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三十八章 青鳥盜賊團(下)

達人殿堂

 
    

  第一百三十八章 青鳥盜賊團 (下)   前情         嗯,老子就等在村外,難道還怕那財主不出來?   阿克索拿定主意後,心裡也不再那麼擔心了。兩腿用力一夾,魔眼獵豹便應 和著呼吼一聲,然後更快速的朝著湖西村飛奔而去。   等著吧,我一個人也能完成任務!    ◇    ◇   為了不引起注意,也怕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凌非已經把肩頭上那巴掌 大的謝雲無收回到神識裡。   此時凌非桌上的酒已經喝完,可他想要的信息卻只得到一半,虛空門在哪? 不知道,而自己的身分特殊,也實在很難開口去問。   正躊躇著要不要再向那仕女打聽打聽,對面的大叔卻是一臉含笑的提著酒盅 拽著椅子朝自己走來。   「小兄弟,一個人喝酒有點兒悶,我猜你應該也這麼覺得,不如咱倆一塊喝 如何?」老蓋瑞站在桌緣對面笑呵呵地說道。   他實在對凌非這個只應天上有的容貌和氣質很有性趣,不是,是興趣。   凌非正愁沒人給打探消息呢,這不,自己還沒找去,人家自個兒送上來了, 哪裡會拒絕?   凌非一臉和善的點了點頭,微笑道:「我也覺得有些悶了,大叔,請。」   「哈哈,那老夫就不客氣了。」老蓋瑞也不客氣,拉過椅子便坐了下來,自 我介紹道:「蓋瑞,銀槍蓋瑞,今天和小兄弟有緣,一塊兒喝酒。」   「凌非,無名小輩。」凌非微笑說道。   「哈哈哈,名氣是自己爭來的,小兄弟,來,我看你酒也沒了,喝我的吧, 我這一大盅呢,不怕你喝,就怕你醉!」老蓋瑞拍開盅頂的封蓋,提著酒盅往前 一推,因為桌子本來就不大,經他這一遞,那一大桶子酒還真的推到了凌非「面 前」了。   這人當真豪爽有趣,應該可以從他身上挖出一些信息。   凌非也不客氣,伸出雙手,做出一副吃力的模樣接下了「沉重的」酒盅,然 後兩隻白皙的手臂顫巍巍地給自己的杯子上滿酒,這才小心翼翼的把那大壺酒盅 放回到桌上。   鬆了口氣之後,凌非抬手抹了把額頭上硬擠出來的汗珠,有些靦腆地笑道: 「這酒盅,挺沉的……」   「哈哈,小兄弟啊,你絕對是我見過最逗的人了,怎麼連給自己上酒都能累 出個把汗,你這身子骨也太不濟了吧,不行不行,你得多鍛鍊鍛鍊,男人就要有 男人的樣子,你瞧瞧我……」   老蓋瑞舉起胳膊稍微出力,手臂上就隆起大大小小的肌肉群,接著又扯去原 本罩住自己上半身的大毛披風,胸肌結實不說,底下還挨著八塊緊實的腹肌,而 更讓人詫異的是上面大大小小的疤痕,凌非知道,那是一名戰士用血用命去換來 的榮耀,心裡對眼前這名大叔的好感也多了幾分。   「怎麼樣?厲害吧?這樣才叫做男人!」   「很厲害,結實的肌肉還有象徵榮耀的傷疤,相信大叔一定是一名了不起的 ……戰士了。」凌非淺淺一笑,讚賞般說道。   其實他本來是要說武家的,但話到了嘴邊又趕緊縮回去,這裡可不是東神州 ,也不知道這邊的武家都叫什麼來著?心思飛轉,卻沒想到什麼好詞,索性就叫 戰士得了,總不會有錯吧?   「嘿嘿,你小子眼光不錯,老夫手上的功夫,雖然還遠遠不能和那些老不死 的傢伙比,但在西州國裡,那也不是誰敢輕易招惹的,嘿,想請我回去當武鬥供 奉的人多了去了。」說起自己,老蓋瑞就難掩得意了。   「武鬥供奉?」凌非問道,這是他第一回聽到的名詞。   凌非知道,有些事情必須強迫自己去瞭解,否則在西州國什麼都不知道的話 ,恐怕會影響自己來此的目的。   