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七十一章 只有大神官才會

達人殿堂

 
    

  第一百七十一章 只有大神官才會   當奧茲城陷入危境之際,撤退的城民、官員,以及各大冒險團聯合部隊,已 經行進了三百多里,越過了第三驛站。   隊伍中雖然以冒險者及商旅居多,但仍有一般城民,其中老弱婦孺並不在少 數,而且他們多為步行,不像那些官員、商旅或冒險者,不是有自己的座騎,就 是有舒適的馬車,因此一段時間行進下來,隊伍已經拉的非常的長,走在蜿蜒的 山谷裡,遠遠看去就像一條蠕動的巨蛇。   加上這時候已經日墜西山,天色越漸黑暗,眾人行進的速度變得無比緩慢。   待得大部隊通過第三驛站逐漸遠去之時,人去樓空的驛站裡才走出四個人, 分別是蓋瑞、奧德斯曼、波瑟莉希,以及那個被凌非救下,丟置在第三驛站附近 樹林裡,大難不死的索倫。   索倫在經過調息之後,已經能夠活動。但是當他來到驛站時,卻剛好碰到大 舉撤退的奧茲城聯合部隊,一問之下,才把事情弄了個大概,心裡不由就是一陣 唏噓,說不出來的感嘆。   後來他花了一點時間,在大部隊裡找到失散的徒弟波瑟莉希,原來她正和蓋 瑞及奧德斯曼走在一塊,幾人對於索倫的出現具感到無比驚訝,在追問之後,才 知他得到強者搭救,紛紛感到意外且震驚。   意外的是,他們沒想到奧茲城除了他們三個老字號的強者,竟還有別人;震 驚的是,那個人的存在,他們竟然都毫無察覺,而且如果不是索倫的腦袋被打壞 了,那豈不是說那個人在眨眼之間,就將他從數十萬劍齒獸的利爪下救走,而且 是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毫無聲息的把人帶走,最後扔在距離奧茲城三百里外的 樹林?   天啊,這該是實力到達怎樣一個境界的強者,才能辦到這般來無影又去無蹤 的地步?   蓋瑞和奧德斯曼對視了一眼,索倫的這個故事實在讓人難以置信,卻又不得 不信……否則,早該被獸群撕成碎片吃下肚裡的索倫,為什麼會在距離奧茲城三 百里外的第三驛站出現?   除了索倫的故事是真實的以外,這一切根本就說不通。   直到這個話題結束之後,索倫才意識到他的頭號粉絲,那個年輕的天才劍客 薩恩——他怎麼不見了?   沒想,不問不知道,一問嚇一跳!   「什麼!」索倫幾乎跳起來,「乖徒弟,妳……妳沒說錯吧?那小子死…… 薩恩他、他死了?他怎麼死的?」   索倫說著這句話時,銳利的三角眼精芒迸射,掃向了蓋瑞和奧德斯曼。   「老兄弟,別這麼看我,當時……唉,我被那頭領主級魔獸打岔了氣,就是 有那個心,也沒那個力氣啊,只能說那小傢伙運氣不好,但身為一名劍士,能夠 戰死在沙場上,也算適得其所了。」蓋瑞很抱歉,但這是事實,他只能無奈,在 當時的情況下,他確實是無能為力的。   至於奧德斯曼,他身為魔修,身份何等尊貴?他願意一路護送蓋瑞等人至此 ,都已算是仁至義盡了,怎可能甘冒極大風險,下到獸群裡頭去救一個素不相識 的小伙子?所以,面對索倫殺人般的目光,他什麼話也沒說,當作沒看見。   「師父,您別怪蓋瑞爺爺。」以老蓋瑞的年紀,年方十六的波瑟莉希尊他一 聲蓋瑞爺爺並不為過,此時她剛沈澱下來的心緒又被幾個老傢伙勾起,頓時哭著 鼻子,哽咽地說:「薩恩哥哥都是為了救我才死的,是我害死他的……都是我, 嗚嗚……」說著,眼淚又開始撲簌簌地掉了。   