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七十一章 銀影的決定

達人殿堂

 
    

  第七十一章 銀影的決定   銀影武長生的出現,頓時讓刑庭內原本對峙的局面起了微妙的變化。   蕭老沉吟著,他還在思考,因為武長生出現的時機,實在太過巧合,這讓他 不得不燃起戒心,畢竟他蕭龍行也活了三千多年,加上又曾經遭到過背叛,警惕 之心自然更盛。   反觀鳳飛凰,他藝高人膽大,渾身上下每一塊肌肉好像都充滿無限的戰意, 對他而言,若能有機會和強者打上一架,他會非常高興,因為他所信奉的修煉之 道,就是不斷的戰鬥!戰鬥!   鳳飛凰魁梧的身軀長立而起,虎目中精光暴閃,直逼銀影武長生,咧嘴笑道 :「老子才出關,平時藏頭縮尾的七聖竟也讓老子碰到,可真有意思。」說著, 他話鋒一轉,忽問:「道問卿咧?咋沒跟你一道?老子還想找他較量一下,咋就 躲起來了?啊?哈哈!」   武長生乾笑兩聲,皮笑肉不笑地道:「六峰之首果然豪邁,只是可惜了一場 龍爭虎鬥。」   鳳飛凰不解其意,皺起濃眉,疑道:「喔?為啥?」   武長生有意無意地瞥了地上的凌非一眼,說道:「道友他身繫要事,恐怕近 期內是沒能和六峰之首切磋了,這——不是可惜又是什麼呢?呵呵。」這話說的 平常,可蕭老內心卻是一顫,他心中暗想:「看來,武長生並不知曉道問卿現就 在飛熊所揹的圓缸之內……」   想到此,蕭老心中疑竇不減反增。鳳飛凰聞言正欲開口,蕭老卻拂袖笑道: 「難得道問卿那老小子也會有什麼要事纏身,桀桀,那你呢?你武老頭又是讓什 麼風給吹來的?難不成你武老頭對『外世界』的事也有興趣?」蕭老所指自然是 凌非之事。   武長生輕嘆道:「的確,老夫身為裡世界的人,實不該插手外世界的事,只 不過老友也知,受人之託者,當忠人之事。五國仲裁院系出南海紅樓,老夫今既 受紅樓之託,就是不想多管,也還是得來看看,你說是不是?」   蕭老聞言一凜,南海紅樓之名,天下俱知,他蕭龍行又豈有不知的道理?只 不過他長年住在樹海暗洞裡深居簡出,還真不曉得五國仲裁院這個後起之秀的背 後,竟是南海紅樓在撐腰?這件事當真讓他感到有些震撼與棘手了。   因為,這便意味著凌非之事,即使有鳳飛凰從中插手,恐怕也是難以善罷!   更何況,如今眼前還站著一個銀影武長生……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在心裡暗暗估算起鳳飛凰和武長生的實力,若是這兩人 打起來,勝負究竟如何?即使鳳飛凰能夠勝出,仲裁院背後的南海紅樓又豈是易 與?   就在這時,簾幕之後的忠義公忽然說道:「鳳飛凰公然藐視我五國仲裁院, 還出手打傷大明公,請銀影前輩定要替我等主持公道,否則紅樓天威何存?」   「有這種事……」銀影聽言一愣,老眼瞟向鳳飛凰。   鳳飛凰見他看來,下巴一揚,下頜虯鬚怒張,洪聲說道:「咋樣?老子就是 搥他,你想替那幾個廢物出頭是嗎?」說著雙臂環胸,他身材巨魁,看人一向是 用鼻孔多於眼睛。   武長生含笑搖頭,顯然沒有被激怒,心境之沉穩,讓旁人無不佩服。他微笑 說道:「六峰之首乃性情中人,此事不怪,料必是什麼極重要的事,才引得峰首 大怒罷?」   眾人聞言都是一愕,尤其五公。他們沒想到七聖之ㄧ的銀影,竟會選擇避開 與六峰之首鳳飛凰的正面衝突!難道他自覺沒有把握能夠打贏?還是另有原因?   鳳飛凰一聽,笑道:「不錯!」他拎起地板上的凌非,道:「這小子是唯一 知道我老妹和我五弟去處的人,誰要想殺這娃兒,老子就先宰了他!」說著虎目 如刀,斜斜射向簾幕。   武長生點點頭:「原來是為了令妹之事,無怪峰首肝火大動。」   「不過,若是令妹的去處,老夫雖不能保證,但或許還能給峰首一個方向。」   聞言,鳳飛凰一雙虎目陡睜,激動問道:「你知道我老妹在哪?」   武長生道:「令妹此時身在何處老夫確不知情,不過老夫的確見過她。」   這句話無疑給了鳳飛凰莫大的希望,他衝上前去,忍住把武長生抓起來的衝 動,急問道:「你,你見過她?在哪?她在哪?」   武長生想了想,說道:「老夫見到她時,她正坐在靈獸火鳳之上,不過她走 的很急,不知道要去哪,老夫只是碰巧遇見,沒來得及問,令妹便已走遠了。」   鳳飛凰怒道:「靠!他馬的你怎麼不問?」   武長生只能苦笑道:「峰首慢急,老夫雖不知道令妹此時身在何處,但若所 料不差的話,以令妹當時的方向,應是往西去了。」   鳳飛凰一拿到鳳凰女的消息,哪裡還待得住?他急得大喝:「馬的,老子現 在就去!」說完隨手一扔,就像在扔垃圾般將凌非扔到一邊,他已經用不著凌非 了。   