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姊姊 】神鬼推拿師◆第二戰◆殺手部落 -9-

達人殿堂

 
    

  入夜的大街靜得令人發寒,遠遠的車聲聽起來彷彿還帶著迴音, 嘮嘮叨叨的法正突然安靜下來,看著傳來車聲的方向,隱約看到了紅 藍交織的光芒……   法正突然一把抱起由美往哈雷跑,「你要對我媽媽作什麼!」小百 合慣用的武器沒有帶在身上,徒手擋不下和尚,她只有急得大喊。可 惡,今天受了太多驚嚇,難道自己被嚇傻到來不及反應?   只見和尚催了油門,急得搖頭晃腦:「施主快上車,等下貧僧再向 您解釋!快點!」小百合咬著下唇,這和尚看起來有些來歷,也許他 察覺追兵已經來了?她看由美並沒有拒絕的意思,反而直接癱在油箱 上,一附信任的樣子,也好,至少先帶媽咪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這 個和尚要是有什麼企圖的話再說。   小百合跳上機車後座,和尚大喊一聲:「抓穩啦!」手催油門,這 輛火紅色的哈雷宛如一道烈火奔了出去。   「你這個大禿驢騎慢一點!我媽咪還受著傷欸!」小百合氣得大 罵,法正騎得飛快,但仍慢條斯理的解釋著:「施主您誤會了,貧僧這 個頭是剃的,剃頭是出家人很重要的儀式,又稱為削髮、落髮等等, 在心理上去除驕慢,在生理上去除外在的矯飾,因此貧僧這個光頭不 是禿,是剃度。」   「貧僧落髮那天,師父執刀說著,願法正早日了斷俗塵,成就聖 果,『金刀剃除娘生髮,除卻塵勞不淨身;圓頂方袍僧相現,法王座下 又添孫。』師父還告訴貧僧四念:『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 觀法無我。』貧僧便謹記在心,南無阿彌陀佛……」說著又連闖了三 個紅燈。   「紅燈紅燈!就算半夜紅燈也要停啊!又不是逃命!」小百合尖 叫起來,由美在前頭抱著油箱暗暗叫苦,她們母女倆個是逃命沒錯, 只是追兵還沒來,這個不知哪來的和尚把機車騎成戰車,倒是比逃命 還可怕得多。   遠遠的,警笛的聲音越來越近,法正更催緊油門,大吼一聲:「衝 啊!」由美緊抓著油箱,而小百合也顧不得什麼少女矜持了,緊緊的 抱緊法正,瞬間的加速度讓他們仨向後猛頃,由美這才恍然大悟,正 在逃命的不是她們倆,而是這個和尚。   他們就這樣無視號誌燈一路闖了數十個路口,偶爾和尚還表演了 神乎其技的壓車技巧——差點撞上連結車頭,小百合幾乎可以感覺到 膝蓋將要碰觸到車頭堅硬的防撞鋼樑——從連結車的車頭傾斜著滑 過。   一直到幾乎繞過半個曼尼市和尚才停下車,由美這才感到一陣暈 眩,這麼多年來經歷過多次的生死關頭,從來沒像剛才那樣感到絕 望……由美深深覺得最初不如讓J帶回組織算了,了不起就是一死而 已,也不會連累小百合一起受驚嚇。   小百合雖然也是餘悸猶存,但畢竟年輕得多,體力還挺充沛。「死 和尚,你是哪裡的野蠻人啊?不知道這樣騎車很危險嗎?」她青著臉 跳下車,邊把由美扶下車,嘴裡邊罵著。   「唉呀……」法正看她們兩個嚇得花容失色,這才萬分抱歉的說 道:「這都要怪貴國公安……」小百合輕拍著由美的背,瞪著法正,這 關警察什麼事?   「是這樣的,貧僧五天前用了兩個時辰追上了一行車隊,這列車 隊的對貧僧的武藝相當好奇,咱們比劃過幾輪之後,那位領隊施主對 貧僧的武藝相當佩服,便將他的坐騎施給和尚了,偏偏貴國的公安不 信,硬說這是贓車,無奈師父交代法正出國在外切莫惹事,貧僧這才 盡量躲開他們。」說完還長歎一聲阿彌陀佛。   「你這根本是搶劫吧!」小百合怒不可遏,由美卻笑了出來,拉 住了小百合:「師父,請問你今晚在哪裡落腳?」   「以天為帳,以地為床,」和尚指著不遠處的橋墩:「可貧身出門 在外,只怕這身俗軀水土不服,總要擋風躲雨,那底下舒服得很呢。」 興高采烈的介紹完畢,這才突然想起來:「兩位施主要往哪去,貧僧可 再送一程。」   千萬不要……小百合看著由美,非常擔心她點頭說好,還好由美 只是微笑點頭:「到這裡就好了,我們坐車回去。」她在這附近還預備 了一處居所,沒想到這麼快就派上用場,連小百合也不知道這個地方 的存在。   由美和小百合揮手向和尚告別,她有種預感,在不久的未來,她 們還會再遇到這個暴力和尚。 來源 :啾啾姊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