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骨頭】【校園愛情】關於那女孩的回憶。Part.17

達人殿堂

 
    

沒上第八節輔導課。 我在離學校最近的書局,站在擺滿各式各樣的東西架子前,挑選余婷萱的聖誕禮物。 上面印有圖案的馬克杯?感覺有點弱的感覺,而且看起來她也不會喜歡。 筆記本、鉛筆、原子筆……她應該都有了吧。音樂盒太貴,不然這個她應該會喜歡。 無奈嘆了口氣,把印著價錢六百九十九元的音樂盒放回架上,這時突然撇見架子旁的娃娃。 嗯,送娃娃應該可以吧? Hello kitty娃娃還是青蛙娃娃呢?我個別拿起來看後,覺得不是很滿意,便又放回架上,仔細尋找其他余婷萱可能會喜歡的娃娃。 直到發現架子上有隻泰迪熊娃娃被擺在角落,才走向前伸手把它拿起來,左瞧又瞧之後,覺得它應該會讓余婷萱喜歡才是,在加上這隻娃娃的價錢用存的零用錢還買得起,便決定是它了。 把泰迪熊娃娃放下,用跑百米的速度衝回家,把存錢的豬公給打破,拿出好幾十枚的銅板,跟一張百鈔,才又用跑百米的速度把這隻泰迪熊娃娃給買走。 還順便買了張包裝紙,請櫃檯小姐幫忙包裝。 拿著包裝好的泰迪熊回到學校,站在教室轉角的階梯,等待著放學那刻,至於為什麼會選擇轉角的階梯呢?那是因為阿明放學會走另一邊的樓梯回家,而余婷萱會選擇這裡,也因打算跟她說些事情,才不打算走進教室。 過了一會,下課鐘聲響起,每間教室前後門都會有幾位男同學衝出,而部分男同學手上甚至會拿著一顆籃球往操場跑去。 我倚靠在牆邊,等待著余婷萱的到來。 幾分鐘過去了,人群漸漸散去,再過幾分鐘後余婷萱才從轉角處轉進來,身旁還跟了陳心亞。 「嗨──」我舉起右手,朝她們打聲招呼。 但余婷萱看見我的動作,快步的走向我,距離越來越近,她直接捏著我手臂,沒好氣地說:「你,第八節跑哪去了?怎沒來上輔導課!」 痛、痛、痛啊── 「我……」 余婷萱似乎沒發現我手上拿著東西,見我沒回話,力道也就越大力。 「欸──會痛啦!」我用拿著禮物的那隻手,想推開她的手,這時余婷萱才發現手上這個用包裝紙包著的禮物。 一旁的陳心亞貌似看穿我的計畫,只丟了句「我等等有事,先回家了。」後,便繞過我們,直接下樓回家了。 余婷萱把手鬆開,用手指比著我手上拿的包裝紙說:「那是什麼?」 她鬆開手後,我立即用另一手揉著她捏著地方說:「欸!真的很痛餒。」 「我說……」她倒吸一口氣,「那是什──麼!」 余婷萱的音量突然變大,讓我嚇到把拿著禮物的手給放開,禮物叩隆一聲掉在地上。 我趕緊彎腰撿起,雙手捧著給余婷萱說:「聖誕快樂──這是遲來的聖誕禮物。」 「這就是你沒來輔導課的原因?」 「嗯……算是吧。」 我感到一陣尷尬,把頭低下,雙手依舊捧著禮物。 「那──」余婷萱把禮物拿走,「謝謝囉。」 取走禮物的同時,我把頭抬起,傻笑地說:「不會、不會。」 「那我可以現在拆開禮物嗎?」余婷萱拿著禮物在眼前晃阿晃外,還搖一搖想知道裡面到底裝什麼東西。 「可以是可以啦。但在還沒拆開之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情嗎?」 「好,你說。」余婷萱的手停在包裝紙最上頭,準備打開纏著禮物的蝴蝶結。 「就是啊……那個……」我說:「不管這禮物是什麼,都希望妳會喜歡,並且不要丟棄。」 其實,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出這句話,或許是一種期待但又怕受傷害的心理吧?畢竟這是從小到大第一次送禮物給女生,難免會有些緊張、不知所措。 