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五十八章 迷霧中的方向

達人殿堂

 
    

  第一百五十八章 迷霧中的方向   前情         到底怎麼回事,凌非百思不解,不過,不管怎樣,至少到目前為止,一切都 還算平靜,什麼也沒發生,或者說,它應該發生什麼?凌非不知道,但心裡總覺 得什麼地方怪怪的,摸不著邊,也暫時沒有頭緒。但是為了安全起見,凌非還是 選擇在房門前打坐養神,這樣一來,即使真有什麼東西想對他們不利,也得先過 凌非這一關是不是?也許這方法還稱不上真正萬無一失,但這畢竟是凌非目前認 為最妥當的方式了。    ◇    ◇   一夜過去,凌非始終倚在門板上打坐,預想的怪事沒有發生,故事裡培恩的 遭遇,忽然從一個故事,變成了只是一個故事。   轉天天一早,培根早早便下樓離開了宿舍,是哥哥的事所以沒睡好嗎?凌非 站在窗子邊看著,想著,那時雨已經停了,蘆葦草上掛滿了露珠,天還灰濛濛的 ,地也還溼濘濘的,但是沒有蟲鳴,也沒有鳥叫。「好安靜啊。」凌非說道。   叫醒胖達和雪點點之後,三人在走廊底的廁所簡單的漱洗,回房後,凌非帶 著分發大會那天院方配發的校服,拉著胖達到隔壁空房換上,留下雪點點在原來 的房間換穿院方制服,都整理完畢之後,便離開第一校舍,前往校區裡一棟叫做 光明樓的教學樓,十六班的教室就在那裡。   學校的教學樓總共有三座,分別是高程度的光耀樓,中程度的光輝樓,以及 基礎程度的光明樓。每一座都有四層樓,一樓都是導師辦公室和休息室,而二樓 開始,每一層都有四個班級,每一班都有一間教室和一間實習室。   凌非三人按著路標,剛走到光明樓底下,氣氛就不對勁了,路上每個學生看 見他們的眼神都透著古怪。   胖達被看得渾身不自在,直說怎麼回事兒,難道胖爺我一覺醒來變帥了?每 個人都跟看猴子似的,要不先收點錢吧?不然豈不讓人白看了!雪點點取笑他滿 腦子都錢,胖達卻不以為然,他說傻子才不愛錢,沒錢的人,屁都不如!雪點點 想了想,好像真是如此,以前在村子裡,大家生活條件都不好,誰有錢,誰說話 就大聲,不過又一想,如果沒有戰鬥的能力,光有錢也不濟事啊,胖達卻笑她笨 ,說有錢不會請保鑣啊?只要妳口袋夠深,要十個八個沒有?   凌非對這種事並不上心,沒有參與這個話題的討論,而是小聲提醒他們,人 不常,必有妖,要他們都警醒點,世上諸種現象的發生,其背後都有個原因,事 情不會突然發生。   「所以是什麼意思勒?」胖子問。   凌非搖了搖頭,說:「可能發生什麼我們還不知道,卻和我們有切身關係的 事情,都小心點。」   兩人聽了凌非的叮嚀,也不敢再繼續嬉笑,全跟著他快速上了五樓,經過走 廊時,同學們那些怪異的眼神實在讓人難受,胖達本想發作,卻都讓凌非按了回 去,說有什麼事,等進了教室再說。   可剛到教室後門,三個人卻愣住了,整個教室裡空空蕩蕩,除了已經坐在教 室裡的培根,其他同學都沒來,胖達直問怎麼回事兒?大家都不念啦?凌非沒答 理他,心裡卻升起了不好的預感。   感覺到有人站在後門,培根回頭看了看他們,臉上像在笑,也不像在笑,說 不出來的表情,向他們打了招呼,便又回過頭去。   凌非掃了教室一眼,總共一百個座位,他選了裡面最角落靠窗的位子坐下, 因為從這裡,可以清楚看到整個教室裡的狀況,如果放在戰略上說,這就是一個 能夠觀測,並且不會腹背受敵的絕佳位置。   凌非坐在哪裡,雪點點很自然坐在哪裡,所以她乖巧地坐在了他的右邊,胖 達撇撇嘴,嘴裡不知道在念什麼,也坐在凌非的前面,只有培根一個人,看似孤 伶伶的坐在整個教室的正中間,他的旁邊誰也沒有,只有空蕩蕩的座位。   