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四十章 千萬別惹我(下)

達人殿堂

 
    

  第一百四十章 千萬別惹我(下)   前情         「我沒忘,可是大哥,難道咱們就這樣看著這個漂亮的女孩被抓走?那也太 他媽窩囊了吧?」謝雲無氣憤的說道,可是他也無可奈何,沒有凌非的允許,他 是無法自己脫離凌非靈識的,因為他現在是凌非的契約戰寵,比起以前,那可是 受到世界規則所制約的。   凌非沒有說話,仍是眼神平靜的看著女僕裙襬下的翹臀,在自己面前不斷地 因為掙扎而若隱若現。    ◇    ◇   其實凌非心裡是無限憤愾的,但有諾言在先,他如何自毀前言?   有道是:君子一言,快馬一鞭。當初既已答應太石公開出的條件,無論是真 心還是妥協,一言九鼎的死神如今,又豈能夠反悔初時的承諾?   如果死神的承諾可以輕易被更改,那死神還是死神嗎?   但山不轉路轉,相同的結果,可以用許多不同的方式來達到。   凌非屈起指節在小圓桌上敲了敲,突兀地打斷了阿克索愛的咆嘯,微笑著說 道:「抱歉,能不能請這位小姐先幫我把酒錢算了?」   阿克索被突來的聲音問得一愣,大手將雪點點扯到了一邊,就看見這次的目 標正氣定神閒的坐在對面,心裡先是一怒,後又一突,忍不住在心裡暗忖:這小 子沒和其他人一塊跑掉,竟然還坐在這裡?難道他根本沒把我放在眼裡?   心裡的疑問讓阿克索升起了警惕,多少年來,青鳥盜賊團不是沒有在出任務 時踢到鐵板的經驗,他不能不堤防。   阿克索分析著,不管是湖西村,還是過路的旅人,沒有人不曉得青鳥盜賊團 ,也沒有人不懼怕青鳥盜賊團,換句話說,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怕他也應該要怕他 ,畢竟他可是青鳥賊團未來的繼承者。   但眼前這個人,顯然並不怕自己,或者說,根本不認識自己,否則不可能還 坐在這裡,更不知死活的打斷自己的話。   但很多時候裡的很多事情,都是意外的令人防不勝防。   雖然阿克索不斷地警醒著自己,但凌非隱藏的實在太深了,連老蓋瑞那種成 名已久的西州國強者都沒能看出來,只有六星武鬥學徒水平的阿克索,又怎麼能 看出凌非的實力有多麼恐怖?   所以悲劇就發生了,阿克索完全把凌非當成是一個沒知識、沒常識,又不看 報紙的人,竟然連青鳥盜賊團的繼承人都不認識,簡直是欠人教訓!   「小子,你知道我誰嗎?」阿克索站在桌邊,居高臨下地說道,眼裡盡是鄙 夷和不屑,他覺得自己碰到一個沒腦子的大財主。   凌非似乎對他的態度毫不在意,輕輕地放下手裡的酒杯,「如果我說不知道 ,會不會引來麻煩?」   阿克索「哈」的一聲,不再說話,而是盯著凌非似笑非笑的眼睛。他覺得這 個人,太鎮定了。   凌非沒有再理他,而是對雪點點說道:「麻煩妳,多少錢?」   雪點點沒有動作,她不敢擅自主張,她怕引起阿克索更強烈的不滿,那絕對 會給村子帶來巨大的災難,她只能在沉默裡妥協。   「去吧,我們的事等會兒再說,先過去幫那位先生把帳結了,別讓人覺得妳 們酒館的服務不夠周到。」阿克索說道。   雪點點鄙夷的瞪了阿克索一眼,這絕對是她聽過最可笑的話。   雖然鄙視阿克索,但她確必須幫凌非把帳結了,這是她的本分。   凌非和阿克索的桌子離的很近。所以雪點點只需要回過身走得兩步,就可以 來到凌非身邊。   但是當雪點點接過凌非手裡黃澄澄的金幣時,她眼眶裡卻有淚水正在打轉, 雖然她極力的想保持微笑,可面對自己無可奈何的命運時,還是讓她倍覺酸苦。   看到這一幕時,凌非覺得非常鬱悶,暗恨若不是那些承諾,他怎麼可能讓一 個善良無辜的女孩,在自己面前飽受委屈?   可是世間上有很多事情都是無奈的,這是死神所無法理解的,甚至沒有機會 體會的,但是現在,或許他明白了,這是回去的代價。   離開村子一段距離以後,凌非知道,好戲要開始了。   果然,沒有多久,凌非便看見前方林道上站著一個人,那人個頭不高,體型 中等,面相有點兒猥瑣,但更重要的是,凌非見過他。   酒吧裡的瓦多。   瓦多隨著人群離開酒館之後,便來到了村外通往亞普洛迪城的道路上,他聽 到那個叫做蓋瑞的老傢伙叫他去亞普洛迪城會合,所以換句話說,只要在通往亞 普洛迪城的這條路上等著,就一定能截堵到他!   而事實也證明了瓦多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笨,雖然他和阿克索同樣悲劇的 沒有認出老蓋瑞的身份,但至少他等到了凌非。當然,這也許是更不幸的事。   