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四十四章 入學試(中)

達人殿堂

 
    

  第一百四十四章 入學試(中)   前情         也許是因為凌非長得太帥了,讓這些人在心裡都莫名的覺得凌非的測試,一 定會有讓人驚豔的結果。   不過土元素水晶球卻沒有發光,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的面面相覷著,只有 凌非自己明白。   他還沒發功呢!    ◇    ◇      「姆姆,在宿舍裡待著不好麼?這裡人多又熱,你讓我們來這裡幹嘛呀?」 大太陽底下,艾芙妮站在學院廣場上兩手搧涼,皺眉說道。   原來她和姆姆的測試早在第一天就完成了,但她們的測試結果卻僅只是一個 形式,因為她們不是一般的人,她們的父輩、祖輩都是雄踞一方的霸主,在這樣 的身世之下,即便是那些所謂的大家族都無法比擬,所以這些霸主的子孫只要入 學,通常就是傳說中的「空降部隊」,他們愛去哪就去哪,院方都會默許的。   這不?分發公告都還沒貼出來,人家不僅宿舍安排好了,連家當啥的個人用 品估計也都給填進去了,什麼叫做效率?這就叫效率!   「那多無聊啊?宿舍裡連個鬼影子都沒有,就咱們三個人大眼瞪小眼的有什 麼意思,還不如到廣場來逛逛,你看這裡多熱鬧啊!」伊莫姆笑嘻嘻地說道,歡 快的在廣場上蹦蹦跳跳,兩團豐滿堅挺的乳房也隨著節奏上下跳動,壯觀的景象 瞬間吸引來自四面八方的雄性動物,那些男孩的眼睛都看直了,學院裡哪跑出來 的巨乳蘿莉啊?而且旁邊還有兩個貌美如花的同伴,簡直就是人間尤物啊!   「就妳覺得熱鬧,我都快被熱死了!」艾芙妮才不管什麼熱鬧不熱鬧的,在 她看來,這就是一人擠人的地方:「這裡有什麼好看的,不就是人嗎?你沒見過 啊?」   「那不一樣,人我當然見過啦,可這裡都是咱們以後的同學,就算不在同一 個班裡,以後總也會見面的嘛,先來混個臉熟有什麼不好?指不定以後還得讓人 家多關照呢。」伊莫姆笑嘻嘻地說。   「哈?就妳這陰險小屁孩還得人關照?妳別又去捉弄人就謝天謝地了,還關 照呢,虧妳說的出來!」善良率直的艾芙妮,毫不留情的揭發姊妹淘伊莫姆惡魔 般的真面目。   但很遺憾,她大義滅親的行為似乎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周圍那些雄性動物好 像第一次看見女人似的,除了盯著伊莫姆那身公主裝胸前時而晃動的白肉,腦子 和耳朵基本已經失去該有的功能,所以艾芙妮的警告並沒有確實的傳遞出去。   你們會後悔的!艾芙妮在心中憤憤的想。沒錯,她已經盡力了,有伊莫姆這 個黑心小惡魔的地方,原則上就有人要遭殃……尤其男性居多。   「我怎麼陰險了?我這麼善良可愛,妮妮姐姐怎麼可以這樣說我嘛!薇思塔 姐姐你看她啦,又在欺負姆姆了!」伊莫姆滿臉委屈地佯作泣訴,看得艾芙妮牙 癢癢。   「好了,妳們誰也別說誰,既然來了,就走走看看吧,在房裡待了一天也確 實有些悶了。」從剛才就始終恬靜走在兩人身後的美麗女孩突然開口,精緻白皙 的臉龐敷著淡妝,渾身充滿了書卷的氣息,完全就是個典型的氣質美女,而且重 點是,她表現出來的沉穩,並不是來自於年齡,而是先天的性格和後天的教育所 致。   「還有妮妮,姆姆是我們的妹妹,妳以後別在外人面前說她。」薇思塔提醒 般說道,她的聲音溫柔中帶著威嚴,讓大剌剌慣了的艾芙妮也不由收斂起來,閉 上了嘴。   而似乎因此得到庇護的伊莫姆,則洋洋得意的給艾芙妮扮了一個鬼臉,氣得 艾芙妮差點兒就給她飛去一腳,還是薇思塔忙在邊上拉著,才給攔了下來,否則 這兩姊妹還不在大庭廣眾下打起來才怪!   至於薇思塔是誰?恐怕整個亞普洛迪的居民,沒有人不知道這個名字,即使 他們未必見過她。