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三十一章 愛之真諦,便是無悔

達人殿堂

 
    

     第一百三十一章 愛之真諦,便是無悔!   背對著凌非射來的視線,迦耶娜寒著一張精緻粉白地小臉,壓低輕脆悅耳的 聲音斥責道:「說什麼你?還沒鬧夠嗎!」   「姐姐我說錯了嗎?死人就該老老實實躺在地上,站在這裡不嫌扎眼嗎?」 魔羅說著,掌風已向面前不負平生呼嘯過去,同時嫌惡道:「還不給我倒!」   話畢,勁風橫掃,不負平生的殘軀頓時宛如吹灰般支離四散,滿天飛揚。   此舉,楞是讓迦耶娜當場傻眼,她不敢相信魔羅的心性竟是如此惡劣。   當然,魔羅並不知道,那殘軀散離的畫面不僅震撼了自己的姐姐迦耶娜,也 完全激怒了真正的死神——凌非!       ◇    ◇   寒風颯颯,冷月銀光,絕美的夜色,為寂靜的界通原憑添一股森然。   但在旁靜觀的迦耶娜知道,這是山雨欲來之勢,暴雷將引之兆!   「聽說,死神不甘吞敗,想再與本神子決鬥一次,而且,還打算一招敗我? 」魔羅雙手抱胸遙視凌非,語帶譏調。   初初復原的魔羅,甫聞姐姐迦耶娜提起凌非打算一招了結仇怨,便是難抑心 中譏誚。   雖然目睹死神「死而復生」這件事,讓他很是驚疑,但,這並不能改變死神 是他手下敗將的事實。即便這個過程有些卑鄙,然,成王敗寇古來皆是,就算手 段齷齪了一點,那又如何?   歷史,永遠是勝利者譜寫的!   所以魔羅笑了,發自內心的笑了,這絕對,是他今日聽到最可笑的一句話!   一招敗我?哈,手下敗將也敢言強?愚蠢!   面對魔羅譏諷的言語,死神凌非負手昂立、不為所動,半晌,在漠然的眼神 注視中,冷冷說道:「不是敗你……而是,殺你!」   話聲甫落,凌非揚起右手,懾人寒芒乍然出現,驀然,一道冷鋒挾帶萬丈聖 氣,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自納戒裡旋飛出鞘——鏘!   凌非順手一握,體內冰龍之力運轉如飛,倏凍的冰氣,頃刻間自森冷寒光中 無限爆發,轉眼覆蓋了大地,冰凍了空氣!   而本不該出現的雪花,竟也從天空飄下,如雨似幻,佈滿了整座夜空。   因澎湃元力的釋放,凌非微微騰空飄起,手中緊握著神刀天啟,聖芒閃耀, 恍若戰帝下凡、鬥神重生,不可一擋!   他身形雖小,卻似巨擘擎峰,替微微透明的刀身,更增森寒肅殺!   魔羅見狀,譏嘲的笑容愕然一僵。任誰見了自己的愛刀落在敵人手裡,心裡 都不會太好過。   不過,魔羅很快便恢復了笑容。因為他知道,他的愛刀,很快就會再度回到 他的手裡。   對於一個將死的人,任何刻薄都顯得沒有意義不是?說到底,在這一刻裡, 魔羅的心胸還是很寬闊的,天啟,姑且就出借一回吧!   「好大的口氣怎樣?你別忘了,本神子能殺你一次,便能殺你第二次,所以 這一回,你同樣要死在本神子刀下,而且這一次……我會好好盯著你,看著你斷 氣,不會再讓你有任何機會活轉過來!」魔羅撂下豪語,自信滿滿。   急降的氣溫雖然讓魔羅想起不負平生最後的殺招,但,不負平生早已死絕, 連屍體,都已肢離破碎散落滿地,諒是他再如何神奇,也不可能活過來再施展一 次《十方無赦》!   這一點,魔羅有著絕對的信心和把握,所以他一點也不擔心。   面對死神凌非釋放出來的極寒凍氣,雖讓他感到有些心悸、有些熟悉,但可 惜,死神畢竟不是不負平生,而是那個手下敗將!   他魔羅,可不會將一個手下敗將當回事。   然而魔羅並沒有注意到,在他說出那段自我感覺良好的話時,始終靜默在旁 的姐姐,那雙明媚清澈地眸子裡,卻是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怒容。   