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三十四章 凡事都有第一次

達人殿堂

 
    

  第一百三十四章 凡事都有第一次   前情   正當凌非收回目光的同時,兩條倒影跳進了水裡,距離雖遠,卻不影響死神 之眼,所以凌非很快知道那是兩個在戲水的人類,而且從倒影上看,應該是兩個 女性,心想,那就是西神州的人吧?   可是就在他這麼想的時候,卻又忽然間感受到水流傳來的波動有些異狀,凌 非在水中凝目看去,就看見那條六腳怪魚正緩緩的,朝著兩名戲水的人游去。   凌非微微一笑,饒有興致地看著怪魚的背影,心裡卻是琢磨著要否插手這件 閒事,畢竟答應過太石公,做人要低調的嘛。   也不知道英雄救美有沒有超出低調的範圍……凌非在潭底如此想著。       ◇    ◇   艾芙妮和伊莫姆還在吵著,六腳大怪魚已經向他們靠了過來,伊莫姆平時再 喜歡惡作劇,這時也不敢繼續再裝傻充楞了,趕忙的小手一揮,一發火球便從虛 空中向水面炸落,嘩一聲,大片水花被火球砸出水面,轉眼像下雨般從半空中撒 將下來。   伊莫姆漂亮地一雙大眼睛緊盯湖面,小手臂舉的高高地,她可不敢託大,心 裡暗罵那條大怪魚竟然敢扮豬吃老虎,剛才看牠還要死不活的游著,沒想到一見 火球砸過去,立馬咻個沒影了,嘖,也不知道有沒有打中。   「姆姆,怎麼樣?打跑牠了沒有?」艾芙妮恨死水草了,滿臉焦急的問。   剛才她雖然沒空抬頭去觀賞伊莫姆表演火球炸怪魚,但從耳邊傳來的呼嘯聲 和爆炸聲,也能猜到伊莫姆出手了。   「不知道呢,妮妮姐姐,大怪魚不見了。」伊莫姆真不曉得。   「不見了?」艾芙妮聽著心裡慌著,不過她現在沒空和伊莫姆針對這個問題 深入討論,用力一扯,最後一條纏著自己小腿的水草終於被她給扯斷,心中一喜 ,立馬拽起伊莫姆的手,向岸上跑去:「姆姆快走!」   「啊,妮妮姐姐妳弄好了呀?」伊莫姆被艾芙妮拖著一路小跑,驚喜問道。   「弄好了……啊!」艾芙妮撇過頭只來得及說完三個字,就看見後面水花大 片濺起,一條生得六腳的大怪魚嘩一下衝出水面,六條腿在水裡邊踩得劈劈啪啪 ,活像隻特大號的水蜥蜴向她們兩人啣尾追來,看得艾芙妮全身緊繃頭皮發麻!   「嗚哇!妮妮姐姐,大怪魚追來了!」伊莫姆尖叫起來。   被艾芙妮的叫聲驚了一跳,伊莫姆也看見撲上來的六腳怪魚了,平時總喜歡 看別人被惡作劇之後痛苦的表情,沒想到今兒那位倒楣的苦主卻輪到自己了,難 道是報應?不,伊莫姆才不會那麼想,她只是很鬱悶而已。   六腳怪魚很可怕,但如果再搭配上體型巨大的話呢?   艾芙妮活了十八年,完全是在父親呵護下長大,哪裡有被魔獸追求過,不對 ,是追過……呃,總之就是這樣過,現在忽然被一條巨大的六腳怪魚從後邊追著 滿地跑,那種內心的衝擊可以想像有多麼巨大,步伐一亂,左腳就把右腳給絆了 ,身體頓時失去重心撲倒下去,連帶伊莫姆也給拽進水裡喝了不少湖水。   兩人還沒能從淺灘裡爬起來,後邊的六腳大怪魚卻像是餓死鬼撲了過來,兩 個天真爛漫兼之年華正盛的青春無敵美少女,尖叫,閉眼,不敢看了,因為接下 來的畫面肯定是無比血腥又痛苦萬分。   「嗚哇!妮妮姐姐!」伊莫姆驚呼失聲,一把抱住艾芙妮,兩隻眼睛閉得緊 緊不敢去看,可心裡卻是亂七八糟的想著,長這麼大還沒被人家吃過,也不曉得 第一次被吃的時候會不會很疼呀?   艾芙妮緊緊摟著伊莫姆,她同樣緊張的要命,一對美麗的眸子緊緊闔著不敢 面對自己接下來的命運,只能在心中禱告著,誰來救救我呀!那些故事書裡不都 說美麗的公主遇到危險的時候,總是會有一個俊美的騎士,舉著叫做正義的劍, 然後騎著白馬翩翩來到的嗎?怎麼都這會兒了還不來呀?   可憐天真的艾芙妮,就像活在童話故事裡的公主,竟然會相信那種故事書裡 才有的情節,在這一點上,比起伊莫姆來說實在是太……太可愛了。