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九十七章 離開異境

  第九十七章 離開異境

  前情:

  「可是這麼一來,事情就說不通了。因為天下任何法陣,不管是我以前所待
的眾神世界,還是現在的聖魔大陸,再厲害的法陣也永遠是死的,任何精妙的機
關都是經過精密的計算所呈現出來的結果。可是迦納魔眼不同,它給我的感覺不
像機關,反而像是有生命的意識……」

  魏龍生聽出意思,遂問:「前輩是說,有人在背後操控迦納魔眼?」

﹍﹍﹍﹍﹍﹍﹍﹍﹍﹍﹍﹍﹍﹍﹍﹍﹍﹍﹍﹍﹍﹍﹍﹍

  正文:

  「不錯。」凌非點頭,並且將心中想法對大夥說道:「而且我懷疑,我們從
進入異境開始就讓人一路監視著了。」

  「一路監視?」患無救立即搖頭擺腦的四下裡一陣張望,「我看沒啊,聖主
老大,八成是您多心啦,這裡一馬平川地,除了冰還是冰,我們一夥人在這兒已
經算是一枝獨秀,特醒目了,要還有別人的話,大老遠就讓咱給瞅見了您說是不
是?」

  「嗯……」魏龍生聽完後也微微點頭,「我也覺得患無救說的不無道理,這
裡一望無邊,視野極為遼闊清楚,確實除了冰層、冰岩,就屬我們最為顯眼,如
果有其他人在附近監視我們,憑我們幾人的修為,斷無不察的可能才對。」

  病無醫呸了一聲,他還在為剛才的事惱著,「我說你們兩是咋了?還真湊對
了不成?連話都能說到一處去!」

  病無醫的話才剛完,患無救便瞪著小眼睛,嘴巴一張就想反擊。凌非見他二
人又要吵嘴,立即出言打斷,道:「是迦納魔眼,監視我們的應該是它。」

  迦納魔眼?眾人聽了皆是一愕。

  患無救罵罵咧咧地說:「呔,那缺德眼還會搞監視這套啊?我還當他只會拿
死光到處去虐人勒。」

  病無醫哈哈笑道:「他不先拿眼睛照你,要怎麼用死光射你?這麼簡單的道
理也不懂,腦袋生那麼大一個,能頂個屁用!」

  患無救說道:「哎,你沒聽過術業有專攻這句話嗎?我這顆腦袋裡邊的東西
雖然在推理這方面不行,但在煉丹這方面,那可是值錢的珍品,歹說也能頂好幾
個屁用!」

  見兩人一抓到話頭,便又開始你一言我一句的拌嘴,大夥也是沒轍,只好由
他們去,只要別真打起來就好。

  魏龍生沉吟了會,皺眉說道:「但是迦納魔眼在每個異境中都有,如果說真
的有人利用它來監視我們,卻要如何監視?就算那人有通天的本事,難道他能在
異境中自由穿梭?」

  他說著,忽然想起什麼,便向鍾琴問道:「琴妹,妳攻擊迦納魔眼時,可有
看見其他人?」

  鍾琴挽著魏龍生的胳膊,搖搖頭,算是回答了。

  魏龍生遂對凌非說道:「前輩,我覺得迦納魔眼監視一說,太匪夷所思,也
太過可怕了,定罪雙使已死,我實在想不到還有誰躲在暗處窺視我們……」

  也無怪魏龍生不信,這件事本身就存在了太多的荒謬。

  正如魏龍生所說,迦納魔眼那麼大一座,要說有人躲在裡頭也是有可能的,
怪只怪在每個異境都有迦納魔眼,如果說真有人躲在巨塔裡頭窺視、操控,那豈
不得要好幾個人才夠用?

  聖武神留下定罪雙使兩個看守罪島就已經夠嚇人的了,如果每個異境裡的迦
納魔眼又各安插一個人,那陣仗委實太大了點,在邏輯上實在說不通。除非暗中
監視他們的人只有一個,而這個人可以在異境中自由穿梭,來去自如。可如果是
這樣的話,這人的修為至少得和魏龍生一個水平,甚至更高,否則還別說他是如
何做到穿梭自如,就說面對異境裡的詭譎氣候和兇猛異常的高階魔獸,每一樣都
能活活把人折騰死。

  光想到這裡,眾人就覺頭殼發疼,全身便像起了疹子一樣不寒而慄。如果這
些推論與事實相去不遠,那豈不等於在說,還有一個像定罪雙使那樣的人物躲在
大夥背後伺機而作?
  
  對凌非來說,提出自己的想法,並不是為了說服別人,他並沒有想過要眾人
接受他的猜想,於是道:「罷了,此非談話之地,先退出去再說吧。」

  退出去?眾人一聽頓時相覷起來,從彼此的眼睛裡,顯然明白大夥心裡都想
到了一處去:哪裡有路出去?

