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六十章 夜漫漫(下)

達人殿堂

 
    

  第一百六十章 夜漫漫(下)   前情         驀然間,一片落葉搖搖晃晃地從頭頂飄落,沉墜在禔巴的目光前。禔巴猛然 一驚抬頭看去,就見一張人臉自樹冠向他俯衝而來,他連忙側身避過,同時長劍 揮出,一道黃色劍氣彎月般斜出,劍氣劃進濃霧「吱」了一聲,一蓬綠色汁液頓 時濺在蘆葦草上,可當禔巴再要去尋時,那人卻又不見蹤影。   正狐疑,卻發現剛才為追擊那人,已經跑進一片蘆葦叢裡,此時四面皆霧, 難辨東西,任何方向都可能是敵人攻擊的方向,雖然對他相當不利,但憑藉他四 星高級武鬥師的強橫實力,也還遠遠不到束手待斃的地步,真正讓他擔心的,是 剛才從樹上偷襲他的——   是個女的!    ◇    ◇      剛才是男的,現在是女的,難道在凌非身邊保護他的高手,有兩個?   禔巴的心不由一沉,本來還覺得這場霧方便了自己的行動,誰想卻是把自己 推入萬丈深淵。   他側耳細聽,想辨出對方藏身處,反被動為主動,先下手為強!可山風不時 刮過,引得蘆葦相互摩擦,窸窸窣窣的響動頓時來自四面八方,加上到處蟲鳴, 硬是干擾著他的聽覺,使他完全無法分辨聲音的源頭究竟是什麼。   忽然,白霧中似有什麼晃閃,接著禔巴便發現手臂上沾粘著乳白色的絲線, 他伸手去撥,卻發現絲線粘著極緊,難以輕易撥掉,正擔心自己是不是著了別人 的道兒,就發現絲線的另一端連接在茫茫重霧裡。   禔巴心頭頓時掐了一下,趕緊揮劍斬斷絲線,不料這條才斷,又有好幾條乳 白色的絲線從濃霧裡激射過來,全纏在了他的身上,不管禔巴如何斬去這些絲線 ,斷掉的那頭都死死的黏附在他身上,雖然看起來不具毒性也沒有腐蝕性,應該 是無害,但身上越來越多,還是讓人感到不安。   忽然,蘆葦草影被人從中分開,黑影從裡頭快速竄出,禔巴眼疾,揮劍掃去 ,卻聽「鏗」了一聲,那黑影似乎十分堅硬,受到劍擊往左側飛了出去,眨眼就 消失在霧裡。   雖然沒有看清楚那團黑影的面目,但那黑影十分的小,最多也就一個瓜大, 見他飛進霧裡的樣子,倒還有幾分像被砍飛的人頭。   禔巴的思考只是一瞬間的事,很快又有瓜大的黑影從其他方向襲向他,而且 在這個過程裡,白霧中仍不時有乳白色的絲線向他射來,也連帶讓他一一砍斷, 只是身上沾粘的卻也越來越多。   到最後,禔巴驚覺發現,自己的關節因為被那些絲線沾粘,竟然開始受到約 束,活動的幅度逐漸縮小,手腳變得難以施展開來,他心頭頓時大驚,伸手就去 扯那些絲線,可不扯還好,一扯之下,就有更多的絲線沾粘到手上,一時間竟難 以拔開!   禔巴急得滿頭大汗,一邊用力的想把左手掌和右手臂分開,一邊又得應付不 斷向他射來的絲線,還有那些朝他飛來的黑影。   忽然平地刮起了強風,瀰漫在蘆葦叢裡的白霧被風吹散,禔巴四周圍的蘆葦 草早已被他的劍氣砍得七零八落、東倒西歪,可禔巴卻赫然發現自己已經被包圍 ,他的四周,圍繞著無數男男女女的人頭,那些人頭的後腦都長出了八隻爪子, 頭頂上也有一隻爪子,但這隻爪子更長,而且前端像一把刀。   禔巴驚到下巴都快掉了,這些是什麼東西?學院裡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直到現在,禔巴才似乎醒悟到,和他在白霧裡廝殺那麼久的根本不是所謂的 暗處裡的高手,而是這些噁心的人面蟲子!   