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夜漫漫(上)

達人殿堂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夜漫漫(上)   前情         馬爾斯抹了把額頭上的汗絲,微笑道:「呵呵,沒想到小胖哥的事蹟這麼驚 人,老師這輩子幾乎都在這裡,從畢業之後就在這邊任教了,外頭的事知道的真 不多,看來以後來得多多向小胖哥請教請教才是。」   「好說。」胖達毫不客氣地道,「有啥想知道的儘管來問,只要胖爺我知道 的,一定給你解惑。」   面對胖達錯亂的「稱謂」,馬爾斯只能尷尬地笑了笑,目光不由瞟向坐在胖 達後邊的凌非,看到凌非一臉淡定,似乎對胖達錯亂的稱謂完全無感,殊不知, 凌非對此早已麻痺。    ◇    ◇   年輕的馬爾斯,對凌非的容貌還真有點兒羨慕,微笑道:「那麼你呢?那位 帥帥同學,想必一入學就擄獲不少女同學的芳心吧?」   胖達轉頭嘿嘿一笑,雪點點也幸福的望向凌非,覺得能成為他的女人,是件 很自豪的事。凌非無奈地輕聲一嘆,起身道:「凌非,無親無靠,沒有專長。」   馬爾斯尋著凌非的名字在資料上翻了翻,咦道:「凌非同學,那,你的測試 程度呢?剛才你好像沒有提到是不是?」   胖達嗨了一聲,搶著替凌非不平道:「哪有什麼屁測試,我兄弟啥都還沒開 始,就讓個小王八蛋鬧沒了,想到就他媽來氣,嘿,最後還讓人給帶到紀律處安 了個莫須有罪名,硬是把我們兄弟倆發配邊疆,塞到這啥鬼末段班,不然憑你胖 爺的木系天賦,能到這兒來嗎?」   馬爾斯總算聽明白了,抹了把額頭上的汗,說道:「這麼說,小胖哥和凌非 同學,是因為同一件事被分發到這兒的了,真是可惜了小胖哥的天賦,啊對了, 凌非同學,你還想不想測試看看?老師能幫你申請。」   凌非說道:「我想不需要了,測試的意義本就不大。」   馬爾斯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捏著剛才整理出來的四人資料,感嘆地說:「 老實說,我從沒見過像這樣的巧合,在我這些資料裡,末段班中只有四個孤兒, 那就是你們,但請不要誤會,老師沒有半點歧視你們的意思,老師自己也是孤兒 ,呵呵,只是覺得冥冥之中,女神早有安排,雖然有傳聞女神早已不在,但我覺 得也許祂的目光一直沒離開我們,所以即使發生昨晚那場火難,同為孤兒的你們 卻都平安活了下來,這樣的巧合,便說明女神還在,而且一直眷顧著我們。」   「操!既然祂還在,那我嫂子家裡讓人滅村的時候,祂怎不來?我瞧祂要不 是欺善怕惡,就是他媽根本死絕了!屁個鬼在!」胖達非常不以為然,他是無神 論的信仰者,對他來說,這世上只有妖魔鬼怪,沒有神!   不過他話才剛說完,腦袋上就讓凌非拍了一下,說他哪壺不開提哪壺,想把 雪點點又弄哭嗎?胖達這才趕緊堆笑給雪點點賠不是,讓她別難過。   馬爾斯看著凌非三人的互動,知道他們感情好,而且似乎都背負著一些故事 ,也就不在這話題上打轉,避免觸痛別人的傷疤。抓起教鞭敲了敲講桌,笑道: 「好了好了,不管有沒有女神,都先上課吧。」說完從納戒裡取出四本書,每一 本都有一個指節寬的厚度,只見他托起四書,向前一送,四本書就像乘著風,不 緊不徐的「飄飛」到每個人的桌上,不得不說,馬爾斯露這一手,也有些展示「 老師實力」的意味。   胖達很配合的操了一聲,直問這是控制風元素嗎?什麼時候也教教我吧?   馬爾斯很滿意的點了點頭,笑道:「不急,凡事還得講究個按部就班是不是 ,桌上那本書是你們在光明樓所要學習的全部基礎課程,只要學完了,並且通過 試煉,就能晉級到光輝樓,你們先看看,不懂得地方可以問我。」   