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二十六章 小冤家。

達人殿堂

 
    

  第二十六章 小冤家   火越燒越烈,云香帥的居所前已盡成火海,莊園內的僕人全都不敢靠近, 他們雖非武家,但一年來的相處,誰都知道眼前這幾個所謂「武皇」有多恐怖 和強悍,是以雖然想提水滅火,卻是兩腳發顫,一步也走不開。   看著火勢漸猛,云香帥幾乎是說破了嘴,才堪堪將鳳凰女給安撫了停止哭 泣,但隨之而來的變化卻又讓眾人詫異和心驚,因為哭聲雖沒了,但鳳凰女卻 像失去意識一般,她美眸緊閉,整個身體懸浮在烈燄之中,完全進入一種忘我 無我的境界,云香帥想跳入火海將鳳凰女抱出,卻礙於云香帥屬性有助長火勢 之功,反倒讓這股火燄更加狂暴、觸著就燒,輕易難以近身!   躊躇之際,一名喚作魏青的家僕領著凌非急急而來,剛到場,凌非就知不 好,因為以他對武學的理解,鳳凰女現在的模樣很明顯就是走火入魔了,他趕 緊對云香帥喊道:「云叔,趕緊將鳳凰姐姐帶出來,她走火入魔了!」   可這話云香帥只聽懂了一半,因為在聖魔大陸裡並沒有「走火入魔」這個 詞兒,是以云香帥愣了一下,然後才急道:「進不去啊,我的屬性是風系,一 靠近火就燒的更猛!」   聞言,凌非心念電轉,立刻便明白過來,這就是聖魔大陸裡屬性間的相生 相剋之道,但是眼下情況刻不容緩,他能感覺到鳳凰女的靈魂正在劇烈顫動, 再任其不管的話,這股莫名的心火便會將鳳凰女的靈魂燒灼殆盡。   他也顧不得其他,捲起袖子說道:「我來!」   話落,凌非心念一動,體內石鱗甲頓時運轉起來,只見凌非渾身閃耀流動 著石鱗甲的銀色紋路,縱身一躍,跳入了火海之中。   就在石鱗甲與烈火接觸的瞬間,眾人同時發現石鱗甲上閃現出更強烈的光 亮,正是「火生土」的屬性相生原理,所以凌非才敢憑藉著低微的境界跳入火 中。   他一把拽住失去意識的鳳凰女就往外拉,可他很快發現,隨著鳳凰女的移 動,火勢也會跟著移動,因為這股心火來自鳳凰女,她才是這股火燄的起源點 !   為今之計只有撲滅這股異火才能救得走火入魔的鳳凰女,但是凌非現在的 境界只有武師九段顛峰,根本不可能利用本身的功力來助鳳凰女化解走岔紊亂 的心火,於是凌非急中生智,他決定施展死神空間一搏!   雖然不知道死神空間能否吞噬這股奇異的心火,但這是現在唯一的辦法, 否則再這麼燒灼下去,鳳凰女的靈魂恐怕真的會受到重創。是以凌非現在的做 法就是死馬當活馬醫,橫豎都是死,不如孤注一擲!   心念至此,死神空間倏然展開,三丈之內頓成一片死寂,在這空間之內, 所有顏色都被吞噬,所有的東西都變成慢動作,除了死神凌非自己以外。   死神空間一展開,奇異的火燄瞬間失去了顏色,變成了黑白色的火燄,但 卻沒有立刻被撲滅,而是仍舊不停的持續燃燒,這讓凌非心頭一跳,因為這是 他最後的辦法,如果連這招都失效,那鳳凰女今天就得交代在這了。   正當凌非擔憂之際,他發現那股奇火正以越來越快的速度變弱,最後終於 在死神空間中完全熄滅,這一幕的變化不僅凌非詫異和驚喜,就連一旁圍觀的 云香帥眾人也看得目瞪口呆,他們雖然知道凌非天資超人,而且還有一個超級 強者的師父,但是誰也沒想到那恐怖的黑白色空間,竟然連身為六段武皇的云 香帥也無法近身的火焰都能撲滅,這確實不得不讓人驚嘆,「傳授凌非這部武 功的師父實力之強,武功之高」簡直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當然,沒人知道這部 武功本來就是屬於死神專有的天賦。   直到奇異詭譎的心火終於完全熄滅,凌非這才解除死神空間,他抱著酥軟 的鳳凰女嬌軀來到還沒從驚愕中醒來的云香帥面前,說道:「云叔,鳳凰姐姐 已經沒事了,不過她的靈魂似乎受到一些震盪,還需你好生照料,在她完全康 復以前,你可千萬別又捉弄鳳凰姐姐了,否則又弄出什麼岔子來,就是我師父 來了也沒得救。」   