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骨頭】【校園愛情】關於那女孩的回憶。Part.31

達人殿堂

 
    

  後來才知道,原來阿明早在我與她產生爭執時,悄悄地走入她的心。   我不怪阿明,也不怪她,我只恨自己是多麼的愚蠢,蠢到自私的以為全世界只有自己在難過。   從沒想過她也為我感到難受。   讓阿明抓住了這個機會,在她難過的時候聽她講心事,在她最需要人陪的時候,時時刻刻陪在她身邊。   那時候的我還活在自己的世界裡,認為她早就不喜歡我,自以為可以忘掉她……   到頭來才發現,自己根本做不到。   她的身影、她的聲音、她的笑容,關於她的任何事情都深深的烙印在腦海裡,怎樣都忘不了……   而她的那番話的確讓我振作不起來。   我頓時成了汪洋中的一艘船,沒了動力、沒了方向,失去了所有東西。我還為此失智了好幾天。   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做任何事情提不起勁。總感覺心裡頭卡了個東西,悶悶的,卻也說不上是什麼東西。   總之我看任何事情都不順眼。我變的孤僻、沉默寡言,變的不像原本的自己。   我越來越不想去學校,我不想看見阿明,也不想看見她,誰都不想見,我只想躲起來,靜靜的把自己關起來。   但,這是不可能的!   我還是得每天早起去上學,面對滿坑滿谷的考卷,看見不想看見的人,聽不想聽的話。要知道,在這種狀況下我根本無法專心在課業上。我想逃避,但卻不知道要逃去哪,我想放棄,卻又沒有勇氣。   我無心思考任何問題。我只想放空,好好的放鬆自己。   但現階段並沒辦法讓我這樣做。   身上背了許多人的期望,不管是父母還是老師,甚至是對自己的期許,都是讓我不能放棄的原因。   我當然知道考好基測上好學校很重要。可是現在就真的沒辦法好好靜下心來面對那些繁重的課業。   我需要一個能推動我的力量,當然,我知道……   就只是需要她罷了。   *   直到我真的將泰迪熊娃娃縫好,心裡頭的那份愧疚感才逐漸消失。   「妳過的好嗎?」我看著歪七扭八的泰迪熊娃娃,開始自言自語。   「是不是也在想我呢?妳知道嗎?我很想妳,我非常想妳,無時無刻都在想妳。但我想妳應該不知道,對吧?」   我把娃娃拿在手上,彷彿將它當成她。   「妳跟阿明處的愉快嗎?雖然我逼自己不能再去偷偷觀察妳,但是我真的做不到。要知道,完全不看妳一眼,比要我不呼吸還困難啊。雖然我們還是偶爾對到眼,但我都會立刻躲避妳的眼神,我很怕自己一個不小心,會錯意的話那可就麻煩了。畢竟妳現在的身分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   說著說著,臉頰濕濕的。   「我還有許多話想對妳,也很想親手把這歪七扭八的娃娃拿給妳,我好想知道妳看見這玩意兒會是什麼樣的表情。是笑呢?還是生氣?不管怎樣,我想應該沒有機會再看到了吧。只是妳接受阿明讓我有些意外,或許妳誤會了我想為妳做的任何事,也可能一切都是我太自以為,總覺得這樣做是為妳好,卻又不曾站在妳的立場去想、去感受。最後就像妳所說的一樣,一切都來不及了。」   我覺得自己像個神經病,對著一個玩偶說了這麼多的話,但我卻停不下來……沒有原因,就只是幫藏在心裡的話找個出口。   「我喜歡妳,我敢保證一定比阿明還要喜歡妳,可能一百倍,不,可能一千倍,甚至一萬倍……我真的真的很……」   後來,我哭的亂七八糟,連怎麼睡著都忘了。   *   還好,日子久了,漸漸能適應了。雖然還會惦記著她,但那頻率較少了,因為我告訴自己,該好好努力了。就算失去她,也不能被她看不起。   直到基測前幾個禮拜,在一堂考試結束後的自習課上,一張揉成球狀的紙滾到腳邊。   我往後瞧,發現每個人臉上都顯現出不是我丟的表情,我把紙球撿起來。   然後攤開來。   「放學後,能到那棵大樹下聊天嗎?沒有別人,只有我和你。」   紙的右下角清清楚楚寫著她的名字。   是她。我又驚又喜。連忙轉身看著她,她抬起來,給我一個微笑。   我向她點頭,才又立刻轉回來,假裝趴在桌上,掩飾內心的喜悅。我的心跳很快,噗通噗通的亂跳。彷彿這世界又得救了。   