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章 脫出裂縫。

達人殿堂

 
    

 第一章 脫出裂縫      被吸入時空裂縫的死神和徐韻在穿梭著銀光的黑暗漩渦裡浮沉,在這時空裂 縫中,充斥著各種聲音,不僅是雜亂,更是大如雷霆,這讓得兩人在這漩渦中連 要說上一句話,都是十分費力,因為不扯開嗓子用力嘶喊的話,即使就在身邊, 也很難聽的清楚。   死神緊緊抓住徐韻的手,因為一股巨大的力量正拉扯著他們。可儘管死神有 多麼想要將徐韻牢牢的抓在手心裡,漩渦裡那股恐怖的力量卻像一個毫無情感的 巨人,一點一點、一滴一滴,無情的拉開死神和徐韻間的距離。   在黑暗的漩渦裡,徐韻沒有死神的死神之眼,除了飛速從身旁劃過的銀色流 光,她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分不清。但是徐韻卻很堅強,心裡雖然恐懼害怕, 可她相信死神,相信她的非人大哥,相信他無論如何也一定會保護她,她更相信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只要誰也不放開誰的手,那就沒有人可以拆散她們,沒有人 可以再叫她與死神分離。   或許在今天以前,誰也想不到這樣一個柔弱的女子能夠在這樣的環境下保持 著淡定。不為別的,只因為她有一個可以讓她全心依賴、放手去愛的男人,她知 道那個男人有寬闊的胸膛,有挑起天地的肩膀,所以她不怕,更不哭,只是讓自 己靜靜的沉浸在那個男人的呵護裡,只是細細的體會那個男人對自己的寵溺。   可這一切很快的就像一場夢幻,轉瞬間就被打醒。因為徐韻清楚的感覺到原 本還在手心裡的溫暖,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竟是一吋吋的從自己的手心裡消 失,身處黑暗裡的恐懼頓時失去了足以抗衡的支柱,徐韻再也忍受不住,在黑暗 的漩渦裡如果失去了她所依靠的人,那麼她就像在大海裡載浮載沉的一片葉子, 所以她哭了,就像一個無助的孩子,她徬徨無措,幾乎是用盡全力的失聲叫道: 「非人大哥——」   徐韻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可卻很快的被四周紛亂吵雜的巨大聲響給淹沒, 她的眼前只有黑暗,也只能是黑暗,她幾乎絕望的凝視著眼前的黑暗,想要試圖 在裡頭尋找到那個男人的身影。   聽到徐韻的叫喊,死神渾身一震,幾乎氣空力盡的他兩眼暴射出血紅色的光 芒,猛然間一股磅礡的死神之力從身體裡湧現,這是死神壑盡全力的最後力量了 ,他奮力抗衡著那股巨大的拉扯力向前一抓,終於再次將徐韻的手抓在掌心裡, 喊道:「別怕,我抓住妳了,別怕……」死神試圖安撫徐韻的情緒,可他心裡卻 很清楚,自己已經沒有再一次將徐韻抓回的力氣。   死神右手緊緊拉住徐韻的小手,然後舉起左手一彈指,一團閃爍著紫色幽光 的小小星火閃現在指尖。此時黑暗漩渦所傳來的拉扯力,已經到了死神的殘存力 量所能抗衡的極限了,死神知道時間已經不多,他的手就快拉不住不斷被巨力向 外扯去的徐韻,他趕緊對準徐韻的眉心,將那股紫色幽火彈了過去,說來神奇, 紫色幽火一接觸到徐韻眉心,便無聲無息的没了進去,跟著徐韻眉心處便閃現出 一個血紅色的印記,看似符號又像古字,但很快的又消失不見。   因為周圍的聲響實在太大,死神只好利用千里傳音的功夫開啟和徐韻的心靈 對話,他說道:「我現在用千里傳音和妳以心靈對話,妳不需要開口,想說什麼 ,只管用心去想,我就能夠聽到。」   才說完,就聽徐韻在心裡哽咽道:「非人大哥我好怕好怕……你、你可不可 以別離開我……不要再放開手了好嗎……好嗎?」   死神聞言心中一緊,看著徐韻無助徬徨的臉,他怎麼忍心,怎麼能忍心?他 應該是在遇到危險的時候會站在她身前替她阻擋一切的人才對,可他萬沒想到, 這時空裂縫裡的撕扯力,竟幾乎和當年六道輪迴海里的吸力一樣,他完全沒有與 之抗衡的力量,完全沒有……   死神輕聲一嘆,在千里傳音裡說道:「妳,妳別怕……」死神實在不會安慰 人,可他真的想安慰徐韻,他甚至有好多的話想對徐韻說,以前他或許對愛情懵 懵懂懂,但是卻在這樣的生死別離下,死神豁然開竅了,他終於知道愛是什麼了 ,可天意弄人,好不容易明白了愛,卻馬上要一嚐別離的滋味,而且甚至有可能 是一場死別。