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五十四章 宿舍

達人殿堂

 
    

  第一百五十四章 宿舍   前情      魃魑沃斯哼了一聲,冷笑道:「說完了吧?那該我說了,禔巴我告訴你,那 小子偷看我的女人洗澡已經是死罪,現在又把我打成這樣,更是死罪中的死罪! 我和他這輩子沒完,要麼你去把他給宰了,要麼,我找其他人去把他宰了,老子 有的是錢,我就不信還殺不得他了,呿!」   禔巴聽完,無奈的點了點頭,他知道魃魑沃斯的個性,雖然早就猜到他不會 放棄,但還是想勸他。現在既然規勸無效,他也算盡到了提醒的本分,接下來, 他必須履行效忠沃斯家的誓言,貫徹魃魑沃斯的命令,因為,這是他的宿命!    ◇    ◇   魔武學院的分發大會和往年一樣,進行到太陽下山才結束。雖然凌非自己也 沒搞明白,但從來到西神州開始,他就確定了這裡的時間和地球一樣,唯一和東 神州不同的,是這裡的時間是用一天二十四小時來表示,而東神州則是用一天十 二個時辰在表示,所以說了這麼多,重點就是……現在是晚上六點。   大會結束之後,每個學生都在指導員的指引下,有的拖著大包小包的行囊;有 的兩手空空兩袖清風;有的則是一枚空間戒指或一個空間手環搞定,各自朝著被安 排的宿舍行去,而大部分的宿舍,其實都是相鄰在同一區域的,所以他們走的方向 也幾乎一致。   負責十六班宿舍分發的指導員,拿著一疊他所謂的「地圖」遠遠跑來,看見這 些末段班的同學,便笑容可掬的給大家噓寒問暖,並在每個人手裡都塞了一張圖文 並茂的地圖,並用十分抱歉的口吻,開門見山地說:「呃那個,諸位同學,是這樣 的,因為學院方面並沒有替末段班的學生準備宿舍……」   「什麼?沒宿舍我們住哪啊?」   「對啊,沒準備也不事先通知,這不是在玩人嗎?還有沒有點職業道德啊!」   「操,末段班怎麼著了?末段班就不是人嗎?」   那指導員的話還沒說完,騷動就已經開始了,他連忙給大家告了聲罪,安撫安 撫眾人不憤的情緒之後,才接著說:「大家別急,先聽我說嘛,我這不是來給大家 指一條路的嗎?」接著舉起手裡的地圖晃了晃,說:「各位都拿到這張地圖了吧? 嗨,其實院方也是有考量到諸位的,你們看現在天都黑了,再要去外頭找旅店、酒 店什麼的投宿,那也著實不太方便是不是?不過你們別擔心,咱們學院本著體恤同 學的精神,倉促,卻絕不馬虎的給各位提供了本校一棟宿舍做為暫時應急,那,你 們手裡的地圖都畫有詳細的路線,只要按圖索驥,很快就到了……」   他哈著腰說完,看大夥還杵在那裡沒動,不由小聲提醒:「那……出發吧?」   胖達哼一聲,拿著地圖翻了兩遍,也不曉得有沒有看明白,說這啥玩意兒?不 是指導員帶咱們去宿舍的嗎?那指導員一聽,臉色刷一下白了半邊,東拉西扯的說 他還有要緊事得忙,沒等胖達繼續抱怨,人已經一溜煙跑了,留下末段班的三十幾 號人,拿著手裡的地圖,站在月光下面面相覷。   胖達忍不住罵道:「你丫的竟然還有這種指導員!」   「那現在怎麼辦?」有人問。   「還能怎麼辦?走啊,難道你想打地鋪?」另一人說。   這時候,原本站在邊上的一個理著小平頭的男同學忽然冷笑,神情古怪地說道 :「我要是你們,我就不會去。」   「什……什麼意思?」