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三十三章 快轉,十年之後

達人殿堂

 
    

 第一百三十三章 快轉,十年之後!   早晨的陽光從葉隙間灑落,森林裡時而傳來女孩兒嬉鬧如銀玲般的聲音,一 道瀑布自崖上傾瀉而下,宛若銀龍入水。經年累月的週而復始,終於在瀑布底下 形成了一個沖積湖,湖面上波光瀲灩,倒影曲折。在濺起的水花後,是兩個身材 窈窕、國色天香的女孩兒,正在嬉鬧著相互潑水。   玩得正興,其中一個個頭較小,卻十分可愛的女孩忽然停下了手。   「妮妮姐姐,我不玩了,妳看我身上的衣服都被妳弄濕了。」伊莫姆抬了抬 手,兩臂的袖子全都沾滿了滴滴答答的湖水,低頭看到自己一身濕淋淋的絲綢連 身齊膝裙,漂亮的眉頭便皺成了小小的川字,鼓著腮幫子嘟嚷起來。   艾芙妮玩興正濃,笑嘻嘻說道:「濕了就濕了唄,有什麼關係,而且不是妳 說要玩打水仗的嗎?剛才還一股狠勁地潑我,現在才說不玩,沒門兒!」說著, 又給伊莫姆潑去一盆子水。   「不潑了,我不潑了,妮妮姐姐,我現在覺得玩水是一個特大的錯誤,我們 不應該玩水的。」伊莫姆的小靴子被她扔在岸上,所以現在是光著腳丫子站在淺 水處說話。   「哦?為什麼?不是妳說要玩的嗎?」艾芙妮好奇問道,但心裡卻警惕著, 因為伊莫姆太喜歡耍賴了。不耍賴就不是伊莫姆了。   伊莫姆沒有回答艾芙妮的問題,而是指了指自己飽滿的胸脯,那片被湖水濕 透的衣服正緊緊黏貼在兩團白皙的肉脯上,因為絲質衣料被水浸濕後,完全變成 了半透明,所以此時幾乎清晰可見胸部上挺立著兩顆小小地粉色凸點。   伊莫姆嘟著小嘴,又指了指艾芙妮的胸部。   「啊!」艾芙妮尖叫一聲趕緊捂著胸脯,剛才只顧著玩沒發現,敢情她們倆 現在都變成惹人眼球的春光了。艾芙妮氣得用拳頭砸了下水面,頓時濺起一片水 花,說道:「妳個死姆姆,妳怎麼現在才說?我們這樣要怎麼見人啊?要是讓亞 格他們看到,那我一世清譽不都毀了!」   「哦,妮妮姐姐,妳又沒問,而且我也是剛剛才發現的呀。」伊莫姆一雙大 眼睛眨呀眨地看著不停晃動的湖面,滿臉委屈地說道。   「讓妳氣死。」艾芙妮真拿這個惹事精沒轍,光著腳丫一邊往岸上走去,一 邊皺著兩條柳葉眉說道:「我覺得今天最大的錯誤不是玩水,是帶妳這個笨蛋出 來!」   「我才不是笨蛋呢。」伊莫姆氣鼓鼓地反駁。伊莫姆可是魔法天才。   「妳是,妳就是!」艾芙妮一肚子火,今天怎麼就答應伊莫姆打水仗呢?真 是鬼迷心竅了。   「反正我不是笨蛋,而且我們可以等晚一些衣服乾了再回去呀,這樣就不會 有人知道妮妮姐姐胸脯塞墊子的事了。」伊莫姆眨著眼睛,誠懇地建議道。   「死姆姆,妳閉嘴!」艾芙妮氣炸了,一拍水就潑了伊莫姆一身。   這個伊莫姆實在太氣人了,話題不繞著胸部轉會死啊?   「我說的是真的嘛。」伊莫姆像隻落湯雞,一臉委屈地說道。   「妳還說!」艾芙妮光潔白皙的小腿在水裡踢起一腳,大片的浪花嘩啦啦灑 了出去:「我們哪有時間把衣服晾乾?再說了,出來這麼久,亞格現在肯定已經 帶人找過來了,到時候怎辦啊……都是妳這個笨蛋,出得什麼打水仗的餿主意, 笨死了啦!」   艾芙妮兩隻手不停拍擊著水面,她實在快瘋了,難道胸脯小有錯嗎?難道塞 墊子有錯嗎?哪個女孩兒不愛美的?在胸脯裡墊上幾片軟墊,讓自己的身材看起 來更完美也不行嗎?   可就在今天,這個塞墊子的秘密恐怕再也保不住了,而且現在全身衣服都溼 透了,緊緊的黏附在身體上面,身上的曲線若隱若現,乍看上去就跟沒穿似的, 這若教別人看見,以後她艾芙妮還要不要做人了?   