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六十二章 善體異變

達人殿堂

 
    

  第一百六十二章 善體異變   前情            凌非舉起左手,向著洞道底下放了一掌,雄沉的掌力沿著洞道破石而去,直 到撞擊在一處彎道上才停止,但那處彎道也因此被凌非的掌力打出一個大洞。   至於洞道裡那些不斷湧上來的人頭蟲,則被掌力轟成齏粉,凌非趕緊趁著下 一波蟲子未上來前,向著彎道蹭去,只要到了那處彎道,距離地底下的巨大洞穴 就只剩下十幾米了,而且是垂直向下的洞道,屆時只要縮身躍下,便能迅速抵達 地底洞穴。    ◇    ◇   沒多久來到彎道,凌非想也沒想便跳了下去,身子斜斜才落下四、五米,整 個人就摔進一張乳白色大網裡。忽然出現的大網子,即使淡定如凌非,心裡也不 由得一愕,想要掙扎起來,分錯的絲線卻把身體牢牢扒住,完全脫不開身。   這個時候,洞道頂部傳來陣陣的窸窣聲,凌非心裡冷哼,想都不用想,定是 又有大批的人頭蟲朝自己這裡爬來,他們肯定是從其他洞穴爬出,然後再爬進校 舍,沿著地下室的樓梯爬進來,準備給他來個甕中捉鱉的致命打擊!   「唉。」凌非心裡暗嘆一聲。他只是想要信守和太石公的承諾而已,為什麼 總是有那麼多牛鬼蛇神,要來挑戰他的忍耐極限呢?   凌非想起在地球圖書館裡看過的一本叫做論語的書,其中八佾篇裡有這麼一 句話:「孔子謂季氏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所謂八佾舞,是天子舉行祭祀時的禮樂,然而季氏只是一名大夫,他卻在祭 祀時,不用合乎自己身份的禮樂,反而僭禮去用天子祭祀用的八佾舞樂。當時孔 子並沒有當面糾正季氏僭禮的行為,那並不是孔子認同了那樣的行為,而是因為 在當時,孔子並沒有相應的地位和足夠的力量可以去抑制他人從行非法的事,所 以他只能在當下嘆息,然後在事後以此教誡他的弟子們。   以凌非的解讀,很顯然孔子在當時如果有足夠的地位和力量的話,他肯定不 會默不作聲,而會選擇站出來,當面指責季氏行為的錯誤。   想到這裡,凌非忽然覺得,自己在面對眼前這些殘害無辜的殺戮事件時,如 果還堅持保有個人的節操,雖然信守了諾言,卻罔顧了無辜的生命被殘害消失, 那豈不等於懷抱著力量,卻對這些非法之事視若無睹嗎?凌非覺得這不是他信守 承諾的初衷,如果繼續下去,只是迂腐而已。   一念通,萬念通。凌非的眸子微微瞇起,沉喝一聲猛然發勁,體內真氣(西 神州叫鬥氣)湃然爆發,頓時一股龐大無比的巨力向外擴盪開去,洞道經受不住 恐怖的死神氣勁,只是轉眼間,便宛如摧枯拉朽般崩碎坍方,而緊緊纏黏在凌非 身上的層層蛛網,也在夾雜著火龍本源的兇暴之氣下,瞬間燃燒殆盡!   洞道坍方瓦解後,凌非身子一輕,隨之落到巨大的地下洞穴裡。他抬頭看去 ,這裡樹根如蛇,盤根錯節,洞穴裡陰暗潮濕,到處都有積水,然而凌非對此卻 不屑一瞥,而是將目光停在滿洞不斷鼓動的肉球,那些肉球像扎根似的滿地都是 ,頂端時不時因為收縮而流出半透明的綠色液體,凌非眉頭皺了一下,這是什麼 東西?沒有動物該有的溫度,卻又像有生命般不停收縮鼓動……   雖然好奇這些肉球,但凌非仍舊很快收回目光,因為他此行最大的目的是把 胖達和雪點點他們救出來,不能為了這些不知名的邪物在這裡浪費時間。   凌非散出神識感應,既然眼睛不能用,那我便以神識替代雙眼!   在潮濕的暗洞裡,神識很快將洞中一切掃描完畢,凌非頓時凌空飄起,只是 眨眼間,已經出現在地下洞穴的最深處,那裡胖達等人被層層蛛網包裹住,完全 陷入了昏迷。   