「妳……唉!乖徒弟妳別哭了行不行?又沒人怪妳,乖,別哭了、別哭了, 師父的腦袋都讓妳哭糊了。」索倫抓著耳朵上面唯二的兩搓毛髮,心裡又煩又惱 ,多麼好的一個青年啊,自己還等著他闖出點名堂,打算以後把波瑟莉希許配給 他,可他……他怎麼死啦!真是他媽的!   簡直怒不可遏啊!   「不行!」索倫虎軀一振,「我要回奧茲城看看,生要見人,死要見屍,也 許那小子命大沒死呢?對!就是這樣,一定是這樣!」   宛如夢囈一般,索倫嘴裡絮絮叨叨地唸唸有詞,那把快比一米九的他還高的 巨劍,已經被他扛在了肌肉結實的肩膀上。   習慣上半身赤裸的男人索倫,就在他老友蓋瑞不解的注視下,索倫虎身一躍 ,作勢就要騰空而起!   蓋瑞絕對相信,以他對索倫的了解,如果他再不制止他這個老兄弟的話,索 倫肯定會在下一秒就飛的沒人沒影,直接殺回去奧茲城找人去了。   立馬二話不說,撲上前去就往索倫腳踝抓去!   「等一下!」   「啊!」索倫叫了一聲。   「跰!」   「……」   所有人傻眼。   奧德斯曼不忍地別過頭去,他可不想把自己也參和進這池渾水裡去。   波瑟莉希則是兩手捂著眼睛,不敢想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索倫黑著一張臉,慢慢地雙手撐地,將自己那顆嚴格說起來已經是半個光頭 的光頭,從乾裂的地表底下抬起。   他還沒回頭,腳後跟方向,蓋瑞充滿歉意的聲音先傳來了。   「呃……」根據蓋瑞的了解,索倫大概會在三秒鐘之後爆發他的怒火,所以 ,他必須趁索倫還沒爆發之前,先聲奪人!   蓋瑞立刻板起臉來:「我……我說你也消停點行不?這天,都黑了!奧茲城 還在不在都難說,你現在去,能找誰啊?難不成你還要再和那頭領主級魔獸大幹 一次?你覺得你能贏嗎?萬一你有個什麼閃失,你的乖徒弟怎麼辦?我可沒興趣 幫你照顧!還是說,你覺得你能有那運氣再被人救一次?」   面對蓋瑞連珠砲的問題,索倫一時也忘了要生氣,愣愣地趴在那歪著頭想, 是啊……萬一又碰上那頭領主級魔獸怎麼辦?我要是死了,乖徒弟怎麼辦?   看見索倫陷入沉思,這表明他的想法開始動搖了,蓋瑞趕緊再添薪火:「你 冷靜想想,那可不是幾百隻,而是連你我都不能對抗的幾十萬獸群,薩恩那小伙 子,能活嗎?這個問題還需要你費力確認嗎?老兄弟啊,別自己騙自己了,連我 們都不可能獨立死裡逃生的戰場,你還想指望什麼啊?」   蓋瑞搖搖頭,走過去一把拉起地上的索倫。他的個頭比起索倫要矮上一個頭 ,所以每回和索倫說話時,總是得微微抬頭才行,這讓蓋瑞一直很不爽,覺得自 己被佔了便宜,不過現在,蓋瑞顯然不想和索倫計較這個問題。   他拍了拍索倫結實的胳臂:「別想了,獸群和剎摩國的大軍隨時會追上來, 現在我們最重要的是趕快將剎摩國進犯的消息帶回亞普洛迪,然後協同亞普洛迪 軍方一起抵擋即將到來的猛烈攻擊,這才是我們現在該做的事啊!」   「唉!」索倫嘆了一口氣,蓋瑞的話,他完全無法反駁。   的確,在數十萬獸群的圍攻下,僅僅只有一星高級武鬥師(武王)的薩恩, 連最基本的御空飛行都不會,更別說天空中還有飛行魔獸在虎視眈眈,他根本沒 有生存的希望……沒錯,那個信誓旦旦地說要追隨自己的步伐,還立志要成為一 名超越自己,比自己還要偉大的劍士的年輕人,那個薩恩,他真的死了,連確認 的必要都沒有。   