「可是妮妮姐姐,我們可以用火烤呀,這樣衣服很快就可以乾了。」伊莫姆 笑嘻嘻說道,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時不時地瞟向湖面。   「用什麼火烤?我上哪兒去找火呀……啊,對呀,我怎麼把妳這魔法天才給 忘了。」艾芙妮一高興,剛才的鬱悶一下子便跑了沒影,輕拍著胸前被兩片厚厚 的軟墊給頂的高挺的假奶,興奮地說道:「姆姆,看在妳還有這點兒功能的份上 ,本小姐決定了,這回就大發慈悲原諒妳了,不過下回妳要再敢出這種餿主意, 看我不扒了妳這惹禍精的皮!走,咱們上去把衣服烤乾,遲了亞格他們就要來了 。」   艾芙妮說著就要往岸上走去,可伊莫姆卻神情古怪地拉了拉艾芙妮濕淋淋的 袖子,說道:「妮妮姐姐,妳覺不覺得浪有點兒大啊,好奇怪哦……」   艾芙妮被伊莫姆扯了一下,剛抬起的腳丫子又踩進水裡,轉頭向湖面看過去 ,又抬頭瞥了眼那條倒瀉而下的瀑布,翻了個白眼,不以為然地對伊莫姆說道: 「哪有什麼奇怪的,瀑布沖刷下來,湖面的浪自然大了,我可警告妳,別又想編 故事來嚇我。」   「是真的,真的,我沒有編故事。」伊莫姆不高興了,態度堅決地指著湖面 說道:「我們剛來的時候沒那麼大兒浪啊。」   艾芙妮聽伊莫姆這麼一說,又看了看不停朝自己推來的水波,心也越發的揪 緊了起來。   她雖然很少接觸外界,但也從書本或護衛那裡聽說過,在野外到處都潛伏著 危險,什麼稀奇古怪的魔獸都有,天上飛的、地上爬的,還有那水裡游的,讓人 防不勝防,稍微一個不留心,可能就會變成魔獸的食物,所以往來在城市間的許 多商旅都有被各種魔獸襲擊過的經驗,這已經不是什麼新聞了,而是天天都在發 生的事情,只是發生的地點不同罷了。   「姆姆,我們快回岸上!」艾芙妮也覺得事情不太對勁,拽著伊莫姆的手便 往岸上跑去,兩人四腳踩得湖水噗通噗通地亂濺。   結果一個不慎,艾芙妮卻讓水草給絆了一跤,弄得全身上下更濕了,氣得嘴 裡叨叨絮絮地咒罵著,正要爬起來,卻聽伊莫姆尖叫道:「妮妮姐姐,有魚,有 大怪魚來了,妳,妳快起來呀!」   艾芙妮此時恨不得把伊莫姆抓過來暴打一頓,她難道不想趕快嗎?她也想啊 ,問題是水底下的水草不肯,她有什麼辦法?而且這死姆姆不來幫忙扶一把也就 算了,竟然還編了個什麼大怪魚想來嚇唬自己,實在是太可惡了。   「死姆姆,我的腳被水草給纏了妳還嚇唬我,信不信我等會兒上去撕了你的 嘴!」艾芙妮氣呼呼地一邊彎腰解著纏在小腿肚上的水草,一邊警告著說道。   「妮妮姐姐,是真的,真的啦,大怪魚來了,妳快看,快看!」伊莫姆指著 湖心的方向,一個巨大黑影正在朝他們靠近,讓她急的在水裡邊亂跳亂叫。   艾芙妮原本是不相信的,不過這伊莫姆也太會演了吧?竟然連表情都這麼逼 真,不去當演員實在是有些可惜了……   如此想著,艾芙妮下意識回過頭,順著伊莫姆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結果臉 色立馬綠了一片,尖叫道:「啊!怎麼真的有大怪魚?姆姆,姆姆妳快來幫我, 我的腳,我的腳給水草纏了,快點兒呀!」   「哦哦,好哦,妮妮姐姐妳等我,我回去找亞格他們來。」伊莫姆說著便往 岸上蹦去,敢情這小丫頭片子是想開溜的吧?   「哎……哎等,等等啊,喂!妳個死姆姆,給我回來!」艾芙妮真急了,在 後邊直喊,眼淚都快飆出來了:「等妳找他們來我都成別人午餐了,妳想氣死我 呀!