凌非很快翻過整本書,因為西神州和東神州的文字一致,所以不消片刻,對 裡頭的內容已經了然於胸,可胖達因為生長的環境,打小認識的字就不多,只翻 了幾頁,那本《魔武初識》便被他扔在一邊,回頭問凌非看不看得懂,凌非說看 得懂一點。胖達又問:「都寫些啥啊?」   凌非深知胖達性急,必不是問那瑣碎,而是與他切身相關的,於是攤開書頁 ,指著其中幾個地方說:「這裡寫的都是有關木元素控制的幾個基礎魔法,對你 的學習能有立即的成效,要不先看看這些部份吧?」   胖達聽罷喜上眉梢,心中對識字能讀的凌非暗挑大拇指,嘿嘿笑道:「果然 還是兄弟你有見識,這些歪歪扭扭的鳥字,我就不認得半個。」說完拿起自己那 本翻到凌非指的地方,裡頭多數圖文並茂,雖然字看不懂,不過圖畫還是能抓個 大概,立馬便想依樣畫葫蘆,可惜沒有輔以文字咒語,即便手勢對了,也放不出 半個魔法來,急得他滿頭大汗,以為自己天賦不足。   凌非看著好笑,便對他說:「這裡是教室,無花無樹也無草,你那些木系魔 法怎地放的出來?」   胖達一聽就沒勁了,講台上的馬爾斯笑道:「同學不用著急,等會兒我們就 到隔壁練習室,那裡有元素的練習資源,可以讓你們盡情的施展。」   胖達操了聲,直說有這種好地方你怎不早說?害胖爺我白操心了一下。凌非 聽了在後邊調侃道:「剛來時,你不還問隔壁是做什麼的,這麼快就忘了?」胖 達撓撓頭想了想,好像真有這麼回事,尷尬地搔耳咧笑。   隨著馬爾斯的帶領,眾人很快來到教室隔壁的練習室,裡頭空間比起教室要 大上一倍,並且被刻意分割成兩個區域,中間隔著道合金製成的重牆,牆面上的 小門緊閉著。   馬爾斯說那裡頭是武修練習的場地,利用煉金師製成的「雷系重力符」可以 改變裡頭的重力,讓在裡面練習的學員感受到數倍於自己體重的重量,用以強化 拳力、腿力及爆發力。   而另半邊,就是凌非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這裡沒有桌椅,取而代之的,是 琳瑯滿目的魔修練習資源,以及各種煉藥的器皿和基本材料,可以說配備十分完 整。   長話短說,凌非三人和培根,在練習室裡練習了一個上午,除刻意低調隱藏 真正實力的凌非,只有培根表現最為出色和熟練,那些基礎的東西對他來說,就 只是重新回顧而已。而且凌非早在第一次見面時便看出來,雖然培根似乎練有改 變氣息的特技,但在凌非面前,那些實在不值一提,凌非一眼就看出培根的實際 戰鬥力比他透露出來的氣息要強上許多。若放在東神州裡,便是一名實打實的武 師,而以他十八歲的年紀,已足可謂天才了。   凌非這邊咱們暫且按下,先說亞普洛迪軍部那頭。   今天一早,軍部便收到了緊急的事故消息,據情報處說,昨天晚上,分別前 往雪菲爾德城與奧茲城的最後兩班「通城車」,在出發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 而更詭異的,是雪菲爾德和奧茲城那邊,也沒有任何一輛通城車來到亞普洛迪, 這問題就有些複雜了。   他們不僅失去那兩輛通城車及上頭乘坐的五百多名乘客,同時也和那兩座城 市失去了聯繫,更重要的,是開往奧茲城的通城車上,有個不能等閒視之的人。   議會廳內,統領亞普洛迪七萬鐵騎的軍團總帥亞瑟,放下手上副官給他的資 料,抬眉道:「你們怎麼看?是單純的魔獸攻擊,還是刹摩國又有動作了?」   一時間,議會聽內的將領們,面面相覷,開始交換起彼此的意見。