婆小孩,在這裡鬼鬼祟祟做什麼!」 突然有陣清脆甜嫩的聲音劃破這種緊張的氣氛,口氣卻充滿了不悅, 瞬間,四周靜了下來。   「我再說一次,」隨著聲音向前行進的身影繼續說著:「趕快 回家陪老婆小孩,別在這兒鬼鬼祟祟,留在這兒不會有什麼好事。 快、回、家、吧!」從陰影中走出來的,竟然是個少女。穿著水手 服,有著及腰纖長黑髮少女。   她斜背著書包,手上輕持著一柄綴著白色蕾絲邊的細傘,水手 服上衣是白色的,有著水藍鑲邊的大領子,領口繫上一朵鮮紅色的 大蝴蝶結。裙子也是水藍色,規規矩矩的摺裙恰恰露出她那甜嫩水 梨般的膝蓋。   即使是臉龐還沒脫離少女體態特有的嬌憨圓潤,她小腿漂亮緊 實的曲線仍驕傲散發著自然光澤,完美曲線的末端軟軟套進白色摺 襪和黑色圓頭的學生鞋,更顯得她青春的氣息。   只是,在她齊眉的瀏海下,卻睜一雙像是有著淡薄怒氣的眼睛 ,在黑夜中映著遠處的霓虹燈閃爍晶亮著。   「還不走?」她開始不耐煩的拄著雨傘一下一下敲著地面打拍 子:「還不走的話,那我要走了喔!」跟蹤者可忍俊不住,這小鬼 八成是熱心過頭的女童子軍,剛聽了什麼以社區安全為己任的講演 ,就以為自己是正義化身哩,她趕緊離開是對的,省得接下來可能 發生的混戰會傷了她可愛的臉蛋。   少女水汪汪的大眼睛左右滴溜轉著,笑了笑,朗聲說道:「你 們真不走?我走啦!」她揚起傘,輕快的邁開步伐往另一邊路口。   經過一條暗巷時,突然反手抓住傘尖向旁邊猛然一勾,有個人 竟然從陰暗處被她勾了出來,另一側裝坐在跟流鶯搭訕的人看見自 己的搭檔的行蹤被一個少女識破,也顧不得低調行事,竟然就朝著 她嬌弱的身軀揮拳招呼。   少女側身,用手肘卸去男人憤怒的力道,猛然撲空的男人怒火 中燒,轉身的同時手掌一翻,用上更大的氣力,全速將手刀揮向少 女的咽喉,少女退了一步,並且藉力將傘柄翻過來,再度撲空的男 人摔了個狼愴,鼻樑整個狠狠砸在傘骨上,他倒在地上摀著鼻子打 滾,鼻血從指縫中不住的噴出來,灑了一地都是血。   「叫你們回家不肯,動手動腳成什麼體統!」少女看來更生氣 了:「看吧,你們在這裡在這裡惹事生非嘛,不聽!」她抬起頭再 度用傘在地上敲起拍子:「其他的!趕快回家吧,你的家人在擔心 著呢!」   「小姐,」另一邊的角落走出另外兩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 「我們都是有任務在身,不是出來玩樂的,我們執行的工作也不妨 礙其他善良市民,請您不要干涉。」   「這麼晚了,我看你們也不像警察。」少女很不高興的回應著 :「深夜出門就算了,還躲躲藏藏,就算你們不鬧事,也難保沒人 找你們惹事,快回家吧。」   男人跟他的夥伴交換了眼色,今天的任務不但被其他組織派來 那些連跟蹤都不會的外行人搞砸,還遇到一個蠻橫不講理的路人, 看來今夜讓那個推拿師逍遙一晚才是上策,男人與他的搭檔乾脆的 離開:「請您回家路上也多小心。」   不消多時,周圍不善的氣息已經散去,連被打斷鼻樑的傢伙都 被先前被雨傘鉤出來,昏倒在地上的傢伙拉走,少女滿意的吐了吐 舌頭,聳聳肩,對著空地的影子歡快的喊著:「喂,沒事了,你可 以出來啦!」   『多事的小妮子。』推拿師這樣想著,他不想被無聊而充滿好 奇心的少女纏上,尤其是年紀輕輕卻有點能耐的少女。而且,若不 是這小妮子出來攪局,或許他可以在今晚把這些人擺平,進而得到 更多情報。   推拿師便不再收斂氣息,意至身動,提起一口氣縱身一躍,伸 出手爪恰恰勾住磚牆上的隙縫,身體向上翻了幾翻,再勾,幾下竟 然飛身上了那棟破舊公寓的頂樓。   看見宛如電影特效般消失在夜色中的男子,少女只是皺皺眉頭 :「連聲謝謝都不會說,真沒禮貌。」她輕快的將傘拋向空中,一 個轉身漂亮的反手接住,她邊哼著歌,穿著發亮皮革的學生鞋,在 午夜清冷的路磚敲擊著輕快節奏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