先前那人問道。   小平頭斜眼看了看那人,搖搖頭感慨般說道:「沒文化真可怕。」   「說我沒文化?」那人覺得自己被污辱了,正想挽起袖子上去揍他兩拳,卻聽 小平頭說:「生氣?你站得住理嗎?呵,我可不像你們,只知道跟著大家一窩蜂來 報名,也不先掂掂自己有多少斤兩,會被分到末段班也是應該,完全不意外!」   正義的胖達聽不下去了,往前邊一站,操道:「你他媽還不是一樣被分到末段 班,有比較光榮嗎?你胖爺我好歹還混了個木系天賦,要不是為了給街坊鄰居們除 害,你以為你小子有機會站在我面前大侃特吹?」      小平頭冷笑道:「木系天賦很了不起嗎?實話告訴你們吧,我會到末段班,全 是為了追查我死去哥哥的下落,你們這些只想混張執照、混個名堂的人,沒資格在 我面前說大話!」   「嘿呦,我看你小子真是腦袋壞了,都說你哥哥死了,那還有個屁下落啊?要 不我給你指條明路,回頭在腕上多劃幾下,保證你很快就能找到你哥哥了!」   小平頭聽了也不生氣,還是那副不屑的眼神,輕蔑的微笑,聳聳肩,說道:「 隨你怎麼說吧,我只是好心提醒你們而已,想活命就去外面隨便找個地方住,你們 要是真想死,那就請吧,我才懶的攔你們。」說完,拎起身旁的大背包揹上肩頭, 看了看手裡邊的地圖,逕自朝著地圖所指的宿舍方向走去。   不過才邁出幾步,便讓胖達帶頭給攔了下來,說有你這麼說話的嗎?好歹把話 說清楚了再走是不是?頓時引得眾人一片附和。   小平頭被纏的沒輒,頓了一下,才終於是轉過身來說道:「好,你們想聽,我 就告訴你們,但信不信在你們,我只能說這些都是真正發生在我哥哥身上的事。」   胖達聽著心癢癢,見他磨磨蹭蹭的,連忙又對他催促起來,小平頭這才放下行 囊,開始給大家娓娓道來……   事情是發生在兩年前。小平頭原來叫培根,有一個長他一歲的哥哥叫培恩,兩 個人感情很要好,雖然家裡的環境只有一般,而且還是單親家庭,但是他母親看兄 弟倆打小就熱衷於格鬥,更立志要成為了不起的武修,所以儘管吃緊,也給他們請 了一名武修回來給兄弟倆指導。   後來他們聽說亞普洛迪城有一個魔武學院,如果能從那裡畢業,不僅能拿到職 業證書,還能弄到不錯的工作,所以兄弟倆便讓母親辭去了那名武修,並開始瞞著 母親,趁著她去工作時,兄弟倆也跑到街上四處給人打零工。   直到兩兄弟好不容易存到了一百枚金幣,可是卻只夠支付一個人的學費,培根 雖然也很想去,卻還是把這個機會讓給了他的哥哥培恩。   於是培恩向母親說明完一切,然後踏上了旅程。雖然花了好多天,最終卻也平 安的抵達了兄弟倆嚮往已久的亞普洛迪城。   之後他如願報名了魔武學院的入學試,繳了不斐的學費,也通過了測驗,但是 卻因為沒有良好天賦而被分發到末段班,也就是凌非他們現在這班。   培根說,他哥哥培恩進城後,便開始給家裡寫信,可是信件寄送的時間時常要 隔好幾天才能收到,所以當家裡收到培恩寄來的第一封信時,事實上培恩可能已經 完成入學手續和試驗了。   再後來,家裡陸續也都有收到培恩寄來的信,直到有一封信裡,培恩提到他被 分發到末段班的事,也說他被安排進一處偏僻的老舊宿舍,想必信裡提到的老舊宿 舍,便是大夥現在手裡拿的這張地圖所指的暫時應急宿舍吧?