最後,才 由軍團參謀長高斯,起身說道:「軍長,最近幾年,我們並沒有收到邊境之都奧 茲城被攻擊的任何情報,而事實也證明奧茲城在昨天以前都是安全的,畢竟,昨 天奧茲的使者才從亞普洛迪離開返回奧茲,」參謀長高斯停了停,說道:「雖然 依據我們掌握到的消息,來自奧茲城的使者也許和昨晚那班通城車一起發生了意 外,但從種種跡象來看,我們更相信他們是受到魔獸的攻擊……軍長,這件事不 能傳出去,否則必引起恐慌,人民一旦降低搭乘通城車的意願,我軍的收入會連 帶受到影響,而且魔獸攻擊事件一旦傳開,也會有損我軍的威名,不可不慎。」   軍團長亞瑟沉吟了一會兒,轉頭對副官說道:「傳令下去,告訴所有相關人 等,誰也不許提起這件事,來往兩城間的通城車照常開發,還有,調集一隊人馬 進山去找,其他人也就算了,但奧茲城那個使者,不論死活都要找回來,另外讓 他們肅清那條車道,清除所有屍骸,別留下任何痕跡。」   副官離開後,參謀長高斯又道:「軍長,那城主和奧茲城那邊,我們……」   軍團長亞瑟擺手道:「暫時不需要驚動城主,至於奧茲城那裡,我會另外派 人過去說明原委,相信他們能夠理解。好了,都散了,該做什麼做什麼去。」   午飯時分,凌非幾人坐在學院餐廳裡開始用餐,當然,錢是凌非出的,其他 兩個身上都沒錢。   培根沒有刻意和他們疏遠,端著飯盤走過來,直接坐在胖達旁邊吃了起來。   胖達忙著對付眼前的飯菜,沒空答理他,只是才扒沒幾口飯,便抬起頭罵了 聲操,直說這都他媽的是怎麼煮的啊,沒鹹沒味的,餵豬也不是這麼餵的,糟蹋 人吧?   雪點點也覺得飯菜的味道確實有些淡了,不過她本來就是不容易抗拒逆境的 人,所以只是悶著頭吃,也沒說什麼,這時候聽胖達開火了,自也忍不住停下, 偷眼去看凌非的反應。   於此,凌非放下碗筷,轉頭對培根問道:「你呢?也覺得淡嗎?」   培根抬起頭,瞥了三人一眼:「味道剛好,怎麼,吃不慣?」說著拿起飯盤 邊一小瓶兒,又道:「七味香,辣的,要不要?」見凌非幾人搖頭,培根撇撇嘴 ,把那瓶七味香隨手放回桌上。   凌非自認不是什麼挑嘴之人,但今天這頓飯菜吃下來,味道確實太過清淡, 感覺就像根本沒放鹽巴,怎麼培根卻說味道剛好?難道真是口味不同嗎?   疑惑時,見培根拿起飯盤邊上的七味香,倒出一些撒在飯菜上,然後便聽他 說這七色香是很棒的辣味香料,他和他哥哥都愛這口,吃飯時總要加上一點。   飯後,幾人回到練習室裡各自又練習了一下午,期間胖達圖新鮮,雪點點則 想變強,兩人都很努力的練習著書本裡的木系和水系魔法。   胖達練習的是種叫「催生術」的木系基礎魔法,馬爾斯說這種魔法練到深處 時,能夠讓芽苗花草快速生長,變得更高更大,一般都用在生產作物上,不過要 想用在花朵上的話,還需控制力精準才行,否則加速成長時,也等於加速凋亡, 一旦沒弄好,花朵可能一瞬間就凋零,那便弄巧成拙了。   雪點點練習的是「水球術」,能凝水成球,隔空擊物。馬爾斯說這種基礎水 球術能依據對水系元素的控制力增加而變得更大,換句話說,攻擊的範圍和面積 也會相對加大,算是水系基礎攻擊魔法中,最簡單也最常用的魔法之一。   至於培根,則是把自己關在「武修練習室」裡頭,很認真的體驗著兩倍重力 所帶來的感覺。   馬爾斯站在一邊看著,眼神不由露出讚賞,沒想到培根的資料一般,卻能在 兩倍的重力下施展拳腳。反觀那個凌非,從頭到尾在胖達和雪點點身邊指指點點 ,也沒見他練習什麼,純粹就是來混的貨,不過馬爾斯也不怎麼在意,這裡是末 段班,學不學由他們,有按期繳學費就行了。   練習直到傍晚才結束,馬爾斯臨走之前,從納戒裡取出一個手燈交給凌非便 匆匆走了,說是昨天晚上忘的。   晚餐後回到第一校舍,雪點點累了一天,想先洗個澡。校舍裡的燒水設備雖 還堪用,但校舍結構破敗,原本廊上的晚風輕輕,也被她當作陰風慘慘,怎麼也 不敢一個人去洗,最後只好請來自告奮勇的胖達,和無比無奈的凌非兩人,在門 外邊幫她看著,堤防些不可預測的意外發生。