卻誰都明白,這個年輕又美麗的女孩,就是亞普洛迪老公爵的 獨孫女——亞普洛迪家的獨苗,更是將來亞普洛迪城的統治者,也是亞普洛迪老 公爵的繼承人,同時,她還是繼承了已故父親,亞普洛迪伯爵爵位的人,全西州 國裡最年輕的女伯爵,來頭可謂非常之大!   再說三人正說話,不遠處卻見人群圍攏,這立馬引起好奇寶寶伊莫姆的注意 ,她目光一亮,搖著薇思塔,亞普洛迪的胳膊說:「薇思塔姐姐,妳看那邊好多 人圍著呢,是不是有什麼好看的呀?咱們也去瞧瞧好不好?」   「不好、不好!人擠人的,要看妳自己去看!我才不去呢!」艾芙妮搶先拒 絕這個對她來說,愚蠢到極點的提議。   「哦哦,妮妮姐姐最壞了,都欺負我,我才不找妳呢,我找薇思塔姐姐去! 」伊莫姆將小腦袋靠在薇思塔的胳膊上,對艾芙妮吐了吐嘴裡的丁香小舌。   「好呀,你個死姆姆,膽子越來越大了,敢說我壞!看我不撕了妳的嘴,讓 妳瞧瞧我到底有多壞!」艾芙妮說著就撲了上去,兩位美少女完全無視周圍男性 的貪婪目光,竟然就繞著薇思塔追逐打鬧起來。   看著兩女沒兩三下又鬥騰起來,薇思塔無奈的搖了搖頭,正要出言制止,旁 邊卻有人率先說道:「哈哈,這不是咱美麗的雪菲爾德家千金,艾芙妮小姐嗎? 我真是幸運啊,竟能在這片人海裡和三位妹子巧遇,女神的光輝果然是照耀著我 們沃斯家啊!」   一名金髮碧眼,相貌還稱得上英俊的青年,大搖大擺的從人群裡走了過來, 後邊跟著一夥七、八人,個個都是一身華貴的服飾,十足富二代的凱子模樣,旁 邊的其他學生,誰也沒敢擋在他們行走的路上,紛紛讓開一條路來。   艾芙妮嫌惡的瞪去一眼,用只有她們三姐妹聽得到的聲音,說:「沃斯家的 討厭鬼白痴又來了。」   剛才還在和艾芙妮打鬧的伊莫姆,一遇上外敵,戰線立刻就聯合起來,她挺 了挺碩大雄偉的胸部,手插著腰就往艾芙妮前面一站,抬起尖巧的下巴,對那名 金髮青年毫不客氣地說:「喂,沃斯家的白痴,我們家妮妮姐姐不想看到你也不 想和你說話,你快點走開,不然我要叫人了哦!」   「叫人?哈哈……尊貴的希爾家小姐,我想我必須提醒您,我的名字是魃魑 ,而不是白……而不是那什麼的,並且,身為沃斯家的紳士,我帶著誠懇與禮貌 而來,我不明白尊貴的希爾家小姐要用什麼理由『叫人』?」   「哦,現在叫人還需要理由嗎?我怎麼不知道啊?」伊莫姆滿不在乎地說, 同時一雙水靈的大眼睛還不時的瞟向身邊的薇思塔。   魃魑也發現了伊莫姆的小動作,不過本是雪菲爾德城裡的大家族,他今次也 是初來乍到,對於伊莫姆身邊那位氣質與相貌皆極為出眾的女孩並不認識,但能 和雪菲爾德與希爾兩家千金站在一塊的,想必也必定是什麼大家族的千金吧?   魃魑的想法從某個程度上說,是沒錯的,只是他大概怎麼也想不到眼前那位 大家族的千金,竟然就是亞普洛迪城的未來繼承者。   聰明的薇思塔,哪裡會不知道伊莫姆心裡打著什麼小心思,她可不會和伊莫 姆一塊兒胡鬧,不過身為亞普洛迪伯爵的她,是不需要看誰臉色的,至少,伯爵 爵位以下的不用。   「我們走吧。」薇思塔淡淡地說,然後轉身離開了。   艾芙妮和伊莫姆一左一右地跟在身旁,伊莫姆還特別回過頭,做了一個鬼臉 ,這讓魃魑,沃斯覺得很沒面子,身後跟著的那群公子哥,也都噤若寒蟬,誰也 不敢在這時候繼續說笑,就怕得罪了這個小心眼的主。   朝著人群走去的薇思塔,問道:「妮妮,那個魃魑是什麼人?我看他對你好 像有些心思。」   「別提他了,薇思塔姐姐,那人就是個混蛋、白痴、渣!姦淫擄掠他什麼沒 做過?在我父親的領城裡耀武揚威,成天惹事,最可恨的是父親還拿他們家沒辦 法。」艾芙妮恨恨地說。   「叔叔也拿他沒辦法?怎麼會?」薇思塔有些驚訝的看著艾芙妮。   