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我待不下去了」 留學生回台後失望發文,網友含淚推爆「年輕人根本看不到希望」

兩性與生活

 
    

台灣在近幾年被稱為「鬼島」,許多年輕人也頻頻對社會議題發出不平之鳴。一位從香港與美國留學回家的網友表示,經歷了台灣年輕人找工作的環境後,她寫下:「台灣,我待不下去了!」引起其他人強烈共鳴!

 
 

 

✪網友表示,她留學於香港大學,並剛在美國結束六個月交換生活,畢業前夕,她對於回到家鄉感到無比興奮,「但當我終於踏上這塊思念已久的土地後,如今卻有種迫不及待想要離開的衝動。」

 

回台前,她的同學曾告訴她說:「當你回到台灣,一定會不適應,因為美國是個會給人莫名自信的地方。」她原本不太同意,因為在美國交換的時光裡,她看見了這個國家的許多缺點,「這裡的人過分樂觀而較缺乏同理心,名校學生不見得比較聰明,只是多了一股自信。」認為美國人在現今仍懷抱著所謂的「美國夢」。

廣告

但回來台灣那天,她遇到了就讀生物,又從頭學起,普考3年的表姐,「喜歡設計的她,當時卻沒有填科大或藝術大學,因為家人認為念大學,選三類組的科系總是比較『有前途』。」

考上普考的表姐現在並不一定比較快樂,但她認為「至少有一個穩定的工作」。網友感歎:「在台灣,幾乎人人都想要穩定的工作,因為沒幾個人知道自己真正要的、真正值得的是什麼──我們以為自己自由,但其實幾乎從來就沒有選擇。

「如果今天她在美國,我知道她會做什麼選擇:她大學會選擇自己真心想要念的科系,她會很快樂──她會擔心未來,但同時她也會有自信,覺得自己能夠做得很好。」網友說,因為到頭來,這些的侷限都自於家人、朋友和社會給你的「恐懼」,在還沒開始前,所有人就告訴你「應該要」怎麼生活。

 

✪她指出亞洲人容易感到自卑,並對西方社會產生一種「嚮往」,「例如許多人常說,美國學生就是比較善於發言、比較有創意。但其實,善於發言只是透過練習而來的,很多亞洲學生有著更好的思辨能力和積極性。創意,也是整個環境和社會氣氛營造出來的:如果一個社會鼓勵人去追求與眾不同,就會孕育這種人。」

廣告

 

「但比自卑更可怕的是,當我們長期處在一個讓人感受不到希望的社會,並且對於其他國家產生盲目的嚮往後,這會成真──不再有年輕人會想留在這裡。

她認為在接觸不同國家的學生後,已經知道自己未來的希望不見得在西方,但在回來台灣的幾次面試後,她認為這個希望也不會在台灣。

 

✪「上星期我到某台灣公司面試,面試主管鉅細靡遺地問起我的家庭背景,包括他們現在所居住的縣市。」這讓她困惑說,「這三年來在香港、美國,經歷了那麼多次面試,這是第一次有人對於我的家庭背景,比我眾多的實習經歷還要有興趣。這難道是台灣的面試常態嗎?」

廣告
 

 

當她開始介紹自己和朋友即將從事的計畫,以多媒體的方式呈現難民議題時,主管第一個問題問她的問題卻是:「跟你一起做這個計畫的,是你男朋友嗎?」

她傻眼發現自己履歷上的經驗都不重要,主管顯然對她的感情狀況和家庭背景比較關心。後來詢問朋友,大家反而表示:「妳怎麼這麼天真,妳還這麼『菜』,問背景、問關係、問私人狀態穩不穩定,這是很多台灣企業的面試常態啊!」

「我想,當時更讓我感到憤怒的其實是:她看起來不在乎我的能力,也不在乎我所帶去的作品,只因為我是大學生,她就斷定我沒有能力、沒有經驗,甚至非要靠家人或男朋友,才有可能進行『超齡』的計畫專案。」

她表示不久前在美國當地電視台實習,雖然沒經驗,但負責人說沒關係,直接把她跟專業的人安排在一起,於是她很快從實作中學習了工作內容,「在美國,我體會到只要你願意付出、願意學習,就有人願意給你機會;只要你願意開口,就可能有人願意幫助你。」

廣告

「然而在台灣,上位者似乎總認為現在的大學生沒能力、沒競爭力,抗壓性低又愛抱怨、愛花錢,因此只能、也只配做些基層工作,然後要求他們慢慢磨慢慢熬,等待那可能永遠不會來的升遷和更大的舞台。」

 

✪她認為在這樣的環境下,造就許多高學歷學生把心力花在考公務員上,只為了追求安穩的生活,不肯相信自己可以放膽追求夢想,而沒有傲人學歷的人,很可能從一開始就在社會的刻板印象與偏見下放棄了自己。

 

她認為年輕人如果只把眼光放在台灣,可能永遠都不知道自己值得更好的待遇、更大的夢想,「當主管或是前輩們在還沒客觀認識你、了解你的能力之前,就以你的學歷和他們自己的主觀印象來定義你時,有多少年輕人,會因此就相信了自己只值得一個次等、不屬於自己的未來?」

廣告

她指出年輕人有了夢想時,其他人做的大多不是引導、鼓勵,而是告訴你這有多麽不切實際。「夢不能當飯吃」、「你別不知天高地厚」、「做人不要自以為是」、「默默努力一定會被老闆看見」…這種話我們聽過無數遍,甚至自己也說得滔滔不絕,「但這是真的嗎?」

 

✪「以前,我認為香港生活太匆忙、沒有生活品質,但現在我知道,就算被迫為生活努力,至少他們還有動力向前。而大步向前,才有機會。」

 

她認為在台灣如今壓抑和階級僵化的環境中,不管自己多麽積極努力,卻始終看不見希望,「我在香港學會的實際,在台灣被視為現實和市儈;在美國學會的自信和有話直說,在這裡變成了驕傲和不切實際。」

廣告

她知道自己在回台灣後,會再度重新學會適應這樣的環境,並妥善地應對進退,「但這一次,我不想再逼自己妥協了。大學以前的18年,我好努力地想要融入這個社會,說服自己去接受它的價值觀,並且痛苦地以為我的徬徨、不想照著主流的路走,是因為我有病,有著適應不良或故意反叛的病。」

 

✪「但現在,我要選擇我自己的路,選擇我自己相信的價值觀。我的人生是我的,沒有人可以再告訴我該怎麼走。台灣是我的家鄉,但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再回來。」

 

 

她的文章讓許多網友感歎道:「完全認同作者說的」、「不要回來了,快逃吧」、「台灣是要靠關係才會出頭」、「曾經是新人的我看到也很有感觸,若沒有好的機運是很難出頭的!」、「每一句話都讓一些社會人士中箭」、「就算你真的念了你喜歡的系,並順利的進入你喜歡的工作領域,你還是會很失望」。不少人也期許說,希望不要把這種觀念帶給下一代。

廣告

來源:Crossing

via boMb01

【或許您還會想看】

 

他15歲時就成為矽谷的搶手工程師,出國回來只想告訴台灣人「這件事」

 

德國攝影師走進孟加拉「妓城」,看見社會悲劇!

 

脫北女控訴南韓生活如地獄「自願回北韓」!當她現身鏡頭網友都驚了:怎變大媽?(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