當然,凌非的五感敏銳,如果有任 何風吹草動,自無法逃過他的耳目,可到目前為止,凌非也沒察覺到任何奇怪的 動靜。   至於培根,回來後就一直關在房間裡沒出來,誰也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直至深夜,時間剛過午夜十二點,外頭濃霧忽起,一條黑影從幽暗的石階上 迅速竄下,只在朦朧的月光下一閃而過,很快便隱沒在那棵彎腰的老樹底下,來 者不是旁人,正是二階中級劍士禔巴。   他自受命暗殺凌非,原本忌憚宿舍學員眾多不易行事,誰料一夜之間,末段 班竟只餘四名學員,雖然心中訝異,但這樣一來,行動上就沒了諸多顧忌。   今天趁著濃霧之便,禔巴提劍而來,無論如何也要將凌非殺除。   此時他靠在老樹背面,調整著呼吸,四面八方都籠罩在白霧裡,視野只餘不 到三丈,雖然連校舍的外觀也看不清楚,但憑他二階中級劍士的實力,要無聲無 息地潛入仍是易如反掌。他真正在意的,是那個躲藏在凌非附近,保護他的那個 隱藏高手!   只要能避開那人的耳目,要殺死一個連職業認證書都還沒取得的傢伙,對他 而言就像捏死一隻螞蟻那般容易,所以他很清楚,自己需要的只是一個機會,一 個一擊得手立即遠揚的機會!   正想著,一陣山風吹來,草影紛紛隨風搖曳,重霧中顯得無比妖異,禔巴不 由手心緊起,凝神屏息。   過得片刻,山風漸止,禔巴見周圍仍無動靜,這才暗鬆一口氣,正轉身欲趁 霧潛入校舍,卻和一張全無表情的人臉對個正著,鼻子幾乎磨到了對方的鼻子, 突然出現在自己背後的人臉,讓禔巴渾身炸毛,幾乎叫出聲來,他受到驚嚇,長 劍沒來的及拔出,直接向前就是一揮,身子不由向後連退,腳下卻讓樹根絆了一 下,好在他身手極好,慌亂中硬是後翻筋斗強穩身子,可定睛再看時,剛才那人 臉卻已經消失。   禔巴剛站穩,長劍已經拔出,全神警惕了起四周,可過了半天,四周圍卻仍 沒有感覺到任何人的氣息,剛才那張人臉,難道是自己眼花看錯了?   不,禔巴細細回想,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那人五官他卻看得清楚。是一個 男性,雙眼緊閉,面色如灰,臉上沒有半點兒血色,更甭說表情,就像亡者的遺 容,讓人觸目生寒。   只是禔巴想不通,那人是如何悄無聲息的來到自己身後,又是如何一晃眼便 消失的無影無蹤?   人究竟跑去了哪裡?   難道剛才那人,便是之前酒店那個隱藏在暗處的高手?   禔巴思及此,體內鬥氣瞬間急速運轉,他全神戒備、舉劍胸前,腳跟隨著目 光慢慢、慢慢,一點一滴的移動,旋轉。   四周圍白霧濛濛,冷風透涼,蟲鳴在蘆葦幔下窸窣宛如鬼靈低語,禔巴緊握 長劍,一滴冷汗從額角淌下,明知道危險就在附近,卻遍尋不著它的蹤影,心裡 的壓力莫名高漲。   驀然間,一片落葉搖搖晃晃地從頭頂飄落,沉墜在禔巴的目光前。禔巴猛然 一驚抬頭看去,就見一張人臉自樹冠向他俯衝而來,他連忙側身避過,同時長劍 揮出,一道黃色劍氣彎月般斜出,劍氣劃進濃霧「吱」了一聲,一蓬綠色汁液頓 時濺在蘆葦草上,可當禔巴再要去尋時,那人卻又不見蹤影。   正狐疑,卻發現剛才為追擊那人,已經跑進一片蘆葦叢裡,此時四面皆霧, 難辨東西,任何方向都可能是敵人攻擊的方向,雖然對他相當不利,但憑藉他四 星高級武鬥師的強橫實力,也還遠遠不到束手待斃的地步,真正讓他擔心的,是 剛才從樹上偷襲他的人,竟然是個——   女的!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