「唉……誰叫他們家控制了整個雪菲爾德城的經濟,不管是藥劑、裝備還是 武器,尤其是那些珍貴的晶核,幾乎有七成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中,沃斯家有自己 的傭兵團,而且規模不小,裡頭不乏一些高階武修,父親擔心會造成民生和治安 的動盪,所以始終不願意和他們正面衝突,長久下來,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薇思塔聽完也嘆了口氣,身為貴族的她,當然知道這其中的利弊權衡,很多 和那些大家族之間的事情如果處理不好,那麼很可能會付出巨大的代價,這是任 何一位城主都必須去避免的,當中的許多無奈,是外人無法輕易理解的。   就在兩女感嘆的時候,伊莫姆卻沒心沒肺的歡呼叫道:「妮妮姐姐快看!是 那個大色狼耶,那個大色狼在那裡!快看快看!」   「大色狼?」艾芙妮和薇思塔同聲疑問,哪裡又冒出來一個大色狼?   直到艾芙妮把視線順著伊莫姆手指的方向看去,才驚訝的瞪大了眼睛,不敢 置信的張著櫻桃小嘴,卻是一句話也沒說出來。   「那個人怎麼會在這裡?他、他不是被大怪魚吃了嗎?怎麼會……」艾芙妮 心思瞬轉,卻想不透一個被如此巨大的怪魚吃下肚的人,到底是如何再活過來的 ?而且還跑來參加入學試……入學試?難、難道他也要來這裡就讀?   艾芙妮徹底懵了。   「姆姆妳別蹦達了,淑女點兒,這裡人這麼多……好了,先給姐姐講講,妳 們在說什麼大色狼?該不是妳們兩姐妹又玩什麼遊戲吧?」一想到伊莫姆這個惹 禍精可能又闖了什麼禍,薇思塔就覺得頭疼。   「哦,薇思塔姐姐,這回你猜錯了,我們沒玩遊戲哦,是那個大色狼偷看我 和妮妮姐姐洗……晤!晤晤……妮妮姐姐妳幹嘛呢?我還沒說完呢……晤晤!」 伊莫姆正準備加油添醋的大侃特侃,誰知卻被艾芙妮從後邊一把將她的嘴摀住, 不讓她天花亂墜的胡扯下去。   「妮妮妳做什麼?姆姆都快沒氣兒了!」薇思塔趕緊將艾芙妮的手掰開:「 姆姆她剛才說什麼洗?洗什麼?妳倆趕緊給我老實的說,不許加油添醋,不許妳 看我我看妳。」   「就是洗澡啊!」伊莫姆搶先說道。   「姆姆!」艾芙妮阻止不及,只能跺腳。   「洗澡?」薇思塔驚呼出聲,完全忘記控制住音量,轉頭看著艾芙妮,仍舊 不敢相信地說:「妳們洗澡被人偷看?」   「洗澡被人偷看!」這是另一個驚呼聲,男的。   艾芙妮,薇思塔,伊莫姆同時尋聲看去,就看見幾乎被石化的魃魑沃斯,瞪 著眼睛,張著嘴巴,連有隻蒼蠅飛進去又飛出來他少爺都沒有感覺。   薇思塔沒心情理會魃魑沃斯,而是帶著責怪的語氣對伊莫姆問道:「姆姆妳 說,偷看妳們洗澡的色狼在哪裡?姐姐非讓人把他抓起來不可!」   「對!馬的,敢偷看老子的女人洗澡……哎呀!」魃魑沃斯的話說了一半, 人已經被艾芙妮踢飛。   「誰是你女人啊?無恥!」已經把人踢飛好幾公尺的艾芙妮,仍不依不饒的 捲起袖口,準備追上去再踩兩腳。   當然,很快就被薇思塔給攔了下來。「姆姆,告訴姐姐那個色狼在哪裡?」   「就在那兒呀,那個高高帥帥的,正在做元素控制測驗的男生就是大色狼。 」伊莫姆眨著水汪汪地眼睛,天真地說。   順著方向看過去,薇思塔很快在人群中找到那個被圍觀的「大色狼」,眼睛 裡燃燒著火焰,拉著艾芙妮和伊莫姆就要走上去理論,順便找人把這個色狼給抓 起來關進牢裡,直到他把牢底坐穿了再放他出去!   然而這種打擊犯罪,尤其是打擊色狼犯罪的義行,總是有人會一馬當先的, 尤其是覺得自己女人讓人給看光了的人——   「尼馬的,敢偷看我的女人,老子要不拆了你,我他媽的把名字倒過來念! 」魃魑沃斯帶著一票人,來勢洶洶的推開人群,搶在薇思塔她們之前,首先衝到 圍觀的人群中央,凌非的身後。   感覺到有一群人風塵僕僕的跑到自己後邊,凌非很自然將手縮回,轉過頭去 看,果然,身後邊站著七、八個公子行頭的人,以及好幾名隨扈裝扮的男子。   「打!給我把他往死裡的打!」沒等凌非弄明白,魃魑沃斯已經兩眼發紅的 暴喝下令,絕對要把這個不長眼的傢伙打成殘廢不可!   當然,魃魑沃斯這回的義行,除了因為他自己很不爽以外,有一部分卻是想 在艾芙妮面前好好的表現表現,塑造自己正義的形象。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