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二十一章 劍超無涯,刀越頂峰 (中)

達人殿堂

 
    

 第一百二十一章 劍超無涯,刀越頂峰!(中)   前情:   傳說,一千多年前,在群雄割據、劃地為王的那個戰火彌天的時代裡,東 神州裡橫空出世了一名絕代奇葩。那個人挑戰天下,不僅用實力證明自己,還 用他的劍刻出驕傲,更用他的刀斬斷鄙視,而最後,用他的名字寫下傳說——   他,是殺榜永遠的第一人。   他,是遺世兵解的創作者。   他,是完敗天下高手的人。   他的刀很冷,他的劍很快,他是東神州第一個刀劍雙修的武家,人們因為 他超群的實力而給他起了一個外號——   劍超無涯,刀越頂峰!    ◇    ◇   面對童華衣的要求,不負平生是絕對不會說一個不字的,就更別提這還是 童華衣無助下的懇求。   不負平生心裡雖是自嘲,卻依然給出了承諾:「我一定帶他回來。」   其實不負平生心裡何嘗不想告訴童華衣「我一定回來」,只是,人家稀罕 麼?人家等的是魏龍生,可不是我不負平生!   搖了搖頭,甩開那些紊亂的思緒,不負平生不再去想,他現在要做的,是 救回魏龍生,保全童華衣的愛人!   不負平生穩穩站起,一股沉重又肅冷的殺氣,霎時以他為中心,向著四面 八方擴散開去,所過之處,風吹草偃,只餘絕息死靜!   曾經,千年磨刀只為愛。   曾時,歲歲煉劍只為情。   曾經的一代奇人,為了尊嚴與不甘,練就了刀劍雙極的絕世武藝。   他造極巔峰。   他敗盡英雄。   而今,他再度提劍拔刀,是為愛,為恨,更為無奈!   感受到不負平生濃烈的殺意,魔羅再無心與魏龍生繼續糾纏下去,猛然右 臂一振,橫刀一劈,喝道:「煩啊!」   「轟」地一聲,地裂三呎,龐然刀氣襲向魏龍生,頓時打得他口吐鮮血, 摔飛出去!   等到魏龍生穩住身形,已是氣息紊亂,難以再攻,未待回氣衝上,卻感受 到了瀰漫在空氣當中的肅殺之氣,濃,而沉重!   「不負平生?」魏龍生驚疑不定地看著眼前那個,散發出超強氣息的人, 不敢相信竟然是實力應在他之下,並且和他在罪島相交千年的好友。   「隱藏實力?」魔羅的目光射向不負平生,挑眉道:「有趣!」同時,邪 刀斜指,真氣爆發——轟!   「不過就憑你,呵,還差得遠!」魔羅冷笑。說完一個閃身,所有人都以 為他要正面迎戰不負平生,結果他卻是朝向魏龍生飛去,手中邪刀更在胸前一 橫,作勢便要劈去。   不負平生已經答應過童華衣要帶回魏龍生,怎可能放任他斃命於魔羅的刀 下?更遑論魏龍生還是他多年好友……   眼見魏龍生危在旦夕,不負平生頓時單足碎土,爆氣掠出,再看時,已是 身在半空一刀劃出,電光石火間,「鏗」一聲響,高傲的魔羅竟給瞬至的刀氣 逼得一偏,生生地偏移了飛出的角度。   同一時間,不負平生也沒浪費這個機會,提氣一個加速,便是來到了魏龍 生面前,手中一把形狀怪異的黑色長刀擋架胸前,以防魔羅突襲。   「老魏,還行吧?現在可不是休息的時候。」不負平生似是玩笑說道。   「咳咳……」魏龍生一時激動,一口鮮血噴出,大咳了幾聲才調侃道:「 沒事……死不了,倒是你,了不起啊,藏的這麼深,連我都給懵了。」   「呵……」不負平生淡淡一笑,沒說什麼,心裡卻是有苦難言。   「不過你……」魏龍生一句話說了一半,便又嚥了回去,他本來是想問「 你行不行?」但又覺得這話有些小覷,也有些傷人,故而一頓,才又說道:「 要不,咱兩聯手?我們也不求能殺死他,只需與他周旋,待他姐姐迦耶娜一回 來……」   說來說去,其實魏龍生還是覺得這一切有些虛幻不真,他很難相信自己認 識了千年的人,突然間變成比自己還要牛逼的強者,太匪夷所思了。   「呵,哪有那麼容易……」魏龍生的話還沒說完,便聽不負平生搖頭說道 :「咱們想得到,魔羅那小子也想的到。」   「那怎麼辦,我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和他硬槓的話,豈不是自殺麼…… 」魏龍生這回也真是心虛了,雖然他感覺到不負平生的實力忽然大漲,甚至隱 隱有著超越自己的趨勢,但終歸也就是和自己在伯仲之間,差距並不算大,根 本不可能有任何勝算的。   其實魏龍生這回還真猜錯了,不負平生現在雖然展現出比以前更卓越的實 力,但說到底,他仍是有所隱藏的,只不過現在還不是掀底牌的時機,他必須 等。   「我在猜,迦耶娜那個大傻妞,現在八成已經被魔羅不曉得騙去了哪裡, 說不定正在某個異境裡瞎轉呢,只怕一兩天之內都不會回來,所以我們根本沒 有那個時間。」