  病無醫窩在謝雲無腳邊,忍不住提醒:「聖主老大,不是我要澆你冷水,那
出口一早已經不見了,我們現在就是想出去也沒法子了。」

  其實早在凌非於空中將死神之眼開至極限時,對於消失的出口便已發現箇中
奧妙。真要說起來,那出口並不是真的消失,而是轉移了地方,只是尋常人的眼
睛看不見罷了,所以一旦迷失,可以說永遠也甭想再走出去。

  聖武神當初在佈置這個超級巨大的法陣時,或許也沒料到會有一個擁有死神
之眼的真正死神前來破陣吧?

  凌非微微一笑,道:「我明白,不過別擔心,就我所觀,出口只是轉移了地
方,並不是真的消失或者被封鎖,只要找出他轉移的位置,相信就能從新的出口
回到先前的樹林。」

  大夥一聽還有戲,本來有些氣餒甚至絕望的心,霎時又燃了起來,尤其患無
救,捲起袖子就要去找出口,但才跨出幾步,便凍得渾身哆嗦,立馬躲回謝雲無
腳下,看得謝雲無滿臉黑線,心說這廝也太會做樣子了罷。

  要在一望無際的凍原裡找一個看不見的出口,難度和上天摘星星差不了多少
。眾人雖然有了希望,可這希望貌似不大,而且還有些小,幾個人你看我,我看
你,四面八方都是路,偏偏腳下卻躊躇了……

  凌非看出大夥的難處,知道眼下同在一條船上,可不是什麼藏私的時候,便
直當表明了自己能夠憑藉雙眼找出隱藏的出口。眾人剛聽完,不知該信還是不信
,畢竟沒有親身經歷過,心裡總是不踏實。

  患無救道:「聖主老大,不是我們做屬下的要說您,這飯可以隨便吃,話可
不能隨便講呀,您在咱們絕望的時候給了大夥兒希望,萬一希望落空,那可比一
開始就絕望還打擊人。」

  病無醫一聽立刻罵道:「死胖子你懂個毛啊!聖主說能自然是能了,你敢懷
疑他老人家的話,老子第一個不饒你!」

  患無救被罵得脖子一縮,道:「我、我怎麼懷疑了?就不能給人表達一下意
見嗎?」

  此時,始終沉默的鍾琴卻意外開口,說道:「無救神醫多心了,聖主既是死
神托世,興許真有與眾不同的神通也是合乎情理。」說著,美眸微抬,水波般的
目光瞅向凌非。

  凌非始終都覺鍾琴這人透著古怪,卻又說不上來,所以每每看她時,那眼神
總是帶著七分疑、三分慮。此時聽她為自己的話開解,又見她向自己瞅來,不由
有些赧愧。

  不過凌非畢竟沒有凡人那諸般複雜的千絲萬縷,心緒恢復的極快,只待半晌
,便道:「出口我已經知道在哪,跟我來吧。」說著,率先掠出,後邊一幫子人
也趕緊飛身跟上。很快就在距離停腳處十多里外的一片雪白的凍原上,尋到了新
的出口,一行人轉眼回到了初始的林子裡。

  只不過眾人異境中一轉,時間已用去了不少。守在外頭的不負平生苦等未果
,此時見他們出來,便急急走上前,正要問,卻發現原本兩百多人的隊伍,回來
的卻只有五個人還有一隻戰寵,他先是一怔,然後才有些乾澀地問道:「怎麼只
有你們幾個人回來?其他人呢?」

  患無救終於不用再扒著謝雲無不放了,第一個跳出來連說帶比,道:「哪還
有其他人,全都他媽的給作成冰雕永遠健康了。」

  「冰雕?」不負平生有些楞眼。

  「可不就是冰雕嗎?」患無救繼續說道:「哎,不是我愛說,你是沒親眼瞧
見,裡面冰天雪地不說,一群群、一股股的八星獸王級銀龍,光是吼一吼就能嚇
死一堆子人,要不是咱幾個能耐大,老早在裡頭做了人家的食物了,哪裡還有工
夫站在這裡和你說話。」

  不負平生聽得有些玄乎,正努力消化,便聽魏龍生又簡單將過程敘述了一次
,包括死神之眼能夠看出隱藏出口的事也一併交代,這才向他問道:「對了,其
他隊伍呢?有人出來嗎?」

  其實魏龍生不覺得有人可以在沒有死神的幫助下走回樹林,但他仍然抱持著
一絲希望,只盼著發生詭變的異境只有自己這一個。

  可不負平生卻拿起酒壺,豪飲一口,然後舉袖擦去嘴邊的酒漬,搖頭道:「
我在這裡坐了一個多時辰,你們是我第一個碰到的……嗯,有回來的人。」


來源 :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