凌非只是看了一眼,黑暗中便響起一道破風聲,銳利的弧形刀影瞬間朝他砍 來,凌非眉頭微皺,從這一刀的軌跡,很明顯對方並不想至他於死地,看來是想 活捉他了!   凌非毫無防備的站在那裡,看似渾身破綻,實際上卻正好相反,他想也沒想 ,抬起左手迅速伸出,兩指在半空中一夾,那把弧形刀便像自己送上來般,牢牢 的被凌非夾住,再也無法前進哪怕只是半吋的距離!   弧形刀的擁有者是個美麗的女人,他渾身赤裸,膚色死白,右手掌裡生著一 把銳利的弧形刀,就像骨骼的延伸,但此時卻被凌非牢牢鉗住。她雙眼睜大,不 敢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只用兩隻手指就夾住自己刀子的人,這怎麼可能?   完全沒給對方思考的時間,凌非夾住刀身的左手向旁邊一拉,右手同時伸出 ,直接扣住對方的脖子,那人頓時渾身一震,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在這裡二十 年來稱王稱霸,現在卻讓人一招制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抓誰我不管,但你抓了我的人,就得死!」凌非眼神如冰,扣住對方脖 子的手,慢慢的握緊。死神善體正在無形中轉變。   「住手!住手!」就在這個時候,神識中,兩條人影一前一後從凌非後方穿 梭而來,當話音落下的同時,領先的那人已經來到了凌非身後,速度不可不謂極 快。凌非眉毛一揚,側臉看去,這個人腳不沾地,武皇巔峰?   「放開她!你放開她!」那人的容貌在黑暗中看不清楚,但他怒喝的聲音中 明顯帶著顫抖,凌非知道,那不是害怕,而是因為憤怒!   「你就是這件事的主謀吧?」凌非淡然地轉過身,沒有回答那人的問題,而 是丟出自己的問題,他的臉上看不出喜怒,卻給人一種沈重的壓迫感,因為他扣 在那女人脖子上的右手,在說話的時候,又緊了一分。赤裸的女人感受到死亡的 迫近,不停的死命掙扎,嘴裡發出「呃呃」的聲音,卻只是徒勞。   這時另外一個人舉著火把奔來,一看見眼前的情景,也愣住了。這個人…… 這個人不是那個沒有測試的學生嗎?凱塞琳怎麼會在他手上?   「不要!不要傷害她!」看見凱塞琳露出痛苦的表情,先前那人臉上的表情 在火光下幾乎扭曲,但他的表情很快恢復了沉著,他寒著臉,警告意味濃重地說 道:「只要你放了她,我可以保證你和你朋友們的安全,而且任何條件我們都可 以談,但是,只要你敢傷害我的凱塞琳一根汗毛,我絕對會把你,還有你的朋友 ,你的家人,全部碎屍萬段!」   凌非淡漠的看著他,眼神掃過另一人,已經認出其中一個就是魔修的測試導 師格西,至於眼前這個擁有相當於武皇巔峰實力,並對自己撂下狠話的長髮男子 ,則從未見過。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那就是這個男子的實際年齡,絕對要遠大 於他年輕的外表。   「你是在威脅我嗎?」凌非淡淡地問道,體內善體本源悄悄的異變著。   長髮男子的眼睛瞇了瞇:「我只是讓你明白得失和代價……」   「澎!」長髮男子的話還沒說完,一個像氣球爆掉的聲音已經炸進他的耳膜 ,然後,他就傻了,心,也碎了。   在他說話的同時,凌非手裡的凱塞琳,已經化成一團血霧和肉渣散了滿地, 連同所有人頭蟲,也像失去電力支持的玩偶般,全都停止。   男子佈滿血絲的兩隻眼睛,錯愕的看著凌非,而凌非卻像個沒事人一樣,淡 漠的說道:「我,不喜歡被威脅。」   「你……你這混帳!