「武鬥供奉你沒聽過啊?」老蓋瑞摸了摸自己的小平頭,上面很多天沒洗而 油亮亮灰黑相間的頭髮被他撥的根根豎起:「哎,小伙子啊,我說你基本常識也 太他媽差了吧?不是尋老夫開心的吧?」   雖然對一個東神州來的人而言,不知道武鬥供奉是什麼意思很正常,但忽然 讓人這麼大剌剌說出來,凌非還是有點尷尬,只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唉,算了算了,你身上沒有半點兒鬥氣,也沒半點兒元素波動,想來你爹 媽肯定也不會太重視你,不知道這些也是情理中的事。」老蓋瑞放下酒杯說道, 話語之中有些感嘆和憐惜。   凌非默默的點了點頭,表示認同了老蓋瑞所說的,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不過凌非自己很清楚,老蓋瑞之所以感應不到自己身上的鬥氣和元素波動, 全是因為自己刻意隱藏了氣息所致。   為了低調行事,盡量不引人注意,凌非堅信這個舉動是必要的。   「唉,難得你長成這副德性……不是,我是說難得你媽把你生得那麼俊,要 是你能有點兒天賦,不管是精練武鬥,還是深修魔法,將來都註定會是名揚天下 的人,可惜啊!」老蓋瑞搖頭長嘆,又給自己上滿酒,一飲而盡。   「人各有命,也許有一天我便開竅了也說不定。」凌非笑道。   他知道自己不會永遠當個路人甲,如果別人真欺負到頭上來了,他並不介意 送對方一程……當然,前提是別讓人發現。   「嗯!說的好,哈哈哈哈!」老蓋瑞豪邁的笑道。覺得凌非剛才的話很逗, 但其中卻充滿了不屈的志氣,於是想了想說道:「要不這樣吧,老夫晚點要到亞 普洛迪城,你小子去不去?我可以安排你到亞普洛迪魔武學院進修,算算時間, 他們新的學期也應該差不多開始了,雖然你小子啥都沒有,不過人最重要的是要 有志氣,所以衝你剛才那句話,老夫便賭你將來會開竅,如何啊?」   讓一個人進魔武學院就讀是要花不少錢的,除非你天賦優秀,那就可以免費 就讀,所以按正常來說,凌非去就讀肯定要繳交全額費用的,只不過老蓋瑞很清 楚,憑他「銀槍蓋瑞」的名字,保送一個名額進亞普洛迪魔武學院絕對是綽綽有 餘的。   「這……」凌非有些鬱悶了,他可不是來這上學的。   「怎麼?你小子還不願意了啊?那可是能修煉武鬥技巧和魔法咒語的地方, 沒幾個錢,人家還不讓你進勒,你小子倒好,還嫌。」老蓋瑞不悅地說道。   「我不是嫌棄,只是我身上連一塊錢也沒有,只怕到時候糟蹋了大叔你的一 番好意。」   凌非其實並不排斥到魔武學院走走看看,但前提是要對他回東神州有幫助, 再說了,他現在口袋裡是真沒錢,萬一到時候讓人掃地出門,可不是一般的難看 了。   「沒事,老夫的名字借你,你拿我名字進去,看誰敢攔你,老子一槍戳爆他 !」老蓋瑞一拍圓桌,王霸之氣爆發,頓時驚的酒館裡鴉雀無聲。   「怎麼好意思,小子資質駑鈍,萬一給大叔丟了臉面……」凌非推謝道。   「放心,不過就是張老臉,老夫還丟的起,你只管去,對了,你回去給你爹 媽打聲招呼,說有人要保舉你上亞普洛迪魔武學院,一毛錢不用,讓他們不用擔 心。」老蓋瑞很是自豪地拍著胸普保證道。   被凌非的容貌和氣質所吸引,老蓋瑞還真不相信眼前這位只應天上有的青年 什麼天賦都沒有,硬是鐵了心要保舉他上學。   凌非雖然不排斥多學習點兒東西,不過他此行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到虛空門, 然後利用虛空門回到東神州去,如果非必要的,他還是寧可放棄,避免誤了時間 ,那就不好了。   