對於魔羅的挑釁,凌非充耳不聞,他深深吸汲一口氣,仔細的感受著體內, 那承載了不負平生所有希望和記憶的「冰龍之力」。   與其相比,凌非不由自慚形穢,不負平生對愛的執著與真摯,讓人嘆服,更 令人生敬。   他的實力放眼東神州,已可謂天下無雙,但,他沒有選擇用武力去奪取那份 愛,更沒有選擇用毀滅去宣讀他的愛,而是,用最沉默的方式,去擁抱他的愛。   此情此舉,便連凌非也自覺望塵莫及,或許,這才是愛的最終真諦。   收回神往,凌非看向魔羅的眼神變得更加不屑,這個男人,不配懂愛!   「如果能有這個機會……那便,把握吧!」凌非淡淡地回應魔羅的挑釁,手 中天啟在漫天飛舞的雪櫻下,緩緩橫刀一劃。   頓時,刀芒閃耀、寒光躁動,是一份懂,更是一份明白!   「可笑!」魔羅呸一聲:「螳臂擋車不自量力,該把握的人,是你!」   拔起插在土中的殘神刀,魔羅遙指凌非,周身氣流瞬間爆旋,激起一圈圈銀 光向外擴盪、氣撼八方!   而其刀下所凝,正是刀意無盡,蓄勢待發!   「這一招,你應該不陌生吧?死神!」魔羅咧嘴笑開了。   神之刀意,便是無盡,是沒有任何人可與之匹敵的刀招。   因此,身懷刀意無盡的魔羅,不管是不負平生還是死神,在他眼裡,那都是 螻蟻,都是糞蛆!   不過,他雖然嘴上狂妄,可其實心裡卻是從未鬆懈。尤其,是對一個能夠死 而復生的人,魔羅更加不會輕視。   他之所以說那些話,不過是為了擾亂對手的心智,當有人真把他視作莽夫時 ,那便意味著那個人的命,不長了。   只不過魔羅的這些手段,對凌非而言根本造成不了任何影響和威脅。   死神的意志,豈是任何人神魔可以動搖的?   「戰吧,一招之後,恩怨了結。」凌非手執天啟,睥睨的眼神宛若死神,冷 漠而無情地看著魔羅,寒聲說道。   同時,全身元力充貫天啟,頓時讓神刀自發而出的聖氣中,也夾雜著死神所 獨有的死亡之氣,直如黑與白,善與惡,光明與混沌的完美結合。   而這,正是凌非對武學超卓的領悟力,將神絕七劍化零為整七式合一,再融 合不負平生留在冰之本源裡的記憶,將其與十方無赦合流的殺神之招!   魔羅瞇著眼,看著天啟刀身上暴漲的冽冽寒光,心底不由有些寒意,但臉上 卻是不屈,強抑心中不安,頑強說道:「哼!裝模作樣,本神子會讓你知道,死 神永遠都是我的手下敗將!」   話落,魔羅身子陡然旋空拔起,直衝雲頂,緊接著雙手握刀,目標鎖定,狠 狠斬落——「刀意,無盡!」   長喊一聲,神之刀意,驚世揮出!   宛如隕星之力,直劈天地,瞬間劃破暴雪紛飛的夜幕,直若天譴一般,捲風 破雲、怒瀉平原!     看著數千道刀氣磅礡飛瀉,狂風驟雨般傾射而下,凌非冷漠注視,手中,是 早已運足十成功力的撼宇神擊——   「刀,是無窮,劍,亦無盡,魔羅,好生看著吧,那個男人最後的意志!」   凌非原本冷漠的眼神一變,手一動,天啟向天——   「無赦天赦,十方,無悔!」   充滿不負平生意志的驚神之招,宛如不負平生在世,瀟灑擊出,卻又似殺神 之刀,直斬雲霄!   半空中,雙極對迸,頓時,天地震撼,土捲百丈,無垠雲海上,是受到衝擊 而激烈翻湧的雲浪,滿眼看去,宛若末日降臨,星辰崩散!      魏龍生之情,童華衣的愛,本是難以兩全之事,不負平生知道,也明白,所 以他選擇默默在旁守護。當魏龍生的朋友,和他一塊喝酒,談天說地,天南地北 胡侃;也當童華衣的朋友,聽她訴說心事,替她分勞解憂,當她的出氣筒……   但,不負平生最後的恨,是不能抵抗的神威,是不能守護的摯愛,是不能活 著,笑著,看著他愛的人……平安歸來。   這一切一切,凌非無力改變,但,不負平生最後的恨,死神,必當周全!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