快回來!」   伊莫姆很快又蹦了回來,苦著臉說道:「可是妮妮姐姐,每次玩花繩都是我 輸,我不會解這個呀……」   「妳……」艾芙妮差點讓自己的口水噎死,氣憤地說道:「妳不會解,可以 幫我爭取時間啊,怎麼這麼笨呢,難怪人家說胸大無腦,說的就是妳!」   「妮妮姐姐一定是嫉妒我胸部比妳大。」伊莫姆不以為然地反駁道。   「我……鬼才嫉妒妳,廢話那麼多,快去幫我爭取點時間,不然牠要把我吃 了,妳看以後誰還陪妳玩!」艾芙妮臉上有些發燙,她還真有些羨慕伊莫姆的過 盛發育。   「哦,可是要怎麼爭取時間啊,我又不會。」伊莫姆皺著可愛的小眉頭,一 臉無助。   「妳去把牠引開,讓我有時間解開水草不就成了,這都不會,虧妳還說自己 是魔法天才,我看以後改叫蠢材得了!」艾芙妮覺得頭很痛,她記得伊莫姆平時 古靈精怪很聰明的啊,怎麼到了緊要關口卻是一點作用也沒有,完全成了擺設。   「我啊?」伊莫姆張著小嘴兒,小指頭指著自己驚訝的問。   「不然我啊?快去呀,還楞在這裡……」艾芙妮一邊彎著腰,恨恨地用蠻力 拔斷那些在自己小腿上纏的亂七八糟的水草,一邊抬起頭瞪著伊莫姆說道。   「可我不會游泳啊。」伊莫姆很煩惱,她拉了拉齊膝的裙襬,湖水淅瀝瀝的 直往下淌。   「我……我這都讓妳氣死了!」艾芙妮翻了翻白眼,氣道:「妳不是魔法天 才嗎?怎麼這會兒一點用都沒有!」   「我是魔法天才啊,可又沒有規定魔法天才要會捉魚放風箏……」伊莫姆低 著頭小聲嘟嚷,心裡十分糾結,心想魔法天才又不負責這一塊。   剛從營帳內走出來的亞格,對著身邊的衛兵說道:「你去告訴兩位小姐,就 說咱們要拔營繼續趕路了,否則天黑之前怕趕不回城。」   「是。」那名衛兵答應一聲,快速的跑了。   看衛兵向著兩位小姐的營帳方向跑去,亞格便開始對其他人囑咐起其他工作 項目,只是一個工作項目都還沒有交待完畢,剛才去通知兩位小姐準備拔營開寨 的衛兵卻是急匆匆地跑了回來,後邊還跟著兩名士兵,亞格認得出來,那兩名士 兵是負責守衛大小姐營帳的。   已經五十二歲的亞格,灰白色的眉毛緊緊皺起,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還沒等他開問,那名衛兵便慌慌張張跑過來,大聲呼道:「隊長,隊 長不好了,小姐她們……她們不見了!」   「啊?」聽到這消息,年邁的亞格差點兒心臟病發作,他知道伊莫姆希爾是 出了名的搗蛋鬼惹禍精,所以他在剛才就已經做好了心裡建設,準備聽看看她又 給大小姐惹出什麼事兒來,可是怎麼也沒想到是出了這樣的大事,他寒著臉,強 抑心中的惱怒,對那兩個負責看護大小姐的士兵問道:「大小姐他們去哪了?」   「我……我們不知道……」兩名士兵心中叫苦,他們根本沒發現人跑了。   亞格的拳頭握得嘎嘎作響,他恨死這兩個大頭兵了。   要知道,艾芙妮可是雪菲爾德伯爵的獨生女,更是雪菲爾德爵位的唯一繼承 人,如果她有了什麼閃失的話,自己要如何向家主雪菲爾德伯爵交待?更還有什 麼臉面活下去?除了以死謝罪外,亞格想不到還有什麼其他方法能夠減輕自己的 愧疚。   亞格雖然著急,卻沒有失去理智,他快速集結全營上下百多號人,然後以肯 亞魔犬為前鋒,開始向著森林深處搜尋過去。   