「我在這個世界沒有任何親人,但我還有些事要處理,暫時還不能離開。」 凌非搖頭說道。   他說的是事實,他的爺爺和娘親都在東神州。而且他也真的不能馬上離開, 否則等一會兒有人找來沒尋到自己,難保不會有人因而被牽累,這是他不願意看 見的。   「你是孤兒?哎,難怪,難怪你什麼都不知道,是多大的事?」   「記不得了。」   老蓋瑞點了點頭,道:「既然你還有事情,那你就處理完之後在去吧,亞普 洛迪城離這也不遠了,半天就能到,知道路吧?」   「不知道,但我可以問人。」凌非笑著說道。   「嗯,也罷,我今天要去亞普洛迪城大玩一把,就不等你了,你自己想辦法 去吧,有空老夫再去看你。」   「嗯。」   凌非心裡的想法其實很簡單,他知道眼前這個銀槍蓋瑞肯定知道不少事情, 為了得到更多信息,他只能先順著他的話,這樣才能繼續從他那裡打探出一些消 息,畢竟,惹的人家不爽的話,誰還願意和你說話?   而且這個叫做蓋瑞的人,凌非還是挺欣賞的,並不排斥和他誠意相交。   凌非微微沉默後,笑著說道:「大叔,我曾經聽過一些東西,覺得很好奇, 但又沒人可以讓我問,不知道……」   「問!你儘管放心的問,要老夫不知道的事情,那還真是少了,別磨磨咭咭 的,問!」老蓋瑞催促道,一邊也沒忘了大口喝酒。   其實當老蓋瑞知道凌非是孤兒後,心裡頭對他的好感就更增加了,雖然這個 年輕人啥天賦都沒有,不過老蓋瑞認為這肯定是從小沒有得到好的教育所導致, 只要好好教育學習,絕對能讓人眼睛一亮。   所以,他決定要好好的栽培栽培,說不定會是塊寶玉呢。   「嗯,那我就問了,大叔,你聽過虛空門嗎?知道它在哪裡嗎?」凌非問道 ,心裡壓抑著激動。   「虛空門?你問這幹嘛?」原本還酒氣醺醺,兩眼目光渾沌的老蓋瑞,突然 間眼神變得犀利,整個人也嚴肅了起來。   「沒什麼,就是沒見過,好奇而已。」凌非說道。   「嗯,這也不是什麼秘密,不過你打小就沒爹沒媽,不知道也很正常,我就 告訴你吧,虛空門這玩意兒只有神宮才有,平常人是沒機會看見的,至於使用嘛 ,就更別提了,那是貴族才能用的東西,而且還要經過申請,很麻煩的。」   「神宮?貴族?」凌非心裡有些驚訝,看來要回東神州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了 ,在心裡微微嘆了口氣,才又問道:「大叔也是貴族嗎?」   老蓋瑞正好端起酒杯,聞言便抬了抬一隻眼皮,咧咧笑道:「你小子看我像 貴族嗎?哈哈哈!」   「呃,好吧,那怎樣才能成為貴族呢?」凌非追問,這太重要了。   「成為貴族?」老蓋瑞有點訝異凌非的這個問題,盯著他,像在看一個很奇 妙的生物,半天才說道:「你小子還真會幻想,貴族都是世襲的,哪是我們一般 人可以當的……嗯,不過倒是有一條途徑,就是由西州國皇帝冊封為男爵,這樣 在死之前,都算是貴族,不過不能世襲,也就是子孫不能繼承男爵的位子,依然 是平民百姓。」   見凌非聽完之後若有所思,老蓋瑞調侃道:「不過你小子就別想了,歷年來 要得到西州國皇帝冊封男爵的,都必定是拯救國家於危難,或者對西州國有極大 貢獻的人,你這小子竅都沒開,魔武學院也沒畢業,更別說身上正式的職業證書 也沒有吧?連被派去拯救國家的基本條件都沒有,你還想拯救誰?先救救你自己 吧,哈哈哈!」   老蓋瑞的話還真打擊人啊,凌非尷尬地笑了笑,沒有反駁,自己的確是什麼 都沒有,但這也讓他心裡打定了主意,看來魔武學院真的有必要去一趟了,總是 要先名正言順的闖出一番功勳來才行。   雖然憑自己的實力,即使要硬闖所謂的神宮,能攔的了自己的又有幾個?