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骨頭】【校園愛情】關於那女孩的回憶。Part.32

達人殿堂

 
    

  當我把全部的事情通通告訴阿翔,他露出一副你在跟我開玩笑吧的表情,對於她的事情,阿翔也猜不透她到底要幹嘛。連她最好的朋友陳心亞也說根本不知道她來找我說這些事情。   「所以你們覺得呢?」我說。百思不得其解。   「順其自然囉。」他們異口同聲回答。   我與她的關係變得十分奇妙。   雖然一開始我有點放不開,面對她還是會尷尬,可是她卻一直主動的來找我,主動的跟我說話。   久了,我們彷彿又回到以前。她開始會來問我問題、會叮嚀我要看書、交代我不能作弊、每天的讀書行程安排……等等。   總之,她像是變了個人似的。很怪,卻又說不上哪裡怪。   但我很享受這樣的生活。有她,很棒很完美。   她的出現,又再次填滿我內心的空缺,也讓我變回以前那個她所熟悉的自己。   我每天都過得很快樂,比以往還要快樂。我現在超喜歡去學校,超喜歡寫功課,超喜歡替她解題……有她,我覺得做什麼事情都十分快樂。   可是我們的關係就僅僅到此而已。我多次的暗示明示想對她告白,都被她用「我們不是說好等基測考完」這句話給搪塞。實在有夠可惡。   對於我內心充滿的疑問,她一概沒有回答,只是要我等,要我努力考好基測,全部都等考完再說。所以我一直都沒機會將歪七扭八的泰迪熊娃娃拿給她。   終於到了基測的前一晚,我、阿翔、陳心亞與她四人相約吃晚餐。在用完餐後,我們到了公園聊天。   「明天就考試了。」陳心亞牽著她的手,兩人坐在椅子上:「然後就畢業了……時間過好快哦。」   「是啊。」她看著陳心亞,附和道:「真的過太快了──」   「畢業後要記得我啊!忘記妳就慘了!」她抱著陳心亞說。   「當然!」陳心亞指著我跟阿翔說:「也不會忘記你們啦!」   「妳當然不會忘記我,哈哈哈。」阿翔臭屁的說。   接下來我們聊著以前的事情,大家笑成一團。聊著未來的事情,大家都充滿憧憬。   阿翔說目標是跟陳心亞上同間高中,一起努力維持這段感情。陳心亞也同意阿翔的說法,整個氣氛都被他們甜蜜的氛圍給渲染。她說只想好好考個公立的好學校,不想讓對她有期望的人失望,很簡單,也很像她。但她沒提到我,難免有些小小的失望。   當輪到我說目標時,我故意將她扯進來。   「我希望某人能給我機會,讓我再好好的表現。當然她能忘記我之前所做的蠢事那是最好的啦。」   我才一說完,阿翔與陳心亞就露出陰險的笑容看著我,而她只是給了一個淺淺的笑容,沒多作回應。   我想她應該知道是在說她。但就真的要如她所說的那樣吧……任何事情都得等基測考完後再說。   最後我們圍成一個小圈,伸出手,層層相疊,異口同聲喊著:   「加油!」   *   基測考完後,大家都得到了解放。去學校當做在度假,畢業考?那什麼?有很重要嗎?除了基測外的考試,對於剛考完的考生們來說,根本不重要。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玩。   沒錯!就是大玩特玩!   我們四個比之前還密集的玩在一起。不管做什麼事情我們都在一起。   一起笑、一起玩、一起瘋,一起在畢業前留下屬於我們四個的回憶。   我很慶幸擁有阿翔這位好兄弟,也替他能跟陳心亞開花結果感到開心。我想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我沒有再次追到她吧。   我們之中沒人想要考第二次基測,我想是都不想再被折磨第二次吧,幸好也都考的還不賴就是了。   每天一直玩的日子過的很快,很快地就到了畢業那天。   還記得那天,我們每個人都哭的稀哩嘩啦,胡亂抱成一團,身上的制服都被各種顏色、圖案、簽名給填滿。   老師們給予的祝福我想大家都謹記在心。過了今天,大家都得各奔前程,往自己想要的目標邁進。   「晚上來我家烤肉吧!」阿翔正在我的背上留下他的簽名,陳心亞與她也都在旁邊蓄勢待發。   我特地把背後那一大塊留給他們。我知道他們一定有很多話想對我說。   「我沒意見。」我說:「你到底好了沒,很久了欸!」   「我贊成。」陳心亞。   「我同意。」她。   「那就這樣決定啦!」阿翔吼道。   同時也為這溫馨感人的畢業典禮畫下句點。   我的制服背後出現了一隻綁著頭巾的恐龍在噴火,頭巾上頭有阿翔的簽名,一棵茂盛的大樹,樹幹上有陳心亞的名子,還有兩個字「加油」,旁邊有著她的簽名。   她就是這樣的簡單實際。我想加油這兩個字,意義應該十分深遠才對,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   到了晚上,我把泰迪熊娃娃一同帶去烤肉,出發前,我還特地將娃娃給精心包裝,打算給她一個驚喜。   我是最後一個到阿翔家。   到了之後,阿翔領著到我們到頂樓。接著,我負責生火,阿翔負責將東西端上來,陳心亞與她在一旁醃肉、串丸子。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工作,等到都完成後,就進入大吃大喝的階段。   