凌非雖然才七歲,但他向來說話就是讓人有種小大人的錯覺,如果不是親 眼見到凌非七歲的小身板,只聽他說話的話,實在很難想像這些話是從一個七 歲孩童的口中說出來的,但是一年多來的相處,大家早已習慣凌非的「特殊」 ,是以也沒有人感覺到有絲毫的不協調感。   云香帥訥訥的點了點頭,他實在震驚於凌非施展的「黑白色空間」,因為 他親眼見過極元副體施展這部恐怖絕倫的武功秒殺八位武皇,說句心裡話,只 要是武家,誰見了都想學,云香帥自然也不例外,可他知道越是強大詭譎的武 功,就越是不可能外傳,所以他雖心裡邊羨慕,但也就只能羨慕而已。   從凌非手中接過昏厥的鳳凰女,云香帥心裡說不出的自責,他本來就是一 個放蕩不羈的人,可以讓他正經認真的時候真的不多,可他怎麼也沒想到因為 自己的玩笑話,竟險些讓鳳凰女香消玉殞,所以心中很自然的升起一種責任, 一種對鳳凰女的責任,因為他知道,今天鳳凰女會變成這樣,全是他一手造成 的,所以他在心中暗想,至少在鳳凰女痊癒以前,要盡量的順著她,絕不能再 刺激她了。   凌非見云香帥將鳳凰女抱入屋內照料,心中大石也放了下,他轉而對一名 年紀在四十出頭、叫做魏青的家僕問道:「對了,魏青,我交代你去查的事情 查的怎樣了?」   這名魏青和其他家僕不同,他雖委身於家僕之列,但卻是一名三段武師, 因為一年前的凶浪事件,他住在青龍帝城裡的家人,由於凌非師父的出現而得 救,感念於此,遂決定追隨凌非,以報救命之恩。   魏青恭身一禮,道:「回少爺話,還是沒有老爺子的消息,但是有另一件 事情可能少爺會有興趣。」魏青是凌非特命的探子,專門替他出去打探消息。   凌非的性格來自死神,他從來都是好奇的主兒,雖然聽到沒有爺爺的消息 而感到有些失落,但魏青接下來那句話卻勾起了他的興趣,問道:「哦?是什 麼事情?」   魏青答道:「前些日子我在朱雀帝國打探老爺子的消息,聽到有人說什麼 留聲亭有人貼榜,我心裡好奇,就向人問明了『留聲亭』的位置,到了那裡才 發現那邊到處站滿了來自各方的武家,他們都在談論「十心」的事情。」   凌非眉毛一揚:「十心?」這陌生的名詞完全勾起凌非的好奇。   魏青點頭道:「是,屬下也不知道十心是什麼,所以便走到留聲亭前看榜 ,這才知道原來有人留榜,不計代價要尋找天下十心,而且只要提供十心的消 息,就能獲得三顆一品獸丹,如果因為這個消息而找到十心,便能再獲得二十 七顆一品獸丹,所以那些人都是在談論有關十心的消息。」   凌非稍做思忖,他雖然是死神,對武功的理解天下第一,可聖魔大陸對他 來說,縱然在這裡生活了七年,但有關的知識還是不夠,所以「十心」這個詞 他也是第一回聽到,想了想,還是不知道十心是什麼,於是問道:「你可有聽 到有關十心的傳聞?」   魏青答道:「有,但都很模糊,而且有好幾種說法,所以屬下也分不清楚 ……」   凌非說道:「沒關係,你全說給我聽。」   魏青點了點頭,說道:「有一說,是說十心是一種魔獸身上的東西,還有 一說是說十心是指十顆心,但是具體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心,另外還有一說比較 特別,他們講的不是十心的由來,而是十心的作用。」   凌非道:「作用?」   魏青點頭繼續說道:「嗯,他們說十心是用來強化時輪的東西,但是時輪 是什麼,他們沒說,屬下也打探不到。」   凌非聽完後,在心中暗想:「十心,時輪?這是什麼東西……」   魏青見凌非沉默不語,他不敢驚擾,過了片刻後才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少爺,這事還要再追查下去嗎?」   凌非點了點頭,他對這事情很感興趣,因為人家越不說明,就說明那事情 越有趣,越是天下的大秘密,這在眾神世界裡,死神就已經清楚明白的道理。 