但 這樣就違背了當初自己對太石公的承諾了。   人無信不知其可也。   驕傲的死神,又怎能食言?那豈非不如人了?   而且現在看來,唯有加入魔武學院才能透過正當管道來讓自己的實力名正言 順,只要使用的是西神州的武技和魔法,就不違背當初答應太石公的承諾了。   魔眼獵豹本來就是十分擅長奔跑的魔獸,雖然經過人類的馴化,性情沒那麼 暴戾了,可腳下的速度卻沒有改變,依然是奔馳如飛,一百多里的崎嶇山道,也 硬是在三個多小時便抵達。   來到接頭的地點,這裡是距離村外不遠的樹林,但因為不在已開發的路道上 ,所以平時很少人會來,就成了他們和瓦多接頭的地方。   遠遠阿克索就看見瓦多站在樹底下滿臉興奮,想必真是碰上大財主了。   「咦?怎麼只有阿克索少爺您一個人來?」瓦多的目光越過阿克索,往後面 看了又看,一臉疑惑地問道。   他本來以為首領得到有大財主的消息,肯定會派大批人馬過來確保不會失手 ,沒想到竟然只派了阿克索一個人來,實在讓人意外啊。   「怎麼,一個財主而已,難道我處理不來?」阿克索坐在魔眼獵豹上冷冷的 橫了瓦多一眼,看得瓦多連忙搖頭,深怕惹怒了這位青鳥盜賊團的繼承人。   「人呢?在哪?」阿克索問道。   「就在酒館裡,是個穿青色長袍的年輕人,長得還挺俊的,很容易認的,阿 克索少爺,我們現在就進去嗎?」瓦多興奮地說道。   「進去?」阿克索想了想,他不想在雪點點面前打劫人,不過他卻有點想去 酒館看看雪點點,沒辦法,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啊。   「好,我們也進去喝兩杯,等他出村咱們再下手。」阿克索冷笑道。   阿克索喜歡酒吧裡面那個仕女的事早就不是新聞了,瓦多自然也知道,這時 候聽阿克索如此說,便已經猜到他是想去看他女人了,所以也很知趣的沒有多說 什麼惹人嫌的廢話,而是跟在阿克索身後,一前一後走進了村子。   兩人前後相隔了不少距離,加上阿克索刻意拉上斗帽,一路下來也沒認出他 是青鳥盜賊團的人,一直到走進酒吧,兩人也是分桌而坐,並不惹人注意。   但巧的是,阿克索現在坐的位子,正好就是之前老蓋瑞坐的單人座,他一進 來見這邊沒人,便拉過椅子坐了下去,也沒多想,只不過老蓋瑞魁梧的身體擋住 了他的視線,讓他並不知道現在坐在自己對面的年輕人,就是自己這回的目標。   而瓦多也不曉得他的古怪行為,早就讓凌非給盯上了眼,此時見他回來,酒 吧裡又多了一名過客,聰明絕頂的凌非怎麼會看不出他倆其實就是一夥的?只是 人家也還沒來招惹自己,決意要走低調路線的死神,也沒必要先去動手欺負人是 吧?再說了,當初也答應過太石公,不能主動去打人。   因此凌非一直像個沒事人,喝老蓋瑞的酒,和老蓋瑞討教各種西神州的問題 ,也學到了不少基本的常識,不再像個生活白痴一樣啥都不知道。   「好勒,酒喝夠了,老夫先去亞普洛迪城了,你小子記得來啊,可別忽悠我 ,不然看我怎麼對付你!」老蓋瑞笑呵呵地站起身子,隨手扔了一枚金幣在桌上 ,說道:「剩下的你留著,就當路費吧……切,也不知道你小子是哪來的膽子, 身上沒半毛錢還學人家喝酒。」   說完,老蓋瑞也沒多停留,逕自走出酒吧,很快便消失在村口。   凌非收回停在村口的目光,轉而望向對坐的年輕人,沒想到對方卻是不屑的 冷笑一聲,想來是因為老蓋瑞臨走前的那番話吧?   凌非搖搖頭,心裡只能苦笑啊,這一枚金幣解決了等會兒付帳的問題,卻也 讓自己被人看扁了。     不過凌非這回猜錯了,阿克索的確是不屑,卻不是因為凌非沒錢還敢來這喝 酒。