當然,送禮物最大的期望,便是希望收禮的人能夠喜歡,並且將禮物好好收藏起來吧。 每個人都會這樣想,我亦同。 「白癡──」 說完,她逐步拆開蝴蝶結、撕開包裝紙,當她看見泰迪熊娃娃時,臉上是充滿甜美的笑容,緊緊抱著它直說好喜歡。 看見余婷萱這麼喜歡我送的禮物,就放心許多了。 「謝謝你。」她問:「你怎麼知道我喜歡泰迪熊?」 我搔著自己頭,思索著該如何解釋,但想了想,何必解釋這麼多? 「因為,我就覺得妳會喜歡啊!」 「白癡,最好是。一定是心亞跟你說的齁。」余婷萱繞過我,把書包放在一旁,坐在階梯上玩弄手上那隻泰迪熊娃娃。 我轉身對著她說:「就真的沒有啊!是我靠直覺買的好不好!」 「真的?」 她的表情寫著「你在說謊」四個字。 「真的。我發誓。」 連這都要發誓,我都覺得自己太扯。 「好啦,相信你啦。白癡。」 「奇怪欸,幹嘛一直罵我白癡?」 然後我也很自然地坐上階梯,但比她矮一階。 「沒有為什麼啊,你就是白癡。」余婷萱的手指抵著我的頭說。 「妳才白癡。」 「你。」 「妳。」 「是你。」 「妳才是勒!」 「幼稚!」 「妳才幼稚!」 余婷萱突然大力捏著我的手臂怒道:「到底誰幼稚?」 被這麼大力一捏,我也只好屈服,不斷地喊「是我、是我幼稚。」,她才放手。 「知道幼稚就好。」忽然,她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猛拍我的背。 「會痛啊!捏完我又打我,等等一定全身傷啊!」我有些無奈,畢竟真得很痛! 「欸、欸,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嗯?」 「就是早上林群明找你出去做什麼?」她把玩偶放在書包上,杵著下巴看著我。 「沒有做什麼啊,只是說一些事情而已。」 該說嗎?面對余婷萱要把早上所發生的事情告訴她嗎? 說了,會不會害到阿明?應該會吧?是吧? 「說什麼事啊?」 「就……」 「說啊。」她也往下坐了一階,與我並行。看著她水汪汪的大眼,要我說謊,真得有些難度。 但,我還是選擇說個善意的謊言來幫助阿明,畢竟答應人家的事情,就得做到。 「其實他在跟我討論……妳。」 「我?」余婷萱睜大雙眼:「我有什麼好討論的?」 「他說……他真的喜歡你,而且是很喜歡的那種。」我盡量克制自己的情緒。 此時余婷萱的臉並不是很高興,但我還是厚著臉皮繼續說。 繼續說──謊。 「他還說,不知道為什麼妳都不理他,讓他感覺很難受。才會找我訴苦,並且要我告訴他該怎麼做。」 說完,我隨後又補了一句話,而這句話,讓余婷萱的臉色看起來難看了許多。 是難看嗎?好像又不是。但那種複雜的表情,是從認識她到現在,由史以來的第一次。 余婷萱沒多做表示,也沒多說什麼,只是靜靜地站起,默默地將泰迪熊娃娃放進書包,然後提起書包,連句再見都沒說,便直接走下樓。 面對這種狀況,老實說,有些錯愕也有些不捨。 但,又能怪誰呢?還不只能怪自己傻、自己蠢、自己……廢,連一句簡單的「我喜歡妳,我真的比阿明喜歡妳」都說不出口,還能怪誰? 無奈嘆了口氣,起身,雙手插口袋走下樓回家,路上,仍然在想最後那句話,是不是講錯了? 「或許,他認為我跟妳很要好,就像我與他一樣是──兄弟。」 待續…… ------------------------------------------------------------------------------------------ 來源 :懶骨頭推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