其實我也不曉得為什麼會這麼快答應她,可能是想給自己一個機會,看是要結束還是要……   都好,反正去了也無妨,順便看看她,聽聽她的聲音。不然基測將近,我整個心懸在那也不是辦法,雖然已經收的差不多了……   但還是好想知道最近的她,究竟在忙些什麼。當然,是以朋友的立場,好啦,可能還有一點點喜歡……   我比較早到大樹下等她,可能是因為迫不及待想看見她的關係,一放學我將書本胡亂塞進書包,用跑百米的速度離開教室。   過沒多久,她的身影從遠處出現,接著越來越近,而我的心跳就越來越快。   「嗨──」她揮手向我打招呼。   「嗨。」我很緊張。   她繞過我,坐在大樹下,將書包放在一旁。伸了個懶腰,閉上眼。   她為什麼能表現的這麼自然?她是不是讀書讀到忘記我們之間所發生的事情了?應該不可能吧……   我搔著頭,疑惑的看著一副輕鬆自在的她。怎麼感覺起來我現在很像白痴?   「幹嘛愣在那裡?」她睜開一隻眼睛看著我說:「沒事的,聊聊天而已。」她拍了拍身旁的草地,示意要我坐下。   我緊張兮兮的坐下。我可沒辦法像她這樣輕鬆自然。   「基測準備的怎樣?還可以吧?」她說:「最近過的如何?我想……應該不是很好吧……」   說完,她笑了。然後用一種很詭異的表情看著我。   「當然……不是很好囉……」我還是很緊張,沒辦法像之前那樣與她對話。「那妳……應該不錯吧?」   我苦笑。擠眉弄眼做個鬼臉。   「不是很好。」她搖頭:「應該是說……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好吧?」 「怎麼說?」   「不知道該怎麼說,」她雙手一攤,「總之,後來我也沒跟阿明在一起了。」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她。這……這……為免也太震驚了吧!   「為什麼?」   老實說,聽到這消息,除了驚訝,我想更多的是開心。   「沒有為什麼。」她說:「沒有原因,沒有理由,當然也不會有所謂的為什麼。」   「所以我還有機會囉?」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出這段話,當意識到時,已經來不及了。   她搖頭,卻給了我一個微甜的笑容。   「我想現在應該不是談這個話題的最佳時機吧?」   「不然?」我仍不放棄。   竟然出現機會,我想這次一定得抓住。   「什麼不然──」她再次伸個懶腰,慵懶的說:「你不覺得現在除了這個,更重要的是考好基測嗎?」   換我搖頭。   「我……覺得妳比基測更重要。」我戰戰兢兢說著。   她歪著頭,看著我,然後搖搖頭。   「不、不、不,現在我們要做的是把基測考好。其他事情就等基測結束後再說,可以嗎?」   我不明白她為什麼要這樣做。找我來大樹下,說了一堆其實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的事情。不答應也不拒絕我。   好奇怪,真的好怪。她到底在想什麼?   「我們的事情也是?」   「所有事情都排在基測後面。」   她給了一個答非所問的答案。   「那妳可不可以跟我說,為什麼妳到現在才來找我?」我雙眼盯著她看。   她沒打算回答我的問題。   她伸出手,比了個六,看著我說:「先答應我,把基測考好。好嗎?」   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但她趁我還在猶豫時,硬是拉起我的手,與她打了一個強制性的勾勾。   我愣在那,不曉得現在的狀況。   「說好囉。要把基測考好哦。」她踮起腳尖,摸著我的頭說:「考不好,你就完蛋了!」   說完,她還不忘捏了我手臂一下。這也讓我痛的叫出聲。   這時,她已經把放在地上的書包重新背回肩膀上。   她看我,我看她。她揮手,我揮手。   「對了,我不喜歡比我弱的男生哦──」   這是她回頭笑著跟我揮手時,最後所留下的話。   她的笑容還是一樣甜美,那淡淡的酒窩仍然吸引著我的目光。   她,突然消失在我的生活裡。如今,她又忽然出現。   心也因此起了漣漪──                                待續……


廣告
來源 :懶骨頭推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