而是因為老蓋瑞離開之後,讓他看清楚了對坐的凌非,立刻就認出他便是瓦 多說的那個長得很俊的大財主,可這樣的人,竟然去裝窮讓人幫他付錢,還要不 要臉啊?簡直丟盡了男人的臉!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完 寂寞正在為生活而努力,小說只能慢慢寫了,不然要家變了   登場人物介紹 死神凌非:19歲,180公分,俊逸無瑕,無屬性,擁有半個死神本源,為死      神善體的宿主,身懷「土龍、火龍、水龍、冰龍之力」,是四大本源      與死神本源的結合體。在界通原歷經十年歲月,學習並體悟了不負平      生的待人處世及低調的人生哲學後,來到西神州。 艾芙妮,雪菲爾德:18歲,167公分,47公斤,雪菲爾德伯爵之女,雖然          有些嬌蠻,卻是個心地善良的超級美少女,擁有修長勻稱的          雙腿以及仙女般的容貌,讓她總成為男性目光的焦點,武鬥          天賦極高。 伊莫姆,希爾:希爾家族的人,17歲,162公分,46公斤,童顏巨乳,魔        法天才兼美少女,雖然外表單純可愛,但其實是一個熱衷於惡作        劇的小惡魔。和艾芙妮從小一塊長大,情同姊妹。 謝 雲無:火系一星萬獸王,饜燄翼獅獸,肩高22公尺,軀幹長42公尺,尾      長17公尺,全翼長98公尺,重410頓,死神的哥們兼戰寵。後      為了配合死神在西神州的活動,化身為巴掌大的幼崽掩人耳目。 亞格:52歲,169公分直屬雪菲爾德伯爵的二階高級騎士,雖然身分關係,    不能被賜與姓氏,但盔甲上刻有象徵雪菲爾德家族的家徽,武修層次達到    五星高級武鬥師,是雪斐爾德家的管家,也是雪菲爾德伯爵的貼身侍衛。    平時除了保護家主安全外,也幫忙打理族中瑣事及家主雪菲爾德伯爵交辦    事項。 哈德:65歲,湖西村酒館老闆,在村子裡說話還有些份量,是收養雪點點的人    ,但自稱為雪點點的爺爺,而不以養父自居。 雪點點:18歲,166公分,47公斤,湖西村酒館仕女,哈德的養女,不過     因為兩人年紀相差巨大,所以雪點點都管哈德叫爺爺。 瓦多:31歲的魔法學徒,青鳥盜賊團在湖西村的眼。 蓋瑞:172公分,75公斤,外貌雖然只有4、50歲,但實際上卻是超過百    歲的隱世武修高手,善使他的長槍,一手槍術在西州國裡很是響亮。 阿利克:190公分,97公斤,一星高級武鬥師,二階初級戰士,善使巨斧,     相貌粗曠,53歲,青鳥盜賊團首領。 戴麗拉:33歲,阿利克的第二任妻子,擁有167公分高挑又姣好的身材,相     貌美麗妖艷,十分討厭前妻所生的阿克索,處心積慮想把兒子阿克西推     上繼承者的位子。 阿克索:自幼喪母,21歲,181公分,75公斤,六星武鬥學徒,善使長劍     ,曾立志當一名騎士,阿利克的獨子,武修天資優秀,長相也頗為英俊     ,是阿利克重點培育的人才,喜歡雪點點,一心想把她弄到手。 阿克西:17歲,177公分,三星武鬥學徒,善使雙斧,阿克索同父異母的弟     弟,武修天資不差。雖然母親十分美麗妖艷,可他完全遺傳自父親,所     以長得魁梧粗曠又難看,一心想爭奪繼承者的位子,對哥哥阿克索的言     行極為不屑,十分挑剔。 歐姆:33歲,174公分,70公斤,青鳥盜賊團行動組組長。   報給你知 西洲國:信仰秩序的西神州國,人族的地盤,是騎士的故鄉,也是劍士的溫床。 剎摩國:充滿野心並信奉力量的西神州國,國土內充斥著各種人種,是唯一能培     育出巨魔戰士的地方。 