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骨頭】【校園愛情】關於那女孩的回憶。Part.27

達人殿堂

 
    

  還記得,那天夜晚正下著滂沱大雨,我手裡捏著一封自以為能讓余婷萱死心的信,等待她的到來。   我不曉得這麼做到底是對還是錯,但只要她能回來上課就什麼都好,至少,我是這樣想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飛逝,站在騎樓底下的自己也越來越緊張。頭不斷的左右張望,來回走動。   直到聽到不遠處的鐵門砰的一聲,才讓我停下腳步,眼神停留在發出聲響的那扇門上。   心裡頭暗自禱告,並且提醒自己別緊張要冷靜。接著余婷萱的身影便出現在我眼前。   當余婷萱一看見我後,便往我這奔跑而來,一個小跳躍直接撲在我身上。不知為何,鼻頭突然湧上一股酸意,我悄悄將頭別過,緊緊靠在她的肩膀上。   「怎麼突然來找我?」余婷萱緊緊環抱著我:「還好我爸媽剛出門,不然你打電話來家裡被他們接到可就完蛋了。」   說完,她發出撒嬌似的笑聲。   「呵呵……」我用手捏著鼻頭,緩緩地吸氣吐氣,慢慢調適自己的心情,壓抑著那股不捨的感覺。   「怎麼了?你看起來好像不怎麼開心……」她將頭移開我的肩膀,不得不說她現在這模樣真的挺可愛的。   但此刻我並沒有多餘的心思欣賞她的美。   「有嗎……?」我搔著後腦勺有些尷尬的說著。   她掙開我的懷抱,皺著眉用手指著我的鼻頭說:「幹嘛──看到我不開心哦?」   「沒有,很開心啊。」我試著讓自己語氣冷漠些,畢竟接下來的事情並不適合開心的氣氛。   「真的──?」她故意拉長音,戳著我的鼻子:「有事要說啊!」   我沒多說些什麼,將頭撇向別處,轉身移動了幾步。   還是保持距離會比較好吧?   「你到底怎麼了?」余婷萱一把抓住我的手,遲了一會才說:「這、這是什麼?」   我轉身面向她,而她兩眼正注視著握在我手中的那封信。   「這是要給我的……嗎?」她表情看起來有點開心,我想,當她打開之後肯定不會是這個笑容。   「嗯……」我將手中的信握得更緊。然後不斷在心裡掙扎到底要不要交給她。   「幹嘛捏這麼緊?」她伸手握住我的手:「給我看看啊。」   許許多多畫面不斷在腦海上演,不管是好的、快的、樂的、哀的都一直衝擊著腦海。   給或不給──   「你在想什麼?」她假裝用力的要將我的手扳開,但我反而握得更緊。   「沒什麼,」我將她手撥開,往前跨了一步,我與她之間的距離就連呼吸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妳確定……真的要看?」   我感覺到自己不斷在顫抖。   「當然,」但余婷萱又遲疑了一下:「還是這不是給我的?」   我點頭。   「那幹嘛握這麼緊啊?」她笑嘻嘻的說:「快點給我看啊,快點──」   我回想到第一次站在走廊上看見余婷萱笑起來可愛的模樣,那淡淡的酒窩是多麼吸引人。   「給我給我啊──」她拉著我手晃來晃去。   與余婷萱打勾勾的約定。第一個還記得是下次模擬考的分數得考的比上次高出四十分。第二個是以後不準作弊,不管是自己或是幫別人,通通都不準。最後一個是越了了解我而選擇談談關於我。   「幹嘛捏這麼緊──」   與余婷萱一起過的聖誕節。硬逼我吃菜的她、站在馬路上大哭的她,然後要我牽起手的她。   「欸,給我看給我看啊──」我感覺到身體在搖晃。   與余婷萱在下雨時的公園約會,以及那令人難忘的輕輕一吻。   許許多多關於余婷萱的事情不斷的湧現,對於手中的那封信我更感到不知所措。   忽然,手臂感到一陣酸痛,握緊信的手不小心稍微放鬆,余婷萱便趁這機會將手中的信奪走。   我趕緊向前握住她的手,語氣沉重的說:「妳,想清楚後在打開來看。」   「幹嘛這麼沉重的感覺?」余婷萱將我手娜開,慢慢地打開那封可能會讓她失望、生氣、難過的信:「我就不相信你會為了讓我不開心專程跑來找我。」   我將視線飄往別處,不想看見她難過的模樣。   時間彷彿凝結在這一刻,我的心噗通噗通的狂跳,冷汗直流,我一直有想要離開的念頭,但雙腳卻不怎麼聽我的使喚。   是在意?還是狠不下心來?   她看見之後會有什麼動作?會說些什麼話?   我不知道,也不可能會知道,唯一能做的便是在心中暗自決定等下說完話一定要立刻離開。   因為接下來的話,肯定都不會是好聽話,甚至都不會是我心裡……話。   不知過了多久。   一秒?一分鐘?還是更久?只聽見余婷萱強忍著眼淚的微弱哭聲,我才意識到她已經將信看完。   「嗯……」余婷萱聲音斷斷續續,夾帶著哭腔更令我難受:「所以、這……是……你想說的……話?」   我把視線重新移回她身上,但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現在的她讓我很心疼,但我卻感到很無助。   「是、嗎?」   余婷萱眼角的淚緩緩落下,哭腔越來越重,微弱的哭聲也漸漸加大。   我輕輕點著頭。   「真的是你自己要寫給我的?」余婷萱衝向前,雙手抓住我的雙臂,哭喊著:「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望著她哭紅的雙眼,佈滿淚痕的臉龐,以及有些歇斯底里的樣子,我內心感到一陣酸痛,彷彿就像她拿著一把刀進我的心。又深又痛。   我強忍著情緒再次點頭,因為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   余婷萱將信撕成兩半後再將信對半撕開,最後將手上的信亂撕一通,往上拋去。   碎紙片在我們之間散開,飄落。我想伸手牽住她的手,但卻沒有勇氣,只能獨自像個木頭站著。看著她難過;我難受。   「對不起。」這是我用盡全身力氣硬擠出來的三個字。   「我、不、需、要、你、的、對、不、起!」余婷萱仍舊在哭,但眼神已經沒有以往的溫柔。   這……是我想要的嗎?   「為什麼你能這殘忍?」余婷萱哭喊著:「憑什麼你能這麼做?」   對不起,但這次我並沒有開口。只靜靜地站著聽她發洩。   「我不相信這是你真心真意想說的。」余婷萱音量逐漸加大,語氣悲憤的吼著:「是不是我媽媽逼你寫的?」   我的視線依舊沒有離開她。   「拜託你……告訴我……」余婷萱就像洩了氣的氣球:「肯定是被逼得對不對?」   是啊,但都已經這樣了,怎可能告訴妳──   我並沒有回應這個問題,但假如她能懂我眼神所表達的意思,我想余婷萱就能懂為什麼。可是她也沒有機會知道了……   我將頭撇開轉身離開。任由余婷萱在後頭大喊我的名字、哭著喊說我有多過分,都假裝自己沒聽見。   但一撇過頭後,眼角也守不住即將潰堤的眼淚,唏哩嘩啦的落下。   今夜的雨很大,大到連心都痛了……                                  待續……


來源 :懶骨頭推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