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兇巴巴,她笑嘻嘻。

大一下學期暑假,第一次帶她回家,老媽上樓到我房間,不知是故意還是無意,在門口丟下一句話:「找女朋友怎麼也不找個高一點的。」向來認為金城武都還差我一截的老媽,大概覺得她又帥又念醫學院的寶貝兒子,應當可以找到另一個林志玲,怎麼第一次帶回家的女生,就是個身高不到一百六十公分的小不點。

隔著一道牆的她,把話聽得一清二楚,那時我們才剛開始交往,我難堪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見她一派輕鬆地說:「你媽一定覺得你不夠高,才希望你找個高一點的女生啦!嗯,你媽很有優生學的概念欸!」她三言兩語化解尷尬場面,我本來以為這段戀情,會就這麼不了了之,沒想到我們還是繼續走了下去。

當我畢業時,她帶著盛裝的老爸老媽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但學校禮堂不夠大安排的家長來賓位子不夠多,他們到場時已座無虛席了。

老爸老媽本來打算站在後面觀禮,她左顧右盼,發現前方五排貴賓席,因貴賓姍姍來遲,所以空了出來,她抓起老媽的手,直衝貴賓席坐下。負責招待的學弟,趕緊跑來跟她說:「對不起,這裡是貴賓席,請到家長席位入座。」她一臉堅定地說:「後面已經沒位子了,我們是畢業生家長,也是貴賓欸,所以坐這裡沒有錯,你不用擔心啦!」

一臉悻悻然的學弟,只好把「貴賓席」的立牌,再往前移動一排。她的「大無畏」,讓我老爸老媽得以坐在貴賓席,觀看盼了七年的兒子的畢業典禮;老媽對她的身高雖不滿意,但對她的膽識倒是頗為欣賞。

反笑我白癡生熟不分
後來我們結婚了,她的廚藝其差無比,做菜既沒天分又興趣缺缺,偶爾下廚,我也儘量捧場,少有挑剔。有一次下班回家,累了一整天又心情不佳的我,看著一桌子色香味全沒的菜,實在難以下嚥,但又懶得到外面用餐,只好隨便夾了一塊排骨往嘴裡送,咬了一口,我就吐出來:「難吃死了,不吃了!」我兇巴巴地丟下筷子,到客廳邊生悶氣邊看電視。過了一會兒,她笑嘻嘻地跟我說:「老公,你真是白癡欸!這個排骨不是難吃,是沒有煮熟啦!喔!你連生的或難吃都分不出來,難怪你敢吃我做的菜!」

天哪!我以為她被我吼了,準會滿腹委屈、淚漣漣,沒想到她還能反將我一軍,哭笑不得的我,當下真服了她!

有一天在辦公室接到她的電話,她緊張兮兮地說,她切菜時被菜刀切到左手大拇指,害怕看到血的她,因為血流如注,忍不住在電話那頭哇哇大叫。我大概因職業關係,覺得小傷口不足大驚小怪,心不在焉地問她:「喔!那有沒有把流理台弄髒啊?」電話那頭突然無聲了,我心想,這下子糟糕了,真的說錯話了,正等著她發飆,沒一會兒那端開口了:「老公,我現在失血太多,已經冷得發抖了,不要在這個時候說冷笑話了啦!」

一旁同事知道這段對話後,無不大呼不可思議,除了對我的冷酷不體貼大加撻伐,更對她沒有因此動怒而感到訝異。大姨子怨嘆沒嫁豪門她說有人娶該感謝天前些日子,大姨子來我家做客,電視新聞正播報名模嫁給百貨業小開的新聞。大姨子以羨慕又怨嘆的語氣說:「唉!為什麼人家就這麼好命,可以嫁入豪門?我們姊妹就這麼倒楣,嫁給他們這種人!」

當下被視為「低人一等」的我和姊夫,識相地不敢做任何反應。倒是我老婆接著說:「妳也不想想我們長得普通,又不是名模千金大小姐,有人願意娶我們,就要知足感謝老天爺了!」

大姨子當場被她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話給打敗了,悶哼一聲不再吭氣。

善哉斯言啊!我跟姊夫面面相覷,忍住笑意,也忍住想為替非豪門小男人出一口氣的話拍手的衝動。

老媽跟她「婆媳過招千百回」之後,對這個身高不高、EQ倒是不低的媳婦,逢人便誇,還因對她有著特別待遇,讓我老姊頻頻抗議老媽胳臂往外彎、對媳婦好過女兒。

而我這個標準大男人,一碰上她,火爆脾氣一下就被她三言兩語給輕輕鬆鬆收拾掉了。你說,像我老婆這樣的小女人,教我怎能不愛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