幾人還來不及針對這件事做什麼深入的討論,上課的鐘聲已經響起,等了半 天,指導的老師沒看見,卻從前門走進來一個熟面孔,胖達一見他就發作了,霍 的站起來就要上去揍人,卻讓凌非給扯了回來,不過嘴上還是沒肯罷休,指著那 人罵道:「你丫的又是你個小王八蛋,昨天讓你帶個路,跑得比啥還快,連個手 燈也沒給我們,有你這麼打工的嗎?操他媽的還有沒有點職業道德啊!」   那人一進門就被罵得狗血淋頭,怔了半晌,才走到講台上陪笑道:「哎呀, 昨晚是真忙,你看我,忙到都給忘了,同學沒因為我的疏忽而受傷吧?」   「去你的,胖爺我就站在這裡,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受傷了?」說完,菊花卻 隱隱作痛起來,心裡不由得有些發虛,不過想起這和他完全沒半點屁關係,便又 挺起了胸膛。   那人又連說了幾句抱歉之後,才輕咳一聲,說道:「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 你們的基礎指導老師,你們可以叫我馬爾斯,在你們升上光輝樓以前,都會由我 來指導各位關於魔修和武修的各種知識。」   胖達原本靠在椅子上坐的挺舒適的,聽完卻差點沒一屁股跌下來,嘴裡靠了 一聲,轉頭對凌非說道:「不是吧,就這貨?咱們導師?」凌非無言以對,只能 聳聳肩,他本來就沒期待能碰上什麼絕頂高手,所以倒是沒放心上,反正誰來教 都一樣,只要能讓他按正常程序拿到職業認證書,其他都是浮雲。   馬爾斯好像聽到胖達說的話,不好意思地咳了幾下,在講桌底下翻了好半天 ,才翻出一根教鞭,他拿著教鞭在講桌旁邊敲了敲,使勁的讓自己看起來嚴肅, 然後,他向大家宣佈了一個消息,他說:「我很遺憾,必須在這裡向你們報告一 個消息,我想,你們也應該都察覺到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沒錯,從今 天,從這一刻開始,你們就是十六班僅存的學員。」   雖然已經做好了準備,但乍一聽,還是不免讓人錯愕,胖達第一個問道:「 不是還有其他人嗎?咋了?都不想念了?」   馬爾斯搖搖頭,嘆了口氣,說道:「他們昨晚投宿的旅店在半夜忽然起火, 好像是打翻了油燈,全燒光了,一個也沒有逃出來,聽說連老闆夫婦和幾個伙計 也一塊燒死了。」   胖達吞了吞口水,轉頭和凌非、雪點點對看了一眼,然後又看向坐在教室中 央的培根,心裡不由得有些後怕,如果他們昨天也和那些人住到了校外,會不會 也一起被燒死了?   凌非倒是沒有胖達那些負面想法,因為透過今天這件事,他已經從迷霧中掌 握到了方向,幾乎能肯定的是,在這些事情的背後,有一雙幕後的黑手在操縱著 ,也許……凌非的目光瞟向培根,他想,也許這一切的起因,都是從那個故事開 始,更確切的說,或許有人不想那個故事傳揚出去,所以放火燒了旅店把這些人 都滅口,換句話說,如果這一切假設都是正確的,那麼昨夜第一校舍裡的平靜便 是一種假象,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今晚,最快今晚,對方一定會有所動作!   揮去滿室愁雲,馬爾斯堆起笑容,讓大家都自我介紹一番,好熟悉熟悉彼此 ,首先站起來的是培根,他沒有回頭,只是對著講台上的馬爾斯說道:「培根, 十八歲,孤兒,二星武鬥學徒,沒有任何專長。」說完便坐下。   馬爾斯對照了手裡的學生資料,點了點頭,微笑說道:「原來你就是培根同 學,我看你資料上夢想那一欄空白,你難道沒有想過要完成什麼目標嗎?」   培根搖搖頭,輕笑道:「只要能活著就行了,我沒有什麼要完成的目標。」   「呃……這樣啊,呵呵,其實這也是一個了不起的目標啊,你想想,外面的 世界充滿了危險,我們和剎摩國之間的戰爭也從來沒消停過,能一直活著,不簡 單吶。」馬爾斯說道。   凌非瞇起眼睛看著馬爾斯,心想不知道馬爾斯的話是不是意有所指,如果把 他這些話和培根要調查他哥哥死因這件事擺在一塊,很難不讓人聯想馬爾斯話裡 的意思是一種警告。   