不負平生解釋。   「啊?」魏龍生聽得一陣懊悔,心說早知道當時就應該自告奮勇,陪著迦 耶娜一塊去找凌非的,那也沒現在這些事了。   「別急,據我的觀察,這個界通原四面無邊,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大,而且 ,最重要的是,這裡完全沒有任何可以作為地標的東西……」不負平生說道。   「你的意思是?」魏龍生沒聽懂,很自然脫口問道。   他其實不笨,只是經過剛才和魔羅的一番激烈交手後,忽然被死亡的壓迫 感打亂了思考的節奏,所以一時卻也沒反應過來不負平生的意思。   「按我估計,只要深入界通原之後,迷失方向肯定是遲早的事,所以…… 」不負平生說道。   「你……你的意思是我們要……」魏龍生當初能當上戒城之主,絕不是偶 然和幸運,他的智慧自也不低,等到緩過了氣,冷靜下來之後,也猜到了不負 平生的意思。敢情是要大家往界通原深入,大玩捉迷藏。   「不錯。」不負平生點了點頭:「只要深入界通原,你們和魔羅的差距就 能最大限度的縮小,雖然你們在深入之後會迷失方向,但我認為同樣的問題也 會發生在魔羅身上,這一點幾乎是可以肯定的。」   「老弟啊,你怎麼就這麼肯定魔羅也會迷失方向?要是你猜錯了,那咱們 ……」魏龍生覺得不負平生的計畫是不錯,但欠缺根據啊,這要是猜偏了,那 就搞笑了。   看出來魏龍生的隱憂,不負平生笑了笑:「放心吧,這幾天他姐弟兩都沒 離開過這池塘,最多也只是在附近活動,所以我認為,或許除了這個池塘的四 周以外的地方,他們也沒有去過,而原因就是擔心迷失方向。」   「這……」魏龍生聽了解釋,心裡還是有些不放心。   「呵,老魏,你什麼時候開始婆媽起來了?難道你覺得我們還有其他選擇 嗎?我相信只要你們進入界通原深處之後,就算魔羅實力再高,要尋到你們, 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等到那個大傻妞回來,以我觀察她的個性,也肯定會 去將你們都找回來,並保證你們的安危,到時後有她在,魔羅也沒什麼可懼的 了。」不負平生目光盯著遠處的魔羅,嘴裡卻是仔細的給魏龍生解釋。   「可,就算這方法能行得通,但我們現在一跑,魔羅肯定立刻就會追上來 ,這樣……是不是賭的有點大啊?」魏龍生以為不負平生要大家分散逃開,反 正魔羅一次也只能追一個,到時候只需要犧牲幾個人,就能替其他人爭取逃命 的時間。只是這個風險有點大呀,魏龍生心想,萬一魔羅頭一個就追我,那自 己豈不完蛋?   不負平生看了魏龍生一眼,似乎知道魏龍生的想法,於是淡然笑道:「你 和嫂子只管放手逃命去,這裡有我。」   「你……你不和我們一起?」魏龍生訝異的看著不負平生。   「怎麼,連你也糊塗啦?這種事總是要有人犧……引開注意的嘛,沒人給 你們牽制魔羅的話,這計畫的風險就真的有些大了,到時候只怕大家一個也跑 不掉吧?」不負平生覺得魏龍生的問題很好笑,難怪人家說急者無智,看來說 的便是這。   「喂喂喂,你們幾個別嘰嘰喳喳說個沒完啊,到底商量好了沒有?是要單 挑,還是一起上?我都行啊,不過最好是一起來,省得費時又費事。」魔羅等 得不耐煩了。他剛才不急著反殺回去的原因,其實並不如他話中那樣有恃無恐 ,反而是心有忌憚。沒辦法啊,不負平生的刀實在太快了。   「急什麼?趕去投胎啊?待會就收拾你。」不負平生對魔羅喊了回去,便 又開始對魏龍生囑咐了起來,務求稍後的大逃亡可以順利。只是這一喊,卻是 讓魔羅氣得咬牙切齒,心說要不是還沒搞清楚不負平生的實力和他的刀路,老 早衝過去把他們砍爆了,哪裡還能在這裡吹鬍子瞪眼,氣死自己沒的賠。   雖然魔羅認為自己的境界,除了姐姐之外就是獨步天下的存在,但剛才不 負平生露的那一手快刀,實在是讓他有些後怕。而原因,就出在剛才卸掉的那 一道刀氣身上。   時間回到剛才那一瞬間,當魔羅自以為帥的揮刀將不負平生從後方射來的 刀氣卸開時,卻愕然的發現那一道刀氣並沒有被自己引入地面,而是硬生生地 在自己的眼前轉彎,然後直接削向自己的脖子!這可讓魔羅這個正牌的天之子 ,嚇出了一身的冷汗。   在那一霎那,如果不是倚仗著絕高境界所帶來的超快反射神經,魔羅自問 ,只是剛才那輕描淡寫的一刀,就足夠讓自己的腦袋分家了。而這,竟是何等 可怕的刀技?恐怕連聖武神也沒想過,原來刀還可以這樣玩的吧?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