死神心裡萬般難捨,但是現在時間緊迫,再容不得他有絲毫的猶豫 ,他凝視著徐韻那雙讓無數淚珠佔滿的眼眸,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才說道: 「韻兒……妳,妳不要害怕,妳先聽我說,剛才我已經將我的一點靈魂之火烙印 在了妳的靈魂裡,有了它,我就能找到妳,不管妳在哪裡,我都會找到妳,都會 去找妳。但是妳的靈魂不夠強大,所以當我們被甩出這個時空裂縫之後,妳很可 能會忘了我,甚至忘了這一切,但是妳別擔心,妳的靈魂裡有我的一點靈魂之火 ,所以只要妳願意,只要妳努力去想,妳就會想起我,就會想起今天的一切……」   死神話還沒說完,全身的死神之力卻已經耗盡,他再也無法和那股拉扯力抗 衡,再也抓不住徐韻,只聽耳裡和心裡同時傳來徐韻哭喊的聲音,幾乎只是一眨 眼,徐韻已經被那股力量甩出了好遠,瞬間已經和死神距離至少有百米之遠,死 神心裡一痛,用最後的一絲力量在千里傳音裡說道:「妳一定要記住,不管妳人 在哪裡,不管妳是生是死,我保證,我一定會……」千里傳音的聲音終於再也傳 不出去了,死神體內的死神之力到此已經全部告罄。   死神努力睜著眼,想在黑暗的漩渦裡捕捉徐韻的身影,找到徐韻消失的方向 ,可眼前已經什麼也沒有了,除了黑暗,除了不時擦肩而過的銀色流光,徐韻已 經徹底消失了,死神心裡陡然一酸,一種苦澀的感覺從心底升起,不知怎麼的, 眼楮裡悄悄的被覆上了一層水氣,他喃喃自語著:「我一定去找妳,等我……」   失去了徐韻的蹤影,也耗盡了死神之力,死神已經放棄掙扎,只是任由漩渦 的巨大力量將自己東甩西扯。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感覺身子陡然向下一墜,撲通一聲竟像是落在水裡 ,他努力向上想游出水面,可不管他怎麼努力往上游,那水面和自己的距離卻像 是沒有止盡的道路一樣,怎麼也游不出去……   就在這時,眼前突然乍放光明,死神就像在迷霧中找到了一盞燈火,他奮力 的向那光明處游去,但那道透著明亮的口子卻很小,死神出不去,但他知道這是 眼下裡離開這鬼地方的唯一希望,所以無論如何他也要想辦法出去!   死神幾乎是用盡全力的向那道口子鑽了出去,可那裂口實在不夠大,儘管他 已經很努力了,可卻是怎麼也鑽不出去,便在死神幾乎放棄的時候,那道壑口猛 然間向兩旁又撐開了不少,死神一見心喜,趕緊使勁的向外鑽去,終於在經過一 翻努力後,好不容易將頭給探了出去,但肩膀比頭還大上不少,腦袋是出去了, 肩膀卻還卡在裡頭,死神當下就急了,這麼半上不下的可怎麼辦?   正煩惱著,突然不知道什麼東西抓住了自己的腦袋,這一下可讓死神大驚失 色,難道這洞口外有什麼怪獸不成?   他原本的視線因為肩膀卡在洞口,是以都專注在那洞口上,現在腦袋突然被 這麼一抓一拽,哪裡還顧的上卡在洞裡的肩膀,趕緊轉開視線朝頭頂方向看去, 這沒看還好,一看卻把自己嚇了個半死,原來拽住自己這顆腦袋的不是啥怪獸, 而是一雙手,一雙婦人的手,死神兩眼直勾勾的盯著那婦人,他覺得自己的腦袋 好像有些轉不過來,竟是一時間想不明白為什麼會突然冒出一個婦人來抓著自己 這顆頭?直到後來死神才知道,原來這婦人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叫做產婆……   兀自驚訝中,死神忽聞那婦人喊道:「哇呀,這孩子……這孩子出世就開眼 啦,夫人妳再忍耐點,再用力點,孩子就快出來了。」產婆會這麼吃驚也不是沒 有道理,畢竟在她二十多年來的接生經驗裡,還沒見過一出生就睜著雙眼的娃兒 。   那婦人說的是漢語,所以死神完全聽的懂,可這一聽卻是懵了,「孩子?他 說的孩子是誰?」