當然,這些都是凌非的猜測,不管真相如何,他都有自信能保全這些人的安 全,粉碎所有陰謀手段!   見培根沒搭話,馬爾斯也不以為意,笑了笑,抬頭向凌非他們那邊看去,看 見宛如天仙般美麗的雪點點,便點了她,讓她起來自我介紹。   雪點點很乖巧的站起來,先給馬爾斯行了個禮,才說道:「我……我叫雪點 點,今年十八歲,也……也是孤兒……」說到這裡,想起爺爺,眼眶竟紅了起來 ,可是一想起那天夜裡,凌非對她說的話,她知道自己必須堅強,所以趕緊抬起 頭,深吸一口氣,繼續說道:「六星魔法學徒,專長是……是服務客人……」   「什麼?」馬爾斯叫了一聲,他以為自己聽錯了。   坐在前邊的胖達更是身體一歪,忽然從椅子上跌下來,菊花受到震盪,頓時 哎喲喲地亂叫,痛得眼歪嘴斜,凌非無奈的搖搖頭,趕緊把他從地上拉起來。   馬爾斯剛才讓雪點點的話噎了一下,半晌才回過神,小心翼翼地問道:「雪 點點同學……妳服務的年齡層,一般都在哪兒呀?」   雪點點沒想到老師會這麼問,歪著頭想了會兒才回答道:「不一定的,什麼 年齡層的人都服務,因為爺爺說過,做我們這一行的,客人怎麼說就怎麼是,我 們只管配合就好了,千萬不能得罪客人,否則我們就沒生意了。」   「這……這樣啊,妳爺爺把妳教得真好……」馬爾斯道,臉紅紅的,不曉得 在想什麼。   教室裡的氣氛忽然變得奇怪起來,馬爾斯發現同學們都在看著自己,趕緊咳 了一聲,抓著教鞭,一臉嚴肅的指了指胖達,「該你了,胖子。」   「靠,差這麼多!」胖達罵了一聲,不過還是站了起來,但也沒馬上自我介 紹,而是先對著馬爾斯調侃道:「哎,我說馬斯啊,就你這麼丁點膽,哪天咱們 要是到山裡邊練習啥野外求生,萬一來了什麼厲害的魔獸,你小子該不會撒腿開 溜,把我們幾個扔在那替你斷後吧?」   馬爾斯被胖達說得臉一紅,雖然覺得胖達很不給面子,但也知道自己昨天晚 上的表現實在給學生們留下了太不好的印象,於是只能堆起笑來說道:「放心, 同學放心,肯定不會,絕對不會,哈哈……不過,不過這位胖同學,其實老師叫 做馬爾斯,不是馬斯,呵呵……」   胖達撇了撇嘴,擺手道:「算了算了,看在你犯後態度良好,昨天晚上的事 就不和你計教了,不過有件事還是得提醒提醒你,」說著往雪點點一指:「雪點 點是我哥們的女人,你小子別想打啥歪腦筋,否則管你什麼斯,老子第一個不饒 你!」   馬爾斯聽了不曉得該說什麼,心說都怪剛才雪點點的話讓人浮想連篇,只得 尷尬的點著頭傻笑。   胖達哼一聲,說道:「瞧你那沒出息的樣,聽好了啊,你胖爺我叫斯巴達, 認識我的喊我聲胖哥,不認識我的,管我叫胖爺,你自己撿一個叫吧。這個月剛 滿十九歲,是個能控制木系元素的天才,怕了吧?告訴你,還沒完呢,老子我打 出生就沒看過爹、沒見過娘,自己拉拔自己長大的,走南闖北什麼風浪沒見過? 最愛鋤強扶弱,如果你硬要說那是我的專長,那我也認了,畢竟吧,我都得了一 個四海遊龍的稱號了是不是,至於我的夢想,你手上的資料都寫了,我就不說了 ,你自個兒看吧。」說完,不等馬爾斯回答,已經坐回椅子上,撬著二郎腿抖了 起來。   馬爾斯抹了把額頭上的汗絲,微笑道:「呵呵,沒想到小胖哥的事蹟這麼驚 人,老師這輩子幾乎都在這裡,從畢業之後就在這邊任教了,外頭的事知道的真 不多,看來以後還得多多向小胖哥請教才是。」   「好說。」胖達毫不客氣地道,「有啥想知道的儘管來問,只要胖爺我知道 的,一定給你解惑。」   面對胖達錯亂的「稱謂」,馬爾斯只能尷尬地笑了笑,目光不由瞟向坐在胖 達後邊的凌非,看到凌非一臉淡定,似乎對胖達錯亂的稱謂完全無感,殊不知, 凌非對此早已麻痺。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