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四十一章 進城(上)

達人殿堂

 
    

  第一百四十一章 進城(上)   前情         謝雲無在神識裡咂了咂嘴,說道:「大哥,你越來越像死神了。」   凌非想了想,說道:「我不是嗎?」   「呃……你是,一直都是,只不過你今天露這一手,讓我突然想到,難怪以 前地球上有部電影會說功夫兩個字,就是一橫加一豎,現在看來還真是那麼回事 ,你看他們,一個躺著,一個站著,多貼切,哈!」   談笑間,凌非朝著亞普洛迪城信步而去,其時日墜山後,已近黃昏。    ◇    ◇   諾卑茲山脈東側,青鳥盜賊團主寨,大廳裡籠罩著令人壓抑的氣氛。   象徵權力的主位上,阿利克皺著眉頭,閉眼托腮,臉色十分陰沉的坐在那。   「阿克索還沒回來嗎?」   「是……已經派人去找了!」歐姆站在台階下戰戰兢兢地躬身回答,心裡把 戴麗拉給恨死了。心想要不是她從中作梗,阿克索少爺也不會一個人去執行任務 ,或許現在也沒這些事了。   「瓦多的信鵲呢?」阿利克問道,他把希望放在瓦多身上,因為他是團裡唯 一能施放信鵲的魔修,否則盜賊團主寨距離湖西村有上百里路,來回得花多少時 間才能?加上現在已經天黑,黑燈瞎火的,山路豈能好走!   「頭兒,瓦多他……沒有信鵲回來……」歐姆低頭回答。   「……」阿利克驀然睜開一隻眼睛,「什麼意思?」   「頭兒,瓦多和阿克索少爺一樣,都和咱們失去聯繫了……」歐姆咬著牙, 硬是把實際情況複誦了一遍,偷眼向坐邊上的妖艷女人瞅去,心裡直把她怨到了 極點,心說要早知道會這樣,當初就不該理會那娘們的。   「也許阿克索那孩子見了心上人,把時間給忘了呢?」戴麗拉掰著自己美麗 纖細的手指說道。   「我問妳了嗎?」阿利克瞪了戴麗拉一眼。   這女人在打什麼心思,阿利克豈會不知道?哼,估計現在最高興的人就是她 了吧?   「你!」戴麗拉「霍」的站起,「阿利克,你擔心兒子,難道我這個做後媽 的就不擔心了嗎?哼,他要是出了什麼事,你不見得會比我難過!」   阿利克說道:「是嗎?那讓我來提醒妳,到底是,誰讓他一個人去的……」   化作青影般在月光下疾行,凌非腳下踏虛如電,如鬼如魅忽閃即逝,穿梭在 黑暗裡,奔馳在樹林間,眨眼已出一百多里。   輾轉從諾卑茲山脈離開之後,來到一片溪谷,溪谷兩側是大片的針葉林,蜿 蜒的溪流不知道通向哪裡。左側一條經人修整過的道路,寬逾兩丈,綿延谷外。   忽然,陣陣轟鳴聲遠遠傳來,聲音低沉而富節奏,凌非倏然凝住身形,轉身 躍於岩群之後,死神之眼展開望去,就見一巨大物體夜馳而來,正狐疑,正主兒 便已出現在道路盡頭、清晰可見。   其實那是一列滿載乘客的通城車,每到固定的時刻便會發車,是西州國裡的 便民設施,用於各大城市的人民或貨物往來,今兒凌非只是趕了個巧,碰上了。   「大哥,好像是輛公交車啊?還載不少人。」謝雲無在凌非的靈識內共享著 凌非的視線,西州國的通城車讓他忍不住想起地球上的公交車。   「嗯,差點和他們撞上。」   在通城車呼嘯而過之後,凌非才掠出岩堆,繼續朝著亞普洛迪城,足不沾地 的飄飛而去。殊不知此等「行態」,放眼整個西神州,卻是何等之驚世駭俗!   謝雲無坐在凌非靈識內的死神本源之上,表情玩味地揶揄道:「是啊,還好 沒給撞上,不然咱們可冤了。」   「冤?為什麼?」