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楚爾:《皇侯列傳.蓬萊閣主》 第二章 三缺一的武林第一人。

達人殿堂

 
    

太上曰: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取自《太上感應篇》明義章。 說道自李林甫拜相以來的十九年間,唐王朝內外修明,可謂國運昌隆、四海昇平,而史學家感謝李宰相林甫輔佐天寶帝李隆基之超然功勳,便將這段太平盛世讚譽為「福羲光輝十九年」,而「福羲」是有典故的。 但綜觀史冊或是野史,幾乎沒有提過李林甫三十歲之前的年少狂妄事蹟,最多只簡單提及:「林甫君出身王族門第,年少紈褲子弟也」,文字雖是一針見血,卻又不痛不癢的隱喻描述,正是史學家不偏不倚之中觀論點。 史冊記載,李林甫在開元十四年任御史中丞,其正五品官階在京城算不上大官,但在一般官員裡面卻是有機會上書給皇帝的官職,這也意味著比較有機會打入政權核心的跳板。因而一般推論李林甫三十歲之前,應該是利用攀附權貴關係,先求得一個散官職務,再從小官吏逐步晉升,說來也是個勤勞且汲汲的公務員。 但另有一種野史傳說,李林甫二十來歲便遠離京城,前往江南遊學深造,學習仙家道術。有關李林甫在江南學藝的傳說,其記載隱約在江西鷹潭龍虎山天師府可循。現存的天師府建於北宋崇寧年間,也稱為「嗣漢天師府」,而唐代的天師府起源更早,當時稱為「大真人府」。 現今天師府的門柱上楹聯寫有「麒麟殿上神仙客,龍虎山中宰相家」,這神仙客是指祖師爺張道陵,而宰相家便是暗喻李林甫。這首對聯之手筆出自明朝的書畫家董其昌,繪畫擅長山水、喜純用水墨,堪稱是明代首席的書法高人,但此人的品性算是與李林甫同流,當過明朝的尚書,且好聲色犬馬。 李林甫本是個不學無術之徒,愛好進出煙花巷弄,且熱衷研究道術,在家族內聲譽很臭,小名哥奴,仗著自己與皇室同宗,藉勢欺弱、無惡不作。李林甫某日大徹大悟,下定決心離開京師長安,遠去江南尋訪名師學習道術。歷經數月漂泊,李林甫孤單遠行來到江西鷹潭龍虎山,加入當時江南第一大宗教「天師道」旗下的「太清道德殿」,開始研讀老子道德經。 「天師道」是江南最龐大的宗教組織,民間信徒將其教主稱為「張天師」,統領神州南方信眾達二百萬人,占當時神州總人口數五千萬的百分之四強。 張天師的身分尊貴無比,在江南已列入神人等級,可謂神州當時最具份量的宗教領導,長年居住在龍虎山「大真人府」,過著與世隔絕的超然生活。除了南武林三大宗主:茅山真君、桃源洞主與大學聖宗等道教大老來訪之外,即使有官員拜訪龍虎山,張天師亦是另編託詞,概不接見。 話說天師道總部是由三個學院所組成的道教學府,這三所學院分別為「玉清元始殿」、「上清靈寶殿」及「太清道德殿」。常任校長當然是眾望所歸的張天師,而天師道教主之下又分設左右護法,分別處理天師道的教務發展與學務傳承。 面對天師道繁雜的校務與教學項目,教主張天師自始自終未曾露面親自授課,張天師善盡扮演精神領袖的重責大任。教內大事都交由兩大護法與三學院長共同決定,因此,兩大護法與三學院長是實體控制天師道的核心領導。 李林甫出生於唐高宗晚年,而在武周末年南下江西進行深造,並以「伏羲」大帝之諧音,取了個吉祥的化名「福羲」。據說,李福羲在龍虎山總部學習十幾載,練成道家至高無上的「金丹大道」神功,然後於四十歲自天師道完成修業,返回長安開始其官場生涯。 自魏晉以來,舉薦乃是當官之主要途徑,列舉:張九齡、顏真卿、元稹、杜牧皆由制舉入仕。而當官之次要路徑為雜色入流,也就是將外地公務員提拔為中央官員,至於科舉在當時仍是當官之末流,但也提供書生一點考試升等的機會。 唐高宗年代,全國一品至九品官員約計一萬三千五百名,泰半官員皆是有力人士舉薦入仕,當然舉薦也非一無是處,凡舉薦不妥必會遭受連坐處罰,若不幸牽扯謀反重罪可要殺頭滅門。說來李林甫攀附權貴關係求得散官職務,在當時只是習以為常的慣例。 則天后時期有個小故事,可說明當時當官之多元性,有個不學無術之徒在市集造謠沒學問也能當官。則天后很好奇便把這個野人找進宮中,問道:「你連字都不會寫,如何當官?」野人回答:「神獸不會寫字,但是可以分辨正、邪。」野人把自己比喻成能分辨「忠、奸」的神獸,這句話更有深層解釋:只會寫字,不辨正、邪,可作官乎?則天后認為有理,便冊授野人為從五品散官。 