神 宮:超然於西神州的存在,平時不會介入西洲國和剎摩國之間的鬥爭,但是     當有嚴重屠殺或大型戰爭爆發時,神宮方面的力量便將介入。 城 堡:各城鎮的最高領導中心,也是貴族們的居所,支配著城鎮中的聖堂及神     所,各大家族都有其擁有的城堡,而家族的強盛與否,取決於擁有的城     市多寡。隸屬各國王室統轄。一個城鎮中只會有一座大型城堡,但可以     有許多小型城堡,小型城堡多為城鎮中其他貴族所有,大型城堡即為該     城市中爵位最高的城主所有。 聖 堂:各城鎮武修的集會所,也是其城鎮權力中心,與神所共同協理城鎮。主     要管理武修職業者。 神 所:各城鎮魔修的集會所,也是其城鎮權力中心,與聖堂共同協理城鎮。主     要管理魔修職業者。 冒險者公會:由各路豪傑組織而成的地方自治會,其中魔修、武修龍蛇混雜。通       常為各大家族所暗中支配,為各家族心照不宣的勢力。 魔 核:西神州獨產的東西,取自每隻魔獸死後的身體,可說是魔獸的心臟。魔     核同時也是西神州的煉丹材料,搭配交易自東神州的「魔晶」,可製成     長生丸、不老丹等多種珍貴藥物。 長生丸:西神州獨有的延命用丹藥,服下之後,可以延長一天,乃至一年的壽命     ,但沒有治病或續命的功效,純粹是延長人類正常壽命的丹藥。多數人     在服用後會執筆紀錄下自己服用的日期及丹藥所延長的天數,以便於時     刻查閱之用。 不老丹:西神州獨有的美容丹藥,可以將容貌凝止在吃下後的那一秒,而不至     於隨歲月老去,但效果只有一天,乃至一年,與長生丸一樣,效果端     看丹藥品級而定。和長生丸一樣,多數人在服用後都會紀錄。 通城車:西神州專司往來城與城之間的交通車,最多可同時容納三百人,是一     般平民最常搭乘的交通工具。越大的城市會有越多的通城車往來相鄰     的城市。 坐 騎:屬於各大職業者專用的騎寵,也稱戰寵。但並不是每一種戰寵都能載     人,也不是每一種騎寵都能戰鬥。除了各大職業者有權力擁有之外,     騎寵也是貴族們,或各大家族、豪強們的地位象徵。 虛空門:只掌握在神宮的大陸移動裝置,即使是貴族,也不得擁有。但能通過     向各城「神所、聖堂」遞交申請,將使用的意願傳達自光明神殿,最     後再由神宮做出批准與否的決定,然後依照各大神所或聖堂的安排,     前往神宮,在神官及神宮守衛的戒護下進行「大陸移動」。可以說是     西神州最不神秘,卻最為嚴謹嚴格的一項裝置,任何未經申請和同意     的人,絕對無法進入神宮使用虛空門。 武 修:又稱武鬥師,是力量與技巧的結合,在西神州有著廣大的人群。又因     職業不同,戰技不同,進而衍生出各種職業,如劍士、騎士、盜賊、     遊俠、弓手……等,五花八門。 魔 修:又稱魔法師,是天賦與自然的結合,在西神州的人數明顯少於武修的     人口,而且要想達到高端境界的難度,遠比武修要高出好幾個檔次,     雖然想達到高端的魔修十分困難,可一旦成就了,就絕對是西神州,     任誰也不敢輕易得罪的人,在西神州享有極高的待遇,亦是人們百姓     敬畏,也奉為上賓的一群人。 元 素:西神州的人,不像東神州的人,多數天生就帶著各種屬性。在西神州     ,沒有人是天生帶屬性的。更確切的說,西神州的人都是不帶屬性的     ,但是他們卻有另一種天賦,就是掌握元素的天賦。透過掌握元素的     天賦高低,能夠掌握的元素種類也會增加,在透過修煉後,身體能夠     搭載的元素份量也會隨之增加,能夠成為高端魔修的人,無一不是掌     握元素天賦極高的人,但這樣的人畢竟不在多數。 