難得有一個讓他很滿意的年輕人,而且還是如此天資卓越的少年劍士,索倫 收起巨劍,將它揹在背上,沮喪地離開了,和蓋瑞等人追上還沒走遠的大部隊, 往亞普洛迪去了。   與此同時,奧茲城牆上,用作觀測之用的城樓瓊頂上,負手而立的凌非,這 會眉頭卻有些皺起。看著底下城牆上仍在拼命放箭禦敵的兩千七百多名弓箭手和 那個被自己從獸牙下救回來的薩恩,身為死神,他感到難以理解。   這根本是一場沒有勝算的對局,留在這裡只能有一種結果,那就是死亡。   這些人難道不知道嗎?   還有,那個被自己救回來的薩恩,他怎麼還不快離開,還繼續待在這裡做什 麼?難道他也不明白繼續在這裡的後果?   觀察了近一個小時的凌非,終於忍不住了,死神之眼又一次收縮,本來站在 城牆邊,奮力砍殺那些飛襲過來的飛行魔獸的薩恩,忽然渾身一震——   「靠!我怎麼又回來這了?」薩恩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但立馬驚覺到自己的 失言,趕緊用一千字詞彙向神秘人先生表達自己無盡的歉意與愚蠢,深怕神秘人 先生一怒之下,直接把自己給宰了,那就太冤枉了。   早就習慣胖達滿嘴粗話的凌非,完全無視薩恩剛才說的是什麼內容,他只想 解開自己心裡的疑惑,於是問:「你已經安全了,為何還不離開?難道你不知道 一旦這座城被攻破,你便無路可逃了麼?」   凌非的聲音在光幕周圍的黑暗中迴盪,薩恩已經習慣這種感覺,他沉默了一 下,抬頭看著眼前正「播放」數十萬獸群衝鋒,以及領主級魔獸大肆破壞城牆的 畫面,心裡說不出的百味雜陳,是人都怕死的,誰不怕呢?   「唉……」薩恩嘆了嘆氣,臉色無奈地看著光幕說道:「雖然我不會射箭, 但是我能協助阿莫夫隊長他們防禦從天空下來的飛行魔獸啊,只要我們能多堅持 一分鐘,波瑟莉希他們就可以有更多的撤退時間。可是一旦我們也棄城離開了, 那沒有了牽制和顧忌的獸群,很快就會攻破這面城牆,全力衝鋒的獸群,很快就 會追上撤退的人,到了那個時候,我已經無法估算那可能會帶來多麼大的傷亡, 甚至連亞普洛迪都會因而被拖累……」   薩恩最後那句話,明顯挑動了凌非最敏感的神經。   薩恩笑了笑,「當然,那只是如果,如果所有撤退的人都被追來的獸群全滅 了,那就沒有人可以通知亞普洛迪剎摩國進犯的消息了,我想,面對數十萬獸群 以及領主級魔獸還有剎摩國的大軍,如果亞普洛迪城沒有做足萬全準備,即使遭 到重創,甚至破城,那也一點都不意外。」   破城?凌非的眉頭皺成川字,亞普洛迪怎麼可以被破城!要知道,胖達和雪 點點可是還在裡頭的,一旦亞普洛迪被攻破,那他們的下場會是什麼?   凌非已經不想再往下想去,他「哼」了一聲,眼神裡已經多了一分殺意,他 一心要讓胖達和雪點點過上安逸穩定的日子,怎能讓他們陷入烽火之中!   薩恩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說錯了什麼,只聽到一聲冷哼,意識已經回到自己 身體了,只不過,眼前的牆外,那高十丈的虛空處,卻多了一個人。   這個人……他是浮在空中嗎?薩恩揉了揉眼睛,以為自己看錯了。   根據他所學習的知識,能夠施展御空飛行的人,除非達到四星高級武鬥師以 上,否則根本就不可能。