你毀了我的凱塞琳,你毀了我全部的心血!我要殺了你 ,殺了你!」那長髮男子像瘋了一樣,渾身爆發出強大的鬥氣,甩手間,一把銀 光燦閃的長劍已然握在手中,同時間,一段冗長的咒語以極高的速度完成,手中 長劍頓時迸射出無數火蛇,圈蜷纏繞在劍身之上,火光映射在每個人臉上,有憤 怒,有驚愕,也有淡然。   迅速完成「劍附魔」的動作之後,長髮男子腳下瞬間發力,地面瞬間碎成蛛 網,他身形如箭,直射而出,手中長劍誓要殺滅眼前人!   面對奔殺而來的巔峰武皇,凌非的臉上仍是淡然,即使兩人之間的距離根本 不到十米,即使在那名長髮男子的怒火下,這點兒距離幾乎是眨眼及至,可凌非 仍是無動於衷,甚至不屑一顧!   直到長劍臨身,眼看就要從凌非頭頂直剖而下時——凌非動了!   以比劍光更快的速度,凌非出現在那名擁有武皇巔峰實力的長髮男子背後, 他併指成刀,在格西錯愕與驚恐交織的表情中,輕描淡寫的從長髮男子的後頸處 劃下!   「啪躂」,凌非飄然落地,與此同時,一條幾乎微不可察的鮮紅細線,才慢 慢的從長髮男子的後頸,沿著頸脖繫成一圈,然後,在長髮男子不甘的眼神裡, 將他的頭顱和身體,硬生生的分開成兩個個體……   目睹這一幕的格西,雙腿一軟直接跌坐在地,連手裡的火把掉在地上都沒有 感覺,只是用一雙充滿驚恐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眼前仍舊一臉淡漠的凌非。   「你和他一起來,應該知道他是誰吧?把你知道的事都告訴我。」凌非居高 臨下地看著坐在地上,差點尿褲子的格西,淡淡地問道。   「他……他是……我、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但是你必須答應不殺我…… 」格西驚恐地抓起地上的火把說道。   「好,你說吧。」凌非點點頭,等著他的回答。   得到凌非的允諾,格西像是看到了一道曙光,他深深地吸了幾口氣,說道: 「他是我義父,也是這所學院的院長……不過,不過這二十年來他已經很少出現 在大家面前了……其實,其實你殺了他也是應該的……」   「哦?」凌非眉毛揚起:「他不是你義父嗎?」   「他是我義父沒錯,但是他已經瘋了,他為了復活他死了二十年的女兒,不 惜背叛女神,成為惡魔的僕人……你剛才也看到了,他用了惡魔給他的方法,把 他因病去世的女兒復活了,就是你剛才殺死的那個女人,但是她……她根本已經 不是人了,義父說過,要讓凱塞琳復活,就必須每年以擁有天賦的學生來餵養她 ,並且幫她更換腐朽的軀體,我……我不知道其中的細節,我只知道這是義父和 惡魔訂下的契約……」話已經說完,格西求饒般看著一臉淡漠的凌非。   凌非點了點頭,他很滿意格西的表現,讓他獲得了不少資訊,原來這世界還 有惡魔?這勾起了死神濃厚的興趣,他問:「你說的惡魔,他們來自哪裡?剎摩 國?」   「不、不是剎魔國,是深淵,大地的缺口,那裡是禁地,根據神宮的法令, 任何人都不能靠近那裡……」   「嗯。」凌非點點頭,感謝格西的配合,「你很配合,我也相信你沒有任何 隱瞞……」   「謝……謝謝!謝謝!」格西如蒙大赦般不停磕頭。   「但你還是得死。」最後這一句話,讓格西還在不停磕著的頭,瞬間和身體 分開,在地上滾了兩圈才停住,上面還殘留著「不明白」的表情。   凌非只看了一眼,便轉身朝胖達他們所在的洞穴深處走去,只留下一句話在 格西的頭顱旁:「只有死人,才不會泄露我的秘密。」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