凌非邊飛邊問。   謝雲無咂了咂嘴,「大哥啊,我發現你的覺悟實在是太低了,你不想想,以 你現在的實力,誰撞你誰倒楣,按我估計,那輛公交車就算是讓鈦合金給打的, 撞上別的我不好說,但要撞上大哥您,那肯定是車毀人亡的,絕對沒第二種可能 ,你說這樣,咱們豈不違反約定了?」   凌非想了想,心裡一陣後怕,雲無說的一點也沒錯,一路行來,被自己直接 抬手拂飛的擋道魔獸不計其數,若那輛公交車也讓自己搧飛,那不得屍橫遍野?   好險剛才避開了,否則怕是要釀成了大禍,凌非在心裡暗暗告誡了自己一番 後,說道:「還是雲無你心細,否則無端造下殺孽就違背信約了。」   「嗨,大哥,你怎麼就不開竅呢?那啥狗屁信約違背就違背唄,咱們現在天 高皇帝遠,還怕那顆石頭知道不成?況且就算那老小子知道了又能怎麼著?難不 成他想上來和咱們打一架、劃個高低?」謝雲無不以為然地說道,他對於太石公 提出的那些條約始終抱著不滿的情緒,所以一旦抓住機會,便想幫凌非洗洗腦。   「我們既然答應了人家,就必須信守約定,而且,當初若非得到太石公的指 引,只怕我等現在仍在界通原裡徘徊。」凌非堅定地看著前方,兩旁的景物如潑 墨般飛速的向後逝去。   「好吧,好吧,反正我是無所謂,不過大哥你可別怪我沒提醒你,要是咱們 再低調下去,遲早得站著挨打。嘿,您別不信,在大庭廣眾下,你說咱們還要不 要還手了?」謝雲無伏臥在死神本源所凝成的黑色球體上打了個呵欠,噘著嘴咧 咧說道。   這個問題有點難啊,凌非想了想,也沒想到什麼好法子,只能暫時把問題擱 在一邊,就這樣且走且看吧!   凌非飄行速度極快,轉眼已到亞普洛迪城之外。   亞普洛迪城是「主城」規模的城市,總共有內外兩道防護牆,而兩牆之間相 隔半里,這塊外牆內的區域又稱軍區,與內牆內的民區區隔開來。   主城的外牆基本高三十五米,厚達三米,內牆則高四十五米,厚兩米,而九 成的護城軍都是駐守生活在外牆內的軍區,只有部份的軍隊負責守護城堡,這是 一般主城的軍員配置,而亞普洛迪城也是主城,所以配置上與此差異不大。   當看見亞普洛迪城時,凌非便已經改為步行,所以又花了許久的時間,才終 於走到城下,銅鐵澆鑄而成的巨大城門敞開著,在月光下散發著黝黑的光澤。   城門下一隊武裝人馬分站左右,幾個旅人裝扮的人正在接受城衛的盤查,凌 非看了看,也跟著人龍排在後頭。   剛巧前面站著一個胖子,那胖子回頭看了眼凌非,瞬間怔住,不過很快就恢 復,笑咧咧的說道:「喂,你也是來參加入學試的嗎?」   見凌非不應,斯巴達也沒有絲毫不快,反而不好意思地撓頭說道:「抱歉啊 ,我應該先自我介紹的,你好,我叫斯巴達,叫我胖達就行了,來參加入學試的 ,夢想是成為偉大的藥師!」   雖然不懂為什麼自我介紹要加上夢想,不過凌非仍是入境隨俗說道:「凌非 ,也是來參加入學試的,沒有夢想。」   斯巴達小小地愕了一下,「哈哈」笑道:「兄弟,人怎麼能沒有夢想?有夢 想才有動力啊,你看看我,為了成為偉大的藥師,我……呃,不說這個了,嘿, 倒是你,兄弟不論外型還是氣質,全都和咱完全一樣,怎麼樣?吃了不少苦頭吧 ?唉,咱大山裡就是這樣,能掙幾個錢呢?所以啊,兄弟我完全明白要走到今天 這一步,需要花費多大的心力才能辦到,辛苦了!」   「呃……嗯。」凌非含糊其詞,心想,我自己都不明白了,你明白?   