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姊姊 】神鬼推拿師◆第二戰◆殺手部落 -4-

達人殿堂

 
    

  推拿師心中覺得好笑,這幾夜他天天在外遊走,表面看起來是 單獨行動,實際上卻領著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夜行著。他們不會愚 蠢到以為可以輕易的跟上我吧?他們真以為跟蹤能跟出什麼線索嗎?   推拿師突然轉進暗巷裡,那些跟蹤的人急忙跟上,卻發現這只 是另一個死巷,而且窄得只能側身進入。   「該死,我們又被耍了。」穿著黑色西裝的人忿忿的把公事包 往地上甩,另一個灰西裝的人拍拍他的肩,另一個穿著垮褲的黑人 小子從口袋掏出了香煙,一群人萬般無奈的蹲在巷子口抽著煙,苦 惱著今天回去要又怎麼向上頭交代。   「咦?今天你就一個人?」這聲音伴隨來的是一陣輕快的腳步 聲,有著齊眉瀏海的少女依然穿著可愛的水手服,手指玩著傘扣的 蕾絲花紋,輕輕巧巧的出現在推拿師面前。   即使見慣了各種場面,他還是對這個少女的出現有一絲意外。   這裡可是十三層的公寓樓頂,她怎麼追到這上面來的?   「我是小百合,」她扁了扁嘴,有點不太甘願的抱怨著:「媽 咪有事找你,但是她說餅乾會烤焦,所以要我來接妳。」在曼尼市 最貧窮髒亂的角落,一座破公寓的樓頂,而且在這種夜半時刻,少 女的表情卻得像是被母親差遣來買瓶醬油似的輕鬆,還帶著一絲不 耐煩。   「跟我來。」小百合走到樓梯口對著推拿師招手。   他們走進公寓裡頭,這裡面就如同公寓的外觀一樣,破舊而且 年久失修,裡面隔了許多的房間,走廊和樓梯複雜交錯,她們一層 層向下走,不時聽到從薄薄木門後面傳來激烈爭吵和做愛的呻吟聲 ,當中還夾著嬰兒的哭聲。   這棟公寓的主人想來是把公寓隔成了許多房間,廉價租給在這 個都市下層掙扎求生的人,小偷、妓女、強盜、扒手……完全不問 房客的來歷背景,只要房租繳得出來,其他一概無視。   小百合左拐右繞,從安全門又穿到了另一個樓梯口,繼續向下 走,看來這裡經過相當程度的改建,由好幾棟公寓串連起這些錯綜 交雜的路線,即使是住在這裡的人也搞不清楚這些複雜如迷宮的路 線吧。   「到了,請進。」小百合推開一扇破舊的門對著裡頭喊著:「 媽咪,他來囉。」就像是帶個朋友回家一樣自然,她隨手指著旁邊 的櫃子:「拖鞋在那兒,自己拿吧。」說完便蹦蹦跳跳的進屋子, 大方走進客廳開起電視來看了。   「說幾次了,別在外人面前叫我媽媽。」另一個女人的聲音從 裡頭傳出來,「別人會以為妳瘋了。」這聲音和小百合的不同,更 甜嫩、更有女人味一點,推拿師走進屋子愣了一愣,這間屋子看起 來不像外頭的破敗髒亂,反而非常的乾淨清爽,雖然屋內空間不大 ,但是看起來就像是一般中產階級所住的公寓。   穿著熱褲和圍裙的少女正戴著隔熱手套取出剛烤好的餅乾,她 對著推拿師點頭:「先進來坐吧,我這裡馬上就好了。」   「快睡吧,明天上學別遲到。」她開始煮起紅茶來,嘴上仍來 叮嚀著。   「怕我遲到,就別叫我出去找人嘛,媽咪最討厭了啦……」小 百合嘴邊嘟嚷著,還是乖乖的關了電視走進房間。   這畫面真的很詭異,兩個看起來年齡相仿少女,竟然以母女相 稱?有十六七歲的臉孔卻用著成人的語調說話,在廚房裡的這個少 女也有著齊眉瀏海,只是她頭髮更短些,俐落的紮著馬尾,圓滾滾 的眼睛比起小百合更加靈動,卻又多了點聰明的氣息,但是她們眉 目之間非常神似,無論怎麼看都像是姊妹,而不是母女。   推拿師的神情看起來卻鬆懈不少,他甚至連感覺起來都溫和許 多 ──其實他的表情仍然如冰山一樣冷峻,只是身上的的緊張感似 乎減弱了不少。   「小百合這孩子什麼沒有,就是正義感過剩,不必讓她知道太 多。」「少女」解下圍裙,將紅茶和餅乾端了過來:「好久不見了。」   推拿師這才將帽子拿下來,「果然是妳,」他難得允許讓別人 看清他的臉孔:「由美。」   「我不是來找你敘舊的。」她將熱騰騰的紅茶遞給了推拿師: 「最近我得到消息,有人要對曼尼市不利,如果我沒猜錯,你也是 為了這件事情來的吧。」   推拿師接過了茶杯,不動聲色的嚐了一口。「我們目前掌握到 的消息不多,但或許能幫上你一點忙。」少女拿起一片餅乾邊咬著 :「曼尼市最近有一些反常,我猜或許是有些宗教團體為了吸收信 徒,打算用一些恐怖手段讓人心恐慌,我們還不知道他們有什麼目 的。事實上,你來這裡之前,才剛在國會議長的座車底下發現了定 時炸彈……」   她將餅乾遞給了推拿師:「嚐嚐看,我親手烤的,這次烤得還 不錯,就是甜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