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ta 病毒爆發! 士兵封鎖境內第一大城 數十萬居民逃難潮求放過!

新奇古怪

 
    

上週,越南當局取消了嚴格的居家令,數萬名曾經在該國COVID-19疫情中心胡志明市謀生的越南人正絕望地返回家鄉。但是,可怕的一幕可能即將上演:人們擔心這種傳染性極強的Delta病毒變種可能會在該國疫苗接種率仍然較低的地區傳播。

 


從周五開始的大規模撤離,使得湄公河三角洲地區和中央高地的地方官員忙於追踪和隔離返回者,其中許多人在胡志明市及其周邊省份度過了數月的封鎖,沒有工作,也沒有足夠的食物。據Zing新聞網周二報導,到目前為止,在16萬返回家鄉的人中,至少發現了200例陽性病例。

 

報導援引湄公河三角洲安江省當地官員Nguyen Than Binh的話說,“在這個時候大批返鄉的人,對我們省來說是極其困難的。”他說,“在過去的三天裡,我們一直在不停地接收、篩選、測試,並為人們提供食物和住宿。人們不分晝夜地騎摩托車,而且還下著雨,所以當班的人得給每個人買雨衣。我們還提供餃子、麵包和飲用水來緩解他們的飢渴。”他說,在騎摩托車抵達安江的3萬人中,到目前為止只有一半人接受了檢測,其中大約44項檢測結果呈陽性。

廣告

 

目前,大量人口的湧入已經使地方當局對返回者進行COVID-19篩查的能力不堪重負,以至於湄公河三角洲地區至少有兩個省——Soc Trang和Hau Giang——已要求中央政府暫停從胡志明市及其周邊地區出發。由於擔心病例激增,金茂省於週一暫停了放鬆COVID-19限制的計劃,告訴居民只有在必要時才能外出。

 

 


據悉,噹噹局取消了胡志明市及其周邊省份——龍安、平陽和同奈——的嚴格居家令時,他們不允許各省之間的往來。這些省份是越南的經濟重鎮,是大約350萬民工的家園。但在幾個月的封鎖之後,在最後幾週,人們甚至不允許外出購買食物,許多農民工都渴望回家。週五,當居家令結束時,胡志明市的檢查站出現了混亂的場面。當天的一段視頻顯示,移民工人跪在地上,以越南人向祖先祈禱的傳統方式向安全部隊敬香,懇求士兵讓他們離開這座城市。可以聽到一個女人說,“你害怕你的上級會責備你讓我們走,但我們害怕死在這裡。”

廣告

 

週五清晨,在曼谷西南邊緣的平昌區(Binh Chanh District)的另一個檢查站,數千人騎著摩托車擠在一起,孩子們睡在路邊,等待通過。在檢查站等待的一名男子稱,“我什麼都沒吃,最近吃的都是方便麵,我是一個瓦匠,我已經失業四個月了,我根本沒有錢買吃的。”另一名女子說,她不知道如何在胡志明市繼續生存下去,“我還欠著4000萬越南盾的債務,沒有錢買食物。告訴我我怎麼能留下來?我現在什麼都不想要,只想回家。”

 


隨著黎明的臨近,安全部隊拒絕讓工人通過,混亂爆發,人們推倒了阻止他們離開城市的路障。 32歲的胡志明市居民Nguyen Thao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在這裡挨餓4個月後,他們打破了胡志明市和龍安省之間的屏障,回家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東西。如果人們沒有被逼到生命的邊緣,他們就不會那麼好鬥……我認為在這個時候,他們必須打破規則才能生存下去。”

廣告

 

在混亂中,胡志明市當局改變了策略,允許人們離開,但表示返回者回去時必須接受檢測和隔離。週六,當局在繼續敦促人們不要“無人監督”地離開的同時,安排了113輛公交車將8000名農民工接回家。週二,鄰近的同奈省的警察護送1.4萬名騎摩托車的人離開了該地區。然而,還有成千上萬的人在沒有官方監督的情況下返回。

 

當地媒體週日發布的圖片顯示,在多山的達克拉省的一個隔離設施裡,筋疲力盡的人們躺在成堆的磚塊上和地上,等待檢測。週二的其他照片顯示,許多人把行李綁在摩托車上,冒著雨走了上千公里(注:越南南北跨度達近1700公里),還有些人甚至試圖步行回家。

 


分析人士和慈善工作者將混亂歸咎於缺乏政府支持。他們說,在之前為期數月的限制措施中,當局未能向胡志明市及其周邊地區的移民工人提供足夠的援助。限制措施從6月底開始,8月23日擴大到幾乎完全禁止離開家園。約13萬名士兵被部署到該市執行禁令,並設置了300多個路障,其中一些設有帶刺鐵絲網,防止人們在各地區之間移動。

廣告

 

via tout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