信 鵲:魔修滿十六歲後,通過向「神所」申請,可以獲得一隻信鵲,與之簽     約後,變成專屬自己的「信使」。牠能將主人的意念紀錄,並飛達目     標,當目標輕撫其鳥首時,即可將儲存的主人意念傳達給目標,是一     種遠端往來的便利信使。 信 箭:武修滿十六歲後,通過向「聖堂」申請,可以獲得一隻通靈信箭,與     之簽訂契約後,變成專屬於自己的「信使」。透過紀錄於信箭內的想     法,於不固定角度的虛空中,射入目標身體任何一處,使目標立即,     並強制汲取其內藏信息,缺點是無法做遠端傳遞,只能在可以看得到     目標的距離下使用,換言之,只要持有者的眼力夠好,信箭的射程便     能提高。 藥 師:專門煉製藥劑和丹藥的一群人,在西神州備受重視。 煉金師:運用巧思及圖譜,專門製作各種稀奇古怪東西和裝置的一群人,在西     神州的地位十分不低也不高,因為沒有足夠想像力及實踐力的煉金師     ,只能依循前人留下的圖譜製作東西,而這些東西自然就不稀奇,甚     至早已普及化,因此尋常的一般煉金師,並不是各大組織的必備人才     ,可以說是可有可無的一群人。反之,具備超人一等的想像力與實踐     力的煉金師,能夠創造設計出許多令人讚嘆的裝置,他們便能成為所     有組織或家族的上賓。 姓 氏:在西神州,只有貴族才能擁有姓氏,一般人只配擁有名字。   西神州實力等級 魔法學徒,武鬥學徒 一到六星(武者,武士)無法正式任職,只能稱為學徒。 魔法師,武鬥師 一到六星(武師,武帥)一階職業,分初、中、高級,崇級。 高級魔法師,高級武鬥師 一到六星(武王,武尊)二階職業,分初、中、高級,崇級。 大魔法師,大武鬥師 一到六星(武皇,武君)三階職業,分初、中、高級,崇級。 魔法師範,武鬥師範 一到六星(武帝,武聖)四階職業,分初、中、高級,崇級。 魔法宗師,武鬥宗師 一到六星(聖武王,聖武尊)五階職業,分初、中、高級,崇級。 魔法皆傳,武鬥皆傳 一到六星(聖武皇,聖武君)六階職業,分初、中、高級,崇級。 魔神,鬥神 一到六星(聖武帝,聖武神)七階職業,分初、中、高級,崇級。 以下「騎士」為例: 一階騎士的武修層次相當於武鬥師。 例如:一階初級騎士,武修層次相當於1~2星武鬥師。 又例如:二階中級騎士,武修層次相當於3~4星高級武鬥師。 再例如:三階高級騎士,武修層次便相當於5~6星大武鬥師……依此類推。 最高階全名為「七階崇級騎士」,武修層次相當於六星鬥神。 例: 一階初級騎士等於一星武鬥師。 一階初級巔峰騎士等於二星武鬥師。 一階中級騎士等於三星武鬥師。 一階中級巔峰騎士等於四星武鬥師。 一階高級騎士等於五星武鬥師。 一階崇級騎士(高級巔峰騎士),等於六星武鬥師。 註1:三階以上,七階以前,可進行轉職,轉為基礎能力更高更強大的職業,如    聖騎士。 註2:初級在突破前,會先達到「初級巔峰」;    中級在突破前,會先達到「中級巔峰」;    高級在突破晉入下一階段以前,會先達「高級巔峰」,而這一階段也稱作    「崇級」,然後才有可能晉階,但許多人窮盡一生,也無法突破晉階。    例如:二階崇級騎士,便相當於武修層次「六星高級武鬥師」。 註3:武修實力在同級間沒有強弱之分,但職業之間,卻有其優劣之別。例如相同    等級下,聖堂騎士和聖騎士的基礎能力都優於騎士。    但聖堂騎士屬於攻擊取向職業,而聖騎士則屬於防禦取向職業。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