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二十章 劍超無涯,刀越頂峰 (上)

達人殿堂

 
    

  第一百二十章 劍超無涯,刀越頂峰!(上)   前情:   可是,就算在場的人都沒看出來,遠在五十米開外的不負平生卻是看出來 了。不得不說,鍾琴那一招「邪花飄香」,的確讓不負平生原本已經慢慢平復 下來的心又激盪了起來!   「邪花飄香?怎會是邪花飄香?」不負平生心中激動,卻是百思不解。    ◇    ◇   思忖間,戰況已然更加激烈,魏龍生雖然不是魔羅對手,卻也九段巔峰的 武聖,其實力仍舊不容小覷,一掌一拳間,皆是山崩地裂!     「哼,愚蠢!」面對魏龍生正面襲來的連環雄掌,魔羅邪刀一挑,登時刀 氣縱橫,直竄雲霄,雙方你來我往,乍看之下互有得失,其實魏龍生卻是咬牙 硬撐。   一旁鍾琴也沒閒著,剛才一擊不中,立馬變招,倩姿迴身就是一個掃腿, 勁風帶起一蓬白光,直切魔羅項頸!原來鍾琴繡鞋尖上,竟暗藏裏刀,只需發 勁便能突刺而出,給對手一個措手不及!   眼看就要得手,短刀卻是「噹」一聲被震開,魔羅腰間魔劍出鞘,寒光凜 凜,強勁的力道將鍾琴彈飛,宛如斷線風箏!百亂中,鍾琴挺身腳下虛點,旋 飛的身子硬是在半空中一凝,止住了去勢。惱羞同時,她嬌聲一叱,回身速掌 連擊魔羅,掌勢排山倒海,綿如江河——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看到這裡,或許有朋友會問,難道她童華衣就不怕身份敗露?竟然肆無忌 憚的連發強招?其實並不是這樣,而是人在拼命當頭,如果還能有這諸般顧忌 的話,恐怕那也不是真拼命了,而是游刃有餘吧?   鍾琴確實擔心魏龍生因此識破自己的好事,但魏龍生是她的摯愛,對她來 說,就算因此被魏龍生所懷疑,甚至直接識破,那又如何?如果不全力一拼, 難道要她殺死魏龍生?還是要讓魏龍生來殺死她?不管是選擇哪一種,那絕對 只是讓這一切更加悲哀而已,所以童華衣寧可魏龍生恨她,也要和他一起活下 去。   再說激烈的戰況,眼下池畔刀光劍影,掌氣連綿,宋凜和兩位神醫早已跑 得遠遠躲避了去,而魏龍生也開始感到肢絀,畢竟實力的階段差距,並不是經 驗所能完全彌補過來的。   而在旁迂迴助攻的鍾琴,此時也是漸感吃力。手持邪刀與魔劍的魔羅,實 在是太可怕了,不論實力還是速度,都讓人難以招架。   不過在這場戰鬥中,或許唯一可幸的,恐怕就是忙於與魔羅對招以及閃躲 的魏龍生,至始至終都很巧的沒看到鍾琴發招的瞬間,甚至根本沒有閒暇能夠 顧及到鍾琴,只能想盡辦法的吸引魔羅的攻擊,讓鍾琴得以從旁偷襲,甚至進 而得手!   只可惜鍾琴不是鍾琴,而是童華衣,兩人的武功有著本質上的差異,而這 個差異便是造成魏龍生誤判的主要因素。   本來魏龍生心裡的打算是藉由鍾琴的「極度弦音」來擾亂魔羅的心智,然 後再從中尋求進攻的破綻,或許運氣好的話,還能重創魔羅也說不定。因為魏 龍生很清楚,鍾琴師承龍影聖尊,她所修習的「終末之音」上半卷,自龍影聖 尊以後,絕對可謂是獨步天下的致命神功,當初若不是受到眾多高手圍攻,鍾 琴和末鼓也不會如此狼狽,甚至末鼓殞身。   而現如今,他們面對的魔羅雖然武功境界絕高,但魏龍生還不認為魔羅的 境界會高過鍾琴的師父龍影聖尊,換句話說,由龍影聖尊所創的武功,難道還 無法擺平這個魔羅?好吧,就算擺不平,難道影響一下他還不能嗎?所以才有 了魏龍生後來的聯手和偷襲的計畫。   只不過諒他魏龍生如何聰明,只怕也萬料不到眼前的鍾琴,根本就不是鍾 琴!而是另一個深深愛慕著他的女子——童華衣!   「死來!」   魔羅一聲喝,手中魔劍斜削而上,霸道絕強的劍氣頓時裂空而出,掃向了 剛剛穩住身形的鍾琴!   「啊!」   「琴兒!」   眼見劍氣直剖面門,魏龍生大驚,鍾琴更是忍不住驚呼出聲,她此時才剛 穩住身形,根本來不及閃避襲來的劍氣,眼看劍氣臨身避無可避,索性雙眼一 閉!   然而迅至的劍氣未到,卻反聽「鏘」地一聲,那劍氣頓時被人引向一側, 「刷」一下裂地而去!   跟著鍾琴就覺手臂一緊,耳邊同時傳來熟悉聲音:「走!」   