禔巴知道自己現在深陷蟲圍,而且左手掌還黏在右手臂上無法拔開,再這麼 下去,非死不可!他抬頭掃了四周一眼,發現原本被藏在白霧裡的校舍,此時已 經近在眼前,立馬揚起右手,舉劍在前方掃出一條路來,那些人面蟲被劍氣一逼 ,紛紛往左右兩邊讓去,禔巴就趁這個時候衝出包圍,一個翻身躍進了校舍牆內 ,回頭一看,黑壓壓一片的人面蟲窸窸窣窣的也跟著翻過圍牆追了上來。   禔巴不敢再有逗留,見校舍大門緊閉,抬頭一看,二樓以上的窗台多已被破 壞,立馬一腳蹬上陡直的校舍牆面,幾步就竄到了二樓的房間裡,頓時一股怪味 撲來,他心神一蕩,也沒當回事,回頭再往窗台下探去,卻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那些人面蟲子,密密麻麻的已經順著牆面往上爬來,禔巴趕緊衝出房間,並把 那扇還堪用的房門關上,意圖阻一阻那些人面蟲子的腳步,誰知才剛轉身,一把 雪亮的刀子已經架在自己脖子上,定神一看,是個青年,那人問:「你是誰?為 什麼在這?」   禔巴正想說話,卻聽到房間裡已經傳來細微的窸窣響動,他趕緊喊道:「快 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可那青年卻不理會他,反而說道:「你如果不說,現 在就走不了。」   禔巴心急如焚,哪有空和他在這裡廢話,立馬一劍將刀震開,同時抬腳踹去 ,那青年沒料到禔巴實力如此之高,動作如此之快,促不及防連中兩招,碰一聲 撞在身後邊的牆面上,嘴裡一口鮮血噴出,再看時,禔巴已經跑到了廊底。   那青年不是別人,正是培根。他原本在房裡睡著,憑他的實力,並沒有察覺 到校舍外的異樣。但是禔巴蹬牆而上時的響動不小,培根頓時從睡夢中醒轉過來 ,心裡莫名興奮,心說果然沒錯,這棟校舍有問題,終於讓我等到了!二話不說 ,提刀便衝出房外,尋著聲音跑過去,就看見禔巴從一間房間裡慌慌張張的竄出 ,當時培根心中很是失望,因為這似乎是個宵肖或著另有所圖的人,根本不是他 所期待的東西!   只是沒想到對方的實力如此強橫,自己的刀子都已經架在他脖子上了,他竟 然還能反擊自己,把自己踹得吐血。   就在培根彎著腰,捂著肚子時,面前的房間裡,窸窸窣窣的響動越來越大, 他剛才全神都灌注在禔巴身上,也沒去細聽,此時禔巴一走,房間裡的聲音反而 更清楚了,培根心裡一緊,想起剛才禔巴說的話:「再不走就來不及了」,不好 的預感忽然湧上,該不會現在在房間裡的,才是他要找得東西?   可是他被禔巴臨走時重擊一腳,內臟肯定破裂才會嘔血,這時候要打沒法打 ,要跑也跑不動,該怎麼辦才好?   可惜儘管培根思緒電轉,也想不到任何逃命的方法,忽然,他想起凌非他們 的房間就在附近,自己就算跑不了,也應該通知他們逃命去才是,犯不著讓大家 跟著自己陪葬。   但是培根想叫,卻因為內臟破裂導致呼吸急促,根本喊不出聲音,就在這時 ,面前的房門不斷地振動,忽然「都」了一聲,一把鋒利的刀子從門上插出,接 著就是「都都都都都都都都」的亂響起來,無數把刀子從房間裡向門外插出,培 根心裡一沉,知道那門頃刻就要被砍爛了,情急下,一股狠勁湧起,手裡那把刀 向著凌非的房門奮力擲去,「都」一聲,入門七吋,釘在了門板上,刀柄還因振 動左右擺晃。   這是培根最後的警告了,他心想,如果這也聽不到的話,那就是命中註定了 吧……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