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四十七章 踢到鐵板

達人殿堂

 
    

     第一百四十七章 踢到鐵板   前情         而同一時間,在亞普洛迪城的另一角,凌非站在那,表情難得地有些訝異; 斯巴達手裡拿著肉包,錢還沒付,老闆正張著嘴巴看他;黑壓壓一票人不知從哪 裡冒出來,把他們連同攤位全圍上了,那樣子看上去,比討債的還像討債的。   但對於周遭的一切,凌非似乎並不在意,他此時的目光,不在斯巴達身上, 也不在老闆身上,更不在那群找事的人身上,而是停在,攤販右後側那面斑駁的 牆角下,那裡,正蜷曲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    ◇      凌非不解,那個笑容甜美、溫柔婷立的女孩,怎麼會睡在這裡?她不是應該 ……   「小子,我們的帳是不是該算算了?」魃魑沃斯站在幾個人後頭揚聲說道, 十幾號人把凌非和胖達裡三圈外三圈的圍了個嚴嚴實實。   但凌非這時哪有空理他啊,直接無視魃魑沃斯的問題。   胖達只把注意力放在那夥人身上,沒有發現凌非的異狀,他看情勢不妙,咬 了一口包子後,低聲對凌非問道:「哥們,不介意我問你個問題吧?」   凌非回過頭,超級淡定地看了一眼胖達:「不介意,你問。」好像包圍他們 的那群人根本是來逛街的,和他完全沒半毛錢關係。   「呃,那我問了……你老實告訴我……你能打嗎?」胖達是真有些擔心,別 看他胖歸胖,他可絕對是最靈活的胖子,可是再怎麼能打,頂多也就手拽一員, 腳踩一個,現在面對這麼多人,他可沒把握還能照顧到凌非了。   「你是說……打人?」凌非無邪的眸子望向胖達,不懂胖達為什麼這麼問。   而且,死神其實很少打人的,他都殺人比較多……   「哎,兄弟你這不廢話嗎?沒看見這麼多人圍著咱們啊?」胖達無語了,心 說這哥們也太狀況外了吧?這要打起來,可怎麼辦才好?   凌非低頭想了想,這裡人來人往,殺人肯定會鬧出大動靜,免不了又要旁生 枝節,於是在心底琢磨了會兒後,斬釘截鐵地說:「會,練過一點。」心想:反 正只要不殺人,其他的應該沒事吧?   「會?練過一點?」胖達一雙小眼睛瞪得大大,還莫名的複誦了一遍凌非的 話。「奶奶的,兄弟你說真的還假的啊?你可別硬要打腫臉充胖子,等會兒打起 來,兄弟我就兩條胳膊兩條腿,可沒法顧及你,你……你明白嗎?」   凌非聽了,忍不住笑道:「行了,你儘管放開手腳不用管我。」   「嘿,好!」胖達哈哈一笑,道:「咱們一起打出去!」   「嗯,一起打出去。」凌非也學他說,眼睛有意無意地掃過那些人,一群烏 合之眾。   被人無視很久的魃魑也忍不住了,立即下令:「給我打!不用給我面子!」   「大爺!各位大爺,行行好,能……到別處去嗎?我這小本生意的……」那 商販見雙方就要在他攤子前動起手來,急了,趕緊跑到魃魑沃斯面前一個勁的哀 求。   「馬的,滾一邊去!」魃魑沃斯一腳踢開商販,厲聲道:「你們,把這破攤 子也給我拆了!」   「啊!大爺!大爺我求您了,不要啊,別砸了、別砸了,我給您磕頭了啊。 」商販眼看自己的攤子被砸,更是抱著魃魑沃斯的腳苦苦哀求。   可魃魑沃斯是什麼人?他可是西州國有名的惡少,別說在雪非爾德城沒人敢 動他,就連在這裡,敢正面和他對幹的人還真沒幾個,沒辦法,誰讓他家大業大 ,沃斯家族以作武器軍火起家,生意遍佈整個西州國,不管研發還是製造,幾乎 被他們所壟斷,誰要得罪他們,無疑是斬斷自家武器軍需的路,所以魃魑沃斯才 這麼目中無人、囂張跋扈!   「找死!」魃魑沃斯一拳打在那商販頭上,擁有武修天賦的他,那力道哪裡 是普通人可以抵擋的,商販頓時就被打的暈死過去,估計沒死醒來也要留下一些 後遺症。   當然凌非剛才是可以救他的,但是如果在大街上施展身法,恐怕會引起騷動 ,這並不符合凌非想低調的宗旨。      就在商販被打暈的時候,胖達已經和兩名虎仔扭打在一塊了,當然,那是沒 有半點武術基礎的亂打,但他仗著體型優勢,硬是一霸撼雙雄,直打得對方抱頭 亂叫。   再看凌非這頭,負手而立,雲淡風輕,淡定兩個字就寫在臉上,配上他絕帥 的臉龐和挺拔的身材,乍看上去,還真有一副高深莫測的派頭。   一個不要命的虎仔,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已經脫胎換骨的轉世死神,揮舞著 裊弱的拳頭,吆喝著便衝上前去,掄起拳就往凌非砸!   可他那種拳速,在死神之眼面前,那就跟「定格加嚴重類格」沒兩樣,直接 被凌非一掌握住,接著,輕輕輕輕輕的一捏,「咖咖」連響,骨頭碎裂的聲音伴 隨殺豬般的叫聲,瞬間吸引街道上所有人的目光,每個人都往那恐怖的聲源處看 去——   「嘶——」我的媽呀,一個個全都在倒吸涼氣。   那沒有名字跑龍套的虎仔捂著右手在地上一邊打滾,一邊鬼哭狼嚎,仔細看 他的右手掌還緊握著,不過,呃,以後還是別和人猜拳了,只能出石頭……   凌非已經很控制力道了,但還是給人帶來很大的震撼,尤其是胖達和魃魑。   胖達剛才還以為凌非在吹呢,奶奶的,沒想到還真他媽厲害。   雖然剛才誰也沒注意凌非這頭,是以誰也沒仔細到剛才事件發生的細節,但 從在青石地板上,眼淚鼻涕流的亂七八糟的虎仔臉上表情看,這個凌非肯定不是 擺擺樣子的花架子,而是真真正正的狠角色啊!   看著自己手下抱著手,痛的眼歪嘴斜,魃魑沃斯的臉色也陰晴不定,甚至有 點兒躊躇了。   雖然誰也不清楚他在想什麼,可他自己很清楚,這回踢到鐵板上了……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