話音甫落,身子已經隨身邊那人一飛而起,轉眼掠出戰圈。   兀自驚魂的童華衣這才回神,看清了這個出手搭救自己的人:「是你?」   但一句道謝的話還未出口,卻又想起魏龍生還在與魔羅惡鬥呢,不禁慌張 地朝向戰圈喊道:「龍生!」   救人的人,自然是不負平生了。當他聽到那一聲「龍生」時,不知怎地, 心裡卻覺一痛,移開停留在童華衣身上的目光,再次凝向激鬥的戰圈,果然, 在失去童華衣的協攻後,魏龍生立時便是險象環生,幾乎只剩下了拼命閃躲的 力氣,連一招反擊的縫隙都尋不到。   「不負平生,你快救救龍生,你們不是好朋友嗎?」童華衣喊道。   從剛才不負平生與魔羅的一瞬間交手,童華衣就是再笨,也看出來不負平 生隱藏了許多實力,而這份力量,無疑是他們現在希望。   「……」凝望著眼前陌生卻又熟悉的儷人,不負平生沉默了。   「就當我求你了……」見不負平生不語,倔強的童華衣竟是哀求起來。   不負平生聞言很是詫異,這還是那個他認識的童華衣嗎?倔強如她,竟也 有為愛低頭的一回,看在不負平生眼裡,卻是無限的欣羨。   看著童華衣眼楮裡的冀望,不負平生心頭猛然一酸,他在想,如果這時候 魏龍生死了,自己是不是就能獲得童華衣的芳心?但很快這個念頭就被不負平 生給拋開,魏龍生雖然是他在罪島才結識的,但兩人也在罪島患難了千年,這 份情誼絕對不假,如今他有難,難道自己要袖手旁觀嗎?   不,不負平生自問還做不到。   雖然一開始他沒有出手幫忙圍攻魔羅,但那卻不是有意為之,畢竟,誰能 奢望一個心如死灰的人,還能有什麼振作的表現?說句難聽的,他自己想死, 沒連帶把大家也拖下水就該表揚了,不然還想要他怎樣?   不負平生沒有狠心拒絕童華衣,雖然童華衣的臉容已經變了,但就因為它 變了,卻更讓不負平生明白到,童華衣對魏龍生的愛,或許就像自己對童華衣 一般,是絕對不可能因為任何事改變的——即使,魏龍生死了,也一樣。   空洞地凝望著童華衣的眼睛,半晌,不負平生才微不可察地歎息一聲,堆 起笑容,說道:「嘿,放心吧,你們好不容易才共結連理,妳要是守寡了,我 可照顧不了妳……」   以為不負平生又來調戲自己,童華衣大為惱火,也忘了先前自己是怎麼哀 求人家的,脫口便道:「說什麼你,都這時候了!」其實她一顆心始終懸在魏 龍生身上。   聞言,不負平生心頭一酸,收起了強裝的輕挑,將滿身狼狽的童華衣扶在 一旁歇下,方才自嘲道:「對不起,妳看我這愛開玩笑的性子,哎,可能到死 都改不了吧哈哈……妳安心在這裡待著,我保證,無論如何都給妳把人帶回來 ,別擔心。」   「謝……謝謝你……」這句謝謝,幾乎是童華衣在無意識下說出來的話, 因為不負平生那溫柔的態度,不知怎地,竟在剛才那一瞬間,讓自己產生了一 絲的迷惘……好像,好像在什麼地方也曾經感受過,卻是怎麼也想不起來。   當然,無怪童華衣想不起,誰會記得數千年前的事呢?   那個在數千年前,在童華衣神功初成時所遇見的莫名男子,那個曾經被她 以身份和實力都懸殊而拒絕,甚至瞧不起的男子,或許童華衣做夢也想不到, 那個男人今天會和自己一樣在罪島,而且還是以一個改頭換面,隱姓埋名的方 式出現在自己身邊。   其實童華衣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   她根本不曉得,因為自己那一番毫不留情的話,竟然間接促造了一個永遠 都被世人所歌頌的傳說,更諷刺的是,這個傳說還曾經「易容」成自己不認識 的人來打敗自己……   傳說,一千多年前,在群雄割據、劃地為王的那個戰火彌天的時代裡,東 神州裡橫空出世了一名絕代奇葩。那個人挑戰天下,不僅用實力證明自己,還 用他的劍刻出驕傲,更用他的刀斬斷鄙視,而最後,用他的名字寫下傳說——   他,是殺榜永遠的第一人。   他,是遺世兵解的創作者。   他,是完敗天下高手的人。   他的刀很冷,他的劍很快,他是東神州第一個刀劍雙修的武家,人們因為 他超群的實力而給他起了一個外號——   劍超無涯,刀越頂峰!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