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4-01-。

達人殿堂

 
    

-01-      第一次知道自己喜歡上一個女生,是國小五年級的時候。   她叫做湯珮馨,我總是把她的名字記成人字旁的的佩而惹她生氣。現在想想,說不定那時候是故意的。是怎麼察覺到自己喜歡她呢?很簡單,她是個活潑好強的女孩子,只要說幾句話激到她,她就會跑過來打一下,打過來再打過去,國小生的打是情罵是愛。只要她和別的男生玩鬧,我就會莫名其妙不開心。第一次喜歡上別人,第一次吃醋,卻又不敢承認。      有一學期的美術課,是練習POP海報字體,老師要我們寫其他人的名字,比如說「某某某很帥」之類的。身為臭俗辣小屁孩,當然不是寫湯佩馨,而是另外一個單純的覺得作弄她很好玩的女生,她給我的感覺就像Jill一樣。我忘了她的名字,只記得我寫了她是母老虎。有其他人寫了湯佩馨,而湯佩馨寫了我,李政司很呆。      除了美術課,還有體育課,忘了是不是教唱遊之類的……反正班上要分組,一男一女手牽手跳民俗舞蹈。有趣的是,老師並沒有幫我們分組,而是要我們自己找組別,那太明醒了,誰喜歡誰在那次課程後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而選組別的過程中,沒人選我和湯佩馨,因為大家都知道我喜歡她。最後我和她還是在同一組,因為沒有別人了。記憶中她的手很軟,好像棉花糖一樣。      國小畢業前,湯佩馨問我是不是討厭她,我說不是。   那麼,你喜不喜歡我?我說喜歡。   然後我們畢業,互相在衣服寫上珍重再見。   升上國中後,她搬到外縣市去,我們再也沒見過面。   那就是我的初戀,有點甜,有點蠢。      成長的過程裡,我認識了一些女孩子,暗戀過幾個人,談過幾場戀愛。   傷害過別人,也曾被別人傷害。   我想,小蔓也是吧。         ※         星期六,早上八點四十三分。   房間,牆上潔西卡海報的邊邊因為沒貼好而翹起來。   我醒了,而小蔓還沒。      小蔓的頭壓的我右手臂有點酸痛,昨晚上我們側躺著睡著。我小心翼翼把右手從她脖子和枕頭中間抽出來,髮絲在我的手臂上摩擦,有特別的觸感,我想我會記得很久。最後剩下手掌部分時,我忍不住撫摸小蔓憔悴的臉龐,大拇指輕輕貼在她的鼻子旁。輕輕的,小蔓醒了,睜開眼睛,聽到她因為驚訝而倒抽的氣音。      「早安。」我小聲說。   小蔓瞧了我了幾秒鐘,才明白昨晚並不是夢。她露出難過的表情,轉過頭去不敢看我。我從背後抱著她,就像昨天一樣:「妳是不是很討厭我?」      「我討厭你不理我。」她的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   「再也不會了,妳想知道什麼事,我全部都跟妳說。」      這幾天發生的事,讓我做出另一種選擇。現在的小蔓不能沒有我,就像過去什麼都不懂的我不能沒有小君一樣……不是選擇這麼做,而是必須。      「你的手還會痛嗎?」小蔓用食指摸著手上昨晚被她咬傷的地方,傷口周圍是暗紅色的小血塊。「嘶,痛死我了,想不到妳還會咬人,上面還有妳口水的味道。」我吸著空氣和口水發出奇怪的嘶嘶聲,装作很痛的樣子。      「對不起嘛。」好久沒看到小蔓的笑容了,雖然只有一會兒。她閃爍眼神,又低下頭小聲的問:「所以我和他的事,你都知道了。」      「大概知道吧。」   「那你為什麼還要找我?我是糟糕的女人。」   「沒關係,我也是糟糕的男人。」      「我們以後該怎麼辦?小君呢?」   「若不是小君,我也不會知道妳的事。等我告訴妳我的煩惱後,妳會發現妳說的『以後』,其實不是那麼重要。」      我撐起身子,背靠著牆壁坐著。小蔓翻個身,也用一樣的姿勢坐在我旁邊,我和小蔓倆肩並著肩,把全部的事情都跟小蔓說了。從一年級遇見小黃和小君開始說起,發現老爸和小君都是殺手,為了證明自己也能成為殺手,接下刺殺何先生的委託,雖然結果出乎意料,但對我來說還不錯。直到炸彈客出現,這件事小蔓也有參與,之前稍微對她解釋過,所以沒有花太多時間。等到迎新事件後,問題才接踵而來……我一直以為自己很倒楣,老是有危險找上門,然而事實卻是───「我」才是最大的危險,那也是我不願讓小蔓知道的部分。      炸彈客的真實身分,殺手零,過去是老爸七號的夥伴,一同進行三一九案,槍擊事件以老爸自殺而失敗落幕。零之後消聲匿跡,他再次出現的目的就是我,七號的兒子。瘋子炸彈客要我和他一起進行兩年後的總統刺殺。      以及小蔓最憂心的部分,關於子鈴的下落。      「我想以小君和冬姐的人脈關係,要查到子鈴線索並不難,麻煩的是綁走子鈴的炸彈客。雖然狐狸狗與炸彈客有些交情,但他已經對我表態,加上小君的幫忙,要找回子鈴也不是不可能,我會盡快和他們討論要怎麼行動……」      「還有我,小君教了我很多東西,我也可以幫上忙。」   「我知道,這一次也要拜託妳了。我答應妳,在妳生日前我會把子鈴找回來。去年我忘了,今年無論如何我一定會做到。」      「你一點都不像我認識的阿司,好不習慣喔。」   「不喜歡嗎?」      「喜歡,我喜歡這種習慣。」當小蔓說第二個喜歡時,往我湊了過來,我聞到她的頭髮還混著昨晚在夜唱包廂留下的味道。小蔓看來情緒已經緩和許多,但臉色蒼白嘴唇乾裂,我很擔心她的身體:「妳好像很累的樣子,要不要再睡一下?」      「嗯,我還是很睏。」   「那妳睡,我去看看紙巾他起來了沒。」我把小蔓有點亂的劉海撥到一邊,挪到床角準備站起來,而她拉住了我的衣角:「可以等我睡著再走嗎……」   於是,我又躺回床上。      沒有多久,小蔓睡著了。   她的身體很暖,我的心卻在刺痛。 來源 :天下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