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四十六章 禍不單行

達人殿堂

 
    

  第一百四十六章 禍不單行   前情         「到末段班就到末段班,怕你了不成?但是凌非什麼都還沒測試,我的武修 測驗也還沒做,難道不用先測試嗎?」胖達說道。   老頭子揮了揮手,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說:「不用了,魔武測驗只不過是 為了分班教育,你們第一天就聚眾鬧事,按照院規,那就是直接分發到末段班, 既然如此的話,還測什麼?去去去,回去好好反省反省去。」說完,凌非、胖達 ,還有魃魑沃斯幾個就被紀律隊的人帶了出去,成為了全學院裡,除了艾芙妮那 三大美女之外,優先被分發完畢的人。    ◇    ◇      「魃魑哥,我們的前途就在您手裡了,您也知道,我們會被分到末段班也是 為了幫魃魑哥您出頭……」走出紀律處之後,臉還很腫的虎仔摸著半邊臉說道。   「用你說?草!你以為老子很想去那啥鬼班嗎?」魃魑沃斯狠狠瞪了那人一 眼,才道:「得了,這事兒我會讓人擺平,你們等著看吧,去末段班的只會是那 小子和他的肥豬朋友!」   「那是,有魃魑哥在,天底下哪有什麼事兒擺不平?兄弟們說是不是?」   「就是,咱魃魑哥可是沃斯家大少爺,誰敢和咱們叫板誰就是找死!」   「可不是,連雪菲爾德那老頭都只能看咱沃斯家的臉色過日子了,我看整個 雪菲爾德城遲早都是咱魃魑哥的。」   說完,一群人笑成一片,不管是真心還是假意。   「說完了沒?我未來岳父也是你們可以說的?」魃魑沃斯冷冷地斜去一眼, 見一幫虎仔全都低下頭去,才又說道:「你們一個個都給我盯緊了,那小子竟然 敢偷看我女人洗澡,老子要是沒滅了他全家,我他媽的跟他姓!」魃魑沃斯怨毒 地看著凌非逐漸遠去的背影,心裡恨不得上去把凌非給拆成十八塊。   「魃魑哥,要不我先帶兄弟們上去把那小子綁來交給您處置?嘿嘿,到時候 魃魑哥您愛怎麼樣便怎麼樣……」讀書頂呱呱的某虎仔,立即站出來給老大出謀 劃策。   「你腦包啊?老子剛剛才從紀律處走出來,你想害我再被押回去嗎?」魃魑 沃斯狠狠搧了那人一腦瓜子,怨歎道:「真他媽白養了一群廢物,草!」   老大生氣了,誰敢吭聲,一個個噤若寒蟬,低頭跟在魃魑沃斯後邊。   直到其中一個虎仔瞥見凌非和斯巴達兩人,肩並肩地走向學院大門,這才諂 笑地上前說:「魃魑哥,他們好像要離開學院……」   沒等那名虎仔說完,有氣無處發的魃魑立馬罵道:「廢話!你覺得我瞎了嗎 ?老子有眼睛自己不會看?還用你提醒?他馬的……」   那人早被罵慣了,也不生氣,而是陪笑解釋:「不是,魃魑哥我不是這個意 思,我是想說他們既然打算離開學院,咱們何不在外邊動手?這樣紀律處就算知 道也不能拿咱們怎樣不是?」   在外面動手?魃魑沃斯好像在黑暗中的人突然找到了出口,「嘿嘿」一笑道 :「看不出來你還挺精的嘛?給你記功,這主意不錯,學院裡邊不行,難道我就 不會到外邊去嗎?哈哈哈哈!走!都跟老子去外邊把那小子滅了!」   