是以凌非眼露精芒,笑道:「要,這麼有趣的事情怎麼能不探個究竟?你繼續 打探,一有什麼消息就發信符回來,我覺得十心既然這麼重要,搶奪的人一定 很多,我們也不能落於人後,你若發現十心的消息,立刻回傳給我。」   魏青先是點點頭應了聲是,然後才不解的問道:「那時輪的消息……」   凌非饒有深意的微笑道:「就你在那留聲亭得到的消息來看,只要掌握了 十心,還怕不知道時輪是什麼嗎?呵呵,只怕到時候不用我們去找,人家也會 自己送上來,去吧,別耽誤了。」   魏青躬身道:「是,屬下這就去。」才說完,就聽一稚嫩聲音遠遠傳來, 魏青聽出是主子的小冤家來了,他可不想淌這渾水,趕緊腳底抹油,一溜煙跑 了沒影,可這樣一來就苦了咱死神哥——凌非小弟弟了。   本來凌非還想抓魏青做做擋箭牌,誰想這老小子比鬼還精,才眨眼就溜了 ,心裡正想罵他,耳後苗小小的聲音就飄了過來:「凌非哥哥,凌非哥哥。」 這叫的凌非嘴角一抽一抽的,心裡暗暗叫苦。   凌非轉過僵硬的脖子,就見苗小小蹦蹦跳跳的跑過來,他心裡暗自決定, 等一下一定要用最快、最嚴肅的態度把這小妖精打發走,否則不曉得又得鬧出 什麼來。   苗小小跑到凌非面前,還沒開口,凌非就揚起眉毛先說道:「妳要是想玩 的話,我沒空,等一下我還要練功!」   沒想到凌非一開口就把自己嘴巴堵了起來,苗小小嘟著嘴,蹙起了好看的 小月眉,她在心裡想了好幾種有趣的事情,正要開口,凌非卻又比她快了一步 ,他雙手環臂,一副小大人的模樣說道:「不許抓魚,那太危險了……嗯,也 不可以玩捉迷藏。」   苗小小一句話也沒說到,就讓凌非搶了兩次話頭,她頓時就不樂了,噘起 嘴抱怨道:「為什麼不能玩捉迷藏?」   凌非豎起眉毛,說道:「第一,妳每次都要我當鬼,第二,整個擎天宗這 麼大,要找到何時?第三,上回我從早上找到晚上,白白浪費了我一整天的時 間,而妳……妳竟然跑去帝城上館子吃飯,妳知道為了找妳,我一整天沒吃嗎 ?」   苗小小委屈道:「不可以吃飯嗎?」   這話讓凌非直翻白眼,「這不是吃不吃飯的問題!」他覺得和苗小小說話 真的是很折壽的事情,他深吸一口氣道:「算了……總之不許玩捉迷藏!」   苗小小水靈的大眼睛轉了轉,嘻嘻笑道:「那我們玩跳格子!」   跳格子?凌非滿頭黑線,正色道:「不要!」   苗小小皺著小彎眉,問道:「為什麼?」   凌非將頭別過,說道:「幼稚!」   苗小小只有七歲,他其實不太明白幼稚的意思,所以也沒當一回事,又問 道:「那要玩什麼呀?」   凌非想了想:「我們玩……呃,等等,我幹麻要幫妳想玩什麼!」他實在 是讓苗小小煩到錯亂了,「不管妳了,妳自己玩,我要回去練功塔閉關練功, 妳別來吵我。」   苗小小聞言,一副要哭的模樣,那水晶般的小水珠已經在眼楮裡打著轉, 哽咽道:「我要去跟管阿姨說你欺負我,哼!」說著,轉身就跑了。   凌非聽了心裡一跳,因為他知道母親管清悅一定會要他陪苗小小玩,而且 說不定還要責備他一頓。凌非很孝順母親管清悅,從來也沒違逆過母親的意思 ,但是他真的不想陪苗小小玩那些幼稚的遊戲,是以他心裡暗罵:「這女娃娃 果然是小妖精,專給我找事的!」   但是心裡罵歸罵,凌非知道這事絕不能驚動母親管清悅,所以趕緊追了上 去,很快就追上了苗小小,他一把拽住苗小小的小手腕,說道:「好好好,陪 妳玩陪妳玩,妳別去煩我娘。」   苗小小一聽就樂了,在凌非身邊又蹦又跳的,然後才停下來說道:「那我 們來玩跳格子。」說完就拉著凌非往一旁房舍門口前的陰涼處跑。   凌非趕緊叫道:「不……我不要玩跳格子!」他真心覺得那幼稚到極點。   苗小小噘起櫻桃般的小嘴:「那我要跟管阿姨說你欺負我!」   凌非趕緊道:「我跳,我們跳格子!」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