所以換句話說,眼前忽然冒出來的這個人,實力最少也 有四星高級武鬥師囉?   不!薩恩很快的否定了自己的猜測。因為不知道什麼原因,他忽然覺得這個 人,會不會就是那個老愛控制自己的神秘人先生?   但是……但是從這個人的背影看去,感覺上很年輕啊……   啊!對啊,一定是他,薩恩激動的差點大叫起來,他想起那個神秘人的聲音 也很年輕啊,這麼前後對照之下,他更加確定眼前懸浮在牆外半空之中的黑袍人 ,就是那個神秘人先生!   當然,薩恩的邏輯還是挺不賴的。他的確沒有猜錯,凌非此時算是正式現身 了,他身上魔武學院的校服還穿著,不過現在被一套黑色的連帽斗篷給罩住了, 這是一名衣飾商人在剛才逃亡時落下的,其實他匆忙間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不少, 但凌非特別偏愛黑色,所以就隨手撿起那件黑色斗篷來罩在身上,而從薩恩的角 度看上去,凌非確實就是穿黑袍子的沒錯。   很快的,所有弓箭手也發現了突然冒出一個人懸浮在半空中,他們紛紛停下 了射箭,面面相覷。   阿莫夫也愣住了,因為他和薩恩本來是並肩站的,換句話說,凌非出現在薩 恩的前方半空中,也就等於是出現在阿莫夫的前方半空中,他能不愣嗎?   一個人完全沒有任何預兆的出現,那是什麼概念?想都沒想過。   然後,大夥幾千隻眼睛就這麼看著凌非,除了在想他是誰以外,也都好奇著 他想做什麼?   接著,就看見凌非抬起左手,朝那頭領主級魔獸的位置一指——   轟!   一蓬巨大的火焰炎漿毫無預警地沖天而起,瞬間就把那頭領主級魔獸給沖到 了九霄雲外,在遍佈星光的夜空中,爆炸成一團巨大的火焰,向著四面八方濺射 出牠焦灼的肉塊,變成底下數十萬頭劍齒獸的腹中之食……   傻眼!   震驚!   無法言喻!   不止是薩恩,兩千七百多名弓箭手都快崩潰了,這絕對是他們今生見過最為 荒謬且扯蛋的事!   那可是一頭起碼八星以上的領主級魔獸啊,竟然彈指之間就給滅了?還有沒 有天理啊?啊不,是還有沒有邏輯啊?這根本不可能發生的吧?怎麼今天就發生 了?還發生的那麼突然,一點心裡準備都沒有啊……這個畫面的衝擊性太大了, 心臟受不了啊!   凌非漠然地看著底下黑壓壓一片的獸群,對於在夜空中爆炸成碎塊的領主級 魔獸他一點興趣也沒有,現在,眼前這一群什麼都吃的畜生,才是他的第二個目 標!   至於促使領主級魔獸在天空中爆炸的那一招,如果身為魔修的奧德斯曼在場 的話,那他的驚訝肯定會比薩恩他們還要誇張!   因為,凌非所使用的魔法他曾經在一部魔法通鑑上見過類似的描述,那是只 有大神官才會的一個名叫爆焰之柱的火系神威魔法。但是這個魔法的咒語很長, 耗魔量也極高,除了大神官那種等級的魔修強者之外,恐怕沒有人能將其發動出 來,更何況還是用在實戰上。   要知道,冗長的咒語向來伴隨著危險,除非你的魔修等級遠高於魔法的等級 ,否則要想快速將那長串的咒語唸完,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事情。   當然,奧德斯曼畢竟不在這裡,所以他更加不會知道,人家凌非的爆炎之柱 是……呃,瞬發的。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