李福羲四十歲返回京城,以他在天師道修練的口吐蓮花功力,混個從五品散官並不成問題,歷經十年官場淬鍊洗禮,在五十知天命之年,獲得皇帝之賞識,入列王朝核心幹部。兩年後,李林甫更被提拔進入政事堂的宰相集團,成為大唐中書令,並開啟了「福羲光輝十九年」之序幕。 然而,歷經開元二十五載的「皇城驅魔事件」之後,張天師做了一個關鍵決定,秘密將天師道「左護法」之頭銜授予李林甫,使得李林甫不僅掌握王朝政務又可監控天師道教務,成為開元時期名符其實的「武林第一人」。 李宰相沿用李福羲之化名,擔任天師道的左護法職務,並每季審查天師道在江南佈道情形與民心發展。李宰相在驚濤駭浪之際,接下武林第一人的重責大任,不僅勤奮於王朝政事、專橫奪權,並且開始掃除江湖異己的「誅邪計畫」。 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 智如周瑜、孔明,仁如孫權、劉備,勇如呂布、關羽,這是武林第一人的最高境界,但自古至今,從未有人三者兼具。回顧歷代的「武林第一人」,皆是三缺一的「二達人」作為主流。以李福羲為例:此人有智有勇,但獨缺「仁」,他的「金丹大道」神功絕對可排名武林十大高手之列,他的官場機智早已勝過諸葛孔明,然而,他的德行卻是下品之級,不堪評論。 回顧天寶十一年的下半年,景象顯然是吉星高照,很奇怪的是李宰相生病時期,京師反而喜訊頻傳。八月,出納判官魏仲犀宣稱在庫房西方通訊門發現有鳳凰聚集,皇上大喜犒賞群臣絹帛。九月,又有人看見鳳凰飛越長安,乃至十月,鳳凰之說更加傳奇聳動,凡是看見過鳳凰的官吏一律升官晉級。 此時,唐王朝沉醉在鳳凰喜訊與秋收祭典當中,但是宰相府卻是愁雲慘澹,門可羅雀的景象根本是違反世俗常理。平時歡慶秋收祭典之時,京城內大小官員皆會備足禮品送往宰相府,宰相府的庫房之內,更是堆滿數不盡的奇珍異寶。然而,今年的秋收祭典卻非常不同,宰相府連一個賓客都沒出現,庫房內一件禮品也沒收到,大門深鎖慘淡冷清。 自今年九月開始,李宰相在朝廷之上第一次嘔血發作,其吐血程度可比擬潑水也不誇張,嚇得天寶帝倉促宣布政事堂會議結束。十月過後,李宰相已病危至無法上朝,只好留在家中養病。依據御醫院張太醫的鐵口診斷,李宰相身患「心血管逆流攻心症」,即使李宰相練有仙家神功,也絕沒辦法活超過今年年底。 而王朝的高官大員早就看出端倪,這些明眼人皆有洞燭機先的好本事,認定李宰相這回大限將至。而天寶帝已提前展開「後福羲時代」之人事布局,其中擬定由楊國忠接掌下一任首席宰相之重責大任,楊宰相在十一月以同中書門下三品之名義,開始參與政事堂常規會議。因此,這回王朝大小官員的秋收祭典賀禮,皆送往興旺的楊宰相府,而非該死的李宰相府。 李林甫虛弱坐臥在病床之上,並未感嘆險惡官場之殘酷冷暖,因為換作是他同樣會幹出缺德選擇。相反,回憶叱吒神州十九年的生涯,心中本無任何留念與羈絆,反而感覺人生浮華璀璨,不虛此行。 只是,李林甫仍有一項天大任務要在死前完結,在這個至死方休難題尚未妥善安排之前,他絕不能輕鬆撒手人寰,否則必會留下惡果貽禍人間。自從今年八月庫房西方通訊門發現有鳳凰聚集,李林甫就感覺身體不適,而九月批閱公文讀到有人提及鳳凰飛越皇城之時,他心底早料到大事不妙,不久便在政事堂上嘔血。 李宰相仔細回想上次鳳凰是何時飛過長安,大概是一甲子之前的事情,他那時只不過十歲,鳳凰之說最後演變成上萬紅雀聚集長安,臣民焚香膜拜,恭賀則天后「天授神瑞」,萬民恭請聖上將國號改成「武周」。長公主與唐睿宗為求自保,皆上書放棄「李姓」,並要求改從「武姓」,則天后君心大悅,為慶賀「神獸降臨」,並成全子女孝心,因而順應民意稱帝。 「臨死之前,一定要完成『武林的一人』的交棒工作,否則吾之猝死必會引發天下大亂,並且讓那個賊人逮到可趁之機為害王朝。」李林甫忍耐體內血管逆行之痛苦,堅持上完生命中最終一堂課,他相信「武林第二人」必會及時趕來長安,這是阻止「軒轅火鳳」復活的唯一機會。 -------------------------------------------------------------------------------- 來源 :宋楚爾作品官網:宋楚爾神奇影音文字創意空間,連載經典魔幻小說《皇侯列傳》、《至尊爺重返江湖》,推薦Live演唱會、電影評論與錄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