眼珠兒又轉了兩圈,他終於知道這裡是一個房間,除了這個婦 人以外,旁邊還有一個很年輕的女孩,看起來像是丫鬟,可就是沒見到什麼孩子 ,心裡正猶疑,那婦人突然手上使力,死神只覺得脖子一緊,就像要讓人給拉長 了一般疼痛不已,正想反抗,才想到雙手還卡在那道口子裡,心裡說有多憋屈就 有多憋屈,可就是婦人這麼一托一拽,沒想那卡住的肩膀竟然就這麼擠出了壑口 ,然後就感覺到身子一輕,正奇怪著,下一秒死神只覺得腦子裡嗡了一聲,如果 以李文才的話來說,那叫做電腦死當。   死神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自己的耳朵,因為他發現自己竟然被那婦人 抱在了手裡,這簡直不可思議,死神心念電轉,心裡暗叫了一聲糟:「難道這裏 是巨人的世界?」確實,對現在的死神來說,他們都是巨人。   驚徨之際,忽聽那婦人說道:「夫人,恭喜夫人賀喜夫人,是個小少爺呀!」 死神想轉身去看那婦人在和誰說話,可卻覺得身體完全使不上力,渾身軟趴趴的 ,只能受制於那婦人。   然後就聽一個輕柔卻帶著輕喘的女子聲音說道:「真的嗎?快、快抱來讓我 看看。」不待死神反應,只覺得那婦人似乎在移動,而且眼前的景物移動的好快 ,但時間很短暫,這說明了婦人移動的距離很短,就在死神暗自計較時,一張白 裡透紅而且十分漂亮的臉蛋出現在自己眼前,跟著就覺身子一陣起伏,自己已經 讓那婦人給放到了漂亮女子的懷裡。   死神目不轉睛的盯著漂亮女子看,因為這女子雖然是第一次見面,可卻給他 一種很溫暖、很親切的感覺,死神還不明白這是什麼感覺,但他知道這種感覺並 不壞,至少他知道這漂亮女子對他沒有絲毫惡意,這一點死神還是能感覺到的。   漂亮的女子很溫柔的深深看了死神一眼,然後才抬頭對一旁的年輕女孩說道 :「香兒,妳去給老太爺說一聲……就說是少爺。」死神越聽越糊塗了。   不過至少他已經知道,剛才站在一旁的年輕女孩叫做香兒,只聽香兒有點不 情願的說道:「夫人,老太爺平時那麼對妳,我們咋還給他報信?」   漂亮女子搖了搖頭,道:「家裡好不容易添了男丁,這不是小事,就算他平 時對我們不管不顧,他也還是這個家的家主,這事兒還是要讓他知道,快去吧。」   雖然心裡仍然不情願,可主子的話,香兒就是再得寵也是不敢違抗的,她點 了點頭,應道:「是,夫人,香兒這就把小少爺的事告訴老太爺。」說完便躬身 退出了房外。   突然那中年婦人失聲叫道:「哎呀,夫人糟了,糟了呀。」   漂亮女子問道:「沈婆,什麼事情糟了?」她的語氣透著不安,死神能夠感 覺到,而且死神也在好奇,什麼事情糟了?   就聽那叫做沈婆的中年婦人說道:「這孩子打出生到現在,哭也沒哭過,肯 定是噎著了,得趕緊給他打背才行呀!」   這一說,漂亮的女子也是一怔,她沒有這方面的經驗,自然是沈婆說什麼就 是什麼了,她低頭又看了眼懷裡的死神,而死神也正眨著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看著她,這讓漂亮的女子心裡剛升起的不安立時減少了許多。   雖然她覺得懷裡的孩子並沒有顯露出什麼不適,不過為求心安,她還是不捨 的將死神遞給了沈婆。   沒等死神反應,就見沈婆一手抓住了死神的兩隻腳鴨子,然後將他倒提起來 ,不由分說的抬手就往死神的小屁股拍了下去,一連就是好幾下,打的劈啪作響 ,死神又痛又氣,忍不住大聲喝道:「妳這蠻子還不快住手,讓得本座恢復力氣 ,定要取妳人頭!」不得不說,在死神的認知裡,古代眾神裡有一種巨人,算是 人形魔獸和諸神的後代,在眾神世界裡,他們都管這種巨人叫蠻人。   死神剛喊完威脅的話,就聽沈婆樂道:「哭了哭了,老天保佑,夫人,小少 爺終於哭了,這樣就沒事了,有哭就好了。」說著便將死神又放到了漂亮女子的 懷裡。   讓人這麼死活折騰,死神心裡簡直憋悶到了極點,他完全聽不明白這些人在 講什麼,心裡不住的大罵著:「什麼小少爺?什麼哭了就好?這屋子裡就我們三 個人,哪裡來的小少爺?你這蠻子見鬼了不成?真是可惡至極,竟敢如此羞辱本 座!」死神不知道,他剛才大聲斥喝的一番威脅言語,在別人耳裡聽起來就只是 一陣嚎啕大哭而已。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