肯亞魔犬是一種嗅覺極其靈敏的魔獸,他們雖然不擅長作戰攻擊,卻在偵搜 這一塊有很好得發揮,所以亞格雖然心急,卻仍有著十足的信心,他知道,只要 艾芙妮和伊莫姆小姐的味道還沒有被空氣所稀釋而消散,那麼肯亞魔犬就必定能 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艾芙妮小姐,這絕對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凌非一邊在水裡游著,心裡卻是悔青了腸子,早知道通往西神州的入口就在 那池塘底部的話,老早跳下去也不用白白空等十年的光陰——雖然那池塘的深度 深達十幾萬米,而且越底部就越是寒冷,尋常人只怕知道這個出口也出不去。   但是十年對死神或者迦耶娜,甚至是魏龍生他們來說可能沒什麼,可自己遠 在麒麟帝城的母親管清悅怎麼辦?她只是一個平常人,身上沒有半點武功境界, 孤身困在麒麟帝城的她,能有好日子過嗎?還有秦韻,經過了十年的歲月,她現 如今又在哪兒呢?   凌非越想越悔,只怪自己當初實在太老實了,要是多花點心思,指不定老早 就找到通往西神州的出口了,也不用在那傻傻的等太石公吐石頭。現在回想起來 ,太石公說話的速度,真能活活把人給累死。凌非想到好幾次排列在地上的石頭 句子讓愛鬥嘴的兩位神醫給不小心弄亂,害得大家搞不清楚那些關鍵的字到底應 該在哪裡,比如是還是不是,又比如左還是右什麼的,真的會搞死人。   費了好大勁,終於十年過去了,凌非才從太石公那裡得到了他想要的一些信 息。不過,雖然心中有些埋怨這時間耗費的太長,但所獲得的那些信息也確實都 是極為重要的,比如極光之塔被自己毀了一座會帶來什麼影響,以及時輪的真正 奧秘所在。   但是最讓凌非嘆氣的是,為了讓太石公願意吐露通往西神州入口在何處,硬 是讓凌非連連答應了好幾條讓人無語的條件和約定。比如到西神州之後要低調, 比如不能在西神州使用非西神州裡武功,比如不能無端殺死西神州的人,再比如 不能暴露自己來自東神州,更不能讓人知道自己死神的身份……等等等等許許多 多條件,但是為了前往西神州,凌非也只能無奈答應了。   游著游著,凌非終於在黑暗的深淵中看見一道曙光,很自然便往那裡游去, 想必那邊就是出口了吧。   正想著,凌非超人的視力已經將曙光的彼端看了清楚。那裡是一個充滿金色 波紋的地方,凌非猜想,自己可能正在一個潭底或者湖底,因為那發亮的波紋像 極了正被陽光照射的水面。   找到出口的瞬間,凌非心裡忍不住有些激動,終於讓他來到西神州了。只要 能使用虛空門回到東神州,那麼一切的等待就都不是白費的。   但就在這時候,一條長著六腳,渾身鱗片的血口怪魚,卻忽然從左側那一群 群聳立的石頭縫裡竄出,凌非藝高人膽大,自然不會被牠嚇到,但那條怪魚忽然 衝出來,也的確是讓凌非微微一愕。   怪魚似乎是這座潭水裡的霸主,牠悠悠地擺動著那條巨大的尾巴緩緩游著, 就像個巡視自己領土的國王,只不過這位國王好像並沒有發現蟄伏在更深處的凌 非,而是逕自向著遠處游去。   正當凌非收回目光的同時,兩條倒影跳進了水裡,距離雖遠,卻不影響死神 之眼,所以凌非很快知道那是兩個在戲水的人類,而且從倒影上看,應該是兩個 女性,心想,那就是西神州的人吧?   可是就在他這麼想的時候,卻又忽然間感受到水流傳來的波動有些異狀,凌 非在水中凝目看去,就看見那條六腳怪魚正緩緩的,朝著兩名戲水的人游去。   凌非微微一笑,饒有興致地看著怪魚的背影,心裡卻是琢磨著要否插手這件 閒事,畢竟答應過太石公,做人要低調的嘛。   也不知道英雄救美有沒有超出低調的範圍……凌非在潭底如此想道。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