等到都吃的差不多後,阿翔對我使了個眼色,巧妙的將陳心亞帶開,留下我跟她。   阿翔真夠義氣!   「欸,來一下!」我起身,對她招手。   「嗯?」她看著我。   「過來一下。」我把放在地板的泰迪熊娃娃拿在手上。   我們到了一個角落,我想離阿翔應該有段小距離。   「這個,」我把包裝好的泰迪熊拿在她眼前:「給妳。」   「這是?」她接過手,上下搖了一下,想知道裡面是什麼。   「拆開不就知道了。」見她這可愛的模樣,我笑了。   今天的她綁著俏麗馬尾,身著簡單T恤、牛仔短褲,身上依舊散發出淡淡的香味。   綁馬尾的她,比平常還要可愛。   她慢慢的將外面的包裝紙撕開,直到看見了那歪七扭八的泰迪熊她笑了,她笑得很開心,笑容比之前還要燦爛。   「這是什麼鬼東西啊。」她還是抑制不了想笑的衝動:「哈哈哈──」   「哼,笑屁哦!」我假裝生氣。   「好啦好啦──」她還是克制不了,一直在笑。「你對它做了什麼事情,為什麼變成這樣。」   「誰叫那時候有人……就……」我無奈的表示。   「好好好,我知道!」她說:「這泰迪熊娃娃也變得太可愛了吧。雖然還是有點詭異啦……」   她最後一段話還故意壓低音量,但還是被我聽到。   「詭異也是妳害的好不好。」我故意要從她手上把泰迪熊娃娃搶過來,卻被她躲開:「我盡力縫好了,雖然歪七扭八,但我真的盡力了。」   「好齁,我知道。」她收起笑聲,與我四眼相交:「謝謝你。真的非常謝謝你。」   「幹嘛突然這麼認真啦。」我有點尷尬。   她把泰迪熊娃娃抱在懷中。   「謝謝你總是對我這麼好。」她靠著矮牆,望著天空。「畢業了,你要好好加油。」   「妳也是,」我站到她身旁,看著同一片天空:「要好好加油。」   「你不是想知道為什麼嗎?」她說,有些哽咽。   「是啊,」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對:「但不想說也沒關係。」   「其實跟阿明在一起後,我才明白自己是多麼喜歡你。」她將娃娃擁的更緊:「我一直都知道也明白你想為我做的任何事情,包括你們去找導仔之後發生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一開始我真的無法釋懷,是因為我覺得為什麼你能把我們之間的感情當做賭注。」   她邊說邊哭。   「到後來我把娃娃還給你後,才發現自己是多麼懦弱。明明就不想那樣做去傷害你,但卻又做出傷害你的事情。要是那天,我把心裡話直接告訴你,我想就不會發生那些事情。」   我聽了鼻頭感到有點酸。   「之後,我假裝自己不要再去關心你,在意你,但卻又做不到。我始終會擔心你有沒有讀書,今天過的怎樣……之類。加上我看見你跟別的女生玩在一塊還會偷偷的吃醋,我真的挺像白痴。」   她突然轉過身抱著我。讓我差點無法呼吸。   「然後我才發現這樣下去,只會讓阿明繼續受傷,所以就把心中的感受全部告訴他,而他明白後,便鼓勵我應該要面對自己的心,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所以我花了一段時間來整理自己的情緒,最後我發現沒有你真的不行,就算不能在一起,當朋友也是能很開心……」   她抬頭望著我,哭的亂七八糟。   「而且我一直覺得你還討厭我嘛……是後來……」   「好了,我知道了。」我打斷她的話。   我用手抹去她眼角的淚,摸摸她的頭說:「原來是這樣,都要怪我自己實在是太蠢、太自以為。從沒站在妳的角度為妳想才會這樣……」   我深吸一口氣。   「所以我還有機會嗎?」我誠摯的說著。眼神注視著她。   她沒回答,反而踮起腳尖吻了我。   我閉起眼睛,深情擁吻。   「謝謝你,我的泰迪熊。」   「所以是沒機會在一起了嗎?」我不想放棄。   「或許,我們再次相遇的時候,就是在一起的時候。」她笑著回答。   也許,我們有天會相遇,也許,那天我們就會在一起。   但,再多的也許可能都只是也許……   *   「弟,你到底好了沒?我們都餓了。」老哥的聲音將我拉回現實。   「喔,好了啦!」我將那張泛黃的紙塞回箱內。   起身前,我忽然想起畢業紀念冊後頭有個號碼,一個重要且有意義的號碼。   我立刻把箱子放在一旁,迅速拿起電話,按著上頭所寫的號碼。   撥出。   電話嘟嘟聲響了許久,正當我以為進入語音信箱時,電話通了。   「喂,你好,請問要找誰?」   聲音聽起來很熟悉,雖然不比以前稚嫩的聲音,但那種感覺應該不會錯。   「喂,妳好,我要找的人──是妳。」我非常篤定。   「請問……你是?」   「妳忘了嗎?泰迪熊娃娃──」   然後我聽見電話那頭傳來尖叫的聲音。聽起來她應該知道了。   也許,我們會再次相遇,也許,我們可能會在一起。   但,這還重要嗎?   我想,能重新聯絡到她,比什麼都還重要吧。   至少,我是這麼想的……                                 End.


廣告
來源 :懶骨頭推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