然而,這封信真正關 鍵,而且引起培根懷疑與不安的地方是,培恩在最後提到,宿舍很老舊,感覺很久 沒有人住過,但他覺得無妨,反正不要錢的,住哪裡都一樣,可是他覺得很奇怪, 因為這裡除了他們這一班,完全沒有任何學長。   但是樂觀的培恩並沒有多想,他只想好好的學習,然後出人頭地、光宗耀祖。 後來的幾天,培恩也沒忘了給家裡寫信,所以遠在家鄉的培根又收到了哥哥寄來的 信,可是他卻發現,原本會和他分享學習狀況和一些趣事的哥哥,越來越少提到那 些他覺得很有意思的事情了,反而開始說一些同學越來越少的奇怪的話。   培根還記得,他哥哥最後寄來的那封信上,已經完全沒有了昔日開朗的影子和 每天發生的趣事,培恩只在信裡說了短短一句奇怪的話……   「什麼話?」胖達耐不住插嘴問道。   培根看了他一眼,說:「他說,只剩下他了。」   「啊?」胖達驚呼一聲:「啥鬼啊,怎、怎麼會這樣咧?那後來咧?發生這種 事情,學院不用出來給個交待嗎?」   小平頭嘆了口氣,說家裡後來就收到學院寄來的通知,說哥哥培恩因為參加野 外求生實戰訓練,因為誤入危險禁區而遭到厲害的魔獸攻擊,最後屍骨無存,院方 致上遺憾之外,還附上一百枚金幣,說是因訓死亡的撫卹金,希望家屬節哀等等。 但他和母親根本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而且他也不相信哥哥培恩竟然會這麼莫名其妙 的就死了,可是當時他們也沒有其他辦法,後來他母親因為傷心過度,不久之後也 去世了,只留下培根一個人孤苦伶仃的活在這個世上,繼續他失去親人的傷痛。   之後培根把家裡能賣的東西都換成了錢,開始在各地流浪,之後在一處森林裡 碰到一個單手就能輕易擊殺兇猛魔獸的奇怪老頭,培根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於是 無論如何也要請對方收自己為徒,因為他想變強,他知道哥哥培恩的死,一定不是 院方寄來的通知裡說得那樣,因為哥哥信裡的內容實在太奇怪了,他必須查清楚, 他必須報仇!   胖達沒想到這個小平頭培根竟然還有這麼段傷心的故事,一時間也沒了火氣, 反而安慰他說:「唉,都過去了是不是?我也是孤兒啊,可咱們做人嘛,要向前看 ,絕不能輕易被擊倒,只要你闖出一番名堂來,嘿,你哥哥他要是地下有知,包準 也會替你高興的!」   培根艱澀地笑了笑,對胖達點了點頭,算是表達了謝意吧,然後說道:「所以 我勸你們,要想平平安安的,就到外頭去找地方住,如果我哥哥信裡寫得是真的, 那麼那間宿舍就肯定有問題,而且你們剛也看到了,那個指導員一聽要他帶我們去 宿舍,連再見都沒說就跑了,這樣你們要是還看不出端倪,硬要去裡頭送命的話, 我也沒意見,一切隨君自便。」說完,他看了看眾人,然後拎起包包頭也不回的按 著地圖的指示,走了。   其他人聽完培根的話,哪裡還敢去那宿舍住啊?那不是不要命了嗎?頓時拿起 行李,一窩蜂的往學院外跑去,寧可花錢住外面,也不要把命搭進去。   至於凌非三人,胖達看著大夥都跑遠了,轉過頭來,剛巧一陣冷風刮過,落葉 飄呀飄的,艱難地嚥了一抹口水,猶豫地說:「呃……兄弟你,你那還有錢吧?要 不,咱們也去外頭住吧?那宿舍聽著怪可怕的,萬一弄不好,可是要出人命的。」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