離開紀律處之後,凌非和胖達兩人決定到街上添購一些生活必需品,比如牙 刷杯子臉盆毛巾肥皂衣服褲子……等等等等等,畢竟明天就要分發班別和宿舍了 ,現在不去準備準備,到了明天,校方恐怕也沒那些空閒時間讓你去採買。   大城市的商店街通常都是人潮聚集的地方,十分熱鬧,雖然還不到摩肩擦臂 的恐怖地步,但走在路上要想前進也是得費些時間和力氣。   一整天沒吃東西,凌非倒無所謂,可斯巴達就有些受不住了,一看見路邊有 個賣肉包子的攤販,立馬跑過去伸手就拿起一粒大肉包子,笑呵呵的正要掏錢付 帳,幾個人已經圍了上來,其中還有幾個熟面孔……   再說艾芙妮這頭,剛才她們姊妹三人對凌非這個大色狼可沒少盯,六隻眼睛 看著凌非被帶進紀律處,然後又從紀律處出來。薇思塔正想再上去訓他幾句,就 看魃魑沃斯帶著他那幫小弟鬼鬼祟祟的從後邊跟了上去,一副就沒好事的樣。   三個女孩合計了一下,很快便決定跟上去瞧瞧,尤其是伊莫姆,不知道為什 麼特別興奮,一副惟恐天下不亂的模樣,看得艾芙妮一陣惡寒,心說算凌非倒楣 ,誰不好惹,偏生去招惹了這個小惡魔……   三位大美女在大街上招搖過市,自是惹來無數男性的貪婪目光,或許是習慣 ,她們倒也不在意。   趁著這個時間,薇思塔便問起兩人當初的經過,伊莫姆這個滿肚子黑水的爆 乳小屁孩當然是天花亂墜又加油添醋一番,好在她的素行一向不良,智慧的薇思 塔最後明智的採用了艾芙妮的說詞。   「當時的情況就是這樣了。」   艾芙妮聳聳肩,某些環節她自己也沒弄明白,比如凌非是怎麼出現在那的? 在那裡多久了?最後為什麼沒死,還能到亞普洛迪魔武學院參加入學試……這種 種謎團像一團毛球怎麼也理不清,反倒讓伊莫姆給攪的一團亂,想到這裡,艾芙 妮便忍不住對站在邊上,一臉笑嘻嘻的伊莫姆剜去一眼,怪嗔道:「都妳!」   「哦~又我哦?那他是偷看我們洗澡沒錯呀,妮妮姐怎麼怪我啦!」伊莫姆 委屈地說。   「就怪妳,那天大怪魚怎麼沒把妳給吃了,為民眾除害!」   「妮妮姐妳不懂,那是大怪魚看我可愛,牠捨不得吃我。」   「嘔,我想吐了……」艾芙妮做出誇張的反胃動作,還想要繼續鬥下去,薇 思塔已經板起臉來制止:「打住,打住,妳們倆又怎麼了,這也能爭。」   「我沒有,我才懶得和小鬼爭!」艾芙妮雙手將小巧的胸部抱起,「哼」了 一聲,將臉轉到一邊去。   「我知道,我知道,薇思塔姐姐,其實妮妮姐是嫉妒我胸部比她大,所以才 總和我過不去的,妳別怪她呀。」伊莫姆的解釋讓艾芙妮聽不下去了,撩開群子 的前擺就要給伊莫姆飛去一腳,好在薇思塔眼疾手快攔了下來,否則沒半點武修 天賦的伊莫姆,還不知要被踢飛到哪裡去呢。   「姆姆!妳存心氣我是吧?」雖然讓薇思塔拉住,艾芙妮仍氣急敗壞地瞪去 一眼,心說這個死姆姆,遲早把妳的奶子踢爆!   「好了,好了,都別吵了,妮妮,姆姆年紀比我們都小,妳多讓著她就是, 至於妳剛才說的事,我也覺得妳說的不無可能,姑且不論那個凌非是不是在偷窺 妳們洗澡……」   「薇思塔姐姐,是玩水!玩水!」艾芙妮心想,怎麼連薇思塔姐姐都被影響 了,都怪姆姆!   