瓦多一瞧見凌非遠遠走來,嘴巴裡就開始念起了一串沒人聽懂的咒語,然後 舉手點起一枚火球,不過那火球只有拳頭大小,對凌非而言,絲毫沒有任何威懾 力,只是瓦多自己不知道而已,還洋洋得意著,準備在阿克索來到以前,好好的 表現一番!   「站住!」瓦多從邊上跳出來,站在十幾米開外,對著徐徐走來的凌非說道 :「小子,老老實實的把魔核交出來,別讓我動手!」   可凌非卻像沒聽見似的繼續走來,這讓瓦多火了,音量頓時拔高斥道:「馬 的,叫你站住沒聽見嗎?信不信老子把你烤成焦炭!」   這一喝,凌非倒是停下腳步了,微笑著說道:「我相信,因為這裡只有我和 你,不會有人看見你殺人……」   「哈哈,你也不笨嘛,沒錯,如果你不想死,就把魔核交出來,我可以考慮 放你一條生路,怎麼樣?這個買賣不吃虧吧?」瓦多笑道,他覺得東西就快到手 了。   「嗯,對我來說,同樣也是。」凌非笑瞇瞇地說完,瓦多還在想他說的是什 麼意思時,凌非已經併指成刃,快速地向前一揮,一道破空聲便「刷」地劃過兩 人之間的距離,那速度快到肉眼難以察覺,凌非就好像從來沒有動過,可再看時 ,瓦多的脖子上,卻已經多出了一條細如髮絲地鮮紅色血痕。   然後,在沒有目擊證人的情況下,凌非這個殺人兇手大搖大擺的走了,而瓦 多這個「死者」,卻仍詫異地站在林道上,一動不動。   當然,旁邊的火球已經熄滅。   阿克索知道瓦多會在半路上將凌非攔下,所以他也不急,在丟下幾句威脅哈 德爺孫倆的話之後,才姍姍的騎上魔眼獵豹,從後邊趕了上來。   可是來到中途,遠遠卻看見瓦多杵在路中央發呆,頓時策騎來到近前,喝道 :「瓦多你站這做什麼?人呢?你沒攔住他嗎?」   可瓦多的兩隻眼睛,只是盯著前面,他好像耳聾了,一句話也沒有回答。   這讓阿克索更加窩火了,立馬跳下坐騎大步朝瓦多走去,一巴掌搧在他臉上 ,登時把瓦多的一顆腦袋給搧飛了去,血柱霎時衝天而起,噴的到處都是!   阿克索瞪著眼睛,完全嚇傻了,他努力的想思考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瓦多 的腦袋一搧就斷了?可腦子裡卻始終一片空白,好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能全 身僵硬的站在那裡。   就在阿克索驚詫的半句話都說不來的時候,林道盡頭,卻出現一個穿著青色 長衫的年輕人笑瞇瞇的向自己走來。   被鮮血噴的滿身滿臉的阿克索,忽然覺得身體裡的血液好像不聽使喚的開始 在倒流,一種死亡的壓迫感從腳底迅速的襲上了頭頂。   凌非站在幾米外,他先看了一眼已經倒在地上的瓦多,然後才抬眼看向阿克 索,語氣中充滿遺憾地說道:「我剛才突然想到,如果你發現他死了,會不會聯 想到是我殺的?所以我決定回來把他埋了,這樣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可 是現在……」   「不……我……我……」阿克索想解釋,可舌頭卻打結的厲害。   他不是不想反抗,當然也不是看出了凌非的實力,而是他很清楚瓦多和自己 的差距,就算自己全力攻擊,要殺死擁有魔法天賦的瓦多,也絕對要費上一些功 夫。   可是從瓦多的死狀判斷,他完全不懷疑瓦多的死亡,是發生在一瞬間的事, 這需要什麼樣的實力才能辦到?   所以,阿克索相信凌非同樣可以在瞬間把自己殺死。   但這樣的結論,卻讓阿克索更加的恐懼起來,他是青鳥盜賊團的繼承者,他 還年輕,他還有大好的前程和抱負,對了,還有雪兒也還沒有搞上手,他怎麼能 死?不行,他不能死!   可是當阿克索想求饒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因為害怕,舌頭打結的太厲害了, 反而讓他完全沒辦法把一句話說的完整。   凌非深深地看了阿克索一眼,搖頭說道:「你不用解釋,我能讀心,我明白 ,但我真的很抱歉,我不能讓一個知道我秘密,而且還是站在我對立面的人活著 ,更何況你現在還知道我能讀心的這個秘密,那我就更加不能讓你活著了,這一 點,希望你能理解我的難處……」   說完,同樣的破空聲,同樣的血線,同樣的呆立在路中央。   謝雲無忍不住在神識裡咂了咂嘴,說道:「大哥,你越來越像死神了。」   凌非想了想,說道:「我不是嗎?」   「呃……你是,嗨,咱們不說這個,大哥啊,你今天露的這一手,讓我突然 想到以前地球上有部電影說過,它說功夫兩個字,就是一橫加一豎,現在看來還 真是那麼回事,你看看他們,一個躺著,一個站著,多貼切啊!」   談笑間,凌非朝著亞普洛迪城信步而去,其時日墜山後,已近黃昏。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