斯巴達笑咧咧的一副「以後跟哥混」的神態,拍拍凌非肩頭,說:「兄弟放 心,女神既然安排咱們在這裡相遇,那肯定就是為了給咱們互相扶持、共過難關 的,所以呢,以後你要碰上了啥困難,別客氣,你儘管給我開口,咱們大山裡來 的孩子,不能讓人家欺負!」   胖達的熱情讓凌非不是很能適應,不過他感覺得出來,這胖子並不是什麼壞 人,而且仔細想一想,對方既然把自己當成同樣來自山村裡的入試者,會有那種 異鄉情懷也是在所難免的吧?只不過還不知道誰照顧誰呢?   可對方也是好意,沒道理拒人於千里是吧?「那就,多謝了。」   「嗨,說什麼謝,是扶持!」斯巴達握著凌非的手激動地說道。眼看就要輪 到他了,高興的有些得意忘形起來:「哎,到我了,到我了,凌非兄弟,咱們城 裡頭再見啦!」   「嗯……」   負責盤查的值班城衛把斯巴達招了過去,開始例行查核。   但是,凌非卻很在意城衛剛才從上一個受查者那裡取來的小錢袋,以及剛才 在他臉上稍現即逝的笑容。   那是否代表什麼意義?   凌非不知道,只是若有所思地看著斯巴達臃腫的背影,拘謹地站在四角桌前 讓人盤查。   只是才過沒多久,就聽到斯巴達大聲說道:「這些錢都是我省吃撿用來的, 你們別冤枉好人啊!」   「你一個山村裡來的窮光蛋,身上能有一百枚金幣?你他媽的當老子白痴啊 ?告訴你,我們現在懷疑你涉嫌不法勾當謀取不當利益,如果你敢反抗,就再多 定你一條拒捕反抗的罪名!來啊,抓起來!」   幾名城衛一擁而上,頓時把斯巴達三下五除二,綁成了一團粽子!   凌非看著不由皺起眉頭、併指成刃,然而,這個動作卻只維持了一個眨眼的 瞬間——他,不能違背信約!   「大哥!那胖子人還不賴,咱們可不能看他被那班王八蛋欺負吧?」謝雲無 從死神本源上站起身,開始慫恿凌非為正義背信棄約。   凌非聰明絕頂,怎會不明白謝雲無的那點兒心思,於是說道:「如果我現在 救他,非但違背和太石公之間的約定,更會使我們的處境更加困難,甚至,可能 被視為同黨成為罪犯,這樣的話,將來要如何得到西州國主的認可成為男爵?沒 得到男爵的身份,又如何取得使用虛空門的權力?雲無,我知道你無法忍受這些 事情,但是為了回到東神州……」   「大哥!憑咱兄弟兩,直接打進神宮把那虛空門搶過來用還不成嗎?十年前 雙神之子都擋不住大哥你,十年後我還就不信西神州的神宮能阻擋咱們,大哥你 怕什麼?你可是死神啊!」   凌非沉默了。   「大哥,你說過,無論如何你都會把徐韻嫂子找回來,可你自己看看,現在 都過了多少年了?」凌非聞言怔住,可謝雲無卻絲毫沒有停歇的打算,繼續說道 :「還有,伯母不是還在麒麟帝國嗎?難道大哥你不擔心她的安危嗎?」   「雲無……」   「我還沒說完,大哥,你不是說會找來最好的醫生治好云香帥嗎?現在都過 去多久了?」謝雲無越說越激動,他的話,勾起了凌非一直藏在心底的痛。   「大哥,說句不好聽的你也別生氣,但這麼多年過去了,你覺得云香帥還活 著嗎?」   聽問,凌非如遭電擊呆立當場,謝雲無的最後一個問題,可謂擊中了要害。   一個個問題,一波接著一波,宛如怒潮般席捲在心頭,凌非第一次覺得自己 好像站在汪洋中,徹底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該往哪裡去,也不知道哪裡是何方, 就在這迷惘的時候裡,原本已經放鬆的手指……又悄悄的併起了。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