「呃,好吧,玩水,總之不管他是不是在偷看妳們,但依妳說的,他在最後 確實是和那隻巨大的六腳怪魚一起消失在湖裡,換句話說,他代替妳們成為六腳 怪魚的午餐這一點,應該沒有錯。」薇思塔冷靜分析。   「那薇思塔姐姐妳的意思……」艾芙妮試探地問。   「嗯,我想說的是,不管他有心還是無意,但妳們因為他而得救是事實…… 」薇思塔頓了頓,又看了看前邊已經不知去向的魃魑沃斯等人,才繼續說:「他 偷看妳們,我原本該要重罰他的,但他也救了妳們,畢竟妳們安全來到我這裡了 ,而且我也讓人將他分發到末段班去,也算是對他略施了小懲,再說我們現在也 把人跟丟了……所以這事就一筆勾銷吧,如何呢?」   這件事情本來就詭異離奇,艾芙妮原本便不想再追究的,何況凌非還長那麼 帥,自然是點頭同意了。可在旁邊蹦達的伊莫姆聽到這個結果忽然轉過頭來,她 不依了,嘟起小嘴、叉起腰說:「不行!我不答應!」   「姆姆,妳別是又想幹嘛吧?」艾芙妮太了解這個打小一塊長大的妹妹了。   「我哪有。」伊莫姆無辜地說。   「那妳還不答應?」   「我就不答應,他偷看我洗澡,怎麼可以就這樣算了?」   「薇思塔姐姐都說了,人家說不定是救我們,而且他也被姐姐分到末段班了 啊,妳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我不管,我不管!」伊莫姆耍賴了。   「好好好,那妳想怎樣?」艾芙妮沒轍了,耐住性子問。   「晤……我也要——偷看回來!」伊莫姆眼珠子一轉,賊溜溜地說。   「偷看回來?」艾芙妮聞言氣結,「好吧,那妳加油,我和薇思塔姐姐可不 陪妳瘋了。」說完轉頭拉著薇思塔說:「姐姐,這幾天難得出來透透氣,我們也 去逛逛吧?」   薇思塔本來還想再說點什麼,但又一想,伊莫姆在亞普洛迪城裡總不會出事 吧?所以頓了頓後,便被艾芙妮拉去逛街了,留下伊莫姆一個人站在人群裡。   直到走出一段距離後,薇思塔仍有些擔心地挽著艾芙妮問:「這樣沒事吧? 放姆姆一個人……」   「沒事,姐姐妳就別要擔心了,有姆姆在的地方,通常有事的都是別人。」 艾芙妮可一點都不憂心,對她來說,伊莫姆那個為禍蒼生的小屁孩能有什麼事? 沒聽過禍害遺千年這句詞嗎?蟑螂死了她都還在那蹦達呢。   雖然艾芙妮說得信心十足,但基於對姐妹的安全考量,薇思塔最後還是放出 了一枚信箭,這才放心的和艾芙妮逛街去。   至於伊莫姆這頭,雖然艾芙妮和薇思塔雙雙跑去逛街而丟下她,可她一點都 不覺得不高興,反而開心的想要放聲大叫。   見薇思塔和艾芙妮雙雙走遠之後,喜孜孜地也鑽進了人群,一轉眼已經不曉 得蹦到了哪裡。   而同一時間,在亞普洛迪城的另一角,凌非站在那,表情難得地有些訝異; 斯巴達手裡拿著肉包,錢還沒付,老闆正張著嘴巴看他;黑壓壓一票人不知從哪 裡冒出來,把他們連同攤位全圍上了,那樣子看上去,比討債的還像討債的。   但對於周遭的一切,凌非似乎並不在意,他此時的目光,不在斯巴達身上, 也不在老闆身上,更不在那群找事的人身上,而是停在,攤販右後側那面斑駁的 牆角下,那裡,正蜷曲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