見鳳飛凰就要離去,武長生忙提醒道:「峰首,莫嫌老夫多嘴,時過多日, 以火鳳之速,令妹恐怕現已到了西白虎帝國境內,那裡龍蛇混雜,此去恐怕…… 」武長生的提醒還未說完,鳳飛凰已經等不及喝道:「那些狗雜種要敢動我老妹 一根汗毛,老子把白虎國滅了!」說完飛身如電,庭內隨即捲起一道狂風,再眨 眼,鳳飛凰已經走得無影無蹤。   眼見鳳飛凰離開,苗映等人的臉色也是變了數變。   要知道鳳飛凰本來是凌非的保命符,如今他走了,那凌非怎辦?   苗映和史元對望一眼,心中忐忑都表現在彼此臉上,正不知如何是好時,卻 聽蕭老道:「武老頭真是越來越會說話了,三言兩語便將鳳飛凰打發了,桀桀, 那現在呢?這小娃娃還要不要斬?」   武長生含笑未語,忠義公卻先道:「當然要斬!此孽屠殺數萬百姓,罪大惡 極,全無可恕,若然放縱,天下豈還有公義?而且,此事相信藏海劍門也是認同 的。」   忠義公這話雖不是對著唐龍無蹤說,然唐龍無蹤卻知道忠義公的意思,那很 明顯就希望自己的言論「獲得支持」。可唐龍無蹤不知何故,本來理應和忠義公 一搭一唱的,卻是臉色蒼白,彷彿心中有股恐懼正在蔓延,神情極是不寧。   他的異狀全都看在蕭老眼裡,心思瞬轉間,蕭老已經大略明白了唐龍無蹤何 故心慌,料想唐龍無蹤也已察覺,心中不覺暗笑:「看來這唐龍無蹤也不算太笨 嘛,桀桀……」   殊不知,唐龍無蹤在聽見鳳飛凰與蕭老及武長生的三方對話後,平日善謀弄 權的他,竟也聽出了些許端倪,而這個發現,也間接促使他選擇保持沉默,深怕 自己也捲進一場奪命的漩渦之中。   直到如今忠義公問來,他才恍若回神般,忽然凜起,踏前拱手道:「我等, 我等門中還有要事不便久留,還請諸位前輩莫怪,告辭。」說完,也不管身後三 名同修臉上的疑惑,便頭也不回的逕自向庭外行去,唐龍無笑等人雖然滿腹皆疑 ,卻也只能跟隨而去。   一時間離開這麼多人,讓刑庭裡顯得有些冷清。   武長生看了眼苗映和史元,又看了看蕭老,最後輕嘆道:「此子的確罪無可 逭,只是……他尚年幼,想必是遭人唆使才鑄此大錯,依老夫看,若此時將他斬 去,雖可還天下之公道,但卻也斷了他背後之人的線索。」   言下之意,武長生便是不建議將凌非斬首。別說是忠義公,就是五公之中都 沒人料想到他銀影武長生會這麼說,但稍一細想,也都覺武長生所言有理。凌非 小小年紀,恐怕真是讓人唆使,如果貿然將他斬去,那線索也就如武長生所說的 斷了。   這時孝廉公忽然開口,清幽的聲音說道:「銀影前輩所言極是,是我等魯莽 了。」   武長生捋鬚呵呵笑道:「不怪,不怪。」   孝廉公雖身在帘後,卻依舊微微頜首表示敬意,然後才道:「我等愚魯,不 知銀影前輩覺得如何量刑才好?」   這問題一問出,不只苗映和史元的目光全落在武長生身上,就連蕭老的一雙 泛黃老眼也瞇了起來,遙視著武長生。   只見武長生微一沉吟,然後便道:「依老夫之見,此子與他背後之人的關係 恐非一般。最好的辦法便是將此子囚於罪島內,然後加派人手,固強罪島周圍的 防護,只要那人前去救援,便可一舉將其擒獲,來一個甕中捉鱉。」他雖說得慎 重,可眼神裡的笑意卻已讓蕭老所捕捉。   雖然不明白武長生打得什麼算盤,但至少凌非沒死,他的《神絕七劍》就還 有希望,總算也是鬆了一口氣。當然,高興的不止蕭老一人,還有苗映和史元, 雖然囚禁失去自由,卻也比死掉的好,所以苗映和史元雖然心中仍有不平,可眼 下無可依靠,或許這個結果已經是最好的了,是以兩人相覷無語,只能默然接受。   正當眾人心思各異時,孝廉公清脆悅耳的聲音覆又響起:「銀影前輩所慮確 實,我等魯莽行事,險壞了大事。」見武長生含笑點頭,孝廉公又道:「那麼, 銀影前輩覺得該將此子囚禁多久呢?」   武長生聽問,幾乎是毫無猶豫地道:「只要他背後的人一天沒抓到,他就必 須繼續待在罪島。」   這一席話,立刻引來史元的極大不滿,他也不管輩分位階,直言道:「豈有 此理!那萬一他師父永遠不出現,我家非兒豈不是一輩子都別想出來?」   史元的一句話,立即引來五公與武長生的注意。   武長生饒有興致地問道:「原來,此子背後之人,便是他的師父?」   史元一聽,也有些語塞了,他只是一時口快,並沒有多想,而且他心裡始終 都認為凌非背後的人,除了他那位在青龍帝都力退群皇的變態師父以外,又哪裡 還會有別人?所以他才會直接把凌非背後的人說成他師父。   武長生也不以為意,他反而是滿面笑容地道:「原來是他的師父,呵呵,有 機會的話,老夫也想會會。」 -------------------------------------------------------------------------------------------------------------- 來源 :寂寞哥