妳看人家伊 莫姆,至少死到臨頭的時候,小腦袋裡想的還是比較實際面的東西——比如第一 次會痛嗎?呃,這可能要試過了才知道……   然而事情的發展,總是戲劇化的。   就在兩位美麗的小姐命在旦夕之際,後方原本讓人顫慄的動靜忽然沒了,波 濤浪疊的湖水也在瞬間平靜下來,艾芙妮緊摟著伊莫姆不敢轉頭,但她很清楚感 覺到危險好像消失了,或者說,遠離她們而去了,怎麼回事呢?難道那條六腳大 怪魚突然轉性改吃素了不成?   又等了片刻,還是靜悄悄沒半點兒動靜,艾芙妮這才顫巍巍地轉過頭,眼睛 微微張開一條隙縫,原本應該在自己身後猛追的大怪魚不見了,湖水還有些搖晃 ,但卻是慢慢的平靜下來。   艾芙妮有些不敢相信了,她這時也忘記了剛才的恐懼,眼睛也不再瞇成一條 線,而是隨著修長的睫毛眨呀眨地有些失神起來,滿腦子都在想發生什麼事了? 難道自己在作夢?   艾芙妮不敢相信的伸手去掐伊莫姆胖乎乎的小臉,心想如果這是夢的話,那 就應該不會疼才對……   「啊——疼,疼,好疼哦,妮妮姐姐你捏我做什麼呀!」伊莫姆小臉讓艾芙 妮狠狠掐了一把,想繼續裝死也不行了,只得喊著疼抬起頭來,委屈地捂著臉。   「不是夢?姆姆,妳會疼?」艾芙妮想再確定。   「當然疼呀,不如妳也讓我掐一把看疼不疼!」伊莫姆噘著嘴,憤憤說道。   「姆姆對不起嘛,我這不是因為大怪魚不見了,才以為自己在作夢嗎?」艾 芙妮知道自己理虧,不好意思地笑著賠罪。   伊莫姆哼一聲,撇過頭向湖面看去,她也感覺到異狀,因為本來撲上來的大 怪魚還真的消失了,真奇怪,跑哪兒去了?   正想著,水汪汪的眼睛盯著湖面左看看,右瞧瞧,忽然「啊」一聲尖叫:「 大色狼!有大色狼!」   「啊?」艾芙妮嚇一跳,卻還沒反應過來:「什……什麼狼?」   「是大色狼,大色狼!妮妮姐姐,有大色狼在水裡邊偷看我們!」伊莫姆指 著水面叫道。   「啊!」艾芙妮這時也驚呼一聲,因為她已經從伊莫姆手指的方向看見一顆 頭,對,就是一顆頭,一顆男性的頭,一顆可惡的頭,一顆色狼的頭!   奶奶的,竟然敢偷窺本小姐,不想活了是吧?嗨呀,還敢笑?哼!等會兒讓 你笑不出來!   六腳怪魚已經完全讓人遺忘,現在的艾芙妮是渾身充滿鬥氣的武鬥天才美少 女!她挽起絲綢質料的袖子就要上去找人理論,卻忘了自己現在春光正濃呢。   凌非冒出一顆頭露出水面,臉上掛著無害的笑容。   凌非從不負平生的記憶中學習到「臉上永遠掛著笑容」這個低調的守則,唯 有這樣,才更能隱藏自己的身份和實力,因為笑容是最無害的面具,它讓別人不 易看透自己,也讓別人容易忽視自己。   為了更容易融入人群,也降低別人對自己的戒心,凌非只能收起那張冷漠的 臉,因為他必須在西神州生存,更必須在西神州想辦法用正當的方式取得神宮方 面的允許,然後使用「超遠距離大陸移動裝置——虛空門」,重新回到東神州將 娘親管清悅救出,並讓秦韻恢復前世的記憶,而且,爺爺凌君南到現在還在噬魂 宗手裡,雲香帥也不曉得怎麼樣了,還有曾經救過自己的紀緋虹和史元叔叔,還 有那個總是貪玩的苗小小……東神州有太多的人等著他回去,他必須回去,所以 凌非只能拼命的去學習,學習如何隱藏自己的身份,如何低調的取得使用虛空門 的權利。   只是凌非現在有些想不明白了,他微笑地看著眼前的兩個小美女,心想,我 救了她們的性命,為什麼她們反而不高興了?   當然,十年的時間,凌非或許已經完全學會了不負平生遊戲人間的那種裝傻 充楞和瀟灑不羈,但有些東西是必須親身去經歷才會明白的。   比如偷窺別人濃密又隱私的春光還被抓個正著……呃,即使沒有當場被打爆 ,估計人家也不會給你什麼好臉色看的。   或許這只有偷窺過的人才會明白吧?   當然,凡事都有第一次,相信經過這一次以後,凌非,會明白的……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